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年輕男子走到我們看去,說:“王頭,你看怎麼辦?”

老者看了一眼不停掙扎着的吳三水,說:“燒了吧!”

男子點了點頭,說:“好,那先把它關在地牢裏。等後天比賽的時候,那它祭旗。”

說完,男子便帶着族人離開了村口。吳三水則被他們一同帶走了。

老者長嘆了一口氣,說:“你們兩個怎麼辦?”

聽到老者的話,我急忙說道:“我們這就走,這就走!”

老者將菸袋攔在了我們面前,說:“慢着,先把面錢結了。”

我摸了摸口袋,對着老人精說:“你有錢嗎?”

老人精插着胳膊,嘚吧了半天,“大丈夫行不更名做不….

.,沒有!”

老者瞪了一眼老人精,說:“沒錢,好啊。給我幹活吧!”

我點了點頭,欠債還錢本來就是天經地義的,“行!”

老者對着村民們擺了擺手,說:“把他們帶到太平莊去。”

老人精一屁股坐在了地上,說:“什麼什麼,讓我去太平莊?那還不如死了好!”

緊接着,一把長劍出現在了老人精面前,“我可以完成你的願望。”

老人精用手摸了一下長劍,說:“咱們爺倆誰跟誰,我去我去。”

來到太平莊,一扇紅色的大門出現在了我面前。紅色大門上畫着許多古怪的符號,因爲年代過於久遠,已經看不起上面畫的到底是什麼了。

推開大門,幾十口棺材整齊的排列在屋子裏。每口棺材前全都擺放着一個香爐,上面的香燭,剛剛燃燒了一半,還未曾熄滅。

我們剛剛走進太平間,房門就被人關上了。老人精蹲在地上,耷拉着腦袋說道:“都怨你,讓我在這裏過夜!”

我苦笑了一聲,說:“別說這麼多了,幹活吧。”說完,我便拿起一把的笤帚,打掃了起來。

而老人精則躺在地上,翹着二郎腿,說:“你們年輕人就該多歷練,要不然以後怎麼找婆姨。”

聽到老者人精的話,我搖了搖頭,就着這時,老人精突然走到我面前,伸手朝着我腰間的令牌,摸了過去。

“這是什麼玩意?”就在它剛剛觸碰到令牌的一剎那,老人精就好像一個斷了線的風箏一下,彈出去了老遠。

看着趴在地上的老人精,我急忙走了過去,“沒事吧。”

文體之路 老人精看着自己焦糊的雙手,冷冷的說道:“你暗算我!”

看着老人精怨毒的眼神,我說道:“是你自己拿的!”

老人精幹咳了一聲,說:“快扶我起來啊,骨頭都快散了!”

老人精坐在地上,說:“你這是什麼東西?離我遠點!”

看着自己腰間的令牌,我說道:“在古墓裏撿的。”

就在這時,一陣木門打開的聲音,突然從遠處傳了出來。

聽到聲音,我謹慎的看着面前的棺材,心想該不會是詐屍了吧!

老人精走到一口棺材前,打開棺材蓋說道:“詐屍了?”

就在我想要阻止他的時候,他突然竄進了棺材裏。隨即棺材蓋被蓋上了,棺材裏開始劇烈的顫抖了起來。

見狀,我急忙跑到棺材前,打開了棺材蓋,“你沒事吧!”

我看着棺材裏昏迷不醒的老人精,心中非常焦急。

老人精緊閉着雙眼,腦袋耷拉到了一旁,顯然已經昏死了過去。

我伸出雙手,想要將它從棺材裏抱出來。就在這時,老人精突然睜開了眼睛,死死地掐住了我的脖子。

我急忙向後退了幾步,大喊道:“你瘋啦!”

老人精睜大了眼睛,怪叫了一聲,隨即將我甩了出去。

我趴在地板上,向後爬了幾下,說:“老人精,你怎麼了?”

老人精嘴角浮出了一絲笑容,緩緩地朝着我走了過來。

“你可別嚇我!”我從地上站了起來,退到牆角處,將腰間的令牌拿了出來。

老人精看到我手中的令牌,顯得有些一愣,隨即蹲在地上大笑了起來,“騙到你了吧?哈哈,咱們一人一次。清了!”

看着有些瘋癲的老人精,我苦笑了一聲,揉了揉痠疼的肩膀,走到他面前,說:“人嚇人會嚇死人的!”

老人精打了一個哈切,說:“你先在這裏打掃吧,我去裏屋躺一會。桌子裏有香燭,記着上香。”

說着,老人精徑直的朝着裏屋走了過去。

見老人精走進裏屋當中後,我心中非常納悶,它是第一次到這裏,爲什麼會知道抽屜裏有香燭呢?

我緩緩地走到棺材前,向裏面看去。只見一具已經腐朽了的死屍,正躺在棺材底部。嘴角依稀可以看出一絲笑容。

我走到門簾前,輕聲朝着裏面看去。只見老人精正躺在炕上,手裏拿着一根大煙袋。正在不停地抽着,看他一臉陶醉的表情,我心中非常納悶,以前也沒見老人精抽菸啊,怎麼突然就抽上了呢?

老人精坐了起來,非常熟練地從牀頭,拿出了一瓶白酒,一張嘴就喝下去了半瓶!

看到老人精奇怪的行爲,我暗想道:“難不成它被鬼附身了?”

想到這裏,我緩緩地走到了木桌前,打開抽屜。一捆香燭整齊的擺放着抽屜裏,香燭邊還有一個硃砂已經一根毛筆。

就在這時,屋裏的棺材突然開始顫抖了起來。聽到顫抖聲,屋裏的老人精輕笑了一聲,“嘿嘿,該來的總是要來。”

棺材晃動了一會後,漸漸地停了下來。我朝着裏屋看了一眼,確認老人精還躺在牀上後。

我悄悄地將硃砂拿在了手中,逐一在棺材蓋上,畫起了七星聚氣圖。

因爲看到雲臺觀的七星圖,我受到了感發。所畫的七星圖,已經不想最早的時候,那麼嚴密費事了。

過了大概半個小時,屋裏一半的棺材,全都被我畫上了七星符。

可就在我想繼續畫的時候,突然眼前一黑,差點沒有倒在地上。

這時,老人精突然從裏屋走了出來,看到棺材上的符咒後,老人精謹慎的看着我,說:“你想幹什麼!”

還沒等我來得及說話,老人精突然走到我面前,一把揪住了我的衣領。

見狀,我急忙拿起腰間的令牌,朝着老人精打了過去。

老人精看到我手中的令牌,急忙向後退了幾步。一雙小眼睛,死死地盯着我,站在不遠處,不停地徘徊着。

我將令牌舉在了手中,強打着精神,儘量不讓自己倒下。

可是一連畫了30多個七星符,我的精神已經到了極限。想來想去,我將地上的毛筆撿了起來。

脫下棉襖,在自己身上畫了一個七星圖。老人精看到我身上的七星圖後,眉頭一皺,好像非常焦急一樣。

畫好七星符後,我靠在牆壁上。死死地盯着老人精,以防它突然襲擊自己。

老人精蹲在地上,發出了一聲怪叫。怪叫過後,我還沒有來得及畫七星圖的棺材,突然開始晃動了起來。

緊接着,一個棺

材板落在了地上。一具死屍從棺材裏坐了起來,眼睛死死地盯着我,好像要將我生吞了一樣。

我掙扎着從地上站了起來,走到房門前,想要逃離太平莊。

可是我發現,大門竟然被人從外面反鎖了!看着越來越多的棺材被打開,我徹底慌了神。

老人精站在不遠處,笑嘻嘻的看着我。任由死屍朝着我走來,見狀,我對着老人精大喊了一聲,“你到底是誰!”

老人精摸了摸肚子,說:“我就是我。”

“放屁,你最好從它身體裏出來。要不然我會殺了你的!”說着,我拿着令牌,朝着老人精走了過去。

老人精看到令牌後,急忙向後退了幾步。死屍已經走到了我面前,我拿起手中的令牌,朝着一具死屍的頭頂敲了過去。

死屍應聲倒在了地上,可是死屍太多了。單靠我自己絕對不可能,堅持到將死屍全部打死。

想到這裏,我突然大喊了一聲,“詐屍了!”

老人精聽到喊聲,眉頭一皺。抄起一旁的板凳,朝着我丟了過來。

我急忙想旁邊一閃,卻被一具死屍抓住了胳膊。死屍在接觸到我手臂的一瞬間,顫抖了一下。隨即倒在地上,沒有了動靜。

看着自己胸膛上的七星圖,我心中一喜,只要有七星圖在,死屍就不可能傷害自己。

現在自己唯一能夠對自己造成威脅的,就只有老人精了!

就在我愣神的功夫,老人精已經走到了我面前。它手中拿着一把鐵錘,狠狠地敲在了我的手臂上。

我吃痛的叫了一聲,手中的令牌也掉在了地上。

老人精發出了一絲得意的奸笑,隨即拿着鐵錘朝着我砸了過來。

慌亂間,我摸到了腰間掛着的玉佩。這是陳三在柏陰村交給自己的,這玉佩或許能夠對付老人精!

我將玉佩拿在了手裏,緩緩地朝着老人精走了過去。

可是老人精看到玉佩後,並沒有退縮。手中的鐵錘,砸中了我的肩膀。

我噗通一聲跪在了地上,喉頭一甜吐出了一口鮮血。

老人精冷笑了看着我,說:“看來你還有點本事,怪不得二爺爺要殺你!”

我捂着肩膀,說:“二爺爺?”

老人精非常冷漠的看着我,將鐵錘舉了起來,“就是常化風,受死吧!”

就在這時,我手中的玉佩突然發出了一道光芒。隨即一道黑色的人影,出現在了我面前。

站在我面前的黑色人影,正是陳三!

陳三緊張的看着我,說:“陳亭,你怎麼了!”

看到陳三後,我常常舒了一口氣,說:“它跟常化風是一夥的!”

陳三聽到我的話,顯得有些生氣。轉身看着老人精,說:“給我滾出來!”

說着,陳三一腳踢在了老人精的肚子上。老人精吃痛的叫了聲,隨即倒在地上昏了過去。

與此同時,剛剛老人精進入的那口棺材裏,一條白花大蛇從裏面爬了出來。

陳三看到白花蛇後,冷哼了一聲,“一個不成氣候的野仙,竟然敢傷我陳家人!”

白花大蛇迅速朝着門口爬了過去,卻被陳三踩中了七寸,趴在地上不能動彈。

白花大蛇在地上不停地翻滾着,說:“饒命啊,三爺。”

陳三看了我一眼,說:“常化風現在在哪?”

“南天門,它在南天門的總堂口!”白花大蛇剛剛說完,便被陳三踩成了肉餅。

陳三看着死去的大蛇,說:“滾回去告訴常化風,老子在灰家等它!”

房間裏傳來了白花大蛇的聲音,它的語氣十分怨毒,讓人聽了背後直發毛,“多謝三爺不殺之恩,一定帶到!”

陳三看了我一眼,說:“這個村子非常古怪,你們趕快離開!”

我走到陳三面前,問道:“葉蘭母子怎麼樣了!”

陳三顯得有些失落,淡淡的說道:“她們被常化風抓走了,我失信了。”

說完,陳三便消失了。看着陳三消失的地方,我心中非常失落,連陳三都奈何不了常化風,自己靠什麼來保護葉蘭母子呢?

就在這時,一旁的老人精突然醒了過來,“啊,我的嘴裏好惡心!”

老人精吐了一口吐沫,看着地上的死屍,說:“你在幹嘛?連死人都不放過,不要臉!”

聽到老人精的話,我苦笑了一聲,“剛剛詐屍了!”

老人精揉了揉自己的肩膀,說:“你少騙我!”

說話間,房門被人打開了。王姓老者在看到我胸膛上的七星圖後,顯得有些驚奇,“七星聚氣!”

我揉了揉肩膀上的傷口,問:“我們可以走了吧?”

王姓老者誠懇的看着我,說:“我想請你幫個忙,在村子裏呆上三天。可以嗎?”

聽到老者的話,我搖了搖頭,“不行,我要趕快回去。”

王姓老者沉吟了一會,說:“如果你能幫我們,我們會報答你的!”

我輕笑了一聲,隨口說道:“幫我對付常仙,你們敢嗎?”

王姓老者斬釘截鐵的說道:“敢!這有什麼不敢的!”

見老者通怪的答應了下來,我也不好在開口拒絕。隨即跟着老者離開了太平莊。

來到飯館,王姓老者拿出了一些刀傷藥,敷在了我的傷口上。

就在這時,一個青年男子突然衝了進來,大聲說道:“乾屍殺人了!”

王姓老者猛地站了起來,說:“啊!”

“村子您快去看看吧,就在劉秀莊村口。”

王姓老者看了我一眼,隨即快步離開了飯館。

等我們跟隨老者來到劉秀莊的時候,只見吳三水正站在村口,跟村民們對視着。

在吳三水身旁站立着一名青年男子,這人不是別人,正是吳三水的兒子,吳亮!

吳亮看了我一眼,說:“陳亭,你果然在這!”

王姓老者看了我一眼,說:“你認識他?”

我點了點頭,“認識。”

就在這時,吳亮突然發出了一聲慘叫。

擡頭看去,只見吳三水嘴裏淌着鮮血。吳亮的脖子上,已經出現了一個拳頭大的傷口!

王姓老者見狀,大喊了一聲,“不好,他要屍變了!”

(本章完) 看到吳亮脖頸處的傷口,我不禁心中一緊。急忙向後退了幾步,將令牌拿在了手中。

吳亮站在原地,眼神中沒有一絲神情,就好像迴光返照一樣。吳三水看着吳亮,流出了一絲血紅的淚水!

王姓老者大叫了一聲,“血淚!這到底是什麼玩意!”

就在這時,吳亮突然動了。它死死的看着我,嘴角浮現出了一絲弧度。

緊接着,吳三水和吳亮,同時朝着我撲了過來。看來它們兩個是想報仇!

見狀,我拿着令牌狠狠地打在了吳三水的臉上。吳三水吃痛的叫了一聲,向後退了幾步,眼睛中充滿怨毒的看着我。

看着已經來到自己面前的吳亮,我手中的令牌,朝着它的頭頂打了過去。

吳亮被令牌打中之後,絲毫沒有顯露出任何一樣,一把掐住了我的脖子,令牌竟然失靈了!

老人精大喊道:“它現在還不是乾屍!你的令牌對它沒用!”

王姓老者見我被吳亮控制住了,急忙拿起手中的菸袋,朝着吳亮打了過去。

吳亮將我甩到了一旁,緊接着對上了王姓老者。王姓老者顯得有些吃力,隨即被吳亮打中了小腹,跪在了地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