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想!”兩人齊齊回答。

事實上,當她們看到其他隊員,互相扶持着回到基地時,已經開始明白葉教官的用意,葉辰是想告訴她們一個道理,大家是一個團隊,每個人都是團隊中的一員,大家應該相互幫助、相互扶持。

“很好!歸隊!”

葉辰站在特戰小隊前方,如電般的目光掃過每一個隊員,沉默片刻。

他嘴角一勾,冷冷笑道:“你們以爲,剛纔的三萬米越野跑,達到地獄式訓練的標準了?你們以爲,撐過剛纔的訓練,就是一名合格的特種成員了?就可以沾沾自喜了?”

隊員們理所當然地看着他。


一上來就是三萬米全速跑,雖然過程非常痛苦,但再苦再累,大家都跑完了,達到了你的訓練要求。甚至,有很多人,數次突破了自己的極限,這樣的結果,難道還不值得開心一下嗎?

“不!你們想錯了!”葉辰大聲說道:“這樣的訓練量,連最基礎的入門級都達不到!只能算是開胃小菜,大餐還在後面!儘量發揮你們的想象,五倍難度?十倍難度?二十倍難度?”

看着隊員們吃驚的眼神,葉辰冷酷地笑道:“你們可以相信的是:以後的訓練,絕對比今天難上無數倍,今天的三萬米全速跑,只是給大家提個醒,順便告訴大家,以後的道路會非常艱難,如果,你們沒有進地獄的勇氣和決心……現在退出還來得及!”

“大家看到這口鐘沒?”葉辰指了指身後木棚上,吊着的一口大鐵鐘:“要是訓練時,誰經受不住這個苦,想退出了,很簡單!拿起木棒,敲一起這口鐘,把軍服脫下來,就可以走了。我以教官的名義保證:這件事,決對不會計入個人檔案,也不會影響你們今後的人生!”

接着他輕蔑一笑:“那些還在抱着試試看的人,我建議你們現在趕緊退出,反正遲早要退出,何必受這個苦呢?不值當!不划算!”

許琪眉頭緊皺,這葉辰怎麼回事。

別的軍事教官訓練時,大多是鼓勵多於訓斥。他倒好,一開始就把訓練過程說得非常艱難,而且還主動勸着別人,退出特種小隊,甚至,連後路都替別人想好了……

“有沒有想退出的啊!”葉辰大聲問。

全特種小隊成員,以沉默來告訴他,他們的選擇!

“很好!”葉辰冷冷笑一聲:“你們的堅持讓我很感動!不過,我的話放這裏,退出特種小隊的優待,一直有效!”

他彷彿在無聲地暗示特種小隊成員們,我不看好你們,你們之中,一定有人會退出!

許琪心裏簡直想罵娘了。尼瑪,別人不想退出小隊,你似乎還不樂意了,特意留個門在這裏,方便他們隨時閃人。

至於小隊成員們心中的想法,則與許琪完全不一樣。

隊員們尊嚴受到了挑戰,自尊心受到藐視,怎麼能嚥下這口氣?

這一刻,他們的想法意出奇的一致:不就個破訓練嗎?有什麼了不起的?十倍、百倍又能自怎樣?你瞧不起我們?我們偏偏要留下來,完成你那個狗屁地獄式訓練,到時,你葉教官,就等着自己打自己臉吧!

“現在,我們來總結一下,三萬米全速跑的意義!”葉辰話頭一轉:“首先,你們的身體素質很差勁!”

所有隊員都虛心接受他這個說法,畢竟有兩個彪悍的女人,在前面作爲標杆,他們找不到任何反駁的理由。

“當然,這個不重要!相信能熬過我訓練的人,身體素質將不會成爲問題!”

葉辰大聲道:“重要的是,我們學會了團結!你們記住了!一人強不算強,再強也是隻綿羊;全隊強才叫強,團結起來是羣狼。”

“現在!你們回答我!你們是什麼?”葉辰大聲問。

“狼!”特種隊員們愣了一下,陸陸續續地回答。

“都沒吃飯嗎?大聲回答我!你們是什麼?”

“狼!”所有人齊聲大吼。

“錯了!”葉辰嘴角微微一勾,迎着大夥不解的目光,說道:“你們是‘兵’!我手下的一個兵!在這裏!我就是紀律,我就是規定!而你們,必須無條件服從我的命令!”

衆成員嘴角抽搐,面無表情。尼瑪,你這轉折跨度也太大了吧!

“你們餓了嗎?”葉辰笑笑問道。

“餓!”這一回,幾乎不用他暗示,所有成員一同大聲說道。全速跑完三萬米,又剛好到了飯點,他們不餓纔怪。

葉辰嘴角一翹,大聲說道:“不過,我現在命令你們去泡澡!”

“啥?”特戰成員兩眼一瞪,一個踉蹌差點摔倒在地。哪有這麼坑人的?你勾起我們心中的饞蟲,結果,卻讓大家去泡澡,泡什麼澡?我們要吃飯!

特種小隊成員們的無聲抗議,被葉辰直接忽視了。

在許琪的帶領下,大夥來到一個特製的大棚裏。

這個大棚,是許琪按葉辰的建議,按排工人臨時趕建的。

大棚中間,用鐵板隔開,一頭爲男澡室,一頭爲女澡室,澡池裏,灌滿了特別熬製的藥汁。

一進大棚,大夥就聞到一股濃郁的藥香味。

葉辰吩咐許琪帶着女隊員去隔壁泡澡,而他自己,則親自監督男隊員泡澡。

來到澡堂邊,幾乎不用葉辰吩咐,男隊員紛紛主動褪去衣褲,不一會,清一色的11條小三角站在他跟前。

葉辰眼一瞪:“留着三角幹嘛?脫了!”

聽到連最後的遮羞布都要去掉,男隊員們頓時扭扭捏捏的,沒人動手。

葉辰大怒:“害什麼羞啊?都是大男人,誰沒那玩意?給我脫!”

在葉辰的嚴厲眼神的威逼之下,男隊員們緩緩摸向褲頭。終於,有隊員先脫了下來,鑽進藥池裏,其他隊員也紛紛有樣學樣,很快,11名男隊員全都下了藥池。

“哇!這藥水好燙啊!要起泡了!”

“還辣呼呼的!都辣到肉裏面去了……”

……

澡池是特製裏,下面有加熱裝置,作爲泡澡的藥水,能一直保持在38度到40度之間。


“每個人必須泡足一個小時,不許離開澡池,有誰受不了了,鍾就在外邊,敲一下就解脫了!”葉辰冷冷說完,轉身就走。

身後頓時一片哀嚎聲。在這麼滾燙的藥水裏面泡一個小時,人都燙熟了啊……

背對着衆人,葉辰勾嘴一笑。

小子們,你們佔着便宜就偷着樂吧!這可是院裏改善超級戰士體質的藥方,別的特種部隊裏,還沒這待遇!遇上小爺了,是你們的福氣!

出了澡堂,葉辰給自己點了支菸,一邊抽着,一邊想着下午的訓練。這時,許琪也從女澡堂裏出來了。

“怎麼樣?都下澡池了嗎?”葉辰吐了個菸圈問道。

“其她人都進澡池了,有兩名女隊員來月事了,情況特殊,所以,我沒讓她們下去。”許琪猶豫了一下,說道。 (感謝:魅影乀紫&、斷愛訣鯖,兩位兄弟的PK票與貴賓,感謝支持! )

“看來,你們精神都蠻不錯嘛!”葉辰嘴角一勾,露出一抹冰冷的弧度。

隊員們頓時一愣,只覺背後寒風“嗖嗖”,一種不好的預感,在心中蔓延。

“上午的全速跑,大家玩得挺嗨的。下午,我們換點新花樣吧!”葉辰笑笑說道:“接龍遊戲怎麼樣?”

隊員們心頭不好的預感越來越濃,上午葉教官還是一副冷冰冰的模樣,下午就換上一副笑臉了,而且感覺他笑起來,比板着臉,更讓人覺得毛骨悚然。

連許琪都下意識往旁邊跨了兩步,站在葉辰旁邊,壓力太大了。

迎着衆隊員複雜的眼神,葉辰緩緩豎起一根手指:“負重武裝越野二十公里!”

隊員們心臟猛然一跳,露出一副果然如此的神情:我們早就料到你會增加訓量,不過還好,雖然負重武裝越野比全速跑要辛苦得多,但距離縮短到了兩萬米,以我們現在的狀態,跑完全程,應該不成問題!

特種小隊成員們,正在心裏慶幸,下午的訓練量在可接受範圍內,緊接着,葉辰一句話,直接震得他們內傷。

“到底負多重比較好呢?”葉辰用手指蹭了蹭鼻樑上的墨鏡,然後自問自答:“看在你們是新人的份上,來二十公斤好了!”

衆隊員頓時覺得嘴角發苦。

尼瑪,一般的武警武裝越野,負重也就五公斤,我們特殊一點,十公斤到頂了吧?而你一上來,直接就給我們來二十公斤,足足翻了四倍,居然還好意思說是看在新人份上的優待……

這簡直是要把我們往死裏整啊!

一旁的許琪猶豫地看了葉辰一眼。

她知道,做爲他的副手,這個時候,最好別去質疑他的任何決定,因爲,這會影響到他在隊員心中的威信。

只是,他這個安排的這個訓練量也太大了一點吧?負重二十公斤越野二萬米,簡直是要往死裏訓的節奏啊!

許琪忍不住輕輕咳嗽一聲,暗示葉辰:這個訓練指標,是不是太重了?

葉辰沒理會許琪的暗示,他嘴角一彎,露出一抹輕蔑的笑容:“你們是不是都認爲,這個訓練指標太重了?”


隊員們露出一副理所當然的表情:當然!如果讓我們多訓練幾天打基礎,多泡泡藥池,這個訓練指標或許不成問題,可現在纔是第一天特訓,這也太勉強了吧!

葉辰冷笑道:“實話告訴你們吧,這個訓練量,還是看在你們是菜鳥的份上,才特別給你們的優待,想當初我們訓練時,身上都是負重一二百公斤東西。”

底下立馬響起一陣“噓”聲,隊員們雖然沒有說話,但他們的眼神,卻清晰地告訴葉辰:他們根本不相信葉辰的話,連標點符號都不信!背一二百公斤東西,還能走得動路嗎?

葉辰笑了笑,在隊員們以爲有轉機的時候,他陡然聲音一嚴:“所有人聽令!”

立馬,訓練場上“啪”的一聲,所有隊員都站成立正姿勢。

“所人有立刻去換上武裝,身上負重量,必須達到20公斤,差一斤,加罰1000米,五分鐘後,這裏集合!當然。”他輕輕一笑:“我還是很講道理的,你們也可以選擇去敲鐘嘛!”

葉辰的話剛落,朱蘋與伊碧霄便同時衝出隊伍,朝隊宿跑去。其他人也緊跟在她們後面,一窩蜂般散開了。


至於敲鐘的,一個都沒有!衆隊員心裏都憋着一股火:笑話,承認自己是廢物?怎麼可能?不就是負重武裝越野二十公里嗎?我們跑給你看!

“你還愣着幹嘛?還不敢緊換衣服去?”葉辰朝正黑着臉,不知道在想什麼的許琪說道。

“我也要跑?”許琪指着自己鼻子,瞪着美眸問。

“廢話,你不去,誰來陪着他們跑?”

“你也可以啊!說不定你葉教官親自領跑,他們勁頭更足!”

葉辰45度角仰望天空,洋洋得意地問:“咱倆誰是教官啊?”

“行了!你是教官,你說了算!”許琪沒好氣地說道。

她邊朝武裝室跑去,邊咬牙切齒:“混蛋,居然對我呼來喝去,等出訓練基地,你看我怎麼報復你,哼!”

不一會,穿迷彩裝,帶鋼盔,扛訓練槍,揹着一袋沙子的特戰成員們,陸陸續續跑過來列隊。

望着朱蘋與伊碧霄背上的沉甸甸的揹包,葉辰忍不住問道:“你們背了多少斤沙子?”

“報告教官,不知道裝了多少沙子,不過揹包快裝滿了!”朱蘋大聲回答。

“報告教官,她裝多少,我就裝了多少!”伊碧霄道。

“嗯!”葉辰微微點頭,掂了掂她們的揹包:“嗯,不錯,起碼有五六十斤沙子吧!”接着他嘴角一翹,露出抹玩味的笑容:“既然,你們倆這麼愛出風頭,那以後,你們兩個的訓練量,是其他隊員的1.5倍!”

其他特種成員們,忍不住朝她倆投去吃驚的目光,這兩個妞也太彪悍了吧!別人覺得扛二十公斤東西武裝越野,都以非常困難,她倆居然還主動加量。

朱蘋與伊碧霄一愣,接着她倆互瞪一眼,轉頭,齊聲答道:“是!教官!”

葉辰走到隊伍前面,鋪開一張沿河市郊區的地圖,然後朝許琪說道:“許副教官,過來一下。”

“葉教官,什麼事?”許琪靠近兩步,問道。

葉辰手指在地圖上比劃一下:“從訓練基地到秋明湖,剛好二十公里的路程,你記一下地型,等會帶着小隊,按這個路線前進,到秋明湖畔集合。”

許琪看了看地圖,問道:“難道不是環形路線嗎?十公里去,十公里回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