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可能是超級強者存在躲在自己的村子要幹什麼?難道只是厭倦江湖歸隱?而且隨著他的到來,自己媳婦生產引起這麼大的動靜恐怕更加不簡單。

越想越想不通,陳大刀最終一下子跪在地上。

「乞求上天保佑我的孩兒順利降生。」

陳老牛和陳小三也虔誠的跪下。大山顯然明白了什麼,隨著陳大刀身後跪下。霍森雖然也跪下了,不過小傢伙眼珠子轉呀轉,顯然對所謂的上天缺乏應有的尊重。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屋子裡的震動消失了。但是很快,小三媳婦痛苦的嘶喊聲想響起,很快,又是一聲轟鳴,整個屋子禁制再次放光。不過顯然經過剛剛的衝擊,這次防護有所下降,堅固的符文上出現一道細小的裂痕。最終這第二波也成功的擋住了。

最後老牛媳婦喊聲響起,同樣持續不長,同樣的震動聲傳來。嘩啦一聲,房子上密布的禁制碎裂一片,一股血煞之力衝天而起。

「天哪,那是什麼?」之間血煞之力映照天空,形成一頭萬丈白蝙蝠。

嗡——!

一隻大手突然出現,將高空之上的白色蝙蝠狠狠的抓著下來,然後無窮禁制鎮壓而下,徹底防止血氣逸散。

「羅德,你搞什麼鬼,氣息泄露了!」李麟憤怒的咆哮聲傳來。

「我……我也沒想到會這麼強。不過好在咱們成功了。」羅德心頭放鬆。

「我們要立刻離開這裡,否則所有人將永無寧曰。」李麟冰冷到了聲音響起。

「好吧,這就交給我吧!」羅德從屋子中衝天而起,然後一股朦朧的血氣將整個村莊籠罩,所有生靈問道血氣全部昏迷,所有在一聲嬌吟聲中,大地升騰,整個山村連帶著周圍十里之內的山林全部被羅德抓起。

「去大山深處!」李麟大聲說道。

羅德自然不敢帶脈,他感受到了空氣中凝重的氣息。

李麟轟然飛起,身上密密麻麻符文炸裂,金色權杖凌空刻畫,一道巨大的空間傳送陣出現在失去山村的大地之上。

哇——!

李麟吐出一口毒血,整個人踉蹌的落到山村之中,然後羅德將其收攏,迅速向著大山深處而去。

兩人剛走不久,一道氣急敗壞的聲音出現在山村所在。


「空間之力、混沌劇毒!混賬,斯柯達竟然躲在這裡!」沙通天憤怒的咆哮,可惜他來晚一步,李麟已經逃了。

看著地上的傳送陣,沙通天將其摹刻,準備推演李麟的去路,一定要將其找出來沒殺掉。

就在此時,嗡——!

一道身影出現,看到正在摹刻符文的沙通天,大聲說道:「沙族長,你可知剛剛發生了什麼?」來人一身火紅色御神袍,上面密布神文,乃是光明教廷的最強者到來。

「原來是烈焰教皇,剛剛出現了異常情況,我也是剛剛達到。」沙通天神色一變,緊接著恢復了正常。

「我感受到了暗夜主宰的氣息,特意趕過來看看。不錯,確實有高階吸血鬼的氣息,但說是暗夜主宰又有些不對。」烈焰教皇沉聲說道。

「會不會是羅德家族的人?畢竟羅德家族如此大,幽冥主宰也不可能一下子殺乾淨。」沙通天陪笑著說道。

「如此倒是有可能,通天兄弟是這西北地域的豪強,現在幽冥主宰咄咄逼人,更是我輩豪強聯手禦敵的好時機。不知通天兄弟可願意和光明教廷結盟共同對抗幽冥一脈?」烈焰教皇大聲說道。

「桀桀,對付我們?恐怕你還沒有這個本事!」一道陰測測的聲音響起。

烈焰教皇豁然轉身,臉上露出凝重神色。


「幽冥族的小輩,不要藏頭露尾的,給本皇出來。」烈焰教皇大怒,沒想到在著光明教廷勢力的腹地竟然會有幽冥族強者在行動。這讓他心頭升起凌然的殺機。

「桀桀!出來又如何,烈焰教皇,咱們又見面了。」兩名幽冥族強者從虛空中走出來,看向烈焰教皇的神色滿是戲謔。(未完待續。) 兩人剛走不久,一道氣急敗壞的聲音出現在山村所在。.

「空間之力、混沌劇毒!混賬,斯柯達竟然躲在這裡!」沙通天憤怒的咆哮,可惜他來晚一步,李麟已經逃了。


看著地上的傳送陣,沙通天將其摹刻,準備推演李麟的去路,一定要將其找出來沒殺掉。

就在此時,嗡——!

一道身影出現,看到正在摹刻符文的沙通天,大聲說道:「沙族長,你可知剛剛發生了什麼?」來人一身火紅色御神袍,上面密布神文,乃是光明教廷的最強者到來。

「原來是烈焰教皇,剛剛出現了異常情況,我也是剛剛達到。」沙通天神色一變,緊接著恢復了正常。

「我感受到了暗夜主宰的氣息,特意趕過來看看。不錯,確實有高階吸血鬼的氣息,但說是暗夜主宰又有些不對。」烈焰教皇沉聲說道。

「會不會是羅德家族的人?畢竟羅德家族如此大,幽冥主宰也不可能一下子殺乾淨。」沙通天陪笑著說道。

「如此倒是有可能,通天兄弟是這西北地域的豪強,現在幽冥主宰咄咄逼人,更是我輩豪強聯手禦敵的好時機。不知通天兄弟可願意和光明教廷結盟共同對抗幽冥一脈?」烈焰教皇大聲說道。

「桀桀,對付我們?恐怕你還沒有這個本事!」一道陰測測的聲音響起。。

烈焰教皇豁然轉身,臉上露出凝重神色。

「幽冥族的小輩,不要藏頭露尾的,給本皇出來。」烈焰教皇大怒,沒想到在著光明教廷勢力的腹地竟然會有幽冥族強者在行動。這讓他心頭升起凌然的殺機。

「桀桀!出來又如何,烈焰教皇,咱們又見面了。」兩名幽冥族強者從虛空中走出來,看向烈焰教皇的神色滿是戲謔。

「赤練鬼王,邪畫鬼王,沒想到竟然是你們兩個前來。」烈焰教皇神色難看。對於兩位鬼王他自然清楚,尤其是邪畫鬼王,在整個教廷內部也只有幾個人能夠對抗。

「烈焰教皇,遇上咱們是你的不幸。隕落吧,本王還從未殺過教廷教皇級的強者。」赤練教皇自信的說道。

「就憑你還不夠格!」烈焰教皇冷笑著說道。赤練教皇雖然大半個身子進入至尊級巔峰,但畢竟不是真正的至尊級強者。反觀烈焰教皇,這可是實打實的至尊級巔峰強者。雖然境界察覺極小,但實力察覺卻不小。

「混賬!」赤練鬼王怒罵,但卻不得不承認單打獨鬥他不是烈焰教皇的對手。

「我來吧!」邪畫鬼王開始,陡然一伸手,身前出現一團黑墨。

「就來一副教皇喋血圖吧!」邪畫鬼王平靜的說道。手中突然出現一隻大筆,輕輕一甩,一道筆鋒化為滔天利芒斬向烈焰教皇。

烈焰教皇冷笑,猛然踏前一步,熊熊真火化為猛禽撞擊向拿到鋒芒。

轟隆一聲,火鳥哀鳴,筆鋒同時這段。

邪畫鬼王不為所動手中筆鋒越來越快,密密麻麻的殺機化為雷霆風暴,向著烈焰教皇席捲而來。

「我來!」赤練鬼王突然插手,打出一道赤色匹練。這是用幽冥本源之力煉製而成,內部融合有混沌劇毒,一旦沾染,非死即傷,十分霸道。


「烈焰教皇,我來幫你!」旁邊一直觀戰的沙通天突然插手,打出一道道黃沙風暴,兩人聯手局勢變得勢均力敵起來。

「該死!」赤練鬼王惡狠狠的等著沙通天,最終鬼嘯一聲。

「這次算你好運,我們走!」

邪畫鬼王橫掃一筆,參與的黑墨化為遮天黑幕想著烈焰教皇兩人裹挾而去。

烈焰教皇打出火焰神龍,轟破黑幕,沙通天也化為漫天黃沙,撕裂黑幕。

「讓他們逃掉了!」烈焰教皇臉色陰沉。這一戰要不是沙通天參與,他必然要吃個大虧,甚至隕落在這裡都有可能。

「沒想到幽冥族的鬼王級強者會出現在這裡。」沙通天也滿臉感慨。

「通天兄弟,對於我的提議你怎麼看?」烈焰教皇沉聲說道。

「現在我已經沒有選擇,願意和光明教廷合作,共同對抗幽冥族入侵。」沙通天感慨的說道。

「太好了,有通天兄弟加入,我們的反幽冥戰線就越加強大。」烈焰教皇大喜,似乎要感謝幽冥族的強者,否則沙通天哪有可能這麼輕易的答應。

殊不知此地百里之外,赤練鬼王臉上掛著詭異的微笑。

「現在沙通天已經取得了烈焰教皇的信任,以他的實力倒也能夠接觸光明教廷的核心秘密。這個釘子埋得好,到時候一定讓光明族吃個大虧。」赤練鬼王信心滿滿,絕對將來發生的事情一定非常好看。

「不要大意,光明教廷內部有連主宰都忌憚的東西。一個至尊後期未必能夠成事。」邪畫鬼王。

「怎麼可能,我覺得主宰大人就是太過謹慎了,這個世界上怎麼可能擁有比主宰還強大的人?」李麟沉聲說道。

「很多事情不出現不代表沒有。主宰要求先洞悉光明教廷的底牌,不能盲目的動手。」邪畫鬼王說道。

赤練鬼王點點頭,道:「沙通天已經被我們掌握,唯一麻煩的是他處理尾巴不幹凈,放跑了羅根家族的少族長。那是一個巨大的隱患,一旦出現,將帶來極大的麻煩,甚至有可能讓我們的辛苦布置化為流水。」赤練鬼王沉聲說道。

「我已經通知主宰,相信不久主宰就會有指示傳來,我們耐心等候即可。」邪畫鬼王並不擔心。沙通天只是他們眾多棋子中的一個,即便失敗了也只是浪費些心血而已,遠遠夠不上做無用功。

大山深處,羅德極速飛行。此時李麟已經昏迷,一切都需要她來拿主意。

也不知道飛了多久,前方出現一道巨大的峽谷,羅德覺得差不多可以停下來了。就在此時,一股極為熟悉的感覺縈繞心頭。

「這個峽谷?這個地方?我感到很熟悉!」羅德眉頭皺起,選擇一處適合生存的地方將山村降落下來。同時解除她的血氣籠罩,村中之人很快醒了過來。

「天哪,這裡是哪裡?」陳大山驚訝的看著周圍陌生的環境。緊接著他想起了屋子中的妻兒。一個踉蹌沖了出去。

老牛和小三也反應過來,火急火燎的衝過去。

「陳先生!」陳大刀身子一震,在屋子門口他看到李麟熟悉的身影,此時李麟倒地,身前有血,臉上看起來煞白無比。

「先生,先生,你怎麼了?」大山和霍森跑過來,看著李麟滿臉擔心。

陳大刀抹了一把,略微鬆了口氣,道:「先生還活著,你們兩個照看好。」然後大步進入院子。

「夫君?」溫柔的聲音響起,陳大刀心頭一松,忍不住想要哭出來。天可憐見,自己的妻子沒有出事。

「老牛!」

「三哥!」


陳老牛的媳婦和陳小三的媳婦都沒事,一個個看著自己男人激動的樣子感到莫名其妙。

「孩子呢?孩子呢?」陳大刀並未看到孩子,臉上忍不住閃過一抹緊張之色。

「在隔壁房間,是個兒子!」陳大刀媳婦溫柔的笑道,三個男人對視一眼,急匆匆的去了隔壁。

「哼!這些男人真是的,有了兒子連老婆的都不要了!」老牛媳婦說道。話未說完,自己就先笑開了。幾個女人臉上都掛著幸福的微笑。

隔壁房間,三哥並排著的精緻嬰兒床。上面被褥都一樣的,這讓三個大男人傻了眼。

「這讓咱怎麼分?」小三撓撓頭問道。

三人湊上去,三個小傢伙都在呼呼沉睡,而且看起來都極為細嫩可愛。

「我覺中間這個是我的兒子,你看這相貌和我一樣威風凜凜。」老牛指著中間一個說道。

「胡說,怎麼看中間這個都是我的兒子呀!右邊那個是你的。等等,左邊這個好像和我更像。」陳大刀越說越不確定,最後決定三個都像也。

老牛和陳小三苦著臉,顯然這樣的事情他們真的有些抓瞎。

三個女人聽見爭吵走進來,老牛媳婦沒好氣的說道:「有你們這樣當父親的嗎?連自己的兒子都分辨不出來。」

三個男人嘿嘿乾笑,顯然不知道該如何反駁。但是很快,就輪到男人幸災樂禍了,因為三個女人貌似也不確定哪個是自己的孩子。

「這可怎麼辦?對了,趙先生肯定知道,趙先生在哪裡?」老牛媳婦問道。

陳大刀一拍大腿,懊惱的說道:「陳先生受傷了,咱們快些把他抬進來。光顧著老婆孩子了,將救老婆孩子的大恩人都忘記了。

一聽李麟受傷,三個女人更加緊張。很快李麟被抬進來,不過誰也不懂治病救人,所有人只能呆愣愣的看著。

「先生,先生,你怎麼了?」大山帶著哭腔喊道。霍森難得的沒有搗蛋,小臉之上滿是擔憂。

「對了!羅德小姐精通醫術,快將羅德小姐請來!」到底是女人心細,大刀媳婦想到了隨著李麟行醫的羅德,找她顯然比一伙人在這裡抓瞎要好的多。

此時羅德站在村外,看著前方那高大的一線峽發獃。

「這個地方父親帶我來過,不對,是父親帶著姐姐來過,我模糊中感應到過。」羅德說著,臉上不自覺的掛上了淚水。何其不公,姐姐因為覺醒得早就被父親重視培養,自己只能成為姐姐的影子,一輩子生存在姐姐的陰影之下。(未完待續。) 三個女人聽見爭吵走進來,老牛媳婦沒好氣的說道:「有你們這樣當父親的嗎?連自己的兒子都分辨不出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