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黑衣人,臉色慘白的問道。

「媽的,那個楊浩到底是什麼來頭,老大為什麼一看到他,就跟見鬼了一樣!」

凱子內心也很是疑惑,此時聽到那邊傳來的時候慘叫,內心的驚恐愈加濃烈!

「走!我們先回去,今天這事詭異!」

凱子深呼一口氣。深深的看了遠處一眼,就準備退走。

見到凱子解散任務,站在外圍的幾個人紛紛鬆了一口氣,周鋒的實力比他們強悍太多了,身為周家的直系弟子,他可是黃階高手啊!

可就算是黃階高手,接到那個楊浩都要逃命,更何況他們!

霸愛成癮:穆總的天價小新娘 「沒錯!我們回去讓二少爺,派些高手過來……」

最先說話的黑衣人,臉色一喜剛準備說些什麼。

可是!

嗤!

一截冰冷的三棱軍刺,斜地里刺出,穿透了他的咽喉!

「咳咳咳……是誰!」

黑衣人死死捂著咽喉,可是鮮血還是不要命的流落而下。

轟!

這一幕,可是將眾人嚇得臉色劇變!

可是還沒等他們反應過來。

嗤!嗤!嗤!

黑暗中,閃爍著好幾道冷冽的寒芒,精準無比的刺透咽喉,全部一擊斃命!

同時,也有六道身影漫步而出,嫻熟的收割生命起來,這些人裝著墨綠色的迷彩裝,臉龐剛毅眼神銳利,手上的動作更是冷酷無比。

為首之人,正是邵兵和豺狼!

「龍衛聽令,一個不留,殺!」

邵兵冰冷低喝打破,旋即就提起手裡的三棱軍刺,朝著其他黑衣人飛撲了過去! 一聲令下。

唰!唰!唰!

龍衛精英陡然爆起,每個人手裡都拎著鋒利的三棱軍刺,恐怖的血槽吃齋人身上,能最大限度的造成殺傷力!

黑暗中,嗜血的殺意蜂擁。

周家的這些打手雖強,可是在訓練有素的龍衛精英面前,不堪一擊!

不到十分鐘,黑暗中又重歸寂靜,唯有濃厚的血腥味蔓延開來。

而另一邊。

楊浩眸中的青芒散去。

「趙志天,周家高級供奉……」

「看來這周鋒說的沒錯,周家的這批走私武器,也唯有少數人才能夠知曉一二!」

楊浩低頭沉思,深邃的眸子里精光閃爍。

他剛剛入侵周鋒的記憶,雖然暫時還沒有發現那批武器的蹤跡,但也有了不少的收穫。

比如說周家這次行動大概派來多少人手,以及那批武器的大致藏身的地方,都有了一些了解!

「老大!」

邵兵快步走過來,看都不看地上的屍體,冷酷的朝著楊浩說到。

「那邊處理乾淨了?」

楊浩抬起頭,淡漠問道。

「都處理好了,沒有一個漏網之魚。」

邵兵點頭說道:「我正讓兄弟們處理屍體呢,保管讓周家的人找不著!」

「找不著?」

楊浩面露沉思,旋即微笑著搖搖頭:「不好,你把這些人處理得巧妙一點,先拖周耀傑幾天,等他性子磨滅了,再將這些人顯露在周家人面前。」

「老大,這是為啥啊?我們不是要在暗中對付周家嗎?」

邵兵疑惑問道:「要是被周家發現這批屍體,可能會順藤摸瓜猜到是我們乾的啊?」

「呵呵,我就是讓他們知道是我們干啊!」

「放長線釣大魚,這批人就是我們的第一個魚餌,周家人做事囂張,吃了這麼一個暗虧肯定還會陸續派人來的!」

「而我們要做的,就是來一波人吃掉一波,等到周耀傑發現不對勁,哪一家遲了!」

楊浩淡淡笑道,眼眸里噙著的那抹森然,確實愈加的濃厚。

「行,那老大我就想去處理了。」

終究是愛 邵兵點點頭應道。

「去吧,記住先拖幾天再故意給周家人查出來。」

「還有,你通知豺狼,讓他的手下全部灑出去,著重在南郊區和城西碼頭這兩個地方探查,尤其是那些荒廢沒人用的倉庫!」

「任何有可疑的地方,都要親自向我彙報!」

楊浩沉聲叮囑道,他雖然沒有從周鋒身上得到準確的情報,但也看到了一些蛛絲馬跡。

那批走私武器雖然沒有經周鋒的手,可是因為他是趙志天的徒弟這一緣故,還是知道一些常人不知道的秘密!

「嗯!我知道了。」

邵兵慎重點頭,口中發出一聲輕嘯聲。

頓時,隱藏在暗處的龍衛,又紛紛隱去了身形!

這些龍衛雖然只是少數,可個個都是精英中的精英,專門留下來供楊浩驅使的。

將這邊的事情處理乾淨后。

楊浩的眸光也是變得幽冷起來。

「周耀傑,三年前我念你是從犯,只將你右腿廢掉!」

「可是現在你還是死性不改,那麼我,就會讓你付出應有的代價……」

黑暗中,楊浩呢喃低語。

……

接下來的幾天內,楊浩和往常一樣,每天跟著唐佳怡去學校上課,也時不時的指導熊子他們修習拳法。

可是暗地裡。

每天晚上他都會悄悄潛出去,親自去探查豺狼傳回來可疑的地點!

只不過中海市,作為華夏南部最出名的商貿城市,大大小小的倉庫很多,一直都沒有找到真正的地方。

而另一邊。

皇庭大酒店豪華套房內。

「呯!」

茶杯摔在地上,發出清脆的聲音。

「媽的,周鋒那些人是吃屎的嗎?」

「怎麼這麼久都還沒有消息!」

周耀傑陰沉著臉,眼眸內跳動著怒火。

「二少爺,是不是周峰他們還沒有開始行動啊?」

周宏斌忐忑的繼續道:「我託人在學校打聽了,那個楊浩照常去學校,絲毫不像有事的模樣!」

「哼!這他媽都三天了,三天都沒有行動又怎麼解釋!」

「我看這周鋒是越來越放肆了,仗著是趙長老的徒弟,就敢把我的話當作耳邊風!」

周耀傑冷哼道,滿臉不爽!

周鋒是周家的直系子弟,加上有一個高級供奉的師傅,所以就算是他,也不好強制命令!

「二少爺,要不……」

「要不我們派自己的心腹過去?」

周宏斌眼珠子一轉,旋即陰笑著開口道。

他現在是對楊浩恨之入骨,右臂肩胛骨被打碎,可謂是完全變成廢人一個,看到楊浩每天悠哉悠哉的在學校里,心裏面早就恨得牙痒痒了!

「好!這件事你去做,就當作是你將功補過了!」

周耀傑陰沉著臉點頭道。

噶!

我……我去?

「二少爺,我……我不是那個楊浩的對手啊。」

周宏斌哭喪著臉道,心裏面恨不得扇自己兩個耳光。

「你他媽是不是腦子傻啊!」

「你不是對手,就不能用武器啊,老子就不行一個學生,在子彈面前還能蹦躂!」

周耀傑破口大罵道。

「可……可是我這胳膊才剛有些起色,這件事還是交給別人來辦吧。」

周宏斌低垂著頭忐忑道。

其實他心裏面雖然狠楊浩,可是更多的卻是恐懼。

「媽的,都他媽是廢物!」

「拿著槍你都怕,你他媽也配是我京都周家的人!」

周耀傑一腳踹出去,臉色黑得可怕。

嘭!

周宏斌被踢倒在地,傷口觸到地面,疼的他差點哭出來。

可就算是這樣,他還是渾身顫抖的匍匐在地,慘白的嘴唇蠕動了半天,還是沒有說出話來。

突然。

一道惡毒的聲音傳了過來。

美女董事長老婆 「二少爺,這件事我願意去辦!」

一名壯碩的黑衣大漢,沉聲踏前一步。

「劉濤?」

「很好,這件事情就交給你去辦了,人手,武器你自己去挑,我只要那個楊浩的命!」

周耀傑臉色微緩,但是語氣依舊陰森!

「二少爺你放心吧,我保證將那小子的殺了!」

「而且我還要將其四肢廢掉,嘗盡萬般苦頭的虐殺他,以報我師兄的雙臂之仇!」

劉濤滿目猙獰,凶神惡煞的低吼道。 嗯?師兄?

周耀傑微微一愣,旋即就反應過來,這劉濤的師兄,正是鐵手!那個雙手被楊浩扭成麻花的鐵手!

據說這兩人在一起學武,然後又一起賣命給了周家,兩人的關係一直很好,這次鐵手被廢,身為師弟的劉濤肯定咽不下這口惡氣!

「好,這件事就交給你了!」

周耀傑陰笑道:「今天晚上就行動,我要那個楊浩見不到明天的太陽!」

「嗯!」

劉濤興奮的點頭,旋即轉身走了出去。

劉濤走出套房后,並沒有第一時間去著急人手,而是來到一個普通的房間。

這裡,就是他師兄鐵手調養身體的房間。

鐵手雙掌之上包紮著厚厚的紗布,整個人木訥的躺在床榻上,雙眸無神跟失了魂魄一樣,學得一身武藝賣與富豪家,可是他現在一身武功被廢,想必用不了多久,就會被周家驅趕出去!

京都周家,從來不養廢物!

「師兄!」

劉濤快步走進來,輕聲叫喊道。

鐵手沒有回答,蒼白的臉龐上布滿死灰,他現在的內心早已經涼透了!

「師兄,我有一個天大的好消息!」

「二少爺已經讓我行動了,我今晚就去滅了那小子,給師兄你報仇!」

蜜婚超甜:墨少家萌寶排好隊 劉濤見到自己師兄這副模樣,不由得捏緊了拳頭!

「楊浩!報仇?」

聽到這個名字。

鐵手死水一潭的內心,終於是有了一些波瀾。

「沒錯,就是報仇!」

「二少爺現在鐵了心要滅掉那個楊浩,浙江差事我已經接下來了,師兄,今天晚上你和我一起去,我要那小子跪在你面前,一截一截剁掉他的雙臂!」

劉濤獰笑著說道,語氣布滿了陰森!

他這些話一說出來,鐵手原本暗淡的眸子也是陡然亮了起來。

楊浩?

都是這個楊浩,如果不是楊浩廢掉他的雙掌,他怎麼可能落到現在這個地步!

可是……

「師弟,我現在一身武功被廢掉,跟個廢人一樣,還怎麼去報仇?」

鐵手慘笑一聲,怨恨的盯著自己包裹起來的雙掌!

他苦練幾十年的鐵砂掌,一身修為基本上都凝聚在其中,楊浩在擰斷他雙掌的時候,更是用一種狂暴的真氣,將他手上的經脈盡數摧毀!

「師兄,這件事你就不用的擔心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