『行了別哭喪了,我們趕緊撤,這地方沒法呆了!』

『大哥等我!』男子說完起身向外追去。

幾人觀察完畢,將各自看見的東西都說了出來,並添加在秦思宇手上的一副簡易地圖上,形成了一份簡易的形勢圖。

秦思宇看了看完成後的地圖,道;『就目前發現的蹤影來看,這附近疑是存在了好幾股倖存者所在,結合任憶曦是學生她可能是和同學們一起逃出來,所以她們的隊伍一定很多人。

這樣的話這處、這處、還有這幾處都可以剔除了,因為就當時他們的反應及所處地形環境來看,不可能藏下那麼多人。

所以就這裡這處大商場,以及周圍還有的一些工廠廠房,這些地方可以充足的藏下一些人,且不管是食物,還是逃跑躲藏的空間都很充足!』

『我感覺那些學生可能會扛不住,會去這些超市商場,因為這些工廠都是一些中型工廠,不可能儲備太多的東西,所以我認為我們主要還是先去商場那裡,我們也可以在那邊獲得一些有用的東西!』

『行那就這樣,再等一會沒有其它的變化了我們就去!』幾人迅速拍板決定下面的去向。

『對了,還必須考慮到學校里的那個東西,我們必須儘快找到她。雖然不知道它是為何躲在裡面不出來,但看它現在的威勢,我們肯定不是它的對手,它遲早會出來的,為了安全我們必須避開它!』秦思宇擔心道。

一聽這話劉勝急了,喊道;『那還等啥,趕緊行動吧!』說完就起身下樓。

一行人迅速離開房間駕車離開,就在秦思宇他們剛剛進入另一條街時,從秦思宇他們居住酒店的樓上,突然衝下來一撥衣衫襤褸的人,可卻只能看著秦思宇等人的車尾呼喝不止。

這些人他們昨晚就發現了秦思宇等人闖了進來,可由於不知道對方為人怎樣,就沒有貿然試圖接觸,卻不知錯失了自己等人離開的最大的機會。

因為爆炸的聲音以及火光的溫度變化,周圍的街區上重新聚集來了一批喪屍,一時間碰撞再次產生,強勁的悍馬車頭,再一次被喪屍的暗紅色鮮血覆蓋。

利用速度秦思宇等人飛快的穿越,當抵達超市時四輛車直接扎進了停車場,秦思宇一馬當先抽出鬼刀就撲了出去,當先解決了幾隻湊巧在周圍的喪屍。

完事又首先開路向著商場裡面就沖了過去,後面的杜淳一行掩護著幾個女人與孩子,也跨過了地上破碎的玻璃。

進來的一瞬間,秦思宇眼睛就掃過了超市的整體環境布局,在看到超市內貨架東倒西歪商品散落了一地后,沿著通道就迅速的通過,他的目標很明確,就是後面的員工辦公室及庫房。

遇到開著的門,秦思宇連進都不進,他只找那些鎖上的門,且將自己的注意力提高到了極點,唯恐放過一點人造的動靜。

秦思宇貿然的舉動驚動了這裡本有的倖存者,在他根據聽到的聲音打開一扇門時,一柄廚刀自黑暗中向他刺了出來。

閃身躲過刀鋒,秦思宇退了兩步就喊;『裡面的人聽著,我沒有惡意只是來尋找一朋友,你們只要知道消息告訴我,我立刻就離去,她是應用大學的學生!』

『誰知道你說的是真是假,再說現在這局勢還朋友,騙鬼去吧!』說著話三個身穿員工制服的人撲了出來,拿著廚刀就向著秦思宇招呼。

『我沒必要也沒有騙你們!』秦思宇心有顧慮,沒有出全力只能堪堪應付,然後趕緊將任憶曦的外貌特徵說了出來。

就在這時老魏劉勝等人趕了上來,三個人眼見遲遲拿不下秦思宇,且對方的人也趕來了,而且一個個手上傢伙什齊全,只能趕緊退回到門口,一副嚴防死守的模樣。

『我沒有騙你們,我真是她朋友,這裡不太安全我需要把她帶走!』

『那裡安全?』三人抓住了秦思宇話里的意思,其中一人立刻焦急的問道。

『北邊,在郊區軍方開闢了一個小型安全區,正在那裡接受倖存者,你們也可以過去!』看見對方上鉤,秦思宇毫不猶豫地說了出來。

三人眼神閃爍了一下,中間的人突然道;『我憑什麼相信你?』

『就憑我手上有槍,而且要殺你們根本不費吹灰之力!』說著話秦思宇將鬼刀向下一插,刀尖直接就扎進了水泥地幾公分深。

看見這一幕三人身體縮了一下,眼神莫名的道;『你是變異人?』

『變異人?』秦思宇疑惑的反問。

『不是變異人你怎麼會有這麼大的力量,就跟那些喪屍一樣?』看著三人眼裡的恐懼,就好像秦思宇也成了外面的怪物一樣。

『我不知道你們所說的變異人,只不過我稱呼這種現象為進化,你們難道沒有發現,自己的身體素質也在不斷變強嗎?這個問題說了你們也不會明白,真不知道就算了!』

感覺這三人是在從他這邊打聽消息,且他們身後那房間內只有一個呼吸聲,秦思宇說完就打算向外走去。

『等等,我們只知道有一批學生逃進了那邊的工廠區,至於有沒有你要找的人你要自己去看,但據我所知他們的情況並不好!』突然中間的男子站了出來眼神無畏的說道。

『謝謝,另外你們要是實力不夠去北邊,就再多等幾天,南邊之前有一批軍隊駐紮,你們可以等上他們一起走!』秦思宇說完就帶著劉勝與老魏轉身就走。

秦思宇剛出來杜淳與郭瑞也從樓上下來了,看著二人的表情秦思宇就知道這家超市裡就只有這麼一批人,用手指了另一個方向道;『走去工廠區!』說完就當先上了車,而這一次換了秦思宇在前面狂飆開路。

超市這邊離工廠區也不是很遠,雙方都在離學院幾公裡外的一條街道上,此時遠處的加油站的火光,在燃燒了幾個小時后,終於只剩下了滾滾濃煙。

空氣中淡淡的煙味,微妙的遮蔽了喪屍的嗅覺感知,使得街面上的喪屍遲鈍了不少,只有在秦思宇等人的車輛來到近前時才會發覺,這一幕也被不少倖存者隊伍發現,都爭相向外面逃去。

來到工廠外圍,秦思宇說了一聲趴好就直接撞了上去,越過崩塌的圍牆直接就駛上了廠區的道路,並一路向著廠房開去。

廠區內存在的喪屍明顯就比較強壯一些,最起碼不像外面街道上的那些遲鈍,發覺秦思宇等人產生的動靜之後,直接就撲了過來。

秦思宇此時的心思根本就不在這裡,因此毫不在意仗著車速就將喪屍甩在了後面,因為他發現自己好像真的忽略了一個問題,一個生死攸關的問題,為什麼這一代的喪屍數量這麼不對勁。

當看見視線前面的廠區廠房時,秦思宇看見了圍在廠房大門外的,一個小規模喪屍群,沒有選擇靠近秦思宇駕車直奔離自己最近的一個車間,仗著車內空間的因素,秦思宇將駕駛交給了副駕,自己直接跳了車。

後面的郭瑞也是一樣跳了下來,等二人貼著車間牆體站好,車隊已經呼嘯而過。

二人悄摸的沿著牆上的排水管向著樓頂爬去,之後通過頂部的通風口進入了車間,結果一進來就看見,劍拔弩張的兩波人正在門口嚴陣以待。

估計是聽到了剛才汽車經過的聲音,這兩撥人和起來也就三四十人左右,彼此涇渭分明,就在這時有人聽見了秦思宇兩人發出的聲響,轉過頭就看見了一邊牆上的兩張面孔。

『上面有人!』

發現兩人的男子一聲低喝,站在門口的眾人就齊齊轉了過來,順著男子的視線就看見了秦思宇兩人,然後一個個自製武器就對準了這邊。

『不要誤會,我們只是過來找人的,她是應用大學的學生,你們知道他們的消息嗎?』唯恐再次誤會秦思宇提前開口。

『不太清楚,我們在這裡已經好幾天了,現在外面怎樣?』一位應該是首領的魁梧男人站了出來問道。

『你們這邊情況還行,外面也就一百多隻喪屍吧,圍在東邊那個車間外,如果可以你們趕快抓緊時間離開這邊,這附近有許多的隱患不利於生存,軍隊在北邊建有聚集區,你們可以去那邊!』郭瑞勸到。

『這個消息你們怎麼知道,還是說故意說出來想騙我們出去,另外你們為什麼自己不去?』魁梧男人狐疑的說道。

『愛信不信,機會給了你們,剩下的就看你們自己的了!』秦思宇攔住了還要再說下去的郭瑞,當先向上爬去。

『等等,把話說清楚!』男子不依不饒追到牆角喊道。

秦思宇絲毫不管身後的呼喊,此時心裡煩躁的他,只希望可以早點得到消息,畢竟任憶曦多在外面待一天就多一絲危險,對於這個跟自己妹妹一樣的女孩,他是打心裡疼她,儘管她是那樣的嬌蠻任性。 第五十四章遇襲

彼此依次施為,秦思宇與郭瑞在幾個車間的樓頂上交替前進,一個個的問了過去,只有在最後的那個被喪屍圍住的車間,才得到一條模糊的消息,有幾個學生受傷后組隊去了醫院,打算在那邊找點葯治療一下。

秦思宇還要再細問,突然一陣急促的喇叭聲傳了進來,秦思宇臉色一變道;『情況有變你們守好門,我們先走了!』 蝕愛:撒旦總裁的替補妻 說完跟郭瑞就趕緊爬了上去。

上了房頂才發現,原來杜淳一行已經快要被喪屍圍住了,同時剛才眾人撞出來的缺口還在不斷的向進涌喪屍。打了一個呼哨,秦思宇就向那邊竄去,正在焦急的狂按喇叭的一行聽見秦思宇的呼應,也偏轉車頭直接向著這邊衝來。

我和暴君互飆演技 從樓頂沿著落水管滑下,在離地還有三米高的距離時秦思宇用力在牆上一蹬,就向著側方躍出,身體在地上翻滾兩下,手中的鬼刀已經揮了出去。

剛才追著汽車來到這邊的幾隻喪屍,還沒有表達出自己的興奮嘶吼聲,就被這從天而降的食物給分了屍。

等郭瑞下來,兩人背對著背組成了一個暫時的攻守體,遊走著防禦四周圍過來的喪屍,就這樣隨著發動機的轟鳴,兩人身邊倒下的屍體也多了起來,直至悍馬強勁的車頭撞開了最後的幾隻喪屍剎住了車。

『快上車』

伴隨著老魏的喊聲,秦思宇跨上了被打開車門的指揮官,郭瑞也上了他自己的車,握方向盤拉門踩油門一氣呵成,一聲怒吼指揮官向前一衝,車隊就通過了兩個車間中的小巷。

『所有人,看見前面那棟樓了嗎,到那邊左轉直行兩個路口右轉,有家醫院我們衝進去!』搖下車窗秦思宇大聲喊出了接下來的行程,老魏一聽喊了一聲坐好,當先撞破圍牆就沖向了外面。

一進街道,外面喪屍就涌了過來,且數量看著委實不少,眼看是避不開了幾輛車的油門瞬間被踩了下去,迎著喪屍一個個的撞了過去。

緋聞女王的獨家祕戀 感受著汽車的顛簸,秦思宇看了一眼後視鏡,對著蕭蓉兒就喊道;『蕭姐,照顧好兩個孩子!』

擁著兩個孩子,身體正隨著汽車搖晃的蕭蓉兒重重的嗯了一聲,然後身體稍微向後靠去。

『大哥哥我們不怕,你開車要小心!』浩浩藏在母親懷裡對著秦思宇喊道。

原本十分鐘的路程被路上的汽車以及喪屍所阻,一行人竟花了兩倍的時間才到了拐角處,正當眾人為看見醫院而喜悅時,側面的街道上跑出來了四隻喪屍獸,且直奔打頭的悍馬車而去。

如果被這些傢伙從側面撞上,就算是以悍馬車的皮實耐操也扛不住蹂躪,想到這裡秦思宇按住了喇叭,又一腳就將油門踩到了低。

可他快有人比他更快,劉勝的路虎車本就在秦思宇的前面,當秦思宇將車別出來時,劉勝已經駕車強勁的沖了上去,堪堪在喪屍獸的爪子劃在悍馬車左後側的玻璃上時撞了上去,甚至於他已經看見坐在後面方瑜蒼白的臉。

喪屍獸尾部受到撞擊甩向前方,在地上彈了兩下剛剛搖晃著站起來,就被絲毫沒有減速的路虎衝上來碾碎了。

喪屍獸死掉了一隻,可是還有三隻在一邊窮追不捨,此時眾人絲毫不在意子彈的消耗了,秦思宇抽出身上的手槍遞給副駕的青年,就示意他配合前面的杜淳以及另一個青年攔阻喪屍獸。

落在後面的馮楠與邢海降下車窗架起槍也開始射擊,然而到底不愧是專業軍人,前面幾人將槍裡面的子彈都射完了,也就擦著喪屍獸的皮,而這兩人一出手,落在後面的一隻喪屍獸立刻身中幾槍被爆了頭。

但就在此時天空傳來了一陣吵雜的鳴叫聲,接著就是大量翅膀的扇動聲,所有人臉色一變都想到了昨天遇見過的老鷹,立刻還管什麼身邊的變異獸,拚命地踩油門向著醫院衝去。

鳥群本就是被這邊的聲音所吸引過來,等發現下面的槍聲,立刻就改變盤旋的方向,向著這邊俯衝下來。

到達醫院門口,眾人直接就開車沖了進去,一路在醫院大堂橫衝直撞,而拉在後面的兩隻喪屍獸,已經被鳥群團團圍住,不一會就可以看見根根白骨了。

『下車,快快快!』衝到一個安全走廊門口,老魏與杜淳當先下車竄了進去,方瑜護著老魏的老婆帶著孩子也下了車,看著搖晃的走廊大門趕緊向過跑去。

第二輛到達的劉勝與他的副駕站在門口,將大門拉開方便幾人進入,眼神關注著後面,嘴裡也不斷的催促眾人再快點,當秦思宇開車過來時,幾個女人才剛剛開始進門。

車一停穩蕭蓉兒護著兩個孩子,手上拎著一個包裹就打算向那邊跑去,秦思宇一把打落她的包裹怒道;『不要命了,這些東西之後再說,趕緊帶著孩子進去!』邊說邊在蕭蓉兒後面推搡。

『勝哥,你帶著他倆進去保護著她們,這邊就交給我!』秦思宇給手槍換了彈夾並拉過背在身後的弩gong道。

『行,那你小心一些不要逞強,接到他們就趕緊上來!』劉勝也不客氣直接就答應了下來,帶著兩個青年就追在幾個女人身後上去了。

秦思宇這邊剛準備好,最後一輛車已經帶著十幾隻喪屍鳥呼嘯而來,看著這一幕秦思宇直接抬起槍扣下了扳機。

子彈尖嘯著撞進了一隻喪失鳥的身體,傾瀉而出的子彈,打亂了喪屍鳥的獵食,立刻就有幾隻向著秦思宇飛來,秦思宇邊退邊開槍,等他退進門裡,撲過來的喪屍鳥已經全趴在了地上。

馮楠將車直接抵在了門上,一停下來幾人趕緊就向下爬,帶著幾隻趴在身上的屍鳥竄進了門內。

門裡面在相互解決各自身上的屍鳥,門外面鳥群已經在瘋狂盤旋撞擊,撞得秦思宇的身體一晃一晃的。

別看這些喪屍鳥體型不大,可它們啄出來的傷口確實不小,一個傷口就是一個血洞,等處理完身上的屍鳥,三人也差不多成血葫蘆。

邢海由於有傷在身行動不便,所以屍鳥大部分集中在他的身上,郭瑞與馮楠合力拿著槍托在邢海身上拍打,屍鳥受驚飛了起來,二人一拉槍栓對著飛起來的屍鳥就是一陣亂槍。

等處理完這些郭瑞幫秦思宇關上門,拿出身上的一顆大威力手雷做成詭雷放在了門后,做好這些二人趕緊就向上面跑去。

失去人力抵禦的大門,在幾道插銷的阻擋下很快被崩開,屍鳥群立刻就向裡面湧來,但那顆詭雷卻在向下墜落中完成了被賦予它的使命。在屍鳥群擁擠在門內外時,詭雷成功的引爆了,一時間成片的屍鳥掉下來,剩下的幾隻也就不足成為威脅了。

秦思宇郭瑞很快追上了不斷向上爬的馮楠兩人,此時杜淳一行人來到了醫院的頂樓病房,到了這邊才發現出走廊的門已經被從後面堵上了。

叫了幾聲沒有人響應只得下來一層安頓下來,示意劉勝幾人注意安全,老魏與杜淳才繼續查看周圍病房的安全性。

等了一會眼見沒有什麼其它動靜,兩人就悄悄潛了下去,看著一地的鳥屍不禁乍舌,然後趕緊從車上拿過幾個包裹就返身上了樓。

正當眾人團聚坐下休息時,突然從樓上傳來一陣響動,本就未平穩的心緒立刻就又一次緊張了起來。

『我們當時想上去,可走廊的門被封堵了,所以我就乾脆安排大家在這下面了,我想著反正咱只是在這邊躲一下,就沒有考慮去接觸他們!』看見秦思宇的眼神杜淳解釋道。

『行,那我和郭哥上去看一看吧,看看他們有沒有什麼有用的消息!』秦思宇說完就和郭瑞向電梯那邊走去。

利用電梯的安全性,二人成功翻越到了樓上,並一點點的向前走去,可空氣中的腐朽味卻是那樣的濃重,短短几天的時間,醫院地上竟然已經積了一層薄薄的淺灰。

搜索了一圈根本就沒有發現一個活人,甚至於連喪屍也沒有,但倖存者生活的痕迹倒是發現了不少。

仔細地看了一下留下的痕迹,秦思宇發現這些人好像是走得十分匆忙一樣,好些食物與飲水都還留在原地,聞了一下杯子中的水,秦思宇疑惑的放下了水杯。

看著同樣是一無所獲的郭瑞搖了搖頭,秦思宇就繼續向前走去,並挪開了阻擋著安全走廊的堆積物,然後打開了門,同時封閉了其它通道。

『這醫院看著不怎麼樣但環境還不錯啊,四周全是醫院大樓,中間給設計一個小花園,你看它中間竟然還有那麼大一棵柳樹,花園池塘古樹這意境不錯啊!』郭瑞站在窗口看著外面感嘆道。

『行了有時間在這裡感嘆,還是趕緊想想怎麼完成你的任務吧!』秦思宇沒有心情介面。

郭瑞轉過身,看著秦思宇忙碌的背影,道;『思宇你要心中有底,已經這麼多天了,找到她的難度有多大相信你自己也明白。

學校裡面的那個東西應該是出來了,你看看現在街面上的喪屍明顯多了起來,再者你們的小隊裡面還有那麼些人要存活,由不得你怎麼想,看開一點有的時候我們都是身不由己!』

秦思宇停下了搜索的腳步,握住一個柜子的手站著沉默了一會,就繼續的搬離門后的東西,只不過從他落在柜子上的手背上的青筋來看,他的內心並不平靜。 第五十五章傀儡控制

秦思宇腳步沉重的從樓上下來,剛剛出現在樓梯口,卻突然聽見裡面有人在和杜淳說話,但是說話人的聲音他卻並不熟悉,及聽見郭瑞在身後的腳步聲,秦思宇就信步向前走去,打算看看這陌生人是誰。

『思宇你回來了,上面沒什麼事吧?來我給你介紹一下,這位龔麗小姐是這家醫院的倖存者,她和我一樣也是一名外科醫生!』杜淳迎上來向秦思宇使了個眼色。

秦思宇一愣,看著對方笑了一下說了句『你好』,然後就自顧自的找了個地方坐了下來。

剛一坐下來就發現正在一邊昏昏欲睡的浩浩,在孩子的頭上輕彈了一下,小浩浩立刻就精神了過來,及看見是秦思宇坐在了身邊,小屁股挪動了兩下就靠了過來。

『杜隊長,我剛剛也說了,大家都是災難下的倖存者,沒有什麼過意不去的,你們既然能流落到我們醫院來,相信這也是一種緣分。

晚上這邊還是很冷的,我們下邊燃的有火堆,大家下去也能吃一口熱的不是,再說下面可比上面安全多了!』

聽到這裡秦思宇明白了女子的目的,原來是邀請眾人去下面她們的聚集地,應該是剛才的戰鬥聲響驚動了他們吧。

『你們在下面那一層,我們來時那麼大的動靜,怎麼就沒發現你們?』秦思宇看見杜淳的為難插了句口。

『你們來時的動靜我們聽到了,可我們也無法對付那一群屍鳥,之前我們這邊的倖存者出去找食物,就是被它們吃掉了好幾個。至於我們現在,我們是躲在下面的地下倉庫那裡,將幾道防護門關上之後那裡還是很安全的!』女人解釋道。

聽到這裡杜淳明白她說的是什麼地方,就是醫院在地下的一些葯庫,看著眾人臉上難掩的疲憊,杜淳明顯有些意動,但還是一時下不了決心。

看到這些龔麗理解的笑了笑,說道;『沒什麼我知道你們的顧慮,這也不是第一次見到了,這樣吧那我就先下去了,有什麼事你們直接下來找我就行!』說完龔麗打算起身離開。

『對了!』龔麗像是想起了什麼轉了過來。

『我一會讓隊員給你們送一些食物上來,你們也不要客氣,我們這些固定的要比你們搜集食物方便一點,大家都是倖存者,遇見了就是緣分,能幫一點是一點!』說完向著門外走去。

眼見對方快要走到走廊那邊,杜淳終於起身站了起來,心裡也是下了決斷,但在這之前,他已經跟方瑜眼神交流了一番。

『龔醫生等我們一下吧,這畢竟還要稍微收拾一下!』杜淳終於鬆了口。

將一切看在眼裡的幾人,沒有任何意見的站了起來,逐次從杜淳面前走過,看著最後的幾人,杜淳臉色難看的低聲說道;『抱歉沒有和你們商量,我就私自做了決定!』

秦思宇走到杜淳身邊時拍了下他的肩膀,道;『你做得對,大家都累了!』說完將懷裡的孩子向上送了送走了過去。

就這樣龔麗頭前帶路,一行人就跟著向下面走去,剛才上來時跑的急,秦思宇沒有仔細的觀察過,現在看著樓梯兩側凄白的牆壁上散落的斑駁血跡,以及地上塵埃下的成片暗紅,秦思宇不禁感覺到奇怪,只見血跡沒見屍體,這醫院有人特意打掃過?

愛那麼纏,恨那麼綿 等下到龔麗所說的下面見過她那些隊員,秦思宇就帶著孩子坐在火堆邊上,這時他突然聞見一股淡淡的肉香,心裡不禁感嘆這些人的生活真好。

剛開始兩幫人還有些放不開,涇渭分明的坐在火堆的兩邊,但隨著談話的進行,之間的關係也熱絡了起來,慢慢的竟開始交換一些食物進行補充。

看著魏夕倩帶著浩浩與心妍與對面的一個小女孩一起在旁邊說悄悄話,秦思宇起身來到了杜淳與龔麗身邊。

龔麗看著秦思宇身上的東西眼神轉了一下,笑著打趣道;『怎麼在我們這十幾厘米厚的混凝土地下室還感覺不到安全嗎?快脫下來別秀了你也不嫌重,看你這一身裝備,我們大家可眼紅的厲害!』說完身後的幾人就笑了起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