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道道冰牆開始在空中形成,直接將包裹古晨和老毒物的空間給包裹了起來。

裡面的老毒物設置的三道防線也發出斷裂的聲音,好像被冰凍裂開了。

與此同時,古晨分裂的每一個魂魄中也開始泛出一股股涼意,那涼意似乎與外部的壞境可以協調起來,並不為寒冰所制約。

這樣一來,老毒物立即處於了不利的境地,一面苦苦支撐冰封,一面還要對付古晨真魂的轟炸,頓時就變得有些拘謹起來。

「轟轟轟!」

真魂分裂的魂魄見勢不顧一切開始轟殺老毒物的魂魄,老毒物左右受敵,終於被炸了一道縫隙,更多的魂魄攜帶著雷電衝入進去,看那氣勢,是要徹底將老毒物魂魄轟得一點不剩。

「哈哈,哈哈哈……」

老毒物突然狂笑起來,整個魂魄片刻后不見了蹤跡。


古晨僅存的一些魂魄再也無法察覺到老毒物的信息。

「老毒物死了?不會吧?」古晨是不相信老毒物會死的這麼快的。

就連外邊的雲香瑤也不敢相信見到的一切,老毒物的魂魄就在被雷電轟擊幾次后,居然消失了。

雲香瑤停頓了片刻,不知道裡面到底發生了什麼,因為,就在老毒物魂魄消失不見之後,古晨的魂魄氣息也變得幾乎不可察覺。

「不能再等下去了!」雲香瑤立即收回寒冰之意,飄身來到包裹古晨和老毒物空間外圍,施法就要破壞掉這個空間。

這空間從裡面朝外打破幾乎是不可能的,但要有人在外邊打破卻是很容易。

然而,雲香瑤還沒出手,噬仙寶鑒突然飛逸而出,在空間外圍布下了一道防線,禁制雲香瑤的破壞。

「不可以!」雲香瑤突然暴怒,她擔心再耗下去古晨就真的沒法救了。

噬仙寶鑒開始與雲香瑤鬥法,本來噬仙寶鑒並不會輸給雲香瑤,可是古晨一絲氣息讓其放棄抵抗。

古晨擔心雲香瑤的身體還要肚子里的孩子,噬仙寶鑒不得已,只好閃到一邊,等待著空間的被破壞。

咔咔咔!

空間被雲香瑤一掌擊開,就在空間被打開的一瞬間,一道濃密的老毒物氣息從中隨之而出。

老毒物哈哈大笑:「我終於出來了!」

古晨那些魂魄此刻緊追不捨,一系列的爆炸聲之後,老毒物已經逃離而去,而古晨的魂魄似乎也都慢慢消散在了空氣中。

噬仙寶鑒突然失去了光彩,黯淡地回到地面之上,再無聲息。

「他跑了。」雲香瑤意識到老毒物逃走之後,心中不斷恨自己。

古晨的氣息突然消散在了大地之中,終於什麼都沒有了。

雲香瑤俯身拾起地上的噬仙寶鑒,道:「對不起,是我錯怪你了。」

噬仙寶鑒紅光一閃,依舊黯淡下去,再無聲息。

「我一定會抓到老毒物,為古大哥和天下人報仇!」雲香瑤帶著噬仙寶鑒,朝外走去。

沒走多久,雲香瑤好像忽然想起什麼,她轉身,朝著嬰兒島的某個隱蔽的方向而去。

自從雲香瑤知道古晨口中那個所謂的妖女是嚴如意之後,她就一直心中十分沉重,努力打聽一切辦法想要將嚴如意救回來。

可是,就在剛剛,她得知了嚴如意的死,幾乎是魂飛魄散的死。而且還是被古晨打了。

若是古晨知道這一切,肯定會悔恨而死。但此刻,為了擊殺老毒物,古晨也已經魂飛魄散,雲香瑤便只能代替古晨前去嬰兒島,為嚴如意贖罪去。

雲香瑤慢慢走著,不知道該如何面對嚴如意。但她還是站在了嬰兒島的上方。

她就看見很多嬰兒在四處尋找什麼,就好像在尋找他們的爸爸媽媽。

雲香瑤通過特殊的秘術,得知這些嬰兒都是被黑熊所害。

「黑熊?」雲香瑤的心中不禁一動。

可以說,為了她,黑熊才變成人不人鬼不鬼的樣子,然而,最終還是她辜負了他。她對黑熊是有著歉意的。

「本想有一天可以通過別的方式報答你,可你已經……」

雲香瑤晶瑩的淚珠如一顆顆珍珠,不斷滑落她精緻的小臉。

「如意,你為古晨所做的一切,我都知道。」雲香瑤淚如雨下,「可,可我該怎麼告訴他,讓他知道你的一片痴情呢?」

雲香瑤慢慢坐下,手捧細土開始在找好的一個地方象徵性地埋起一個小土堆。

「我都不知道你的屍骨在什麼地方了。」雲香瑤淡淡道,「你已經化入天地間,就讓我隨手拘一縷清風吧。」

… 埋好一個小土堆之後,雲香瑤又在幾米遠的地方給黑熊找了一處安身之地,心情十分的沉重。

許久之後,雲香瑤站起身,走到嚴如意墳頭前,有些歉意道:「本來古晨也該陪在你身邊的,可是,我不想他這麼快離我而去,讓我再陪他幾天,幾天後我會來這裡將他埋在你的身邊。」

說完話,雲香瑤變得有些乏累,她坐在一旁,看向遠方,開始給古晨講嚴如意所為他做出的巨大犧牲,而且還詢問古晨願不願意留下陪嚴如意。

問完之後,雲香瑤含淚笑道:「你這般重情重義的男子,我這豈不是多問,我只是想你多跟我再待一會兒。若是沒有肚子里的小傢伙,我真想跟你一起陪在這裡,我們三個一起葬在這裡,那樣我們就永遠不會分開了。」

雲香瑤慢慢講著嚴如意為什麼會變成妖女,為什麼不要古晨知道她的真相。講著講著,雲香瑤就感覺懷中噬仙寶鑒劇烈開始抖動起來。

拿出噬仙寶鑒,雲香瑤就發現其實不是噬仙寶鑒在動,而是噬仙寶鑒收納的雷電珠在劇烈抖動。

「雷電珠,你這是?」雲香瑤將雷電珠托在手中,看向珠子。就看見雷電珠發出一道道刺眼的雷絲電網,夾雜著嗤嗤的聲音,似乎有了生命。

「瑤兒姐姐,不、不要告訴他真相……」雷電珠內,忽然傳出了嚴如意的聲音。

雲香瑤驚訝萬分,一邊抹著眼角的淚,一邊欣喜道:「如意,是你嗎?真的是你嗎?」

雷電珠在雲香瑤的手中跳動了幾下,嚴如意的聲音再次傳出:「是我,瑤兒姐姐,你答應過我的,不要把真相告訴丑哥哥的。」

「我知道,可這麼一來,你該是隱忍著多大的委屈啊。」雲香瑤道,「現在他也已經去了,我想,是該讓他知道真相的時候了。」

「不、不要。」嚴如意顯然有些著急,道,「丑哥哥不會死的,你一定是弄錯了……」

話到最後,嚴如意卻先自己哭泣起來。

「你、你是怎麼回事,我有辦法救你出來嗎?」雲香瑤深知雷電珠的玄妙。

「沒辦法了。我真魂已經失去大半,幸虧有雷電珠保存了我一絲意念,我才能存活到現在,我沒多少時間了。我此生已經很滿足,祝福我吧。」嚴如意道。

雲香瑤沒說話,但已經咬得嘴唇滴出了血。

「瑤兒姐姐,記住你答應我的,我去了,你要好好照顧自己。」嚴如意說完,再無聲息。

雲香瑤早已陷入極度悲傷之中,等她清醒過來之後,雷電珠和噬仙寶鑒在她手中,一個個暗淡無光,剛就好似一個夢境。連雲香瑤自己都不知道是真實還是虛幻的了。

「可能是我太過歉意,產生幻覺了吧。」雲香瑤揉了揉發矇的腦袋,站起身,離開了嬰兒島。

剛剛回到雲天大陸地面,一聲斷喝便把雲香瑤攔下了。

「瑤兒,你去哪裡了!」雲遮天帶著四怪突然出現在雲香瑤的面前。


雲香瑤一見爹一副擔心的樣子,想想古晨的遭遇,眼淚一下就下來了。她一頭撲在雲遮天懷中,將雲遮天的半個肩膀都打濕了。

四怪在一旁看著,一邊唏噓,一邊道:「島主,終於找到小公主了,你可不能再罰我們了。」

雲遮天此刻哪裡還有工夫搭理他們四個,只是一味安慰雲香瑤,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但知道,肯定發生了什麼不妙的事情。

果然,等雲香瑤稍稍平靜下來之後,便把古晨的死說給了大家聽。

四怪一聽,首先怒喝。

瘸子道:「我要為我徒兒報仇,不然我四怪以後還怎麼混?」

啞巴支支吾吾一直說不出話來,但焦急、氣憤的神色一看便知。

聾子從幾個人言談舉止中得知真相,怒喝道:「我非要殺了那個老毒物,不然我就不是四怪。」


瞎子手中的黑色拐杖直戳地面,吼道:「我要把老毒物的眼睛珠子挖出來,到時候讓他做我的徒弟,我一點點收拾他到死。」

雲遮天許久之後才道:「那老毒物十分的厲害,乃是萬年老妖精,古晨以自殺的方式都對付不了他,你們幾個怎麼殺他?」

四怪一聽,頓時無語了。

「那你說該怎麼辦?」瞎子問道,「島主,你可不能坐視不管,老毒物殺了古晨,都欺負到你的頭上了,你要是不管,還不被人笑話,說你女婿被人殺了,你連管都不敢——」

「混賬!」雲遮天暴喝一聲,嚇得瞎子頓時不敢說話了。

雲香瑤看向爹,幽幽道:「爹,我一定要為他報仇。」

雲遮天擠出一絲笑,道:「仇是一定要報的,走,我們先找個地方安頓下來再說。」

雲遮天帶著雲香瑤來到一處安靜的地方,雪魔女和雪小女還有封天恩都在,幾個人見雲香瑤沒事,頓時放心了。

照顧雲香瑤的事情自然就落到了雪魔女和雪小女的身上。

封天恩和雲遮天還有四怪開始想辦法尋找老毒物的蹤跡,並開始研究如何擊殺老毒物。


這一夜,雲香瑤已經沉沉睡去。

在雲香瑤的枕邊,噬仙寶鑒和雷電珠開始漸漸有了一絲變化。

噬仙寶鑒自行打開,裡面羅盤飛出,還有佛光珠也跟著飛出,黑暗之門被破壞之後,藏在裡面的雪猿王的半個魂魄此刻依附在佛光珠上,還有屠神之劍和魔劍、禿頭刀也都從噬仙寶鑒內放出來,一起落在窗前的木桌之上。

噬仙寶鑒泛著淡淡的黑色光芒,十分的詭異神秘。

片刻后,從噬仙寶鑒內飛出一縷殘魂,在屋內漸漸融合,大概半個小時之後,才慢慢顯出一個人形,正是古晨的模樣。

原來,在空間內古晨和老毒物殊死搏鬥的時候,噬仙寶鑒已經將古晨真魂的一部分強行收入了其中,就是為了保證古晨可以不死。

這麼多天之後,噬仙寶鑒收入的殘魂才慢慢有了知覺,才慢慢能夠恢復一點點的意識。因此,當初雲香瑤在嬰兒島埋葬嚴如意和黑熊說的那些話,古晨真魂根本就沒有聽見,要不然還不瘋了。

只是,那一番話雖然沒有被古晨真魂聽見,卻是被老毒物跟隨的一絲殘念聽了個清清楚楚。

老毒物深知古晨的威脅,所以,必須要親自看見古晨的徹底毀滅才能放心,因此,就在逃走的時候,也不忘留下自己一絲殘念跟隨雲香瑤,便是要看個究竟,想不到意外還聽見了關於妖女的真相。

在雲香瑤一回到雲天大陸地面,老毒物那一絲殘念發現雲遮天強大的意識之後,立即悄無聲息消失不見。唯恐被雲遮天發覺。

當時的雲遮天只顧擔心女兒,才沒能在第一時間發覺老毒物殘念的存在,不然,以雲遮天的修為,一定可以就此尋找到老毒物的下落。

老毒物殘念回去之後,老毒物得知古晨應該是真死了,一邊療傷一邊哼道:「古晨,就算你沒死,我也不會怕你了。若我們再次相遇,我只需要說出妖女的真相,你就必然會心神大亂,甚至癲瘋,到時殺你還不是易如反掌。」

單說雲香瑤屋內,古晨的模樣漸漸清晰起來,意識也隨之變得清醒起來。

「瑤兒,放心,我不會死的。」古晨看著熟睡中雲香瑤臉上的一滴淚痕,心猛地針扎一般疼了一下。

達到幻日境界就可以藉助一滴血一絲魂魄恢復自我。古晨現在已經有了這個實力,只是剛一場大戰消耗實在太多,才讓他昏迷好幾天。

現在的古晨,魂魄已經可以重塑自己形象,噬仙寶鑒見古晨形象已經圓滿,又從中飛出一滴鮮紅鮮紅的鮮血,那是古晨一滴精血!

靠著這一滴精血,古晨便可以恢復肉身!

只是這裡不是地方,若是雲香瑤一覺醒來,發現古晨站在屋內,還不嚇死。

而且古晨恢復之後,也需要一個安靜的環境進行修鍊,不然別說保護心愛的人,連自身都沒法保護。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