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行人走了進去…. 第538章趕緊救我上去

「這是什麼意思?」

「為什麼要送給我泳衣?」

姜南初抬頭不解的問,兩人並沒有去沙灘旅遊的打算啊。

「經過簡梓佑的事情,我發覺要從源頭制止,所以教會你游泳十分有必要。」

「不行,我做不到!」

姜南初立刻搖頭,她對於水對於泳池,天生就有一種恐懼。

「南初,當初練跆拳道的時候,你也說過不可以,但結果都能克服。」

「游泳並不難,由我親自教你。」

知道南初嬌氣,陸司寒這次並不打算完全順著她。

可以說,姜南初幾乎是被陸司寒硬逼著上車的。

私家泳池內的更衣室內,傳來陣陣不和諧的聲音。

「不要,我不可以的。」

「陸司寒,你真的太欺負人!」

十分鐘后,陸司寒走出更衣室的時候,小麥色的胸膛處被抓出幾道痕迹。

姜南初正被他氣呼呼的抱在懷中,朝著泳池走去。

「混蛋,你——你又要做什麼?」

「老婆,你說呢?」

「我不行,絕對不行的!」

「噗通~」

姜南初話音剛剛落下,她已經被陸司寒直接扔進泳池內。

「唔~」

「唔~救命。」

姜南初一時不慎,連著喝下幾口泳池水。

她發誓,如果今晚不能讓陸司寒睡沙發,她姜字倒著寫!

正想著,一具健碩,高大的身影朝她游來。

幾乎是下意識的,姜南初緊緊環抱住他的脖頸。

「南初,你在水裡比在床上主動多。」

「少說流氓話,趕緊救我上去。」

姜南初氣憤的擰陸司寒的手臂,偏偏他渾身都硬邦邦的。

「如果不教會你游泳,我不會善罷甘休的。」

「聽我說,在水中先放鬆,是身體上浮。」

「我不行拉!」

「你可以的。」

陸司寒鬆開姜南初的藕臂,漸漸往後退。

「不要不要!」

「我真的害怕,八歲的時候被姜桐兒推下過泳池,那時起我就害怕。」

姜南初全部的重量都掛在陸司寒身上,她兩條腿緊緊的纏著他。

平靜的水面下,他的身體發生變化。

天氣還不夠熱,泳池保持恆溫的水,但陸司寒覺得需要冰冷的涼水沖灌下來,他體內的躁動才可以減輕一點點。

泳池內,兩具身體緊緊靠在一起,姜南初自然發現陸司寒身體的變化。

紅著臉,姜南初立刻鬆開纏繞著陸司寒的小腿,而他也趁這個機會,退到南初身後。

「啊~」

姜南初再次沉入水中。

「南初,我就在你身邊,不要害怕。」

「想象這是在柔軟的床上,你要做的是放鬆。」

陸司寒沉穩的聲音傳入姜南初耳中。

沒錯,她最信任的老公就在旁邊,她還有什麼好怕的。

當懼怕水的人,能夠在水中放鬆,這就意味著已經教會她一半。

接下來的動作,技巧反而是最簡單的。

三天時間,姜南初學的差不多。

同時醫院傳來消息,綠蘿已經清醒過來。

但是清醒后的綠蘿情緒十分激動,好幾位護士都被她抓傷手臂。

南初抵達醫院的時候,綠蘿以一種防備的姿態蹲在角落,她的眼睛很大,很漂亮,但偏偏毫無光彩。

「不要,不要過來!」

察覺到腳步聲,綠蘿立刻激動的大喊。

醫生與護士攔住姜南初,畢竟南初的身份尊貴,絕對受不得傷害。

「綠蘿,你記得我的聲音嗎?」

「我是當初在孤兒院救你的人,我對你充滿善意,我絕對不會傷害你。」

姜南初揮開醫生與護士,慢慢靠近過去。

綠蘿似乎聽出聲音,她的防備降低很多。

「這裡是醫院,你可以放心,她找不到的,很安全。」

「地上很涼我們坐回床上好嗎?」

姜南初握住綠蘿的手,帶她站起來,緩緩朝著病床走去。

「我真的得救了嗎?翠蘭真的不會出現了嗎?」

「沒錯,你有任何的委屈,都可以告訴我,我會幫你的。」

得到這句承諾,綠蘿崩潰的大哭。

姜南初安慰一會兒,綠蘿又一次暈過去。

「怎麼又暈過去,不是說醒過來就沒有生命危險嗎?」

「南初小姐,我想是因為病人的情緒被壓抑的太久,她受很重的傷,撐到現在,全靠一口氣,現在知道獲救,所以放鬆下來,導致昏睡。」

「你可以放心,她已經沒有生命危險。」

「嗯,親子鑒定結果出來了嗎?」

姜南初詢問道。

「在我的辦公室內,我帶您過去。」

「好。」

在醫生辦公室,姜南初親自拆開,尚未開封過的親子鑒定。

目光下移,在看到確定雙方為兄妹關係的時候,並不驚訝。

一開始,她就不相信翠蘭會是明肅和江安的女兒。

想起初次在明家見到翠蘭的情景,江安說做過親子鑒定,同時翠蘭回答出小時候的事情,想必是從綠蘿這邊問到的答案。

翠蘭真的一次又一次刷新南初所認知的無恥下限。

姜南初正準備將這件事情告訴明津顏,明津顏已經來到醫院。

「怎麼樣,親子鑒定結果出來了嗎?」

「三哥,綠蘿才是明家真正的女兒,現在的明渠是冒牌貨。」

「果然是這樣,她可不只是冒牌貨這麼簡單,還是害人精呢!」

明津顏氣憤的狠狠一掌拍向桌子說。

「這話怎麼說起?」

姜南初這段時間要照顧苗寶,又要調查綠蘿的事情,所以很久沒有前往明家,根本不知道明家目前的情況。

「不知道她和我媽說過什麼,我媽現在已經住到酒店,準備和爸爸離婚。」

「什麼!」

「乾媽怎麼想的,你們沒有勸勸嗎?」

「完全沒用,我媽根本不聽,也不說原因。」

怪不得明津顏這段時間天天往明家跑,原來是在安慰明肅。

「我現在就通知爸媽來醫院,等他們看到真正的明渠,知道翠蘭的陰險奸詐,說不定事情有轉機。」

「一定會有轉機,乾爸和乾媽原本的關係可是非常好的。」

明津顏在走廊打電話,他並沒有說清楚,只說關乎家中十分重要的事情,需要他們過來一趟。

半小時后,明肅與江安在醫院病房外碰面。 “誰是趙士遲?!”

小八走進,對着屋內的三個人,冷冷的呵問道。

那三個人看到突然闖進來的這一大羣人,頓時嚇住了。然後其中的兩個又不約而同的望向了其中的一個人。

那人慌神的看了他們兩人一眼,然後又看向了小八。

“我,我就是…”

“哼!”

小八輕蔑一笑,一個閃身出現在了那人的面前,一把揪住了他的衣領,將他揪了起來。

“就特麼是你啊?!啊?!”

小八面色猙獰的吼道。

這一瞬間,他把這兩天全部的怒火全都揮灑在了他眼前的這個人身上。

那個人聽到小八這一聲如同野獸一般的咆哮,頓時嚇蒙了。褲襠溼了一片,尿騷味兒頓時瀰漫在了整間屋子。

“大,大哥,我我不知道我做了什麼,有,有什麼話,咱好好說行嗎?”

趙士遲舉着手十分恐懼的說道。

小八聽後一把將他丟在了桌子上,然後讓開身指向了身後的李強。

“這個人,你知道他是誰嗎?!”

“李,李強?!”

趙士遲看到李強的臉後,頓時嚇傻了。他知道,李強定然是請來了這麼一個高人,來討他算賬來了。

“強,強子,咱有話好好說行嗎?!什麼事兒不能用協商來解決的呢?!”趙士遲苦苦渴求的說道。

聽到這話,本來就黑着臉的李強,頓時怒了。

他上前一把揪起了趙士遲的衣領,拽到了自己的面前。

“商量?!你特碼昨天找人來威脅我的時候,怎麼不跟我說要商量?!”

“啊,那,那是誤會!誤會!你看,這樣怎麼樣,李強物流續約十年!並且我們,主動在媒體上跟你們和客戶道歉!你看怎麼樣啊?啊?”

趙士遲渾身打着哆嗦,害怕的說道。

李強聽到這話,然後想了想,爲了兄弟們的未來,這樣也是不錯。

最終將趙士遲憤怒的一推,說道:“我告訴你!你不僅僅要道歉,還要把那些沒有給人送去的貨,親手給人家送去!少一件,就是在砸我李強的名聲!聽見了嗎?!”

“聽,聽見了!”

那人顫顫巍巍的說着。

聽到這兒李強這才慢慢地舒緩了一口氣。

“我們走!”

李強招呼一聲,衆人轉身離去。

“呵呵,你可別忘了你說過的話!”

臨走前,小八對着趙士遲冷冷的看了一眼,趙士遲頓時嚇得渾身寒毛倒立。一下子癱在了地上。

八個人剛走出辦公室的門口,暮然見這時,樓道里衝進來了一羣帶大蓋帽的人,將他們攔下了。

“幹什麼?!”

“蹲下!”

“蹲下聽見沒?!”

一羣人手裏拿着槍,對準了小八他們。

衆人皺眉,心有不甘,但只好慢慢地蹲了下去。

隨後八個人被帶到了警察局。

警察本來要給他們安一個聚衆鬧事加破壞私人財產的罪名,讓他們蹲一陣子。

小八頓時大怒,就想上手廢了他們。

這時候,馮倫站了出來,攔下了小八。並偷偷地塞給了那領頭的條子一個厚厚的信封。警察打開看了看後,這纔將衆人放了回來,並且代WC物流,收了三千塊的私人物品償還費。

連同小八在內,所有人心裏都窩着一股子窩囊氣。

本來要去討說法,討回個公道,沒想到最後卻成了自己這邊賠錢!

小八領着衆人,去了一家飯館。

所有人都氣呼呼的喝着悶酒,臉色通紅,氣的氣不打一處來。

馮倫在一旁端着酒杯,遲遲沒有下口。

他頓了頓,開口了。

“好了~大家不要生氣了。至少李強物流是保住了!目的已經達成了,沒什麼好氣的了哈!”

馮倫安慰着衆人說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