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時間,人心惶惶。情緒這種東西,非常容易收到周遭人的影響。有人尖叫、有人害怕,就會有更多的人陷入不安的情緒狀態。

所有燈光爆裂以後,整個世界瞬間黑了。

“現在不是溫存的時候,我們趕緊走。”斗篷少女再一次提醒。

秦陽點頭,勉強剋制住自己的情緒。他抄過蘇婭的小腿膝關節,想要把她攔腰橫抱着帶走。

可就在這個時候,歸塵突然說了一聲“不好”。

“他們關上了最外面的門,想把我們困在這裏。”斗篷少女接話。

秦陽垂眸,看着懷中的女孩,眼裏一片溫柔。

“如果只是把我們困在這裏的話,沒事。”

噠……噠……

不知從何處突然傳來水滴滴落的聲音。

“啊——”一聲慘烈的尖叫頓時劃破整個地下實驗室。

在混亂的聲音中,秦陽耳朵微微一動。

他似乎聽到了野獸襲擊人的聲音。

“這裏有沒有備用電源的?趕緊拿出來。你們研究的什麼亂七八糟的東西被人打開放出來了,這是要滅口的節奏。你們確定現在還要先專心對付我麼?”

秦陽這話說得……那冷靜的口吻,就像是真的冷靜下來了似的。

突然,懷中的女人微微眨了眨眼睛。

“蘇婭,媳婦兒,看得到了麼?”秦陽滿懷期待。他知道,即使是在黑暗中,她還是能看得到他。

正如他能看得到她一樣。 蘇婭眨了眨眼睛,渾身堅硬如鐵的肌肉也漸漸開始放鬆。

她似乎是潛意識裏感覺到,自己進入了一個安全的地方。又似乎是聽到了那仿若天際傳來的忽遠忽近的“媳婦兒”的叫喚。

秦陽來接她了。

他找到她了。

蘇婭的手僵硬着開始動彈,一點一點移動,而後輕輕地撫上了秦陽的左胸口。

咚、咚、咚、咚……

熟悉的心跳就在指尖,把她震顫得神情恍惚。

“秦……”

幾乎破碎的喉嚨,艱難地發出沙啞的聲音。

這一刻,秦陽幾乎落淚。

蘇婭的手又緩緩摸上了他的臉頰。秦陽能感覺到,她的手在短短這麼幾天之內,粗糙了很多,幾乎都不能算是年輕女人的手了。

“啊——”

外面的慘叫再一次響起。

有人想要去運行第二套照明設備,但似乎是被那個放出來的怪物咬了。

“被咬了該不會跟《生化危機》那樣吧?”秦陽側頭,看向斗篷少女他們。

“不知道,看看再說。”斗篷少女在黑暗中也看不到什麼,回頭想說點什麼,卻被蘇婭那雙透支微弱光芒的眼睛吸引。

愣了一秒以後,她朝着他們靠近了兩步。

“她還好吧?”

“不知道。現在看上去不是很好的樣子。”

以前的蘇婭,從來不會表現出像現在這麼脆弱的樣子。她也受過傷,但當時她自己就好像感覺不到痛似的,這還讓曾經的秦陽好好“教育”過:受傷了必須要說,疼了就別逞強,在他這裏不需要那麼堅強。

雖然這樣“教育”了,可真的看到她這麼脆弱、無力地倒在他懷裏的時候,秦陽還是會無法遏制地騰昇起怒火。恨不得讓喻思茜自己,來好好體會一下蘇婭經歷過的體驗。

連續兩個人被咬得慘叫聲刺穿每個人的靈魂,在場的人大多數都慌了神。

秦陽擡頭:“阿姨,你能對付麼?”

雖然不知道被放出來的是何方神聖。他們剛來這一路走過來,半獸人這種怪物看到了不少。還有一些異化的人形……整個就跟末日危機似的。

他的話音剛落下,那邊一邊咬人一邊發出類似野獸嘶吼聲音的怪物突然沒了聲響。

被死死咬着的那個人也“噗通”一下,掉回到地面。

來不及因爲身上的痛楚而哀嚎幾聲,只聽得巨門之內的秦陽再次開口。

“我的人糾纏住了那怪物,你們還不趕緊恢復照明設備,打開逃生通道。”

這裏的大門被封死了,直接導致秦陽沒法從外面召喚更多的鬼魂來參與幫助。光憑一個鬼阿姨,他其實並不放心。

畢竟人鬼殊途,鬼魂想要在陽間做點什麼,總是要付出比較大的代價的。

“等等,那個跟我們進來的黑衣男人呢?”斗篷少女突然開口。

歸塵在黑暗中悄無聲息地消失了。

秦陽心裏大致有數他去幹嘛了。

“不用管他。他不是人類,不會有事的。”秦陽把自己的外套包裹在蘇婭的身上,抱着她起來,“你能看清周圍的情況麼?事不宜遲,我們還是儘快出去吧。”

斗篷少女搖頭:“我們現在出不去了。這裏只有一個出口,而現在出口也被封死了。外面都是金主的人,我們一旦出去,也會被馬上掃成馬蜂窩……”

“沒那麼糟糕。”秦陽溫柔地看着在他懷裏,越來越清醒的女人,“……我媳婦兒很厲害的。”

斗篷少女:“……”

一個剛纔還那麼狂的男人突然變成妻奴的感覺,怎麼突然有點小噁心。

照明設備很快恢復了。

白熾燈再次點亮的時候,所有人都看清楚了現場的情況。

“阿姨,回來。”

鬼阿姨雖然能在這種燈光下出現,但待久了對她還是會有影響。

秦陽開口,鬼阿姨瞬間消失。

很多人看到了她消失的那一幕,面色慘白地看向秦陽。

但現場有一個更加讓人關注的對象——一個變異人正在那裏,撕扯着一個穿防菌服的男人的胳膊,大快朵頤。

那個變異人四肢爪子像動物那樣,又黑又尖又硬,滿口獠牙還滴着鮮血,瞳孔像貓的眼睛一般,豎起來的瞳孔,無聲地釋放着恐怖的氣息。他的身後垂落着一根長長的尾巴,那根尾巴看上去……很靈活,怕是不好對付。

地上躺着的那個男人已經死得不能再死了。他的臉上、身上,就有幾條几乎把他整個人劈裂的長條狀傷口。不用說,肯定是那個變異人的尾巴抽打出來的。

滿屋子的血腥味,加上那吃人肉的畫面。

不少人已經忍不住,跑邊上吐了個昏天暗地。

有人崩潰了,捂着嘴巴,臉上不停淌着淚。

“怎麼會這樣……”

聽到這樣的話,秦陽只覺得很搞笑。

會變成這樣,難道不是他們這羣所謂的科研人員辛苦出來的結果麼。

怪得了誰呢。

過了原來混亂、崩潰、恐懼的時候,現場的人再一次開始陷入絕望。

大門被封死了。他們逃不出去。

“究竟……是誰,把18號實驗室的門打開的……”有人顫顫巍巍地問道。

另外又有人顫顫巍巍地答:“我好像看到……是……喻總……”

然後所有人都陷入一種沉默。

秦陽抱着蘇婭,身後跟着斗篷少女,從巨門之中走了出來。

“你們……”

“怎麼,你們的喻總放出這隻怪物來的目的你們還不清楚麼?不光是爲了滅我的口,更是順便把你們也全部滅了口,這樣就沒人知道她在這裏幹過什麼喪心病狂的事情了。我真替你們悲哀,遇到了這麼一個好主子。”秦陽現在這話說得毫不客氣。

原先被拽進巨門的那個女科學家踉踉蹌蹌地跑出來,拉住了他。

“請等一下!這個實……這個姑娘的體內還有東西沒有取出來。不取出來,她沒法那麼快恢復意識。”

秦陽轉身,兇狠的目光盯住她。有那麼一瞬間,那個女科學家幾乎以爲,自己下一秒就會被這個男人殺死。

“那……那個……因爲她太強大了……爲了研究……我們只好……”她的話都說不順暢了。 手術檯上,幾個剛從恐懼中強打精神的科學家,正在爲蘇婭取出安置在她體內的控制器。

這個控制器一開始是爲了限制蘇婭的。她的戰鬥力實在是太強了,所以他們在她的心臟處安裝了一枚控制器。只要遙控激發控制器,蘇婭就會在一瞬間失了全部的力氣,跌倒在地,然後被五花大綁抓起來。

秦陽現在要是有一把槍的話,他覺得自己一定會毫不猶豫地把這些科學家的腦袋,一個一個爆掉。

科學瘋子有,而且不少,這沒什麼。但是,就爲了研究一個人,裝了一個控制器不夠,還要再讓她一直保持被電擊的狀態。

怕不是當初的731部隊都不帶這麼折磨的吧。

那邊,怪物倒是乖巧,專心吃那個被他咬死的人。

遠處衆人躲着,嘗試着把操縱室變成可移動的操作檯,然後推進那些原本用來關實驗體的透明屋裏。

那些屋子都是用金剛石打造而成的,質地堅硬,基本可以保證衆人的安全。

“取出來了!”

這邊一陣歡呼聲響起。秦陽的注意力第一時間被拉了回來。

安裝在蘇婭心臟處的控制器順利地被取了出來。就在取出來的瞬間,旁邊有幾個科研人員驚恐地倒退。

“她清醒過來了。”他們小聲地提醒着,眼中露出了恐懼。

秦陽略一皺眉。

看這些科研人員的反應,看心臟處還留着一個口子的蘇婭,跟看那邊正在進食的怪物沒什麼區別。 都市全能仙尊 難道說,蘇婭在嘗試逃走的過程中,也做過什麼讓他們感到害怕的事情麼?

比如說,殺人。

其實秦陽一點也不在意這個問題的答案。

就算真的害死了人,那也屬於職業範圍內的犧牲。蘇婭絕對只屬於正當防衛。

他提步靠近,撥開那些貪生怕死的科研人員。

“蘇婭,看得到我嗎?我來接你了。”

被切割開的傷口正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自動癒合。但不知道是不是秦陽的錯覺,總覺得這個恢復速度沒有以前那麼快了。

蘇婭的眼眸從無意識地泛着微弱的光芒,到現在詭異的光隱去,恢復了平日的低調。她的視線終於對上了秦陽的。

“秦陽。”她開口了。

但是這個嗓音,沙啞又破碎。秦陽止不住拉住她的手,緊緊十指相扣着,貼在他的臉上。他不住地親吻着蘇婭的手,低聲說話的模樣裏是多得能擠出來的溫柔。

“你們這段時間對她做了什麼?”他看向周圍那羣科研人員。

如果只是普通的研究,不至於讓她變成現在這個虛弱的樣子。

沒有人敢回答他。

蘇婭的手指動了動,身體開始恢復控制。

“小心,怪物快吃完那個人了。你們快找個金剛房躲起來!”斗篷少女突然出聲提醒。

這邊的科研人員下意識側目去看那邊的怪物。果然,那邊的人已經被吃得差不多了,內臟什麼掉了一地,怪物不吃,只對外面的肉感興趣。而它的胃口,似乎並沒有到達極限。

它緩緩站了起來,似乎是準備尋覓新的食物。

之前被咬傷但僥倖逃脫的那個女人,此刻已經做了簡單地包紮。她被咬了,身上留有怪物的氣味。這個氣味就像是動物標記主權一樣,不管暫時逃到哪裏去,怪物都能夠跟蹤到。

而那個女人此刻正跟他們在一起。

“快!快躲!”

當怪物的視線掃過來,盯住這邊的時候,所有人的心都懸了起來。

他們幾乎是破了音,飛快朝着最近的一個空金剛房衝去。

可還沒跑到,怪物好像是看出了他們的計劃,尾巴一掃,恰好攔在了金剛房的面前。

那些跑過去的科研人員趔趄欲倒,幾乎被嚇破了膽,又飛快往回逃。

秦陽看了看周圍,抱起手術檯上的蘇婭,直接往巨門之內跑。

那些科研人員現在完全六神無主,感覺這次必死無疑。卻見秦陽突然帶着蘇婭跑了,下意識跟上他,一同跑進巨門之內。

“吼——”

怪物對於他們的負隅頑抗似乎非常不滿,亮了個嗓子,幾乎掀翻整個地下室的天花板。

它手臂蒼白,像是薄薄的一層皮包裹着肌肉、神經、血管等等。就是這樣的手臂,長得跟長臂猿猴似的。它撲過來的姿勢有點像獵豹,速度快得不可思議。

秦陽這邊人都進入了巨門。

就在秦陽、斗篷少女進入巨門之內的瞬間,巨門就像是被誰操縱了一般,自動開始關閉。

這個巨門可比外面那些金剛房更加堅硬。

“它要進來了!”有人尖叫着,臉上已經露出了絕望的神色。

怪物三步並作兩步,幾乎飛一樣朝着這邊飛快衝過來,長得血盆大口,讓人心中發怵。

“啊——”

有人已經絕望地閉上了眼睛,發出了尖叫。那尖叫聲,甚至蓋過了怪物的怒吼。

咔嚓、咔嚓……

巨門還是快了一步,在最後關頭攔住了怪物。

怪物的一隻手已經伸了進來,甚至抓住了離巨門最近、比它先一步衝進巨門的那位科研人員,但巨門以不容抗拒的速度,硬生生的把它的那條胳膊碾碎了。

大門關上。

那些人全部都像是從水裏打撈上來似的,鬆了一口氣,狼狽地跌在地上,喘着粗氣。

外面的嘶吼聲都聽不到了,秦陽也不急。低頭輕聲跟蘇婭說着什麼。

蘇婭剛剛恢復意識,還不知道這裏發生了什麼。秦陽把喻思茜的事情大致講了一下。

“還疼麼?止痛藥無效嗎?”

心臟處的傷口已經好得差不多了。蘇婭搖了搖頭:“沒事。”

斗篷少女看了看秦陽兩人。

“雖然冒昧打擾你們的二人世界不太好意思,但是,能不能告訴我,現在這個情況,怎麼出去?”

這個巨門之內的實驗室,是專門用來研究蘇婭這種戰鬥力爆表的實驗體的。裏面什麼都沒有,就連操縱巨門的操縱室都在外面。

被關在這裏,衆人現在就像是秦陽來之前的蘇婭,在裏面什麼都做不了。

工作人員們已經度過了極度恐懼的那個心理過程,此刻的他們也意識到了這個問題。 秦陽看着蘇婭,但好歹是把斗篷少女的話聽進去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