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方面呂家有着絕對的實力壓制各個家族,而另一方面未曾沒有讓這些勢力互相爭鬥的打算。

然而當陸川藍級資質的消息傳出來時,身爲熾雪城城主的呂浩坐不住了。

藍級資質啊,就算放在偌大的楚國都是上上之姿了。

也多虧熾雪城的地理位置太過偏僻,來來往往的修士最高不過凝氣期。如若不然,早就被那些強大的宗門給帶走了。

如果換成一個心胸寬廣的人,估計會將陸川向上推薦,把他帶去楚國的大門派。

可惜呂浩氣量狹窄的很,不僅不會幫他走向更廣闊的天地,反而打算殺了他。

“熾雪城絕對不能再出一個陸天龍!”

呂浩冷哼一聲,揮手將三隻四級靈獸逼退,之後目光直直射向隱藏在黑暗中的陸川。

“壞了!”

感受到那如烈日般灼灼的目光,陸川知道自己暴露了。

沒有絲毫猶豫,陸川取出神行符拍在身上,轉身就跑。

煉氣期六層的修爲,就算陸家三兄弟聯手估計也就勉強自保。以陸川目前的實力,就算拼了命也擋不住對方一招。

因此,逃跑是最好的選擇,沒有之一。

“想跑?白日做夢!”

呂浩冷哼一聲,縱身追了上去。


神行符乃是法器下品級別的符篆,要是凝氣期修士肯定追不上。


可惜呂浩的修爲在煉氣期六層,比凝氣期強了不是一點半點。


十個呼吸的時間都不到,陸川就被攔了下來。

“爲什麼?”

陸川右手放在背後,取出召喚卡直接使用。

“熾雪城的局勢不能被打破,哪怕只是有可能!”

呂浩看着陸川,淡淡的說道。

“原來如此!”

陸川點點頭,“之前追殺過我的人裏面,就有你派來的吧?”

“不錯!本來只打算試探一下,沒想到你竟然如此狠辣,逼得我不得不親自出手。”

“說的好聽,但怎麼也無法掩蓋你卑鄙下流又無恥下賤的本性。”

一道銀鈴似的聲音從不遠處傳來,經過陸川幾句話時間的拖延,召喚卡終於生效了。

如陸川預料的差不多,這次召喚過來的還是那個女孩。

嬌俏可愛,古靈精怪,年紀不大,卻有了傾國傾城的本錢。

“化神期?不對,不是化神期!”

感受着女孩身上恐怖的氣勢,呂浩無法控制的哆嗦了一下。

不過畢竟是城主,見識可比陸家三兄弟強多了。

渡過了最初的驚恐之後,呂浩立刻開始思考。

熾雪城太偏僻了,偏僻到煉氣期一層就能成爲頂尖大勢力的地步。

這裏雖然盛產礦石和靈藥,但對於強大的化神期修士來說屁都不算,甚至連看都懶得多看一眼。

這種情況下,化神期修士來到這裏也有可能,但機率可以低到忽略不計。

當然,呂浩認爲女孩是假貨的原因,是因爲他曾經見過真正的化神期修士。

厚重、浩瀚,一眼看來,是源自靈魂的可怕威勢。

化神期跟煉氣期宛若仙凡之隔,已經不是單純的氣勢高低能夠形容的了 。

那是來自靈魂的壓迫,是生命等級的差距。

眼前這個少女雖然帶給他很強的壓力,但卻像是無根浮萍一般,沒有那種恐怖到令人絕望的感覺。

“哪裏來的小輩,竟然敢在老夫面前裝神弄鬼!”

想通了這一點,呂浩強撐起一口氣,怒斥道。

“壞了 ,竟然被看穿了!”

聽到呂浩的話,陸川心裏面咯噔一下。

可還不等他思考接下來怎麼處理,旁邊的女孩開口了。 “看樣子你很自信嘛!”

“那是當然!老夫……”

啪!

呂浩的話剛出口,腦袋猛地一歪,整個人就倒飛了出去。

幾顆帶血的牙齒凌空落下,原本的自信也瞬間消失的無影無蹤。

“你……你……”

身體重重的摔在地上,呂浩滿臉都是驚恐之色。

掉了幾顆牙沒什麼,臉被打腫了也沒什麼,真正令他恐懼的是他感受到了來自靈魂的巨大痛苦。

直接攻擊靈魂,這是屬於化神期修士的標誌性手段。

眼前這個少女哪怕不是真的化神期,也絕對跨過了最難得一關。

因爲只有將靈魂熔鍊唯一之後,才能夠如此輕鬆的施展出這樣的攻擊。

“很奇怪嗎?一個假貨竟然能出手,並且還一招把你打傷?”

少女輕笑一聲,傳入陸川耳中讓他感覺心神愉悅,可呂浩聽了之後卻如墮地獄。

“其實告訴你也沒關係,我的確是個假貨,並且只有這一次出手的機會。你如果現在反擊的話,我立刻就會灰飛煙滅。怎麼,不試試嗎?”

“你……”

聽到少女的話,呂浩臉上陰晴不定,最終卻是放棄了。

“晚輩知道錯了,從今往後不會再與陸川爲敵,還望前輩能夠原諒。”

呂浩嘆了口氣,整個人如同泄了氣的皮球一般萎靡。


“想一句話就撇清關係?還真是好打算!”

少女冷笑一聲,臉上滿滿的都是譏諷的神色。

“前輩教訓的是,這些東西就當是補償吧!”

呂浩不是個優柔寡斷的人,知道事不可爲之後,立刻便做出了選擇。

將戴在手上的戒指摘下來,呂浩扭頭就走,沒有絲毫拖泥帶水。

雖然很驚異少女能夠出手攻擊,但呂浩心中的念頭依舊沒有改變。

因爲將他打傷之後,少女身上的氣息瞬間下降到了低谷,比凝氣期的修士都差了一大截。

此時此刻,只要呂浩敢出手,那麼一招就能將陸川和少女一起擊殺。

然而呂浩他不敢,就算借他十個膽子也不敢。

不管對方究竟是什麼情況,屬於化神期的力量卻做不得假。

呂浩可以將其擊殺在這裏,但之後呢?不僅是熾雪城呂家這個分支,哪怕整個本家,乃至楚國皇室都承受不起接下來的代價。

這個少女太年輕了,年輕到了不可思議的地步 。

要麼是那種活了數千年,之後想辦法返老還童的老妖怪,要麼就是真的在這個年紀步入的化神期。

無論是那種情況,都不是他呂浩能夠招惹得起的。

因此,哪怕明知道對方十分虛弱,呂浩依舊選擇了退讓。

“算你識相!”

看着如風一般消失在遠方的呂浩,少女哼了一聲,之後轉身看向陸川。

“那個啥……其實我之前是被鬼附身了,你能相信嗎……”

陸川結結巴巴的解釋道,他是真的知道害怕了。


上次親也親了,摸也摸了。這不是前世那個隨便聊幾句就能上牀的世界,女人十分注重自己的名節,男人也很負責。

放到修行者身上,要麼把他殺了,要麼就只能嫁了。

陸川倒是想選擇後者,可就怕人家不同意啊。

如果他修爲很強的話,倒是能霸王硬上弓,生米煮成熟飯。

可惜這個女孩的修爲甩了他幾十條街,身份背景也不是他能惹得起的。

“不管了,反正該做的不該做的也都做了,聽天由命吧!”

陸川心中給自己打了氣,之後衝着少女就親了上去。

溫軟、馨香,讓人忍不住迷醉。

陸川形容不出是什麼樣的感覺,只是想讓時間在這一刻永遠停留下去。

男人嘛,總會有點小動作的。

陷入迷醉的陸川不自覺的摟住了少女的腰肢,並開始一點一點的往上摸索。

“啊!”

正在努力攻關的陸川突然間感到舌頭一痛,整個人瞬間清醒過來。

擡起頭,嬌俏美麗的少女臉頰通紅,如水般的眸子裏面瀰漫了一層霧氣。

“小色胚,我的本體很快就會到了,洗白白等着哦!”

話音落地,少女的身體就像是在剎那間經歷了千百年時光的侵蝕,化作一團飛灰消散在了空氣之中。

“臥槽!爸爸救我!”

陸川驚叫一聲,顧不上回味剛纔的觸感,立刻向系統求救。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