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忙活到凌晨四點,我和王瘸子這纔回到了學校。

進到教室,只見海娃已經躺在牀上睡着了。而葉蘭則趴在桌子上,打着瞌睡。

見狀,我走到葉蘭面前,拍了拍她的肩膀說道:“到牀上睡吧。”

葉蘭看到我後,輕笑了一聲,“你去睡吧,我在桌子上趴會就行。”

我搖了搖頭,將葉蘭推到了牀板,自己從行李箱裏拿出了一張涼蓆說道:“我到值班室去睡。”

我們交談的聲音,吵醒了正在熟睡的海娃。“爸爸,海娃要跟你一起睡。”

聽到海娃的話,我笑了一聲“好啊,海娃跟爸爸在地上睡。讓媽媽睡牀上好不好?”

“好。”海娃興沖沖的掉下牀,走到了我面前。

葉蘭面含微笑的看了我一眼,隨即躺在牀上睡了過去。

我將涼蓆鋪在了地上,抱着海娃睡了過去。

因爲折騰了一夜,我睡的特別死,直到三聲炮響,這才讓我從睡夢中醒了過來。

“陳兒,走吧。要出喪了,你跟着去幫幫忙吧。”

聽到王瘸子的話,我應了一聲,就在我剛剛站起來的時候,卻發現葉蘭竟然消失了。

葉蘭端着一碗稀飯,走了進來,“起來啦,吃飯吧。”

我看着葉蘭還未消腫的手掌,端起飯碗一口將稀飯喝了進來。

我將飯碗遞到了葉蘭手裏,輕聲說道:“你再睡會吧,我先走了。”

走出教室,王瘸子正站在門口等着我,“小子,豔福不淺啊。”

聽到王瘸子的話,我卻不知道該如何回答,“大爺,我….”

等我們來到校長家的時候,村民們已經吃起了大鍋菜。

王瘸子盛了一碗“熬菜”遞到了我面前,“你還吃不吃?”

我摸了摸肚子,說道:“不吃了。”

一直忙活到中午十二點,等到前來弔唁的親屬,全都哭了一遍後,這次擡着棺材朝着飛駝嶺走了過去。

因爲飛駝嶺距離董陵店非常遠,二孩兒他們搶先一步,在路上擺起了許多酒席。

酒席非常簡單,無非就是一些茶水、乾糧之類的東西,用來讓擡棺的人們,在路上補充體力。

等一羣人浩浩蕩蕩的來到飛駝嶺,只見昨天夜裏就已經挖好的墳坑,現在竟然被人填平了!

赤心巡天 被吳三水偷走的紙幡,此刻正插在土堆上!

(本章完) 王瘸子將紙幡拔了下來,自語道:“吳三水來過?”

二孩兒拿起鐵鍬,在墳坑裏挖了起來。

突然,墳坑內傳來了一聲悶響,二孩兒急忙扒開泥土,只見,一個巨大的石棺,被人放在了墳坑裏面。

看到石棺後,我大吃了一驚,這棺材正是王家墳中的那口石棺!

白髮老者大喊道:“王石棺!”

再看王瘸子,只見他正蹲在墳坑前,狠狠抽着手中的香菸。

白髮老者一把揪住了王瘸子的衣領,大聲說道:“王瘸子,王石棺怎麼會在這裏?你給我把話說清楚,要不然等老三回來。我饒不了你!”

王瘸子跳下墳坑,圍着石棺轉了幾圈,說道:“裏面有人!”

正在罵街的村民們,聽到王瘸子的話,立刻靜了下來。

“管它是人是鬼,把它拉出來再說!”二孩兒跳到墳坑裏,想要打開棺材。

王瘸子踹了二孩兒一腳,罵道:“你瘋啦!”

說完,王瘸子從墳坑裏爬了上來。跟白髮老者商量了一會後,說道:“大家搭把手,把石棺放進去吧。”

就這樣,校長的棺材被放到了石棺旁邊,隨後,村民將墳坑重新掩埋了起來。

“大家先回去吧。”白髮老者對着我們喊了一聲,隨即轉身離開了飛駝嶺。

等村民們全部離開以後,王瘸子將我喊到了一旁,問道:“昨天晚上到底怎麼了?”

我對着王瘸子說道:“你們走了之後沒多久,就來了兩個人。把石棺擡到了這裏,就在不遠處的戲臺上。”

王瘸子聽到我的話,點了點頭,“看來這次吳家是真生氣了。”

說完,王瘸子也不理我,轉身朝着村子裏走了過去。

見狀,我急忙跟了上去。“王大爺,該怎麼辦?”

王瘸子瞪了我一眼,怒氣衝衝的說道:“能怎麼辦?吳三水把自己裝進了棺材裏,等他頭七的時候。別說董家人,就是咱倆都活不了!”

聽到王瘸子的話,我有些震驚,“什麼,吳三水死了!”

王瘸子嘆了一口氣,說道:“只能等董老三回來再說了。”

等我們回到學校的時候,已經快到中午了,葉蘭將飯菜都做好了,見我回來笑着說道:“叫王大爺一起來吃飯吧。”

王瘸子看着桌子上豐盛的飯菜,笑的直合不攏嘴,“好,真是太好了。”

說着王瘸子竟然哭了起來,“沒想到我老瘸子,還能吃到你們給我做的飯菜。”

海娃笑嘻嘻的摸了王瘸子的手掌說道:“爺爺,你別哭了。哭花了臉,就不好

看了。”

王瘸子聽到海娃的話,撲哧一聲笑了出來,“海娃,爺爺好看嗎?”

海娃咧嘴笑了一聲,說道:“好看,數您最好看了。”

看到海娃那空洞的右眼,我心裏酸酸的,“海娃,吃飯吧。”

吃完飯後,王瘸子帶我來到了操場上,“陳亭,這兩天遇到的事情。你害怕過嗎?”

我看着操場上的棺材,說道:“害怕過。”

說話間,村民們拿着黃紙,從校門口走了進來。

“王大爺,我們來燒紙。”

王瘸子瞪了村民一眼,說道:“這都幾點了!”

看着跪在地上的村民們,我長嘆了一口氣,“早知今日,何必當初呢?”

王瘸子蹲在地上撿着屍骨,說道:“把屍骨收斂一下,放到棺材裏。”

這些屍骨,已經被野貓野狗吃的差不多了,只能聚集起來,統一放在棺木當中。

王瘸子蓋上棺蓋,將一枚銅錢,放到了棺材上面。

王瘸子從口袋裏掏出了一枚戰國刀幣,遞到了我面前,“拿着吧,以後或許用得着。”

“好。”我點頭應了一下,將戰國刀幣接了過來。

刀幣在長期把玩的過程中,已經被王瘸子磨得非常亮了,看着手中的刀幣,我心裏稍微平靜了下來。

畢竟居住在墓地裏,不知什麼時候再跑出一具乾屍來要了你的命!現在有了這枚刀幣,我也算有了一張底牌。

這時,二孩兒慌慌忙忙的跑了進來,說道:“王大爺,您快去看看吧。河裏淹死人了。”

王瘸子聽到二孩兒的話,趕忙跟着他跑出了學校。見狀,我急忙跟了上去。

二孩兒開着一輛“三蹦子”拉着我和王瘸子幾個人,來到了河邊。

長時間的挖沙,已經讓河道嚴重萎縮了。一羣人正站在河邊,拿着竹竿不停地搜索着。

王瘸子看了一眼渾濁的河水,說道:“誰家人出事了?”

白髮老者說道:“守平家的娃子,二孩兒放羊回來。發現小孩正在水上飄着,可等他走到河邊的時候。三娃子就沉了底。”

王瘸子聽到白髮老者的話,顯得有些吃驚,“守平家的!”

二孩兒說道:“三娃子從小就怕水,怎麼今天想起上這玩兒來了。”

王瘸子點上了一顆香菸,說道:“先撈上來再說吧。”

話說的輕巧,河水留的這麼急,死屍指不定被衝哪去了。

王瘸子脫去了上衣,喊道:“會水的都下去找。”

隨着王瘸子跳入水中,二孩兒幾個人也先後跳了

下去。

我心裏雖然不情願,但礙於面子只好硬着頭皮跳了下去。

就在我想跳下去的時候,白髮老者將我攔了下來,“你會游泳?”

“學過。”我深吸了一口氣,捏着鼻子跳了下去。

河水非常涼,而且裏面還有許多魚蝦。就在我向前有的時候,二孩兒突然大叫了一聲:“哎呦,王八咬我腳了。”

聽到二孩兒的話,我急忙護住了褲襠,用一隻手緩慢的向前遊了過去。

河水被岸上的村民,攪的非常渾濁。我只能用腳來尋找男孩的屍體,就在這時,我只感覺腳下一滑,仰面倒了下去。

王瘸子急忙拉住了我的手中,“小心點,往裏就是深水區了。”

我點了點頭,深吸了一口氣,潛進了水裏面。

深水區裏的水,明顯清澈了許多。我在水底尋找着男孩的屍體,這時我發現,不遠處正有許多小魚,在不停地轉圈。

見狀,我急忙朝着魚羣的地方遊了過去。魚羣在看到我後,急忙向遠方遊走了。

魚羣散去後,我發現水底的淤泥裏竟然有一隻人手!

我一把攥住了人手,朝着水面遊了過去。

回頭看去,只見小男孩的兩隻眼睛,正死死的盯着我,嘴角浮現出了一絲笑容。他竟然還活着!我指了指水面,示意他跟着我游上去。

可小男孩竟然坐在水底,死死地拽着我的胳膊,不讓我上去!

這時我突然想起,自己下水已經有十多分鐘了,在水底待上5分鐘人就會死亡,在我沒來之前,小男孩就已經沉到了水底,難道說…..

想到這裏,我拼命朝上游了過去。可是小男孩的力氣非常大,竟然將我拽到了淤泥裏!

我拼命掙扎着,想要脫離小男孩的控制,就在這時我突然想起了,王瘸子交給自己的刀幣,我將刀幣拿了出來,對着小男孩的手掌紮了過去。

小男孩在看到刀幣後,急忙鬆開了手掌。見狀,我急忙向上遊了過去。

我浮在水面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氣,“王大爺,小男孩在下面!”

聽到我的話,王瘸子和二孩兒同時潛了下去,可他們在水下找了半天,卻沒有發現小男孩的屍體。

驚魂未定的我,急忙朝着岸邊遊了過去。就在這時,遠處的二孩兒突然喊道:“有條大魚!”

我急忙朝着水下看去,一個黑色的物體,正朝着我快速游來。

還沒等我反應過來,一股巨力就將我拖入了水底,在水底,我看到小男孩正笑嘻嘻的看着我,兩隻空洞的眼睛,竟然流出了許多鮮血!

(本章完) 看到男孩臉上的表情,我的心提到了嗓子眼。

我拼命向上游去,可是男孩就好像一塊石頭一樣,拉着我沉到了水底。

眼看着自己的下半身,就要陷進了淤泥裏,我急忙拿着刀幣朝男孩刺了過去,男孩的手臂被刀幣刺出了一個窟窿,就在我想要游到水面上的時候,卻發現自己的雙腳,已經死死地陷進了淤泥裏,怎麼也拔不出來了!

這時,一雙大手拉住了我的胳膊,將我從淤泥裏提了起來。王瘸子一把揪住了男孩的衣領,將我們兩個帶到了水面上。

就在男孩露出水面的一剎那,二孩兒拿着漁網,將男孩兜到了岸上。

二孩兒興奮地說道:“三娃沒死,三娃沒死!”

男孩躺在地上不停地嚎叫着,嘴裏吐出了許多黃色的液體,掙扎了一會後,就沒了動靜。

白髮老者,問道:“怎麼回事?”

王瘸子爬到岸上,緊皺着眉頭說道:“他到底是什麼時候死的!”

看着昏死過去的男孩,我心裏直發毛。

王瘸子蹲在地上,不停地抽着香菸,“你們兩個去吳老二那弄一口棺材過來,順便讓他也到這來。”

聽到王瘸子的吩咐,二孩兒啓動了三蹦子,我們兩個人朝着村裏趕了過去。

來到村口,只見校門處圍着許多村民,見狀,我急忙跑了過去。

海娃看到我後,急忙跑了過來,“爸爸,有個女人正躺在棺材裏睡覺呢。”

走到人羣中央一看,我發現校長媳婦正躺在一口棺材裏,任村民們如何勸說,她就是躺在裏面不出來。

我的超級黑科技帝國 我對着葉蘭說道:“怎麼回事?”

“你們剛走沒多久,這個女人就進來了。她先是圍着操場轉了一圈,然後就躺進了棺材裏。”

聽到葉蘭的描述,我猛然想起了那件唐三彩。先是校長離奇死亡,緊接着三娃在河裏淹死,現在校長媳婦又發了瘋。難不成吳家墳裏,真的有詛咒!

“讓讓嘿,讓讓。有炸彈!”這時,一個三十多歲的胖子,走進了人羣當中。

二孩兒看到胖子後,罵道:“吳老二,你個王八犢子。哪有炸彈?”

吳老二一屁股坐在了棺材前,嘴裏嘟囔道:“好髒啊,好髒。”

說完,吳老二躺在地上打起了滾。

我看着有些瘋癲的吳老二,對着二孩說道:“這人就是咱們要找的吳老二?”

二孩癟了我一眼,說道:“可不唄,就是他。”

吳老二就好像翻了癲癇似的,折騰了好一會,這才坐了起來。

“好話說盡,你們執意不聽?”說着,吳老二從拿出

了一串佛珠,狠狠地拍到了棺材上。

這時,校長媳婦突然從棺材裏坐了起來。“媽啊,我怎麼在這?”

看到校長媳婦清醒了過來,我對自己眼前的這個胖子,重新正視了起來。

二孩兒走到吳老二跟前,愛搭不理的說道:“吳老二,王瘸子讓我們去你家弄口棺材。”

吳老二拍了拍身上的塵土,問道:“弄棺材幹嘛?”

我急忙捂住了二孩兒的嘴巴,“進屋說,進屋說。”

進到屋裏,還沒等我開口,吳老二往牀上一坐,“我餓了啊,有沒有人做飯?”

我看了葉蘭一眼,說道:“你去做點飯吧?”

葉蘭點了點頭,朝着門外走了過去。

二孩兒笑嘻嘻的看着葉蘭,說道:“嫂子,多做點。我也餓了。”

我急忙打住了二孩兒的話,“誰是你嫂子?”

不一會,葉蘭端着一盆雞蛋羹走了進來。聞到香味,我突然有些餓了。可還沒等我抓住勺子,二孩兒和吳老二就吵了起來,“你是豬嗎?盛這麼多!”

正在狼吞虎嚥的二孩兒,將碗放到了桌子上,插着胳膊說道:“哎呦喂,你們農村人可真會玩兒。飯都不讓吃了?”

吳老二也不理會二孩兒,慢條斯理的品着碗裏的雞蛋羹。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