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可能,你去問問你師傅同意不,你師傅要是同意,那我沒意見。”我攤開雙手一臉無賴的樣子看着她說道。

“廢話,我師傅要是同意的話,我還能來跟你說麼?”說到這以後柳青兒的語氣變得有些無奈的說道:“本來我還以爲我邱爺的徒弟是個玉樹臨風,風流倜儻的人呢,沒有想到居然是你這樣一個猥瑣男。”

猥瑣男?我草,我什麼時候成猥瑣男了?想到這以後我看着柳青兒的樣子,心裏卻是異常的生氣,但是卻又不知道該說什麼了,想到這以後我深呼了口氣,冷靜了一下自己的思緒以後,看着她說道:“得,您老人家不猥瑣,那您別在我房間,我媽不是給你安排了房間麼,你哪涼快哪呆着去,別來煩我,行麼?”

“不行!”柳青兒雙手叉腰的看着我語氣也異常的堅定“要麼你和我鬥法,咱們兩個誰輸了,誰就是晚輩,要麼你就得叫我姐姐。”

“不可能。”我異常堅定的說道。

柳青兒跟着笑嘻嘻的說道:“那你就跟我鬥法,不然你就認慫,認慫的話我可以考慮放過你。”

我此時已經被柳青兒氣到了,已經怒火中燒了,本來下午就憋着一股子火氣,讓柳青兒這幾句話說的我已經忍不住徹底要爆發了,於是我衝着她說道:“你能不能別這麼無理取鬧?”說到這以後我聲音大了一些“我不想跟你鬥法,也不想跟你一般見識,你最好是有多遠走多遠。”

“你就是慫,你就是害怕。”柳青兒說道。

我跟着深呼了口氣,晃了晃自己的腦袋,強行將心裏的怒火壓制在了心底,緊跟着我擡起頭看着她說道:“你確定要跟我鬥法是嗎?”

“是!”柳青兒的語氣異常堅定。

我在一旁點了點頭說道:“行,你說吧,什麼時候鬥法。”

“明天早上,找個沒人的地方,咱們鬥法。”柳青兒對着我說道。

我想了一下,我學了這麼久的巫術,對付她這麼一個小丫頭應該是遊刃有餘的,緊跟着我點點頭說道:“好,一言爲定,如果我輸了,你以後是我姐姐,如果你輸了,以後叫我哥哥,另外不許在煩我,明白嗎?”

柳青兒點點頭,爽快的說道:“好,你以爲我願意纏着你?”

“隨你怎麼說,你現在可以離開我的房間了吧?”我看着她說道。

柳青兒點點頭以後,看着我說道:“你可別輸了哭鼻子就行了。”說着話柳青兒轉身就走出了我的房間。

看着她離開了以後,我心裏一下子就舒服多了,總算把這死丫頭給弄走了,要不然一晚上沒完沒了的我還真有點受不了呢。

想到這以後我把手裏的古籍放下來以後,繼續坐在牀上開始打坐了。

——————————-分割線。

早上,我還沒有睡醒的時候,一陣急促的敲門聲傳了過來,我迷迷糊糊的揉了揉眼睛,看了看桌子上的鬧鐘,此時才七點多,正常情況下我都是八點多才起牀呢。

想到這以後我揉了揉惺忪的睡眼,拖着睏倦的身子去開門了,打開門以後,我一看,居然是柳青兒,我這個時候纔想起來,昨天晚上答應了和她鬥法的事情。

而誰知道我還沒說話呢,柳青兒頓時就尖叫了起來“流氓!”

我頓時意識到了,自己好像光着膀子,此時只穿一個四角褲,她這一嗓子喊出去以後,我趕忙捂住了她的嘴,一把就將她拖進了房間裏面,誰知道這丫頭開始咬我手了,我下意識就鬆開了她。

我還沒開口說話呢,這死丫頭衝着我的身上狠狠的就掐了上去,我跟着強忍着痛意沒有叫出聲,跟着這丫頭鬆開手以後,看着我警惕的說道:“你想幹嘛?”

“大哥,你想幹嘛,大早上的你把我爸媽吵醒了知道嗎?”說到這以後我轉過身回到了自己的牀上。

“我還以爲你要非禮我呢!”柳青兒有些氣呼呼的說道。

“啥?”我整個人都懵逼了,我非禮她?臥槽,我特麼此時只想給她狠揍一頓,非禮她?我非禮母豬都不會非禮她,想到這以後我瞅着她說道:“大姐,你怎麼這麼自戀呢?” 178 放你一馬

柳青兒沒好氣的看着我說道:“誰讓你剛剛捂着我的嘴還把我拖進房間了?”說到這以後柳青兒上下打量了我一下以後緊跟着開口說道:“你怎麼還不穿衣服?”

“我以爲你還沒看夠呢!”我說道。

“混蛋,你趕緊穿衣服,我要和你鬥法!”柳青兒說道。

我跟着稍稍思索了一下“你出去!”

“憑什麼你叫我出去我就出去,我偏不出去!”柳青兒氣呼呼的說道。

我突然感覺柳青兒是個奇葩,絕對的奇葩,而且還非常不可理喻的那種奇葩,我真的好奇她是怎麼長這麼大的,想到這以後我看着柳青兒沒好氣的說道:“我要穿衣服了,難道你要看嗎?”

柳青兒一聽我這麼說,當即臉就紅了,沒好氣的嗔道:“你以爲誰都喜歡看你啊,渾身上下沒二兩肉,有什麼可看的!”說着話柳青兒就走出了房間。

柳青兒走出房間以後,我剛剛的睏意一點都沒有了,看來只能早點起來了,想到這以後我便開始穿衣服了,穿好了衣服以後將房間收拾乾淨以後我就出去洗臉刷牙了。

忙活完這點事以後,我回到客廳的時候柳青兒已經坐在客廳跟着我爸媽他們坐在一起吃飯了,我一看,沒我的飯,自己轉身又回到了廚房,盛好自己的早飯。

我剛剛坐下來以後,我爸媽看着我問道:“你是不是欺負青兒了?”

“沒有!”我悶聲說道。

我媽試探性的看着我問道:“真的沒有嗎?那我剛剛怎麼聽到青兒的叫聲了?”說到這以後我媽頓了一下“你最好是別讓我知道你欺負人家小姑娘,不然我揍死你。”

我跟着有些無奈的看着我媽說道:“媽,你怎麼也這麼不可理喻?爲啥不是她欺負我啊?”

“人家青兒那麼乖的一個丫頭會欺負你?”我媽跟着繼續說道:“你是那個任人宰割的人嗎?”

“得,我不跟您計較了,反正在您心裏我就是這幅形象了。”我說完以後直接低下頭開始吃飯了。

我媽這個時候放下了筷子,看着柳青兒說道:“青兒在這你就當是在自己家知道嗎?小貴要是欺負你了你就跟嬸嬸說,嬸嬸幫你揍死他。”

“謝謝嬸嬸。”柳青兒甜甜的說道。

我吃完飯以後,放下了碗筷,看着我爸媽說道:“我吃完飯了。”說到這以後我看了一眼柳青兒“你吃完飯了喊我就是了。”

說完以後我就直接回房間了,回到了房間以後,我找了幾張我師傅的剪紙,想想待會該怎麼對付這死丫頭,跟着我拿出來幾張剪紙以後,順手拿出來一根銀針,直接扎破自己的手指,在剪紙上面滴上了自己的血液,而那剪紙一下子就將我的血液吞噬了,看到此時的剪紙,我心裏隱隱有些擔心,這滴上血液的剪紙,傷害會增幅許多,但是如果我這樣做的話,無疑會傷害到柳青兒,想到這以後我心裏有些猶豫了,到底是用還是不用呢?

不過又想到了之前柳青兒對我的那副樣子,我心裏就氣得直咬牙,跟着我將滴好血液的剪紙放在了自己的口袋裏,但是總感覺這樣做有些不妥,於是我將這剪紙放在了自己的後兜裏,隨後將普通的剪紙和滴了血液的剪紙分開放在了一起。

隨後我剛剛準備在做幾張剪紙的時候,柳青兒走了進來,雙手抱着膀子看着我問道:“你準備好麼?我告訴你,你要是現在認輸的話,我可以放你一馬。”

“我憑什麼認輸?”說到這以後我的語氣頓了一下“再說了,要認輸也是你認輸。”

跟着我起身站了出來,柳青兒笑了笑說道:“那咱們走吧,你找地方吧,找個沒人的地方。”

我跟着想了一下,只能去我家後面,我家後面有一片荒地,那邊應該沒有什麼人,而且也不會被人看到,想到這以後我衝着柳青兒點了點頭說道:“那你跟我走吧!” 179 被柳青兒重傷

誰知道我的這句話剛剛說完柳青兒突然間衝着我壞笑了一下,緊跟着她整個人突然就動了,我看到這一幕的時候,我整個人驚呆了,這丫頭居然可以掙脫我的三道娃娃?我有些不可思議的看了一眼。

而就在我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柳青兒拿着手裏的一張符紙一下子就貼在了我的身上,嘴裏跟着默唸道:“道法歸一,無盡業火!”

我聽到她柳青兒的這句話的時候趕忙將貼在我身上的符紙一下子就撕了下來,頓時還沒撕完的時候,那符紙已經燃燒了起來,我看着這符紙燃燒的樣子,心裏暗道一聲,糟了,只見此時那符紙一下子就燒了起來,將我的羽絨服都燒破了,我感覺胸口真灼熱的感覺,緊跟着我看着地上的雪花,一下子就爬到了雪堆裏面,那符紙纔算是緩緩的熄滅了。

我此時感覺自己都非常的狼狽,緊跟着我起身以後,拍打了一下自己身上的塵土還有那雪堆上粘上的雪以後,再加上我的羽絨服也破了,此時還不斷的有白色的毛毛飄了出來,我心裏的火氣一下子就上來了,本來我根本沒有打算這麼認真的,沒有想到柳青兒居然如此過分。

想到這以後我下意識的看了一眼柳青兒,只見此時的柳青兒抱着肩膀一臉得意的樣子看着我,我看到她此時這幅笑容以後,心裏一下子就突然特別生氣,我總感覺我從一開始就不應該讓着這死丫頭,想到這以後我跟着二話不說啊,踏起了太極步,這太極步的速度也加快了許多。

而柳青兒看到我的太極步的時候,她明顯意識到了,我是真的生氣了,只見她的臉上閃過一絲驚慌之色,跟着她拿出來自己的符紙隨手衝着我的身上祭了過來,我早就知道她要這麼做了,跟着我腳下的太極步根本沒有停下來,而是從自己口袋裏拿出來幾張三道娃娃衝着柳青兒祭了過去,腳下的太極步卻根本沒有停止。

因爲我不想中斷太極步了,而柳青兒的符紙扔過來以後,根本毫無效果,直接就被我手裏的剪紙全部抵擋回去了,她此時才意識到她根本不是我的對手的。

而我此時已經怒火中燒了,根本顧不上那麼多了,太極步踏起來以後我感覺到周圍一陣陣熟悉的力量再一次涌入到了我的身體裏,雖然我不確定這太極步能維持多久,但是我卻知道,此時用太極步對付柳青兒一定沒什麼問題的。

此時周圍的風開始狂躁的颳了起來,我甚至能感受到周圍的雪花的都已經隨着我的太極步踏起之後隨之飄動了起來,而站在我面前的柳青兒已經慌了神了,顯然在她眼裏我是一個道法不強的小流氓,她卻沒有想到,我的太極步已經如此熟練了。

而站在我眼前的柳青兒見到我太極步踏起的時候,她跟着將自己手裏的符紙往出一個勁的祭了出來,奈何她的道法太弱了,根本不足以對抗我的剪紙,這也是我第一次感覺到自己的強大。

緊跟着大概一分鐘左右的時間我的太極步已經踏完了,一股輕盈的力量已經充斥在了我的身體裏,柳青兒看到這一幕的時候眼神裏閃過一絲驚慌“你可以借用天道的力量?”

我跟着冷笑了一聲“今天就讓你輸個明白!”說着話我拿起來自己手裏的剪紙跟着衝着柳青兒就祭了出去。

柳青兒跟着此時拿出來一張符紙和我的剪紙順勢碰撞在了一起,頓時“嘭”的一聲爆炸的聲音傳了過來,我此時心神有些清醒了一些,但是我還是不想就這麼輕易的放過柳青兒。

我跟着一邊祭出剪紙一邊衝着柳青兒走了過去,天道的力量可以用來搏鬥,以柔克剛,但是此時的柳青兒在近身搏鬥這塊好像什麼都不會,只是一個勁的扔符紙,我倒是也有些耐心,不急不緩的扔着剪紙對抗她的符紙同時,衝着她就走了過去。

而我快走到柳青兒面前的時候,柳青兒此時突然間憤怒了,她明顯感受到我此時是在戲耍她了,能不憤怒纔怪呢。

在絕對的力量面前,柳青兒的一切都是徒勞,跟着我快走到了柳青兒面前的時候,柳青兒跟着緊閉着雙眼嘴裏默唸起了口訣,當我聽到這口訣的時候我就知道她念的是什麼口訣,他要請神上身,按照我此時對柳青兒的瞭解來說,她根本駕馭不了請神術,因爲她的道法實在薄弱的狠。

想到這以後我跟着走上前一把抓住了柳青兒合十的雙手,順勢拿出來三張三道娃娃的剪紙分別貼在了她的身上,嘴裏跟着默唸了一句“定!”

直接切斷了柳青兒的請神術,柳青兒被我切斷了請神術以後,一臉厭惡的看着我說道:“姜小貴,你要殺要剮隨你,少給我玩這一套。”

我跟着深呼了口氣,看着她說道:“你的道法薄弱,根本駕馭不了請神術,如果你能駕馭請神術的話,早就用了,何必等到現在呢。”說到這以後我頓了一下“你如果認輸,我就放你一馬。”

“你有本事殺了我啊!”柳青兒扯着嗓子喊道。

我平靜了一下自己的思緒以後看着她說道:“你別沒完沒了,我如果想要傷害你,你根本不是我的對手,你真的以爲你能贏了我嗎?”說到這以後我看着她冷冷的說道:“認不認輸隨你。”

“王八蛋,你就是認慫了,你就是不行!”柳青兒依舊是罵罵咧咧的說道。

此時我心裏卻沒有什麼恨意了,畢竟柳青兒是三爺的徒弟,她就是在可惡,我也不能傷害她,何況她還是一個姑娘,想到這以後我深呼了口氣,看着她說道:“隨你吧。”

這句話說完以後我感覺自己身體裏天道的力量也開始緩緩的流失了起來,我知道天道的力量馬上就消失了,但是如果讓我用現在天道的力量再去傷害她,我心裏多少有些不忍心,於是我看着了她一眼,跟着就將柳青兒身上的三道娃娃全部撕掉了。

而我口袋裏滴血的剪紙還安靜的躺在自己的口袋裏,估計也用不上了。

就在我剛剛撕掉這些剪紙的時候,柳青兒看着我冷冷的說道:“你別以爲我會認輸!”

“隨便你,反正我沒有輸。”說完以後我便轉身準備離去了。

而我剛剛走出去沒有多遠的時候,就聽見了柳青兒嘴裏的口訣“天道規一,萬法自常,破!”

我一聽這個口訣,當即轉過身看去的時候,只見一張二階的金色符紙衝着我打了過來,這符紙應該是柳三爺給她防身用的,因爲以柳青兒的道法根本畫不出來這樣的符紙,但是當我看到這符紙的想退的時候已經來不及了,但是我此時只有一個辦法了,那就是用我師傅給我的剪紙,但是這剪紙一旦用了,這傷害一定會波及到柳青兒的,而我自身就比她強悍,不會受到什麼傷害,而且我體內還殘存着那些沒有流失的天道力量。

但是隻有會傷到柳青兒,想到這以後我便沒有去拿剪紙,很快,柳青兒的符紙直直的打在了我的胸口上,像是一記重拳一樣,狠狠的打在了我的胸口上,緊跟着我感覺自己的喉嚨一陣發甜,剛剛彎下身子“噗”的一口膿血吐了出來。

我整個人一下子就倒在了地上,柳青兒直直的看着我,此時她也傻眼了,緊跟着我剛剛倒在地上的時候,柳青兒衝着我就跑了過來。

我倒在地上以後,感覺自己的胸口非常的疼痛,疼的幾乎說不了話了,我甚至感覺到我受到了那符紙的攻擊的時候,臉色都已經變得蒼白虛弱了。

而柳青兒跑到我面前的時候,看着我說道:“你爲什麼不躲開啊!”

我跟着虛弱的笑了一下,看着柳青兒說道:“我能躲得開嗎?”

柳青兒跟着說話都帶着哭腔了“那你可以用你的剪紙啊,爲什麼不用啊!”

我跟着苦笑了一下說道:“如果我用了剪紙那麼受傷的就是你了,而不是我!”說完這句話以後我跟着頓了一下“我寧願是我受傷,不然你受傷了我沒有辦法和柳三爺還有我師傅交代的。”

這句話剛剛說完以後我整個人就暈了過去,我沒有想到我會如此不堪一擊,又一次的被柳青兒打倒了。

等着我醒過來的時候,我微微的睜開眼,我才發現,原來不知道什麼時候我已經躺在了我師傅的茅草屋裏,我師傅一臉生氣的樣子坐在我的旁邊。

我看着我師傅生氣的樣子,緊跟着開口說道:“師傅,對不起,我不該跟她鬥法的!”

“哼,你還知道你不該鬥法?”說到這以後我師傅跟着怒罵道:“你這孩子怎麼一點都不能讓人省心呢?”

說着話我師傅一副恨鐵不成鋼的樣子看着我,我此時被我師傅的眼神這麼看着,心裏也挺不是滋味的,雖然說這次是受了點小傷,但是做錯了就是做錯了。 180 冰釋前嫌(上)

我師傅這個時候看着我認錯的態度不錯,倒是也不生氣了,跟着嘆了口氣說道:“好在你這次沒有用你手口袋裏我給你的剪紙,不然你傷到了青兒我就揍死你了!”

聽到我師傅這個語氣的時候我也知道,我師傅此時肯定是已經不生氣了,畢竟受傷的是我,而柳青兒最多是被我的太極步嚇到了,沒有受什麼皮外傷。

而柳三爺這個時候走了過來,一臉歉意的樣子看着我說道:“小貴,三爺在這裏給你賠不是了,這青兒這丫頭不懂事,事情經過我和你師傅也都知道了,青兒這丫頭也全部都跟我們說了,是你讓着她了,如果這丫頭最後不偷襲你,你也不至於受傷這麼重。”說到這以後柳三爺嘆了口氣繼續對着我說道:“三爺在這裏給你賠不是了,這丫頭不懂事,你別往心裏去。”

我師傅也再一旁哼了一聲“這小子還算是知道自己是個哥哥,沒敢用我給他的剪紙,要不然我非揍死他不可。”

柳三爺跟着有些無奈的看着我師傅說道:“老邱,你這人怎麼這個脾氣呢,小貴也沒做錯,你責怪他幹啥?”說到這以後柳三爺看着我笑了笑“行了,小貴,好在你身上天道的力量,要不然這傷勢一時半會還真就好不過來了。”

我跟着嘿嘿的笑了笑說道:“三爺,我沒事,你也別來愧疚了,這本來就該我受着的。”說到這以後我看了一眼我師傅“師傅,我知道錯了。”

“你能知道錯了就行了。”我師傅說道。

而柳三爺在一旁跟着開口說道:“行了,小貴,你沒事我們也就都放心了,以後我會好好管教管教青兒那個丫頭的。”

我一聽柳三爺這句話趕忙開口說道:“三爺,算了吧,她也不是故意的,再說了,畢竟我是哥哥,她是妹妹,理應我讓着她。”

柳三爺聽到這句話的時候,忍不住“哈哈哈”的笑了起來“小貴,還是你懂事,可比青兒那丫頭懂事多了。”

我嘿嘿的笑了笑,看了一眼這茅草屋,我發現這茅草屋裏只有柳三爺和我師傅,柳青兒這丫頭去哪裏了?想到這以後緊跟着我開口問道:“三爺,青兒去哪了?”

“我讓她在院子裏跪着呢。”柳三爺說道。

我聽到這句話的時候趕忙起身了,柳三爺和我師傅倒是也沒有說什麼,剛剛走出去的時候,就聽見我師傅抓住了柳三爺的肩膀,對着柳三爺說道:“行了,孩子的事情讓孩子們自己解決吧,這次這丫頭雖然冒失了,小貴何嘗又不是犯了錯?”

柳三爺也跟着嘆了口氣說道:“希望通過這次的事情可以讓這丫頭長個記XING吧。”

而我此時已經走到了院子裏面,沒有想到我這一暈,居然已經是下午了,而柳青兒就跪在院子裏,我看着她那副樣子以後心裏多少有些不忍心了,於是我走到了柳青兒的面前看着她說道:“你起來吧。”

柳青兒一臉倔強的樣子搖了搖頭說道:“我不起來,我傷你這麼重本身就是犯錯了,何況我又是偷襲你,你又爲我着想,不在這裏跪着我不安心。”

聽到這柳青兒的話以後,我心裏頓時欣慰了不少,這丫頭還算是有點人性,我還以爲她又會對着我臭罵一頓呢,沒有想到她居然說出如此一番話來,想到這以後我看着柳青兒笑了笑說道:“不管怎麼樣,我不是沒事麼,再說了,就算我又事也不怪你,本來鬥法這種事情難免會傷害到誰,這都是正常的。”

柳青兒聽見我這句話以後都時候搖了搖頭,倔強的說道:“可是你是怕傷害到我,否則的話,你根本不會受傷的,而且我剛剛也聽到邱爺說話了,說你帶着他給你的剪紙,你爲什麼不用?”

柳青兒依舊是跪在那裏。

我跟着嘆了口氣對着她說道:“沒必要,行了,你快起來吧,我已經不怪你了。”

“真的?”柳青兒看着我問道。

我笑了笑,看着她說道:“不怪你了,何況我受傷也是經常的事情了,這點小傷算個屁,你趕緊起來吧。”

“不行,我師傅不同意!”柳青兒還是不肯起來。

跟着我看着她無奈的說道:“你快起來吧,你師傅要是不同意的話,怎麼會同意我來讓你起來呢?”

“你說的是真的?”柳青兒眨巴着大眼睛看着我問道。

我點點頭,柳青兒跟着尷尬的看了我一眼說道:“你扶我起來,我的腿麻了,動不了了!”

我跟着忍不住噗嗤一聲笑了出來,合了半天這丫頭不是不想起來,是腿麻了起不來。

誰知道我剛剛笑完,就聽見柳青兒沒好氣的說道:“你笑個屁,快點扶我起來!”

我點點頭以後,心裏有些無奈的將柳青兒攙扶了起來,緩緩的走進了茅草屋裏面。 181 冰釋前嫌(下)

我跟着尷尬的撓了撓頭看着我媽說道:“之前那個衣服今天不小心刮破了,所以我師傅又給我買了兩套新衣服。”說完這句話的時候我示意柳青兒不要說話。

而我媽跟着在一旁沒好氣的說道:“你怎麼能讓你師傅給你買呢?你這臭小子,咱們家不能老是佔你師傅的便宜,咱們家已經受了你師傅太多恩惠了,你又讓你師傅給你買衣服。”

柳青兒跟着在一旁笑了笑說道:“嬸嬸,沒事的,邱爺也是打心眼裏疼小貴的。”

我媽跟着嘆了口氣說道:“算了,算了,我不說你了。”

我跟着在一旁雙手一攤,顯得頗爲無奈的看着我媽,好在矇混過關了,至少沒有讓我媽發現我和柳青兒鬥法受傷的事情,要不然我媽肯定又要擔心了,想到這以後我不禁感覺自己確實還是衝動了一些。

緊跟着我媽便讓我和柳青兒進了屋裏,進屋以後身體也暖和了許多,我和柳青兒坐在客廳裏,我媽在廚房忙活着做飯的事情,沒過幾分鐘柳青兒便去廚房給我媽幫忙一起做飯了。

我和我爸則是坐在客廳裏無聊的翻看着電視節目,等着到晚上吃過飯以後,我便早早的回房間休息去了,畢竟我雖然受傷不重,但是胸口卻多少還是有些疼痛的。

等我回到房間脫下來衣服的時候,發現自己的胸口還是有些紅腫的樣子,只要輕輕一碰就會傳來一陣疼痛,不過好在不礙事,只要不碰他就好了,只是現在心裏有些後悔沒從我師傅那裏拿瓶藥膏回來。

正當我胡思亂想的時候,房間敲門聲響了起來,我趕忙穿好了衣服走了過去,打開門以後,柳青兒站在我房間的門口,看着我,我緊跟着有些疑惑的看着她問道:“你怎麼過來了?”

柳青兒這個時候擡手拿着手裏的藥膏在我眼前晃了晃,對着我笑嘻嘻的說道:“你受傷那麼重,我走之前跟邱爺要了一瓶專門擦拭你傷口的藥膏。”

我跟着撓了撓頭看着她說道:“謝謝你啊。”

柳青兒一臉無所謂的樣子搖了搖頭說道:“不用謝我的,傷你的人是我,我理應該爲你的傷勢負責的。”說到這以後柳青兒頓了一下“我師傅說過,做人要敢於承擔。”

我跟着笑了一下,看着她說道:“你先進來吧。”

柳青兒跟着走進了房間,我坐下來以後看着她說道:“其實也沒有什麼事情,傷口已經好多了,現在就是有些紅腫,估計過幾天就好了。”

“我專門拿了藥膏就是爲了給你用的。”說着話柳青兒便將手裏的藥膏放了下來。

我跟着點點頭,沒有說話。

隨後柳青兒看着我說道:“你把衣服脫了吧。”

“啥?”我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她,稍稍思索了一下當即就明白了,緊跟着說道:“沒事沒事,我自己擦就行了。”

“畢竟是我傷了你,我幫你擦吧,不許拒絕!”柳青兒的語氣異常的堅定。

通過這兩天跟柳青兒的相處,我多少也是瞭解她一些的,這個丫頭倔強的要死,我要死拒絕她她肯定會不樂意的,想到這以後我跟着點點頭以後,脫下了外套,光着膀子站在柳青兒的面前。

柳青兒這個時候才徹底看清楚我身上的傷口,緊跟着柳青兒有些驚訝的看着我問道:“你身上怎麼這麼多的傷口啊?”

我跟着稍稍思索了一下,看着柳青兒聳了聳肩說道:“都是以前受的傷。”說到這以後我頓了一下,指了指自己的後背的傷口說道:“這裏的傷口是被人蠱山精傷到的,還有這裏胸口的抓痕,是被金甲屍傷的,還有肚子這裏的傷口是被一隻殭屍抓的。”

柳青兒有些驚訝的看着我說道:“我真的沒有想到你居然受了這麼多的傷。”說到這以後柳青兒頓了一下“我收回我之前的話,你不是一個流氓痞子,開始我還以爲…..”

柳青兒話說道一半的時候沒有繼續說下去,我跟着在一旁笑了笑問道:“你還以爲什麼呢?”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