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想被容初璟給看到,韓楉樰趕緊的將那碗雞湯端起來喝了,這才感覺,好了一些,然後,又將那碗白粥給端了起來。

「怎麼樣,楉樰,你還餓不餓,要不要再吃一點?」

見韓楉樰將那碗雞湯和薏仁百合粥都吃完了,容初璟有些擔心她還沒有吃飽,想著,要不要再去給她端一碗。

「不用了,這些就夠了。」

韓楉樰搖了搖頭,她吃了這些,已經不覺得餓了,而且,她也不想讓他在為了自己忙前忙后的了。

「嗯,不吃了也好,這大晚上的,吃的太飽了,對身體也不好。」

見韓楉樰說不吃了,容初璟點了點頭,也沒有堅持讓她再吃一點,必將是晚上,吃多了,對她的腸胃也不好。

「那楉樰,你先休息吧,這才三更天呢,離天亮還有段時間,等明天早上起來,在多吃點好吃的。」

說著,容初璟就將燈給吹了,讓韓楉樰好好的休息了,他也回到了,剛剛他睡覺的軟榻上面。

韓楉樰和容初璟兩個人,都沒有提,他應不應該睡在這裡的事情,就好像,這件事情,是很自然的一樣。

韓楉樰原本以為,自己會睡不著的,至少,會輾轉反側的,可是,沒有想到,自己居然,很快的就睡著了。

她不知道,是因為韓楉樰在這裡,讓她感覺到了安心的原因嗎,韓楉樰下意識的不想去想。

等韓楉樰再次醒來的時候,外面的天已經大亮了,再去看,昨天晚上容初璟睡過的軟榻,上面已經什麼都沒有了。

這讓韓楉樰懷疑,難道,昨天晚上的事情,只是自己的一場夢嗎,想著,她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肚子,應該不是的吧。

「姑娘,你醒了嗎?」

就在韓楉樰想著,昨天晚上的事情,是不是自己的一場夢的時候,外面就傳來了紅綢的聲音,她應了一聲,讓她進來了。

趁著紅綢進來的時候,韓楉樰將自己的衣服給穿好了,然後才就著她端進來的水,洗漱了。

「你怎麼這個時候過來了?」

韓楉樰有些奇怪,這個時候,不早不晚的,或許怎麼會過來了,而且,她才剛剛醒來呢。

「是王爺說的,他說,姑娘昨天太累了,應該這個時候會醒過來,讓奴婢來伺候的。」

說道這裡,紅綢就覺得容初璟真的是太神奇了,居然連韓楉樰什麼時候會醒過來,都能算到。

而韓楉樰聽了紅綢的話,也恍惚了一下,原來,是他吩咐的啊,這樣說來,昨天晚上的事情,不是自己在做夢了。

這樣一想,就連韓楉樰自己都沒有發現,自己的心情,好像已經好了很多了,動作也更加的快了起來。

「姑娘,你昨天製作的葯,成功了嗎?」

昨天,韓楉樰他們出來之後,就馬上去休息了,他們也就沒有問起製藥的事情,這會兒,除了她,韓遙微和小敏,都還沒有起來呢,就只能問她了。

「嗯,成功了,等會兒,可以給你試試。」

韓楉樰想著,自己昨天製作成功的長生美白粉,心情就更加的好了,那可又是一大筆錢啊。

「真的啊,可是,那不是葯嗎,奴婢也能試嗎?」

紅綢以為,韓楉樰製作的是藥物,雖然她是願意幫她試藥的,可是,萬一葯不對症,那可怎麼辦啊。

聽了紅綢的話之後,韓楉樰哈哈的大笑了起來,她發現,自己的這個丫鬟,有時候,還是很可愛的嗎,嗯,還有點傻。

「當然不是了,你還記得我上次做的那個秋霜美顏膏吧,這次做的長生美白粉,和那個就是差不多的。」

顧名思義,長生美白粉,就是能夠讓人的容貌,常保青春,美白亮麗的美顏粉了,韓楉樰也是在一本書上面看過這樣的藥粉,這次,她真的將它給製作出來了。

「啊,原來是這樣的啊,那真的是太好了,姑娘,你給奴婢試試吧。」

紅綢聽了韓楉樰的話之後,馬上就高興了起來了,上次她做的那個秋霜美顏膏,她可是用過的,那效果,簡直是太好了。

就是放在雲想容里,都要賣到二十兩銀子一盒呢,可惜,那霜葉只有秋天的時候好,現在已經沒有了。

紅綢想起了那秋霜美顏膏,還一副可惜的樣子,不過,想到韓楉樰又做出了新的東西來了,她又興奮了起來了。

或許可是知道的,韓楉樰做出來的東西,可都是好的,這會兒,她已經有些迫不及待的要試一試了呢。

「你這個心急的丫頭,慌什麼,總得等你家姑娘吃了早飯在說吧。」

韓楉樰笑著打趣了她一下,紅綢吐了吐舌頭,什麼都不說了,跟著她去吃早飯去了。

「姑娘,這可是王爺特意讓蔣娘子給你做的呢。」

想到韓楉樰剛剛打趣了自己,紅綢在看到桌子上的東西的時候,還和她眨了眨眼睛。

看著這桌子上面的東西,再加上紅綢的話,韓楉樰就越發的肯定,昨天晚上,容初璟真的是睡在了自己的房間裡面的了。

用過了早飯之後,韓楉樰就去藥房,拿了一盒自己昨天製作好的長生美白粉給紅綢用,又給了一盒,讓她給碧玉帶回去。

對於這樣的美顏粉的效用,韓楉樰也是不敢肯定的,不過,她知道,這肯定是沒有害處的,才敢給紅綢他們用。

「姑娘,你看,奴婢的臉,是不是白了很多,也細膩了很多啊?」

在紅綢試過了韓楉樰給自己的長生美白粉之後,就一臉興奮跑來讓她見證了。

韓楉樰看了看,確實是效果很好,然後,看了看碧玉的,也很不錯,這才確定了,這長生美白粉的效果,是很好的,而且,沒有任何的過敏的現象。

豪門嬌妻,總裁的小女人 既然已經確定了,韓楉樰就讓葉素素來,將這長生美白粉,放在了雲想容裡面賣了。

一不小心愛上你 因為這長生賣白粉,用的藥材和材料,都是比較得珍貴的,韓楉樰給它定的價格也是比較得高的,二十五兩銀子一盒。

「二十五兩銀子,這麼貴,你怎麼不去搶錢啊?」

儘管,有人覺得韓楉樰這樣一個美顏粉,這樣的價格,很高了,可是,在試過了它的效果之後,那些貴夫人,千金小姐的,還是對此趨之如騖。

很快的,這上京,就能以有這樣一盒,韓楉樰的雲想容出產的,長生美顏粉,為時髦了,甚至成了攀比的對象。

「楉樰,你那個美白粉,真的是太好了,就連我,都捨不得將它們給賣出去呢。」

這才短短的幾天的時間,韓楉樰做的那些美白粉,都快要賣光了,葉素素來和她說一下,同時,也是感嘆一下。

「你還少了這些用啊,那你讓別人怎麼辦?」、 聽了葉素素的話,韓楉樰笑著打趣她,要知道,這長生美白粉做出來了之後,她就送了兩盒給她的。

而且,葉素素現在就幫著韓楉樰在管理著雲想容,這長生美白粉,都是送到那裡去賣的,要是她喜歡,自己就能先買一些,哪裡有什麼,她說的,捨不得賣的。

「嘿嘿,我那不是想說,你做的這個長生美白粉的,賣的太好了嗎。」

葉素素見韓楉樰打趣著自己,也不生氣,反而嘿嘿的笑了兩聲,然後又會說起了,這兩天,雲想容的生意是如何的好。

「那些夫人小姐的,用過的,沒有用過的,聽說過的,都來了,還話里話外的向我打聽,你什麼時候,能在出新的東西呢。」

這幾天,葉素素也很忙,不過,她覺得自己忙的很開心,那些平時看起來高不可攀的夫人小姐的,這個時候,見到了自己,都是要說好話,賠笑臉的。

就是為了讓自己給他們多留兩盒這樣的長生美白粉,葉素素覺得,這樣的日子,過的可真的是不錯。

「我這兩天,再做一些長生美白粉吧,至於新的東西,恐怕是要過一段時間了。」

韓楉樰想了想,方博這次帶來的那些藥材,還夠做一些長生美白粉的,想來,再加上之前的,也夠雲想容成一段時間了。

她不想只做一些美顏的東西,還是要做一些,能放在醫館裡面賣的東西才好,所以,這類的東西,要等段時間了。

「這樣啊,那真的是太可惜了。」

葉素素聽了韓楉樰的話之後,有些可惜的嘆了一聲,要知道,每次她做出來的東西,不僅效果好,而且,還很受歡迎。

不過葉素素想到她也不是只有雲想容這樣一下胭脂鋪子,還有兩個醫館呢,也就釋然了。

和韓楉樰說了會兒話,葉素素想著,雲想容裡面,就只有碧玉在幫著自己看著,所以,就先告辭回去了。

「紅綢,你去拿兩盒長生美白粉給方夫人送去吧,另外,讓穎兒也給華夫人送兩盒過去。」

韓楉樰想著剛剛葉素素說的話,就將紅綢給叫過來了,讓她將這長生美白粉,給周青和寧靈雲各送了兩盒過去。

原本,這件事情,韓楉樰覺得,自己應該早點給他們送去的,不過,一時間忙起了其他的事情來,就給忘記了。

剛剛,聽葉素素說,雲想容裡面,很多的人,都出高價買不到的,韓楉樰就想著,還是給寧靈雲和周青送一些過去,也算是她的一些心意了。

「知道了,姑娘。」

紅綢得了韓楉樰的吩咐,馬上就下去準備了,這些東西,韓楉樰都先留了一些下來,或是拿來送人,或是用來自己用的。

要說,在雲想容里,韓楉樰並沒有將自己的那些東西,都給拿出來,每天都是限量的賣的,所以,才會每天都有人買不到的情況出現。

紫魅學院的三公主與三王子 紅綢離開了之後,韓小貝就過來找韓楉樰來了,是來和她說起了上次說過的,去上學的事情。

「娘親,你上次不是說,要讓我去上學的嗎,你選好了學堂沒有啊?」

見韓小貝問起,韓楉樰才想起來,自己那天和容初璟商量了之後,就開始忙著製作長生美白粉的事情去了,將這件事情給忘記了。

「嗯,小貝,我已經想過了,也和你爹爹商量過了,想要讓你去白鷺書院,你願意去嗎?」

韓楉樰想著,雖然,白鷺書院確實是很不錯,可是,也要韓小貝喜歡,願意去才行,她不想勉強他。

「白鷺書院!真的嗎,娘親,我真的可以去白鷺書院嗎,真是太好了,可是,可是······」

韓小貝這樣的反應,很明顯就是很高興,很願意去白鷺書院的,韓楉樰也很高興,只是,在聽到了他後面的話之後,凝了凝眉。

「怎麼了,小貝,可是什麼?」

韓小貝可是之後,就沒有說話了,一副有些悵然失落的樣子,讓韓楉樰都很是疑惑的樣子。

「娘親,我聽雲安說,這白鷺書院很難進的,他今年,也想要進白鷺書院呢,都要考試,他最近都在努力的看書呢,我會不會考不上啊?」

說著,韓小貝有些難過,要是自己到時候沒有考上,那不是白高興一場了嗎。

韓楉樰這還是第一次知道,華雲安也是要白鷺書院,怪不得,剛剛韓小貝聽說要去白鷺書院的時候,會那樣的高興呢。

「這個有什麼關係,離白鷺書院的考試,還有好幾個月呢,你這段時間,好好的學習,小貝娘親相信你,肯定能做到的,是不是?」

韓楉樰也知道白鷺書院,每次入學的時候,都是要考試的,在每年的八月的時候,離現在,還有一兩個月的時間呢。

當然了,也有能直接進去的,不過,那些都是過了會試的,而且成績很不錯的學子,才能直接進入。

「嗯,娘親,我肯定行的,我從今天開始,就認真的學習,到時候,我肯定也能和雲安一起考上的。」

得到了韓楉樰的支持之後,韓小貝也滿是信心了,覺得,自己只要努力認真的學習,到時候肯定也是能夠考上的。

韓楉樰見韓小貝有了信心,也很是欣慰,不過,還是想著,等哪天,去寧靈雲那裡看看,問問華雲安他們,考試的時候,都是考些什麼。

得知了自己能有機會進入白鷺書院之後,韓小貝就回去了,說是從現在開始,就要認真的開始學習了。

在紅綢將長生美白粉送給寧靈雲的第二天,她就到益生堂來找韓楉樰來了,還是一副心情很好的樣子。

「早知道,你要送給我,我就不用派自己身邊的婆子去買了,你可不知道,他們去了好幾次了,都差點沒有買到。」

見到了韓楉樰之後,寧靈雲就將自己讓人去買長生美白粉的事情說了出來,不過,倒是沒有任何不高興的意思。

「原是想著,做出來了之後,就給你送去的,沒有想到,事情一多起來,就給忘記了。」

韓楉樰也笑了,她知道,寧靈雲是不會介意這些事情的,就將這件事情當成了玩笑來說了。

韓楉樰和寧靈雲聊著天,說著說著,就說道了韓小貝想要去考白鷺書院的事情了。

「真的啊,那可真的是太好了,這樣一來,我們雲安可就有伴了!」

聽說了韓小貝要去白鷺書院的事情之後,寧靈雲很是高興,她覺得,華雲安自從和韓小貝在一起玩兒之後,人都開朗了許多了。

寧靈雲絲毫的沒有想過,韓小貝可能會過不了白鷺書院的考試,在她看來,他和華雲安,都是很聰明的孩子,肯定是能過去的。

對於寧靈雲這樣的心大,韓楉樰也是很無奈,不過,也知道她這是對韓小貝他們有信心,儘管這樣,她還是將自己的考慮給說出來了。

「我想著,這段時間,就讓小貝去和雲安一起學習,也好讓他幫著小貝講講,這白鷺書院,考試都要考些什麼。」

韓小貝接受的系統化的學習,是很少的,平時的時候,都是韓楉樰和容初璟教導他的,要不然,就是自己看書。

所以,韓楉樰才想著,讓他這段時間,去和華雲安一起學習,想來,他們之間,相互學習,應該會有很大的幫助的吧。

這也死韓楉樰見韓小貝和華雲安之間的關係不錯,才會這樣的提議,要是他們兩個人之間有什麼不和矛盾的,她就不會這樣說了。

「好啊,這有什麼問題,就讓韓小貝去和雲安一起吧,正好,也能讓雲安有個伴兒。」

對於韓楉樰的提議,寧靈雲沒有任何的反對,馬上就同意了下來了,她也是很喜歡韓小貝的。

「到時候,就讓小貝住在家裡的吧,也免得來回的跑,麻煩。」

寧靈雲想著,華雲安這個時候,都是自己在家裡學習了,因為族學裡面的先生,知道了他要靠白鷺書院的事情,也是同意的,只在他願意的時候,去聽聽課就好了。

到時候,韓小貝去了之後,就是在寧靈雲的家裡了,這樣一來,也方便許多,反正,她也沒有和韓楉樰見外。

韓楉樰雖然很捨不得韓小貝,可是,想到他說起了能去白鷺書院上學的時候,那樣高興的樣子,就覺得,就算是辛苦這一段時間,也沒有什麼了。

「嗯,到時候我問問小貝吧,要是他同意的話,就先留在你那裡吧。」

雖然韓楉樰的心裡已經有了想法,但是,她還是覺得,這件事情,是韓小貝的事情,還是要以他的意見為主的。

「那好,你好好的和小貝商量一下,我等會兒回去,就讓人將房間給收拾出來,讓他來住。」

寧靈雲是真的希望韓小貝能夠住在自己的家裡的,不過,就算是不能晚上住在家裡,午休什麼的,肯定是要在家裡的,這房間,還是要準備好的。

「這件事情,就麻煩你了。」

韓楉樰知道,這件事情,確實是給寧靈雲添了麻煩的,可是,她對這個白鷺書院的事情,真的不是很了解,而容初璟,又很忙。

再說了,韓楉樰現在,也不想什麼都麻煩著容初璟,免得自己以後,對他越來越依賴。

「瞧你說的,我們之間,還有什麼麻煩不麻煩的,時間也差不多了,我相公他也該回來了,我就先回去了,你別忘了,明天帶著小貝過來。」

說完,寧靈雲就帶著自己的丫鬟告辭了,韓楉樰將她送了出去之後,就去找韓小貝去了,他這個時候,還在書房裡面看書呢。

自從昨天說了,要考進白鷺書院之後,韓小貝就變得認真了起來,大半的時間,都是在家裡看書的。

「娘親,你怎麼來了,有什麼事情嗎?」

超級交易師 韓小貝見到韓楉樰進來了,很是驚訝,他知道,他在看書的時候,她是很少會進來打擾他的,除非是有事,或者是吃飯的時候。 「嗯,是有一些事情,想要和你商量一下。」

韓楉樰點了點頭,就坐在了韓小貝的對面,然後,將自己和寧靈雲商量的事情,和他說了一下,詢問他的意見。

「那我以後,是不是都住在雲姨的家裡,不能回來了?」

能去和華雲安在一起學習,韓小貝當然是很高興的,可是,想到要和韓小貝分開很長的一段時間,他就很是捨不得了,有些猶豫。

「當然不是了,只要你想回來了,就可以回來的,你可以兩天回來一次,也可以三天回來一次,只要你高興就好了。」

韓楉樰當然知道韓小貝在想些什麼了,這一學習,就是兩個多月的時間,她當然不能讓他一直在寧靈雲的家裡住著,那樣的話,她也會捨不得的。

聽了韓楉樰這樣說,韓小貝就高興了起來了,覺得,這個辦法真的是不錯,既能和華雲安一起學習,又不用長時間的和自己的娘親分開,他就開心的同意了。

「真的,那好啊,娘親,我願意去雲姨的家裡,不過,我以後,要兩天就回來一次。」

韓楉樰笑著點了點頭,和韓小貝商量好了之後,就先離開了,不想在這裡打擾了他的學習。

而這個時候,容初璟在皇宮裡,手上在拿著一封,自己的屬下教到自己的手上的一封信。

容初璟一把就將這信給扔開了,不用看也知道,這封信裡面寫了些什麼,這些日子,他已經收到了很多封這樣的信了。

這些信,都是韓楉榛寫的,不過,卻不是寫給容初璟的,而是寫給太皇太后的,是他讓人給攔截了的。

這些天來,那些信里,無非都是說韓楉榛已經知道自己做錯了,希望太皇太后能夠原諒自己,在容初璟的面前,幫著她說說好話,解了她的監禁。

看到這些信,容初璟只是冷笑了一聲,這次,就是誰在自己的面前說好話,都是沒有用的,他是不會繞過韓楉榛的。

「來人啊。」

容初璟想著,還是要讓韓楉榛明白,她就算是一天給太皇太後送二十封信,都是沒有用的,而且,他也不想,在天天的見到她的信了。

容初璟喊了一聲,很快的,就有人進來了恭敬的等著他的命令下來。

「你去將這些信,交給韓楉榛,告訴那個女人,想要出來,可以,但是,她必須承認,下砒霜的事情,是她指使的,而且,是想要害死韓楉樰,要不然,就別想出來。」

說著,容初璟就一把將韓楉榛寫過的那些人,都扔在了那個人的面前,然後讓他下去了。

韓楉榛在信中,也只承認了,是自己管教不力,才讓一個丫鬟給矇騙了,自己已經很悔恨了,明裡暗裡的,都是讓太皇太后幫著她。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