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見這蛇風凈璃驚得脫口而出:「『獨角赤血龍』!」然後朝著凌天峰大聲叫道:「凌師兄快進陣!」

凌天峰不明所以,招回飛劍快速進了風凈璃所布的陣中。

「風師妹可是有什麼問題么?」凌天峰朝風凈璃問道。

風凈璃緊緊盯著陣外的「獨角赤血龍」道:「有『獨角赤血龍』的地方,必有『雞冠墨鱗蛇』。」

果不其然,風凈璃的話音剛落,就見不遠處的崖壁上,傳來一陣巨響,山壁被撞出一個洞口,不斷有石塊掉落。

不一會從洞口中竄出一條體型與「獨角赤血龍」差不多的巨蟒來。 「嘭!」

一聲槍響。

所有人的心都提到嗓子眼。

徐東只感覺胸口一悶,甚至感覺不到疼。

自己還就穿著一個內褲,胸口不斷的有血湧出來。

徐東嘴角喃喃吐出最後幾個字。

「早知道當初就不買隱身術,買堅不可摧就好了……」

在眾人眼裡,徐東的嘴巴只是微微的張開了幾下,就倒了下去。

「殺人啦!齊明遠殺人啦!」

「快跑吧,會被當做幫凶的!」

「快跑吧,我還沒談過女朋友呢,可不想進去。」

那群打手眼見齊明遠真敢開槍,這在華國乃是重罪,眾人一鬨而散。

齊明遠氣的朝天空又開了幾槍,喊道:

「不準走,都給我站在。」

但是依舊各跑各的,沒人留下。

徐二走上前去直接給了齊明遠一巴掌,一把奪過手槍。

大聲喊道:「快去開車!」

徐一一趕緊也開來一輛車,將昏死過去的唐高傑和流血不止的徐東放在車上,朝醫院開去。

徐一一忍不住眼淚在眼裡閃爍,一個是救了自己命的人,一個是救了自己臉的人。

現在一個昏迷,一個血流不止。

徐一一開著車瘋狂的在城市裡穿梭,車終於到了醫院。

一群護士和醫生圍了過來,將二人抬出,而徐東自己被推進了急救室。

半個小時后,醫生走出急救室,搖了搖頭。

「子彈打破了心臟,失血過多,請節哀。」

如同一道炸雷在徐一一腦中響起,徐一一無力的癱坐在醫院冰涼的椅子上,無力的看著天花板。

「徐東。死了。」

但是所有人都沒注意到的是,徐東的儲存戒指中,流出了一絲絲能量,順著手指進入了徐東的體內。

這絲能量太過微弱,肉眼也無法捕捉到,而這絲能量,將整整流入徐東身體300天。

在一雪白的空間,徐東猛然睜眼。

只見只見身處一片雪白,徐東感覺雪白就在眼前但又遙不可及。

只見的身體也是處於懸浮狀態,沒有上下左右區分。

「系統,我死了嗎?」

「主人,你目前處於復活時間,時間還剩229天23小時21分。」

「尼瑪,這麼久,不過幸虧自己治療徐一一的疤痕時候,獲得了復活丹,不然真的嗝屁。」

徐東接著問道:

「那我現在能幹嘛。」

「飄著。」

「什麼?飄著?」

「沒錯,飄著,你只需要再漂浮229天23小時20分就可以復活。」

「啊?那我吃什麼?」

「主人,你不需要吃,這只是你的意識罷了。」

「……」

「你要是無聊,我們可以聊聊天。」

「哦?系統你是誰創造的?」

「無可奉告。」

「這個世界還有多少人有系統?」

「無可奉告。」

「睡覺吧您。」

「……」

時間再也不是轉瞬即逝,徐東感覺每一秒都如同折磨。就這樣,300天終於快要過去了。

徐東盯著系統投出的時間:

5.4.3.2.1。

徐東眼前一黑,感受了300多天的純白包圍和漂浮感,徐東終於感受到了久違的黑暗和重力。

他感覺到自己的姿勢是躺著的,伸出雙手觸摸,空間不大。

徐東想了一下這種空間是什麼。

「棺材!」

「系統,查看楚嬌嬌任務!」

「楚嬌嬌任務已完成,獎勵1000天賦點,剩餘1000天賦點!」

楚嬌嬌孩子出生這件事,徐東簡直比楚嬌嬌和孫高明還高興,要是沒有天賦點,自己自己就算復活也爬不出這墓地。

「打開天賦商城!」

「天賦道具:不臭襪子!1天賦點購買。」

「道具描述:任何情況下不會腳臭的襪子。」

「天賦道具:大力丸。20天賦點購買。」

「天賦描述:能夠瞬間提高使用者的力量,一顆可持續一個小時。」

「天賦技能:引雷。20天賦解鎖。」

「天賦描述,可以召喚雷電,每天可使用一次。」

徐東沒有猶豫買了大力丸和引雷,至於那個不臭襪子,徐東不想吐槽,因為已經習慣了這些出現的奇葩道具或者天賦。

徐東心中默念:天賦技能,引雷。

徐東透過棺材聽見一聲悶響,想必是閃電披在了自己墳頭上。

這樣上面的土應該被炸的差不多了。

徐東又從儲存戒指中取出大力丸,小小一瓶,裡面只有五顆。徐東取出一顆吞下,然後對著棺材蓋子就是一拳。

伴隨著泥土流入棺材,也投進了一絲月光。

徐東又是幾拳,將棺材蓋打的能爬出一人大小,扭動著身體爬了出來。

徐東大口呼吸著空氣,從儲存戒指中取出一瓶水,這還是他剛得到儲存戒指那天,放進去的水。

徐東一口氣把水喝光,300天沒喝水了,全靠那復活丹把命吊著,肚子又咕咕咕的叫起來。

徐東看向前方不遠處有個大爺,想去要點吃的。

徐東朝大爺走去。

而在兩分鐘前,守夜的大爺聽見一聲巨雷想起,正在疑惑大晴天怎麼會打雷,跑出來一看,只見一座墳頭都被雷炸開了。

大爺心中還在想道:此人到底做了什麼孽,死了這麼久還要被雷劈。

但是就在雷劈過後,墳里傳出幾聲悶響,像是有人在敲著棺材。

大爺正怕的不得了,那墳里居然又爬出一個人,大爺嚇得腿發軟,只見那人爬了出來憑空掏出一瓶水,一口氣喝光了,現在又朝著自己走來。

大爺哆哆嗦嗦的看著此人越來越近。

徐東走近大爺,忍不住感嘆:這大爺渾身抖個不停都還堅持上班,太敬業了。

「大爺,有吃的嗎?」

大爺哆哆嗦嗦的說道:「現在沒有…貢品下午都會收走了。」

「哦。」徐東有些失落,因為實在是餓的不行了,又想借點錢自己去買吃的。

「大爺有錢嗎?借點。」

大爺一聽,趕緊說道:有錢有錢,等著我去取,說著大爺就從值班廳裡面抱出來一捆冥幣,交到徐東面前,說道:

「拿去花吧!都給你!不用還了。」

徐東搖搖頭,走了。

這大爺指定有點毛病,哪有活人用死人錢,這不是嚇人嗎著。 最後龐博元還是妥協了,母親口中的小康逐漸成為公司的核心,有些事情甚至都可以不用龐博元同意,他自己就能作主了。

公司上下的人也似乎開始更加認可他了。

龐博元的權利在慢慢架空,最近都沒有笑臉了。

這些變化龐夫人都看在眼裏,也疼在心裏,可別無他法。

「這就是你想要看到的,滿意了嗎?這樣他就沒有精力去調查你的事情了,現在能不能收手?」龐夫人看着面前這張精緻的臉,突然覺得噁心至極。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