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道寒光破空而來,不知道什麼時候,上官原手中的長劍已經出鞘。

銳利的寒芒破空而來,肆虐的劍氣從長劍上爆發而出,化成千絲萬縷的銀絲,瞬間將前方的朱鐵膽覆蓋。

上官原話就真的是有些撐不住氣,這個說動手就動手的毛病不知道從哪裡學來的。

不過,上官原的突然出手,朱無視依舊還是古井無波。

他淡淡地看著上官原,上官原手持長劍已經殺到。

劍尖刺破空氣,帶著殺意襲來。

朱無視一步踏出,身後氣勢滾滾,不過在幾個呼吸之間,已經達到了巔峰的戰力。

他兩指探出,猶如滑落的流星,那速度,不眨眼,都幾乎很難看出他的動作。

長劍劍鋒鋒芒畢露,寒氣逼人。

朱無視的手指泛起淡淡的微光,好像根本就不怕那銳利的鋒芒。

「鏗!」

一聲猶如金戈碰撞的聲響傳來,空氣中更是直接擦出耀目的火花。

眾人定睛再次看去的時候,朱無視和上官原都站在原地一動不動。

只見朱無視兩指已經死死地鉗制住了上官原手中那把鋒利的長劍。

上官原手臂發力,想要將長劍抽回,可是無論怎麼使勁,長劍都如同被封鎖住了一般,無法從朱無視的兩指之間抽出。

「怎麼可能!」

上官原咬牙,不相信這是真的。

「呵呵,都說了,剛剛不認輸,現在認輸,就要晚了!」

朱無視冷笑一聲。

這個時候,上官原才看到,朱無視鉗制住自己長劍的手指上,竟然帶著一個指套! 難怪朱無視能夠如此輕而易舉地就將上官原那銳利的長劍接下,如此有恃無恐原來是提前有所準備啊!

上官原看著朱無視,臉色瞬間就紅了。

想到自己剛才說的那些話,現在簡直就是啪啪啪的在打臉啊!

臉頰火辣辣的疼痛,尤其還是在這種眾目睽睽之下「朱無視!」

上官原壓制著聲音,咬牙切齒地吼道。

「年輕人,還是太年輕了!」

朱無視無奈搖了搖頭,一副失望的樣子。

「我覺得可以結束了!」

朱無視話音落下,鉗制住長劍的兩指突然一動。

「鏗!」

一聲脆響傳來,上官原手中的那把寶劍已經被朱無視用純粹的指力給崩碎了。

上官原的手腕被巨大的反震力震動,虎口崩裂,鮮血流滿了手掌,只剩下的一個單獨的劍柄,如同雞肋。

「哐當!」

上官原向後連連退去數步,憤怒地將手中的劍柄扔在了擂台之上。

這把長劍陪伴了他足足十年,現在卻是被朱無視給徹底毀掉了,換做誰,不心疼?

「朱無視!我跟你拼了!」

上官原的寶劍被毀,他已經殺紅了眼睛,喪失了理智,腦海里就只有一件事,那就是要朱無視給殺了。

只是,他卻是忽略了一件事。

如今的他,不過是赤手空拳,而朱無視則是戴著鐵指套。

更何況,朱無視的實力更是在上官原的實力之上。

「哼!不知死活的東西,跟我拚命,你還不夠格!」

朱無視冷笑一聲,小眼睛微微眯起。

「轟!」

朱無視主動出擊。

在原地留下一道虛影,人便是沖向了上官原。

上官原雖然擅長用劍,但是即便沒有劍,本身的實力在那裡,自然也是不容小覷的。

只可惜,他對上了朱無視。

朱無視一直擁有著無敵的信念,更加是修鍊的外家功夫。

當衝到朱無視身前的時候,朱無視依然出手。

「嗖!」

一道血箭射出,落在一旁的圍欄上面,朱無視已經擦著上官原的身體,落在了他的後方。

而上官原的身體則是僵在了原地,在他的喉嚨處,突然一道傷口撕裂開來,如同被利劍劃過一般。

剛才那道血箭正是從這裡射出的。

「噗通!」

一聲悶響傳來,上官原已經倒在地上,兩眼瞪得如同牛眼一般,死不瞑目。

甚至可以說,至死,上官原都不敢相信,自己跟朱無視比起來會這麼的弱,直接被秒殺了!

嘩!

全場爆發出驚訝的呼喊。

因為就在剛才的交手中,他們都沒有看到什麼呢,就已經解決了?

這實力也懸殊太大了吧!

「哼!」

朱無視看了眼地上的上官原的屍體,將手指上的鐵指套收起來,隨後緩步走出了擂台。

上官原身死,自然有專業的工作人員迅速清理擂台,將他的屍體如同拖死狗一般地脫離了現場。

大家再次討論了起來。

到目前為止,一流家族之中,曹家,趙家以及現在的朱家都已經獲勝,剩下的一流家族有知道實力比不上他們,更不想自己辛辛苦苦找到的高手白白將性命斷送在這擂台上面,自然也是不願意再出戰了。

結果一目了然,一流家族之中,有資格挑戰許家,爭奪最後的四大家族之位的,就落在了朱家,趙家和曹家的身上。

曹家的背後是紀家,朱家和趙家的背後又是哪個,就不得而知了。

畢竟有些事情,還是要做的隱蔽點好。

做大,做囂張了,自然有會被人所盯上,低調,悶聲發大財,這才是最主要的。

坐在包廂里的許明浩看著這一幕,臉色陰沉的都要滴出水來。

其實一開始,在許家的猜測之中,這幾家就在名單之中,沒有想到,事情不出意外,還就真的是這三家來挑戰許家。

若是在之前,許家還就真的不會是他們的對手。

無論是曹正淳,還是朱無視和歸海,都遠比許家請來的宗師要強上太多。

但是現在不一樣了,許家有了三個強力的外援,布魯斯,路易斯和安格列斯三人,正好,可以對付他們!

「三位朋友,底下就要辛苦你們了!」

許明浩看著身旁坐在沙發上,品嘗著美酒,身邊更是左擁右抱美女的三人,誠懇地說道。

「好說,交給我們吧!」

安格列斯晃了晃杯中的紅酒,嘴角上揚,滿是自信地說道。

「安格列斯先生,錢我已經讓人打入你們的賬戶了,事成之後,我在給你們每個人追加兩千萬!」

許明浩為了勝利已經徹底放棄了,原先都已經談好了,若是他們勝利了,每個人額外獎勵一千萬。

但是現在,許明浩覺得,為了讓這群外國的異能者拚命,不下點血本是不可能了!

兩千萬,已經是他能夠拿出的額外獎勵最大的限度了。

畢竟這裡三個人,那可就是平白無故的獎金六千萬啊!

現在的許家情況每況愈下,經不起這麼敗家了,若不是情非得已,誰願意呢?

「好!雖然我不太喜歡錢,但是,我喜歡許家主你這個人!錢不錢的,無所謂,重要的是交了你這個朋友!」

安格列斯的臉上帶著滿意的笑容。

今天幫助許家,不僅能夠重挫中海的實力,更能夠拿到一筆可觀的費用,何樂而不為呢?

「乾杯!」

許明浩,許成德和許天明三人舉起酒杯,對著安格列斯,布魯斯和路易斯三人敬酒到。

「合作愉快!」

眾人將杯中的紅酒一飲而盡,目光卻是緩緩透過透明的窗子,看向了擂台之上。

經過半個小時的休息,基本上所有的選手都已經休息好了。

「下面,到了本次地下擂台賽最激動人心的時候了!」

錢程緩緩走入到了擂台之中,壓低了聲音,看向四周一圈,說道。

「根據本次五年大比的規定,許家出局,但是許家擁有一次機會保住四大家族的位置,那就是在擂台賽上成為守擂者,接受一流家族的挑戰。」

「若是有一流家族能夠戰勝許家,他,將會取代許家,成為中海的新一代家族!」

錢程話音落下,全場徹底沸騰了! 正當各個勢力各自思量着局勢時,在黑暗中有一雙陰毒的眼神緊緊盯着場中的變化。

“彼岸花!真是天助我也!我自身已經和黃泉有了部分的融合,若是再有了彼岸花,我的鬼氣將會達到一個不可思議的境界!到時候蘭天我定要讓你後悔當初你做出的決定!”

夏雨青心中得意的笑道,看向場中蔣舟舟的目光充滿了炙熱。

場中,蔣舟舟喘息幾口氣後漸漸地平靜下來,然後緊張地看着被挾持的趙小川。

“師父怎麼樣?”康惠問道。

蔣舟舟眼睛複雜地看着面若冰霜的蘭雨欣,口中卻答道:“剛纔和我爭奪身體的時候好像靈體受了一些損傷,不過應該沒有大礙!”

康惠鬆了口氣,隨即目光冷冷地望着蔣舟舟道:“聽着,蔣舟舟!我不管蘭雨欣和你是什麼關係,但是如果你在向剛纔一樣傷害師父一次,我發誓我會殺了你!”

蔣舟舟感受到康惠話語中的殺意,不由打了個寒顫,轉頭奇異的看了她片刻,警惕地點點頭。

同時他心中也察覺出康惠和黃大師之間的關係絕對不像他想的那麼簡單。

“好了!現在說說你的打算,你準備接下來怎麼做?”康惠間蔣舟舟點頭,臉上的殺氣消失不見,出聲問道。

“救出小川,還有.不要傷害學姐!”蔣舟舟堅決的說道,只是中間有些停頓。

康惠皺眉,絕對有些困難,但想了想還是點點頭,道:“好吧!這兩人都和你有關係,而你又是茅山派的掌門,你的決定我會盡力的,但如果出現什麼意外,我可不負責!”

“謝謝!”蔣舟舟感動地望着康惠說道。

康惠冷哼一聲,將目光又投向了挾持着趙小川的蘭雨欣和不遠處紅色長毛的小寶,腦中思考着怎麼救出趙小川。

蘭雨欣看着兩人,皺起眉頭,剛想要說些什麼,忽然一聲激動地叫聲響起。

“小寶!小寶!是你麼?”

聲音由遠及近傳來,三人轉頭望去,看到一道朦朧着星光的身影向着這邊衝來,直奔紅色長毛的怪物衝去。

蘭雨欣眉毛一挑,心中升起一絲不安,悶聲道:“攔住她!”

周圍人聽到蘭雨欣的聲音,眼中閃過一絲猶豫,看着這人身上朦朧的星光和對紅毛怪物的稱呼,他們都看出對方來者不善。

但他們並沒有猶豫多久,因爲蘭雨欣伸手射出一道冰矛,將人羣中的兩人釘在了地上。

衆人被蘭雨欣的舉動嚇了一跳,同時也看清了來人的面貌。

“殺,殺了她,對方只不過是一個老太婆!她不是我們的對手!”

“沒錯,如果不殺了她,那麼死的將會是我們!”

所有人雙目赤紅地向着對方衝去,身上光芒閃動,顯然動用了身上的鬼器和靈體。

“都給我滾開!”

星兒大吼一聲,身上的星光猛然一亮,化作無數的流光向着人羣射去。

許多人躲閃不及,被星光射中,動作變得僵硬起來,隨即星兒雙手擺動,一道道半月狀的光刃向着衆人飛去。

一陣慘嚎聲此起彼伏的響起,衝在最前頭的幾人被光刃切成碎塊,腸子混着血液灑了一地。

身後的停下了腳步,震驚地看着眼前的一切。

“居然是她?她居然還沒有死!”夏雨青的目光看着星兒和小寶,臉上露出了恍然的表情:“原來如此!難怪我會在禁忌的身上感受到一股熟悉的力量,那種力量原來是來源於她啊!”

想到這裏,夏雨青臉色驟然一愣,低聲冷哼道:“當年御鬼界的第一美女又如何?還不是照樣抵不過時間的侵襲嗎?至於你,我們就算一算當年的舊恨吧!”

夏雨青說完,腳下一跺,一股黃泉水化作一條巨龍衝她點點頭,隨即消失在空間中。

漆黑的空間周,萬副院長看着伸出手臂攔在自己眼前的蘭天,怒道:“滾開!不要阻攔我救星兒!”

蘭天冷聲道:“你確定要這麼做?想想當前的局勢,那人還沒有現身,本源輪迴碎片也沒有找到。如果我們過早的暴露自己,到時候敵明我暗,我們處於劣勢,那麼。。”

“我不管這些,我只知道我當年答應過龍哥不讓星兒受到一點傷害的!”萬副院長咆哮道。

“龍哥?”藍天臉色陰沉了下來,腦海中閃過一個人的身影,隨即寒聲道:“他早就死了!現在這裏我說了算!我說你不能過就是不能過!”

“你。。”萬副院長胸口不斷浮動,眼中漸漸地佈滿了血絲。

蘭天見狀,眼神中也冷冽了許多,六口旋轉的黑洞漸漸在他的身邊轉動起來。

兩人相互對持,彷彿重演了當初在貴族學校時的情景,大戰一觸即發。

然而正當此時,兩道人影衝到了場中。

“星兒不要擔心,我來救你!”李正義渾身過着肉眼可見的紅色煞氣衝進場中,只一拳就將五六個御鬼士打飛了出去,使他們在空中爆成了一團血霧。

諸葛第一也不知道從什麼地方竄了傳來,手中結印,八陣圖開啓,也獵殺了不少的御鬼士。

“你們。。”星兒被突然殺出的兩人嚇了一跳,剛想說些什麼,但卻被諸葛第一打斷了。

“星兒姐姐,敘舊的事情以後再說!他就是小寶,龍哥的骨肉吧?先把他救下來!”諸葛第一大喝道。

星兒反應過來,看着兩人殺出的一條大道,感激地衝兩人點點頭,隨即向着小寶衝去。

“小寶!不要怕!媽媽來了!”

渾身長着赤紅長毛的小寶聽到星兒的話,身體一顫,眼神中紅芒不斷閃動,繼而仰天發出巨大的咆哮聲,身上的紅色毛髮也驟然褪了下去。

“恩!想要掙脫?想都別想!”遠處夏雨青見狀,眼中一亮,雙手不斷結印。

只見之前消失不見的黃泉巨龍從小寶的胸前飛出,將小寶整個人纏繞起來,然後仰着巨大的龍頭死死地盯着衝來地星兒。

“黃泉水?該死的,果然是有人在作祟!”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