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聽,沐雲軒快速的拿開放在蘇紫陌背上的手。

“先把這丫頭扶進去去休息吧!”

沐雲軒不說話,抱起地上已經暈厥過去的蘇紫陌就往屋子裏走。

老者看了看地上已經活過來的木榆天尊。

“老榆,你活過來了,怎麼樣?還要不要我扶你起來呀!”

木榆天尊像沒事一樣從地上爬起來。

“你這個臭老頭,你不是走了嗎?怎麼又回來了。”

木榆天尊邊說邊看了看傷口,傷口已經癒合了,只是還有些痛。

“到了山腳,碰到幾個黑衣人正往你這院子裏飛,怕你死了沒人陪我下棋,這才趕着回來救你的。”

木榆天尊疑惑的看着老者。

“你這個臭老頭,這可不像你的行事作風,這幾日你總是陪我下棋,一下就到天黑,你是不是早就知道老夫今天有死劫,對不對?”

木榆天尊有些咬牙切齒的看着老者,大聲的質問他。

“你剛剛死裏逃生,就別這樣咋咋呼呼的了,就因爲你有死劫,我老頭子纔會天天跑到這裏來陪着你的,你不知道感謝也就算了,還這麼大聲,這麼有力氣,還不如用來養身體。”

對於老者的怒目圓睜,老者卻是笑意絕絕的。

“對了,小姐她真的會沒事嗎?”

木榆天尊嘴上是這樣說,心裏卻非常的感激老者,他有這份心已經很難得了。

“沒事,她體內的精元是無窮無盡的,休息一天就沒事了,現在有事的是你?逃走了一個,只怕他們不會放過你的。”

老者神色突然凝重起來。

“那些應該是巫族的人。”

一聽巫族兩個字,老者雙眸快速的閃了閃。

“他們可真卑鄙,要不是他們用異術,他們那幾個兔崽子怎麼可能傷得了我。”

木榆天尊咬了咬牙,真是大意失荊州,差點就命喪黃泉了。

“你這是閒雲野鶴慣了,一點警惕性都沒有,給我老頭子弄飯吃吧!我老頭子餓了。”

老者找了一個藉口留了下來。

“知道了,知道了,餓不死你的,我這就叫人準備,你不是不準讓人到前院來打擾我們下棋嗎?人都被我趕到後院去了。”

說完,木榆天尊對着後院喊道。

“飛華。”

有一個二十歲左右的男子,長得很陽光,很俊雅,一雙圓圓的眼眸彷彿會笑一樣,他快速的從後院出來。

“師傅!”

飛華恭恭敬敬的喊道。

“去準備晚膳,另外去看看你六嬸她們回來了沒有,告訴她們,家裏來客人了,讓他們準備好吃的,要按照木塔族的食譜準備。”

木榆天尊扯着嗓子吩咐道。 飛華一聽,按照木塔族的食譜來做,飛華不由得擡眸看了看屋裏。

“是,師傅,飛華這就去準備。”

“走,臭老頭,我們進去看看小姐去。”

“嗯!”

老者一臉沉思的看了一眼屋子的方向,隨着木榆天尊走了進去。

房間裏,牀榻上,沐雲軒坐在牀榻邊,不斷的爲蘇紫陌擦着汗。

蘇紫陌爲救木榆天尊,玄氣幾乎耗盡,汗水浸溼了她的衣服。

看到木榆天尊和老者進來,沐雲軒連看都沒有來他們一眼,一雙深邃的眼眸心疼的看着牀榻上的蘇紫陌。

老者走進幾步,從空間指環戒裏拿出一個琉璃丹藥瓶遞給沐雲軒。

“把這顆丹藥給這丫頭服下去,這丫頭很快就會醒過來了。”

沐雲軒一聽,雙眸猛的一亮,快速的接過丹藥。

丹藥瓶是琉璃的,非常的透明,中間有幾躲白色的花朵,繁複之極又華美之極。

“謝謝前輩!”

轉身,快速的倒出丹藥給蘇紫陌服下。

沐雲軒這纔拿起丹藥瓶仔細端詳了一下。

“這丹藥瓶本座似乎見過。”

一聽,老者雙眸激動不已。

“聖主,你見過這丹藥瓶。”

“嗯!”

沐雲軒點了點頭。

凝眉思索了一會,對了,他說怎麼覺得眼熟呢?

他在夜輕寒的身上見過,夜輕寒身上就有一個和這個一模一樣的丹藥瓶,他經常掛在腰間做裝飾。

“請問聖主在什麼地方見過?”

老者又激動的問道,甚至連聲音都有些顫抖。

木榆天尊一臉奇怪的看着他。

“臭老頭,一個琉璃瓶而已,你這麼激動幹什麼?又不值幾個錢。”

“老榆,你滾一邊去。”

老者推開木榆天尊,站到沐雲軒的面前。

“如果本座猜得沒有錯的話,這琉璃瓶裏的白色花瓣叫做神龍花,琉璃瓶本身沒有什麼,可這花卻代表着神族的象徵。”

沐雲軒看了一眼老者。

他和夜輕寒有沒有關係呢?

“臭老頭,原來你是神族的人,難怪能參透天機。”

木榆天尊震驚之餘,生氣的看着老者。

他們認識這麼多年了他硬是沒有告訴過他,他的來歷。

“老榆,你一邊去,別添亂。”

老者有些不耐煩的看了一眼木榆天尊。

“唉!我……!”

木榆天尊欲言又止,最終還是識相的閉了嘴。

“聖主,你說的很對,請問你在什麼地方見過這琉璃瓶?”

老者神色激動又期盼的看着沐雲軒。

“前輩想知道,那前輩必須先告訴本座,前輩對陌兒的命星,能窺探出多少?”

老者一聽,神色驚訝的看着沐雲軒。

“老榆,你先出去。”

木榆天尊一聽,更是不樂意了。

“爲什麼要趕我走,她可是我們木塔族的小姐。”

“天機不可泄露,你不能聽。”

“哼!說你臭,你還真臭,走就走。”

木榆天尊像個賭氣的小孩子一樣,一步三回頭的出去了。

老者突然正色道:“不瞞聖主,老夫看不透她的命星,她的命星以滅,只是人卻好好的活着,這樣的人只有一種可能。” “什麼可能?”

沐雲軒俊顏上顯得更加激動。

“她的靈魂不是這具身體裏的,這是唯一的最合理的解釋,老夫也是第一次遇到。”

老者爲了知道自己想知道的事情,也不隱瞞沐雲軒。

不過說來也奇怪,他第一眼看到這個丫頭的時候就看出來了。

“原來是這樣?”

沐雲軒看了老者一眼,陌兒的靈魂的確是來自另一個世界的,他不動聲色的問道。

“陌兒以後還會出現命劫嗎?”

老者點了點頭,“命劫是避免不了的,正所謂善惡有報,天道輪迴,以後就看你們的善緣了,她的命,非同尋常。”

沐雲軒又回頭看着一眼靜靜睡着的蘇紫陌。

“那個拿着琉璃瓶的人叫夜輕寒,也是巫族的人……。”

沐雲軒告訴老者,有關夜輕寒的事情。

“寒兒,真的是他。”

老者聽完以後,差點老淚縱橫。

“你是……?”

沐雲軒擡眸看着老者。

“老夫是寒兒的爺爺,夜杲。”

“聽說神族已經被滅,沒想到前輩你卻隱居在這裏。”

沐雲軒皺了皺眉頭,夜輕寒的父親離開神族以後,夜輕寒爲了找尋父親的下落,纔會隱藏在巫族裏生活,只是迄今爲止,他都沒有他父親的下落。

“神族會滅族,都怪老夫,聽信了庚樂羽的讒言,纔會趁其不備之下被庚樂羽偷走了生死魔圖,庚樂羽那個喪心病狂的女人,她把生死魔圖搶走不算,還滅了爲了神族。”

“輕寒一直想知道庚樂羽是怎麼偷走神族的生死魔圖的,所以他一直在巫族裏生活,只是生死魔圖沒有消息,他才離開的,他和陌兒是朋友,現在住在皓月國明月山莊裏。”

想到夜輕寒和自己的妹妹,沐雲軒到是願意多說幾句話。

“只要活着就好,只要寒兒還活着就好!”

夜杲在也忍不住流下了思念的淚水。

“至於生死魔圖,百年前的大戰之後,生死魔圖也不在庚樂羽的手中,寒兒又怎麼會查的到呢?”

夜杲的聲音裏滿是憂傷。

衡兒,現在你可以瞑目了,寒兒他沒事了,他活得好好的。

老者一想起自己的兒子,再次忍不住老淚縱橫。

他微微佝僂着雙肩走了出去。

瘦弱的背影,憂傷又孤寂。

沐雲軒看着,心裏很不是滋味,也許,夜輕寒從此以後在不也不是一個人了,最起碼他的爺爺還活着。

皓月國,鳳儀宮裏。

庚桑瑤爲了避開官府的人,她很晚纔回到皇宮裏。

只是她一臉陰沉,沒有人敢主動和她說話。

受傷的水倍巫師一聽到庚桑瑤回來的消息,就在宮女的攙扶下來了鳳儀宮。

“瑤兒。”

水倍巫師一看她的臉色,就知道她沒有拿到解藥。

“瑤兒,那劉長老沒有帶着丹藥去嗎?”

水倍巫師柔聲問道。

“丹藥他是帶着去了,只是被人給搶了。”

庚桑瑤一臉面無表情,冷冷的回答。

水倍巫師一聽,雙眸沉了沉。

“瑤兒,那就等皓月皇回來,讓他用靈暇給你解毒吧!” “眼下也只能是這樣了。”

庚桑瑤心裏想不到其他辦法,現在靈暇是她唯一的期盼了。

“瑤兒,那你休息一會,皓月皇還有兩天就能回宮了。”

說完,水倍巫師看了庚桑瑤一眼,準備離開。

只是剛剛轉身就看到了一身黑衣的黑暗使者。

黑暗使者的到來,讓水倍巫師皺了皺眉頭。

“黑暗使者,這個時候來,是不是老族長又有什麼任務了?”

水倍巫師快速的問道。

而庚桑瑤,也正眼看了一眼黑暗使者。

“之前交給你們的任務,你們都一直沒有完成,老族長又怎麼會在下達新的任務,本使只是來告訴你們一聲,老族長出關了,老族長要你們專心迷惑魔靈,等魔靈回宮以後,讓他派人圍剿雲城和明月山莊,魔靈不會再有前世的記憶,這一點,你們可以好好的利用起來。”

而庚桑瑤和水倍巫師唯一聽到就是老族長出關了。

庚桑瑤冷冷一笑,老族長出關了,可沒有她什麼事情了。

“族長,你是否聽清楚本使說的話了。”

黑暗使者看到庚桑瑤不說話,又問道。

“本宮聽到了,你走吧!”

庚桑瑤有氣無力的回答道,迷惑君臨天,她早就試過了,君臨天根本就不敢動雲城和明月山莊。

“嗯!那本使就先走了。”

黑暗使者看了庚桑瑤一樣,身影瞬間躍動,消失在原地。

“瑤兒,你沒事吧?”

水倍巫師一臉擔心的看向她。

“只要還能喘氣就沒事。”

庚桑瑤冷冷的應道。

“瑤兒,我們現在的處境很危險,一但我們沒有價值了,老族長會立刻殺了我們的。”

水倍巫師一想起庚樂羽惡毒的樣子她身子就止不住的顫抖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