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道道穿著作訓服的身影,敏捷地踩著牆壁上的落腳點一躍而上。

動作利索,毫不拖泥帶水,跟武俠小說里的飛檐走壁差不多。

顧朝夕欣長的身影佇立在陽光下,清雋的五官立體分明。

幾個戰士在那裡偷笑。

顧朝夕銳利的目光掃過那幾個賤兮兮的腦袋,踩著作戰靴,漫不經心地踱步過去。

「什麼事這麼好笑?」

被顧朝夕盯上的幾個人猛地直起腰板,黑黝黝的臉上瞬間表情嚴肅認真。

顧朝夕漫不經心地說著:「說出來讓大家都高興高興。」

幾個戰士猶豫了下,有人開口:「報告!我們在說馬上要過八一建軍節了,不知道那天能不能吃上餃子。」

基地的物資比不上外面,雖然頓頓有肉,但是青菜什麼的就很少。

這地方,菜可比肉金貴多了。

戰士們最盼望的就是吃餃子。

顧朝夕銳利的視線掃過那幾個戰士,凜冽的眼神像利刃般巡視,微微勾唇,如春風和煦般說道:「想吃餃子?」

「想!」回答的是一聲聲響徹雲霄的聲音。 「一個月後,全軍大比武,你們要能拿第一,我就讓你們頓頓吃餃子。」

顧朝夕笑得如沐春風,戰士們卻齊刷刷地抖了抖。

明明是和煦的天氣,他們卻感覺到了,如同十二月寒冬的冷冽。

「記住,你們是特種兵,是蒼龍大隊的特種兵!」

顧朝夕挺拔的身姿,在訓練場上散發著威嚴和凜然。

戰士們一個個把腰桿挺得筆直,顧朝夕的目光冷眼掃過一張張年輕且肅穆的臉。

「你們是一個兵,是真正的兵王之王,既然是兵王就要拿出兵王的樣子來!我不想下次全軍大比武,被人指著鼻子說蒼龍大隊名不符實,還不如解散算了!」

訓練場上是死一般的寂靜。

顧朝夕這句話說得一點不假。

蒼龍大隊以前是全軍第一,每個戰士拉出來都是單兵之王。

自從五年前,秦深和顧朝夕,一死一走。

蒼龍大隊的兩個靈魂人物一離開,整個隊伍的士氣都垮了。

再加上五年的時間,老兵離開,新鮮的血液注入,訓練跟不上來。

現在的蒼龍大隊,在全軍只能算吊車尾,隨時都面臨著被解散的危機。

顧朝夕臨危受命,重新擔任蒼龍大隊隊長。

他對這裡有著深刻的感情,他不想蒼龍大隊散掉。

要讓蒼龍大隊重獲第一,光靠顧朝夕一個人是不行的。

說到底,還是要靠這幫戰士們,讓他們自己燃起戰鬥的意識才行。

而顧朝夕最擅長的,就是利用人心。

「這樣的話,不要讓我強調第二遍,聽到沒有!」

「聽到!」

鏗鏘有力的回答聲,在空曠的訓練場上,猶如捲起了十級的風浪。

朝著四面八方,肆意地撲去,激起了震撼人心的迴響。

「大點聲,聽到沒有!」

顧朝夕似乎還不滿意,厲聲的訓斥聲讓戰士們再次發出嘹亮而整齊的回答聲。

「聽到!!」

「很好,負重三十斤,五公里越野跑。二十分鐘內完成,全隊不能有一個人掉隊,明白了沒有!」

「明白!!」

顧朝夕的語氣不容任何商榷的餘地,滲透著絕對的威嚴。

「出發!」

辦公室里,賀洪興在和顧朝夕商量著事情。

「咱們大隊上次全軍大比武得了最後一名,軍部的命令下來了,要求成績最後一名退伍轉業。」

最後一名是小隊的分隊長齊志平。

齊志平是個老兵了,是在當初蒼龍大隊組建的時候,秦深親自挖過來的人。

他參加過蒼龍大隊所有的重要任務,是個身懷絕技,軍事素質極佳的戰士。

不管是資歷、還是軍事素養方面,齊志平都是個絕對的人才。

全軍大比武的時候,有個戰士腳受傷了,齊志平寧可自己不要成績,也要把戰友給背去醫療點。

可是成績沒有情面講,齊志平因為缺了一個比賽的成績,所以成為了全隊最後一名。

只是,誰都沒有想到,會是這樣的結果,要齊志平退伍轉業。

為了這件事情,顧朝夕和上頭交涉了好幾次,但是都沒有用。

原本上頭對蒼龍大隊的現狀就不滿,一定要砍掉幾個成績最差的。

顧朝夕點了一根煙,表情很凝重。

早在蘇晚懷孕的時候,他就戒煙了。

只有在情緒很糟糕的時候,他才會抽煙。

他覺得對不起秦深,當年秦深犧牲前,讓他好好帶著大夥干,可是他呢?

他當了一個逃兵。

現在他回來了,蒼龍大隊卻快要分崩離析。

這些特種兵的戰士們,每一個都是秦深的寶貝疙瘩。

當年,是秦深把這些戰士們從四面八方給調過來的。

這些戰士們每一個都是單兵之王,當年秦深為了挖人可是費了不小的力氣。

但是現在呢,他卻沒有能力保住這些戰士……

「報告!」

門口傳來聲音洪亮的報告聲。

賀洪興嘆了口氣,對著顧朝夕說:「是齊志平來了。」

「進來。」賀洪興沖著門口說了一聲。

齊志平穿著一身整齊筆挺的軍裝,沒有戴領章和肩章,背上背著打包好的軍用行囊。

邁著堅毅的步伐走進辦公室,齊志平先是姿勢標準的沖著顧朝夕和賀洪興敬了個軍禮。

「隊長、政委,我是來跟你們告別的。說實話,我在部隊十二年了,部隊就是我的家,我捨不得離開這裡。可能這就是命吧……我要走了,希望你們好好保重……」

齊志平知道,顧朝夕為了他的事情,一直在跟上頭交涉。

可是這事怨不得別人,誰叫他得了最後一名呢?

他是個職業軍人,只會服從,不會抱怨。

他很迷茫,他家裡父母都不在了,他不知道,他回家還能做什麼?

轉業?是去給人當保安嗎?

在小區穿個制服,整天在大門口收發室坐著,看看報紙,收個快遞。

齊志平真的不敢想象那樣的生活。

顧朝夕沒說話,埋頭狠狠抽煙。

賀洪興嘆了口氣,拍拍齊志平的肩膀,「你回到地方上,轉業后好好乾,不管什麼時候,都不要忘記自己是個軍人。」

「是!」齊志平又看了顧朝夕一眼,「那……我走了……」

顧朝夕依舊沒說話,齊志平眼圈發紅,掏出轉業手續書,交給賀洪興簽字。

賀洪興嘆了口氣,拿出筆,打開筆帽。

只要在這張轉業手續書上籤了字,從此他就再也不是軍人了……

「等等!」

顧朝夕低沉的聲音響起。

他像是做了什麼決定似的,從賀洪興的手裡抽走了那份轉業手續書。

看了一眼,然後放進了自己辦公桌的抽屜里。

關上抽屜,顧朝夕的聲音帶著些漫不經心。

「你這份手續先放著吧,你不是還沒有找到工作嗎?等到你回到地方,先聯繫幾個單位,看誰肯收你了,找到份穩定的工作,再簽字也不遲。」

賀洪興和齊志平都不明白他的意思。

顧朝夕微微勾唇,笑了笑,「你可是蒼龍大隊走出去的特種兵,要是你犯了什麼事情,估計警察都不是你對手吧?」

齊志平有些懵逼,下意識解釋道:「隊長,我絕不會幹危害社會、犯法的事情。」 賀洪興倒是聽明白了,在旁邊露出個意味深長的笑容。

顧朝夕一掃剛才皺眉不展的樣子,微微勾唇,看起來甚至心情還有幾分愉悅。

他走過去,拍了拍齊志平的肩膀,笑得像個老狐狸。

「按理說,你這樣頂尖的特種兵退伍,是應該好好監管的。

你這樣的身手,要是在外面打架鬥毆、惹是生非,十來個警察都近不了你的身。

到那時候,地方上治不住你,還不是得把你給送回部隊來管教嗎?哎,你可千萬別這樣,一定要好好找份工作,千萬別打架!」

顧朝夕把最後「別打架」三個字,說得格外用力,敲黑板划重點。

齊志平又不傻,眼睛頓時一亮,滿眼興奮地沖著顧朝夕說道:「謝謝隊長,我知道該怎麼做了!」

顧朝夕眨了眨眼睛,微微一笑:「嗯,還算不笨。好了,時間差不多了,趕緊出發吧。」

「是!」齊志平激動地敬了個軍禮,踩著興奮的腳步走了。

賀洪興沖著顧朝夕豎起大拇指,「隊長,我服了,我賭一包辣條,齊志平一個星期回來。」

顧朝夕淺淺一笑:「五天。」

賀洪興點頭:「賭了!」

這邊戰士們跑完五公里負重越野,就急沖沖地跑去給賀洪興送行。

本來大夥都挺傷感的,誰知道賀洪興連行李都沒拿,直接坐車就走了。

大夥蒙圈了,這啥意思啊?

齊志平下了火車,眼睛跟裝了雷達似的,在火車站掃了一圈。

發現五六個小偷,一個用手機拍女孩內褲的偷窺狂,還有兩個人販子。

這幾個倒霉催的人,出門沒看黃曆,被揍得那叫一個慘啊!

全部重傷!

其中有一個小偷帶了刀子,直接刺向齊志平,結果被齊志平擰斷了手骨。

偷窺狂的鼻樑骨被打斷了,這傢伙居然還是個逃犯!

人販子是一男一女。

男的腿被打斷了,女的被剃光了頭髮。

被帶到警察局,警察們全傻眼了。

商量了半天,為民除害是好事,可這手段也太嚇人了。

這屬於刑事案件了,他們決定先把齊志平給關到拘留所。

然後……拘留所的犯人們哭著喊著求認罪。

他們寧可去坐牢,也不想和這傢伙關在一起。

總之呢,只要有齊志平在的地方,那就只能用一片狼藉,殺星降世來形容了。

最後領導們坐不住了,問這個齊志平到底是什麼來頭。

這一問,嚇了一跳,原來是特種兵退伍轉業的。

這樣恐怖的殺星,地方上哪個單位敢要啊?

如果不給他安排轉業,他要是在地方上為非作歹,走上犯罪道路,那可是大麻煩了!

有人提議,要不給他送回原籍。

予你纏情盡悲歡 結果一查,這傢伙父母雙亡,從軍十二年,壓根沒親戚!

地方上沒人要,單位沒人收,原籍也沒人了。

要是把他給留在社會上,指不定三天兩頭出事。

你要說給他的性質定位刑事案件吧,再一查,這傢伙的轉業手續還沒簽字呢!

警察可沒有權利處理部隊的事情。

沒辦法,最後又只能找回蒼龍大隊。

顧朝夕接到電話的時候,一派內疚的語氣。

「這個齊志平簡直膽大包天,居然跑到地方上去胡作非為!他以為離開部隊就沒人收拾得了他嗎?

對了,他打傷的都是些什麼人?

什麼??小偷、逃犯、人販子?那也不該打成重傷啊。

你們放心,我先派人把他給押回來,先關半個月禁閉,看我怎麼教訓他!」

齊志平回到了部隊,第一時間就滿眼興奮地去找顧朝夕報道。

顧朝夕似笑非笑地看著他,「我怎麼跟你說的,讓你別打架,你下手夠狠啊!」

齊志平咧嘴笑,「我時刻謹記著隊長的教導。」

顧朝夕收起了笑臉,「給你一個月的時間,你們小隊要是在一個月之後的全軍大比武中,拖了後腿,我可丟不起那個人。到時候別說是你了,就是我也得捲鋪蓋回家!」

「是!保證爭第一!」齊志平表情嚴肅認真地回答。

經過這一次的事件,給戰士們都敲響了警鐘。

他們都是各個軍區挑選出來的最優秀的人才,他們組成的蒼龍大隊應該是全軍第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