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快到天亮的時候,我才睡了一個囫圇覺。醒來的時候,居然已經是七點多鐘。艾麗早已起牀,甚至爲我把早餐買了回來。我趕緊洗漱完畢,胡亂的吃了些東西。之後和艾麗一起往總部而去。

往日這個時間,王青一定會捧着一大堆材料送到我的辦公室,今天卻不見她的影子。莫非出什麼事情了。

我將電話打到了祕書室,詢問了王青的請況。一位文員告訴我,王青很早就來上班了,而且還到過我的辦公室。

我這才發現,辦公桌已經被擦過了,顯得很潔淨。在一摞材料下面,露出了一張信紙。我輕輕的將信紙抽了出來,卻發現是一張辭職信。

辭職信的王青留下的,我讀着信紙上的文字,與其說是辭職信,倒不如說是一份表白書。

“周總,我走了。謝謝這一年來你對我的關心和愛護。在我心目中,你不是我的老闆,反而更像我的同事,我的益友。我一直在衆誠集團上班,其實是另有目的。原諒我不能將我的幕後老闆告訴你,如果說出了他,我可能會萬劫不復。還有我的家人都會要遭殃。”

“我一直在盜竊公司裏的祕密文件,然後以私信的方式發出去。有好幾次,甚至被你發覺了,你卻沒有責問我。前段時間,老闆讓我竊取衆誠製藥的那些中藥製劑的配方。這是衆誠製藥的命脈所在,除了你,衆誠集團的人沒有人可以拿到。可是我卻拿到了,只是那一刻,我卻猶豫了。你將成藥的價格定得那麼低,遠低於市場同類成藥的價格。”

“我知道,你生產中藥,並不是完全爲了創收,而是爲了那些千千萬萬的病患者。是良心讓我的內心感到不安。昨天,是我的老闆將下了藥的酒帶進去的。他們只想你酒後亂性,然後逼着你交出配方。沒有想到周璐趕到了,致使他們的陰謀失敗了。”

“好了,寫到這裏,我基本上把自己所知的都告訴你了。昨天那個時候,我真的好希望把自己給你。只是,周璐的闖入,讓我明白了。我其實在他們的眼裏,什麼也不是。不要找我了,我可能再也不回來蓉城了。最後,允許我跟你說一句。對不起,我愛你,所以不想傷害你……”

我讀着王青留下了信紙,心裏是五味雜陳。原來王青心裏裝着這麼多事情,她原本可以拿到配方,卻最終還是放棄了。

我給艾麗打了一個電話,讓她來我辦公室一趟。

不久,艾麗來到了我的辦公室,讀着王青留下的信件,艾麗也是感到唏噓不已。若不是王青對我心存感激,恐怕此刻配方已經落入了那些圖謀不軌的人手裏。

“周然,無論如何,要找到王青。一來是對她負責,信裏可以看出。她對他的老闆十分恐懼,我甚至懷疑,王青的老闆我們認識。”艾麗無不憂慮的說道。

“現在上哪裏去找她,一個人存心躲起來,神仙也難以找到。現在王青辭職了,必須找一個人來頂替。”我嘆了一口氣,說道。

“我倒是想到了一個合適的人選,只是看她願意不願意了。她一定能夠勝任的。”艾麗的眼裏有一絲絲憂慮。

“你說是誰?我考慮考慮。”我眼睛一亮。

“陳媛!她現在是彪子的女朋友,如果在衆誠集團上班,更可謂是舉案齊眉了。”艾麗揚起了頭,認真的看着我。

都市之最强紈絝 。艾麗因此在春節前離開了衆誠集團,回到了老家。足足半個月跟我置氣,對我不理不睬。

“不行,陳媛肯定不行。”我連連反對。其實陳媛的能力絕對可以勝任,但是我想到了我和她曾經發生的那件事情,便隱隱感到不安。

“周然,我都不予計較了,難道你還有什麼放不下的。你現在正是跟彪子當表率的時候了。身正不怕影子歪,只要你自己堂堂正正,還擔心別人說什麼?”艾麗的大度讓我感到汗顏。



是啊!陳媛現在已經跟彪子走到了一起。即使是陳媛對我仍然有意,但我也決不能給她這麼一個機會。

“那依你的意見,該怎麼辦?”我問,其實我已經亂了分寸了。

“你約一下陳龍,衆誠集團以後跟陳氏集團肯定有諸多的合作關係。首先必須過了陳龍這一關,其他的都好辦了。不過我得提醒你一句,跟陳媛再也不能發生什麼事情。別說我不同意,就是周璐也不會同意了。”艾麗很嚴肅的說道。

“……”我有些無語,跟陳媛不可能再有什麼事情發生了。只是艾麗爲什麼跟我推薦陳媛呢?她既然對我有些懷疑,那麼讓陳媛做我的祕書。對艾麗而言,不是等於引狼入室嗎? 第4章神秘的紫色星氣

神識掃過身體各個部位,他發現自己身體中的星力居然是紫色的,還極為濃稠,包括他的星海之中的星力也是如此,這讓他相當的詫異,要知道星力一般都是白色的,就是上一世貝克的星力也是白色的。

而現在……

忽然他想起自己以前看過的一本奇人異事記,其中有說一些擁有遠古血脈的人類星力比之正常人不太一樣,甚至連金色熾烈般的星力都有,這些人先天性就擁有普通人沒有的優勢。

「難道是因為這樣?」貝克喃喃道,不過很快就搖了搖頭,「如果是這樣的話,那麼他的前身應該不會是廢物。」

於是他開始在腦海裡面搜尋以前主人的記憶,這才恍然明白了一些。

其實以前的時候貝克也不是廢物,反而天賦還不錯,因為豪斯本身也有些星力修鍊底子,所以從小就教授貝剋星力修鍊,在未進入巨神星力學院的時候,貝克的星力曾經一度達到了九十九段星力,只差一步就可以凝聚星旋,成為星者。

可是有一天,貝克去了星域山脈外圍玩耍的時候誤食過樹上的一枚紫色的果實導致昏迷了三天,三天之後貝克醒來,開始的時候沒有什麼,但是漸漸的他發現自己身體中的星力開始無故的消失,緊接著越來越多的星力消失。

這件事情,面對這個情況豪斯急壞了,卻也毫無辦法,他甚至找了一些精通星力之道的人幫忙,可是卻沒有一個人能夠找到病根。

就這樣,貝克的星力在不斷的被蠶食。

貝克對自己身體上面發生的事情相當痛心,他開始努力的去彌補,他每天藏起來比任何人都刻苦修鍊星力,這種痛苦沒有人能夠知道。

最後傳出巨神星力學院招人,那時候貝克的星力已經被蠶食了許多,雖然巨神星力學院並不是什麼出名的學院,比之伽羅杏星力學院之流,巨神星力學院不過是三流貨色,但那時候豪斯急於解決問題,所以也沒多想便托關係將貝克弄進了巨神星力學院,希望在那裡能夠想到辦法。

可是一年過去了,儘管背地裡付出了比任何人都努力的多的修鍊,但是一年來星力卻無絲毫增長,反而降到了二十八段。

無數的嘲笑聲,廢物等名頭開始蓋在了他的頭頂……

而貝克也很懂事,為了不讓豪斯擔心,他撒謊說自己身體問題已經解決了,現在豪斯也不知道這件事……

今天貝克再次翻開記憶仔細回想起來,才知道這一連串的前因後果,原來都是以前吸收過的那枚果實的緣故。


神識一轉,這一次貝克觀察起自己的星海,因為他發現自己的肚臍偶爾會感受到一絲冰涼之氣順著肚臍送上身體各個角落。

神識逐漸深入,他再次發現了秘密,在自己的星海深處,居然有一團紫色的氣流在翻滾,那些氣流在貝克通過運轉星力的時候,偶爾會分離一絲出來,進入貝克的身體中,至此貝克還發現了一個秘密,那就是自己的身體裡面骨骼居然呈現一種淡淡的紫色光輝,渾身的肌肉也是一樣。

原來是紫色的氣流在貝克的身體裡面待的久了,已經改變了貝克原有的身體,在改變的過程中身體外部總會呈現出一種弱態,實則身體深處卻隱藏著驚人的潛力。

貝克倒吸一口涼氣,他知道一切肯定都是那枚果實的緣故無疑。

忽然間貝克笑了,似乎並不覺得自己這次重生是場錯誤,這具身體也並不是廢物,其內部反而隱藏著極大的潛能。

他忽然記得前世自己差一點就能夠成為真正意義上的聖級星藥師,只是迫於自己的星力修為到了六級星王之後便沒有任何進步,因為星葯堆積出的修為已經是極限了,要不然聖級星藥師或許不是夢。

「看來老天不是在捉弄我,或許,可能是在給我一個機會啊……」

貝克激動起來。

「既然這樣,那就乾脆憑著這股勁頭,衝上去好了。」處於興奮的貝克完全不在意自己身體目前的現狀,只要能帶給他強大的實力,管他怎麼樣。

他眼中一閃精光,說做就做,立即繼續開始修鍊起來。

一分鐘前和一分鐘后的貝克,簡直判若兩人……

如果說開始他只是無奈接受自己重生的事實,那麼現在是高興的接受,這是一種心靈的轉變……

一夜的時間轉眼即過,雖然接下來貝克的修鍊速度放緩,但是一夜的時間總算衝上了七十九段。

七十九段啊,雖然連星者都不是,但是你要知道他開始的時候只有二十八段星力修為,而且他是一夜修鍊出來的,就算是絕頂天才也不如吧!除非吃了高階星藥劑的人……

深吸一口氣,貝克站了起來,整個人已經悄然變化開來,似乎重拾了自信。

「人家需要到星者才能有神識,而我現在就有了,人家身體裡面是純凈的,而我倒好多了一個東西,也不知道將來會不會有什麼特殊情況發生。」

「不管怎麼樣,以這樣的速度或許不用太久我就能回到曾經的高度,甚至更強……」貝克喃喃道。

……

早上,貝克吃了早餐之後,走在校園內……

現在他的星力已經達到了七十九段,可謂是一個意外之喜,昨晚上他一宿沒睡,他一直在觀察自己星海中那團紫色的雲氣,他明白那些雲氣雖然數量極少,但是確是這個世界上最精粹,最直接的能量,當然也是最霸道的能量。

以目前的速度,只要有星海紫氣相助,三天內他就能夠徹底的達到九十九段,但是三天之後他也將面臨這一個非常嚴峻的考驗,那就是凝聚星旋成為星者。

星氣修鍊者,每一次提升星力都需要龐大的星氣支撐,外界的星氣卻太過薄弱,以這種星氣聚集出來的星者普遍比較普通,而且成功率不高,如果一旦失敗,身體肯定會有一定的影響,比如說修為從九十九段掉落到八十多段。

這都是很常見的,而且下一次凝聚星力的時候也不一定會成功,有的人甚至會嘗試十幾次凝聚之後才得以成功,以至於失去凝聚星璇成為星者的最佳年紀。

所以要想一次性就成功凝聚星璇,成為星者,同時還要自己的地基足夠牢固,拔高自身的起點,那麼只有一途,只能從星葯和身體上面同做打算。

星力就好似是水,身體就如同一個杯子,而星葯就是一種能令水和杯子達到他們最大化的因素,所以三者都不能缺少。

本文由小說「」閱讀。 我能夠想到,這是艾麗在考驗我。艾麗是一個心思縝密的人,她只是想試試我這個人用情是否真的專一。

我看到了艾麗臉上露出了壞壞的笑,甚至是不懷好意。

“艾麗,你把我想成什麼樣子了。我如果不敢面對陳媛,就不配爲男人了。既然王青的位置暫缺,你就委曲求全,屈就幾天了。你跟我約一下陳龍,今天中午看在哪個地方見一面。謝染的磚廠關閉,導致了渣土無法運出,現在也只有找陳龍攬下餘下的工程了。”我看着艾麗,徵求着她的意見。

“那就按你說的辦吧!中午約見陳龍。技術科還有些事情,我需要去處理一下,有事跟我打電話。”艾麗離開了辦公室,留下了一陣幽幽的清香。我永遠無法定義艾麗倒底是怎麼樣的一個人,她的虛懷若谷讓我感到一絲絲愜意。

一個男人,也未必做到如此淡定。而她卻將有可能成爲情敵的女人推薦到我的身邊工作,難道她就不怕日久生情嗎?

大舅沒有跟我再提小雨的事情,但卻真的辭了職往蓉城大酒店上任去了。大舅已經是四十歲的人了,卻不知道這裏面的水倒底有多深。但願,別人是真心真意的聘用大舅了。

中午下班的時間轉瞬即到,艾麗來到了我的辦公室。她已經約好了和陳龍在酒店見面,艾麗並沒有挑選別的酒店,而是衆誠集團的巴黎之心。

大舅離去之後,阿彪又回頭兼任了巴黎之心的總經理。阿彪看到我,顯得有些無奈。

“老大,你趕緊派一個人來接任吧!我這一天到晚幾個地方跑,都有些吃不消了。”阿彪在我的面前連連訴苦。

“阿彪,不是有一句話要什麼能者多勞嗎?你這麼能幹,你們老大怎麼捨得讓你閒下來。放心,年底老大不會虧待你的。”艾麗帶着幾絲調侃,也有幾絲調皮笑着說道。

“艾總,你就別笑話我了。我還不是被趕鴨子上架,每天神經都蹦得緊緊的,都快成神經質了。”阿彪苦着臉答道。

“阿彪,今天絕對是一件好事。一會你也過來陪老大喝酒,之後我們大家就準備喝你的喜酒了。”艾麗笑了起來。看她的樣子,我突然明白了。阿彪沒有家長,艾麗是想借這個機會,讓我以阿彪的家長向陳家提親。

難怪艾麗那麼放心的將陳媛安排在我身邊當祕書,原來她早有打算。

阿彪不明就裏,跟我說了幾句話,便忙他的去了。我和艾麗坐在一間豪華的包間,等着陳龍的到來。

我瞟了艾麗一眼,沒好氣的說道。

“我說你怎麼那麼坦然自若,你是想讓我當媒婆啊!”

“周然,只有陳媛跟阿彪結婚了。阿彪工作纔會更加賣力,而且跟陳家結成了親家,就不用擔心陳龍在背後使壞了。我這是曲線救國……”艾麗顯得有些沾沾自喜,爲自己的這個計謀感到自豪。

“是你把阿彪想得太複雜了,阿彪是一個頭腦簡單的人。”我嘆了一口氣。

“只因爲阿彪頭腦簡單,所以更注重實惠呀!我看得出,他對陳媛可是真心真意的,如果不趁火打劫。萬一陳媛以後喜歡上別的人,阿彪可就是竹籃打水一場空了。所以一會你要多努力努力,一定將這件事情給促成了。如果真成就了一樁美滿姻緣,也算是你我的功德了。”艾麗說這句話的時候,反而顯得很落寞。

人都是這樣的,處理別人的情感,如同諸葛。而對自己情感,卻如同弱智、我跟艾麗的關係目前就是這樣。

明明彼此挨着對方,卻因爲中間隔着一個周璐,便不能走到一起。

阿彪的一個兄弟敲門進來,說陳龍來了。我爲了表示誠意,接到了一樓大廳。果然陳媛也來了,還特意打扮了一番。

我看着陳媛,有些不自然。舊年在酒店洗手間的那一幕,還歷歷在目。

“周總好!”陳媛的聲音很冷淡,她從前喊我一向是直呼其名。我記起了,那一條有名的小吃街。幾個小流氓調戲陳媛,然後我出手將她救了。之後,我們兩個人之間,便發生了許許多多的事情。

我沒有回到陳媛,而是跟陳龍虛情假意的寒暄着。今天約陳龍前來,還真有幾件要事同他商議。 重生之擇命天女 ,之後到達包間。

艾麗拿出了十二分的熱情,跟陳媛打着招呼。我甚至感覺她們二人早已是冰釋前嫌了,兩個人如同姊妹一般,顯得親熱異常。

阿彪也來到了包間,在陳媛的面前,他居然顯得有些靦腆。這可能也是他一直沒有交女朋友的原因之一吧!阿彪本身就是一個性格內向的人,跟阿發截然不同。

酒席上,我跟陳龍先說了運輸渣土的事情。陳龍滿口答應,但條件比謝染當初提出的高出了很多。

“周總,謝染當初想用渣土製造冷壓磚其實就是一個異想天開的想法。這個辦法不是不可行,但成本並不比其他材料低。再者渣土裏不僅僅有泥土,更有大塊大塊的混泥土。想粉碎這些混泥土快,是很費腦筋的事情。謝染的黑虎建工走到這一步,我其實早已意料到了。”陳龍的話讓我感到意外,我一向以爲陳龍就是一個浪蕩的公子。

肚子裏除了裝着一肚子花花腸子外,根本就是不學無術。但他的這番話,卻說出了謝染的制磚廠的癥結所在。

謝染運輸渣土的價格,低於業內同行數倍。在其他人看來,便是在自掘墳墓。我當初並沒有考慮到那麼深遠,再者看到謝染志得意滿,意氣風發。所以就很快跟她簽訂了合同,卻沒有想到將謝染逼上了絕境。

蘿教師 陳總,你所說的價格,我能夠考慮。另外我今天有一件事情,是代表阿彪而來。阿彪在衆誠集團是舉足輕重的人物,立過很多汗馬功勞。只是爲人內向了一些,我和艾總商議過了,準備以阿彪家長的身份,正式向陳家提親。現在就想問問你的意見了。”我端起了酒杯,笑着說道。

熟料陳龍臉色一沉,低沉着聲音對我說道。

“周總,我們還是借一步說話。你我之間的恩怨豈非這一樁婚姻就能夠一筆勾銷的……” 第5章囂張的達姆

現在的貝克其實基礎已經相當牢固,雖然他誤食了一顆果實導致他星力上升緩慢甚至倒退,但他沒有哪怕一天在荒廢修鍊,反而是別人好幾倍的吃苦修鍊自己的星力。

長期如此,他的筋脈異常的堅韌,可是貝克並不滿足,前世他已經走過一次,他知道初期修鍊的重要性,知道要想將來走的越遠,就必須讓現在的自己就開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