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你殺的,那是誰?據我所知,我弟弟死的當晚,你正好經過一線天!”吳雨咬了咬牙,繼續逼問。

秦天嘿嘿冷笑,道:“一線天長有數十里,吳風怎麼死的關我何事?”


秦天是打定主意,死活不承認。這件事情涉及到他修煉魔功的祕密,就算有把握將吳雨斬殺,也不能夠隨便承認。他雖然狂傲,但卻不傻,一旦開口承認,就相當於暴露了自己的祕密。若是吳雨不小心逃走,將這消息散播出去,恐怕自己一下子就會成爲全民公敵,萬矢之的。

所以,萬萬不能承認自己殺了吳風。

吳雨早就猜到秦天會不承認,勾結魔頭罪名不小,足夠殺頭。不過她也知道秦天敢在這裏等自己,一定有魔教高手埋伏。秦天不承認不要緊,只要逼出隱匿的魔頭,秦天勾結魔頭的真相就會立即大白。

“你給我防備着沼氣中的偷襲,我親自去取這雜種的狗頭!”吳雨暗自提醒彩蟒,讓它小心警備。

有彩蟒在,吳雨就不必擔心潛伏在暗中的偷襲。

“居然你不肯承認,那我就殺地你承認,我看你能夠嘴硬到幾時!”提醒完彩蟒後,吳雨伸手在腰間一抹,一柄通體紫色的飛劍飛了出來。

這把飛劍剛剛祭出,就發出一陣耀眼詭異的紫色光芒。

飛劍只有兩寸來長,然而劍身上有鳳飛龍舞的雕刻,栩栩如生,逼真到了極點,一眼望去,精巧之極。

然而,這隻小巧玲瓏的飛劍,紫光閃爍。一即祭出,立刻散發出潮水般的鋒銳氣息,撲天蓋地,瞬間將整個空間充斥。彷彿萬箭一齊上弦,只須一聲令下就可以洞穿一切。

秦天可以很明顯地感覺到那把飛劍的劍身上傳來的濃濃的劍氣,縱橫交錯,咄咄逼人。雖然隔了數十米遠,劍身上的凌厲的殺氣就像在眼前,厚如鉛雲壓頂,滾滾而來,好像隨時都會被它刺出千萬個血洞。

“法品中等的精品飛劍!”秦天心中一驚,已經將這口小劍的品級看的清楚。

法品中等的飛劍,就可以成一個初級門派的鎮派之寶。煉獸山和青木宗一樣,屬於西寧城的初級門派,法品中級的飛劍數量不會超過五把。吳雨在煉獸山地位不低,有一把法品中級的飛劍並不奇怪。秦天吃驚的是,這把小飛劍竟然是法品中級之中的精品,只差一點,就可以達到法品上等!

“小雜種,你現在後悔還來得及?說,是誰殺了我弟弟?是不是和你勾結的魔教賊子?”

吳雨怒喝一聲,紫色飛劍劍芒猛然大作,一陣金鐵交鳴的嗡嗡聲響了起來。

金毛臉色大變,本來就被劍氣所壓,突然聽到這聲音,登時耳膜震痛,頭皮一陣發麻。

秦天伸手拍了拍他的腦袋,示意讓它去樹上暫時躲起來。

金毛卻搖了搖頭,抓住秦天肩膀的四隻爪子更加緊了。

秦天點了點頭,道:“既然如此,那我們就見識一下這把飛劍的厲害!”

轉過頭,秦天兩道狹長的目光猛然暴出一串精光,正氣凜然地大聲喝道:“你想殺我儘管動手,不必挖空心思朝我身上沷髒水!”

“死到臨頭,還嘴硬!”吳雨臉色越發冰冷。


“誰死到臨頭還不一定,你想殺我,也不是那麼容易!”

說罷,秦天右手一揚,一道赤芒倏然射出,血戰劍飛了出來,飄浮在空中,與紫色小劍遙遙相對。

血戰劍是法品下等的精品飛劍,和那紫色小劍整整相差了一個等次。但血戰劍在秦天的全力催動下,劍光霍霍,殺氣滔滔,劍上靈威絲毫不遜於吳雨的紫色小劍。

“哼,一把法品下等的垃圾飛劍,也敢拿出來丟人現眼?”吳雨見秦天祭出的飛劍,一眼就看穿了它的品級,臉上露出無法掩飾的嘲諷之色。

就連她身後的彩蟒,都露出一個十分人性化的譏笑表情。 秦天將這一切都收入眼中,神色中沒有絲毫憤怒,反而十分平靜地道:“大道於行,飛劍不過身外之物,豈不知真正的實力,乃是持飛劍的人。你的飛劍品級縱使比我的高,但未必就能壓制住我。”

吳雨聞言,冷哼一聲,眼神冰冷地掃射着秦天全身上下,道:“沒想到你不僅狂妄,而且還牙尖嘴利!你算什麼東西,也配和我談大道?”

隨着她的聲音落下,一股強大的靈威從她身上發散出來,將四周的青色沼氣都掀地翻滾不己。

秦天凜然不懼,道:“大道於心,小道於行。你最多不過是修行了小道,一葉障目不見泰山!真是可笑!”

“住嘴!你的詭計以爲我不知道,你想挑起我的怒火,讓我失去冷靜,以爲這樣就能夠找到破綻?”吳雨哈哈大笑,目光中卻十分的清明,道:“我此刻殺你,就好比踩死一隻螞蟻,你以爲就憑一些小小的伎倆,就能免於一死?哼,你殺我會中骨幹弟子方雷,又將方電的靈元毀掉,這比賬我現在就要看你好好地清算!”

秦天神色肅然,道:“方雷出口羞辱於我,然後又辱罵我父親,乃是自取死道!方電更是卑鄙,不僅陷害同門,還無恥地栽樁嫁禍,罪大惡極,死有餘辜!”

吳雨聞言,臉色頓變。

不待她口,秦天又接着道:“此刻你一定很想將我殺死,恨不得把我千刀萬剮!可是真正該死的是你!你不知羞恥,勾結權勢,殘害同門,罪惡滔天,**嘴臉,賤人行徑!這樣的人不該死,還有誰該死!”

“住口!你這個狗東西,死到臨頭還敢大言不慚,今天我要親手撕了你!”

吳雨氣地渾身發抖,臉上冰冷地能夠刮下一層冰霜!

紫色飛劍似乎感應到主人心中的憤怒,劍光一下子變地耀眼,一股比剛纔還要強大一倍的濃濃靈威,撲天蓋地地涌了出來。

“受死吧!”

吳雨從牙縫中迸出三個凌厲的字音,同時右手狠狠在空中一劃。登時,紫色飛劍發出一聲憤怒的劍鳴,呼啦一下,捲起一團青色的沼氣,狠狠地朝秦天斬去。

轟隆隆……

這一劍之勢,宛如萬馬奔騰,驚天動地,不可一世!

“來的好!”秦天心中一動,雙眼中寒芒隨之亮起。

“血戰八方!”

一聲低沉的大喝聲從秦天喉嚨裏迸出來,血戰劍的劍身猛然一顫,發出一道巨大的劍嘯聲。下一刻,化作一道赤色的閃電,無比兇悍地朝紫色劍光撲去。

一劍飛出,氣吞山河!

劍身上的的氣勢一瞬間變地無比的強悍,好似萬道瀑布猛然砸下,又如千匹烈馬奔騰而來。劍氣縱橫,一下子就將整個場面籠罩起來,周圍的青色沼氣也隨之沸騰!

秦天身體內靈元劇烈地吞吐,無數道靈氣加持於血戰劍上,令其威勢大增。

一時間,劍氣之強,將紫色飛劍都壓了下去。

血戰八方,銳不可擋,睥睨天下,九五之尊!

呼呼呼!

飛劍刺破空氣,一道肉眼可見的空氣斷層被血戰劍切出來。

紫色飛劍似乎有靈性一般,猛然見到血戰劍發威,竟然發出一陣輕輕的顫抖,好似野豬見到了猛虎!體型雖然比對方大,但是氣勢卻遠遠不如!

“怎麼可能?”感受到血戰劍上的無邊殺意和強悍無比的靈威,吳雨的臉一下子變地蒼白。

被秦天的血戰劍靈威所懾,吳雨連忙朝紫色飛劍中加持靈氣。

“有用麼!”

秦天冷冷一笑,血戰劍如今的氣勢,除了自己強大的靈氣加持,還有一個原因是這些天來的不斷地斬殺妖獸。每殺一隻妖獸,血戰劍的殺氣就更濃烈了一分,秦天殺了上百隻妖獸,劍上的殺氣一旦完全釋放,直比地獄最深處的惡魔還要兇狠幾分!

血戰劍,每染一次血,劍上的威力就會增加一分!這就是血戰劍的得名,也是唯一能夠激發出這把飛劍潛力的方法。

雖然紫色的飛劍比血戰劍的品級高一級,但是論氣勢,論殺氣,完全不在一個等級。

再加上秦天的靈元之充沛,就是五個吳雨加起來也比不了。

**的靈氣加持,無邊的殺氣散發,使得血戰劍的威力增加了十倍不止!

吳雨也是猛然見到血戰劍並非自己想象中的那麼弱小,忙不迭地給紫色飛劍加持靈氣。


可是她那靈元吞吐靈氣的速度,在秦天的眼中,就跟沒有一樣。

“殺!”

秦天低喝一聲,血戰劍再一次加速,化作一道目光都無法追及的赤色光芒,狠狠地朝紫色飛劍斬去。

“嗚嗚嗚……”

紫色飛劍發出一陣痛苦的悲鳴,宛如嚇破膽的士兵,靈氣猛然一縮,竟然放棄進攻,選擇了防守!

“想防住我,簡直是異想天開!”

秦天再次冷笑,雙手自下而上緩緩擡起,一股強大的靈氣從靈元中傾泄出來,在秦天越來越鼓的胸膛中緩緩聚集。

胸膛越鼓越大,僅僅一秒鐘,秦天的上身變成了一個巨大的氣球。讓人一看直覺的恐怖異常,他的身體好像隨時都有可能撐破,爆裂而開!

“殺!”

秦天一張嘴,鼓漲的胸膛猛然縮回。一道肉眼可見的濃郁靈氣,好似噴泉一般射入血戰劍的劍光之中。

登時,血戰劍上,赤芒如血,將所有人的眼前映成赤紅一片。

兩人兩獸,都彷彿掉入了血池之中,天上地上,全都是令人膽寒的血紅色!

血戰八方!血戰八方!

吳雨猛然間明白這一招的意義,以及這把飛劍爲何會如此的強大!

這劍中有着無比強大的殺意,這必定是用許許多多的鮮血浸染過,劍上兇魂無數,殺氣沖天,令人膽寒!

紫色飛劍雖然品級更高,但是從未染過鮮血,激發不出來任何的殺氣。

然而,一切都遲了!

轟!

一聲巨響,血戰劍終於和紫色飛劍撞在一起。

血光閃耀,將紫色飛劍上的紫光完全遮蔽。

“兵!”

一聲脆裂的聲音在血光中猛然響起,緊接着兩截殘劍彈了出來。

劍體通紫,一看就知道是那柄小巧的紫色飛劍。

“啊……”

吳雨臉色慘白,雖然他知道着秦天的飛劍比想象中的要強大,但是沒想到強大到這樣的地步。

僅僅是一個回合,就將紫色飛劍斬成兩截!

她想不明白這是怎麼回事,事實上,她也沒時間去想,因爲秦天的血戰在空中一個轉身,化作赤色血光,狠狠朝她斬來。

“彩蟒,快快助我!”

猛然見到那團血光已飛到自己的頭頂,吳雨直嚇的面無人色,身體全力後撤,同時大聲呼喚巨蟒。

黑色巨蟒見到主人危險,不待叫喚,張開血盤大口,一陣劇烈的呼嘯聲,閃電般地朝空中的血戰劍迎上去。 吼……

彩蟒身形未至,一股狂風捲起一道濃烈的腥臭味道撲鼻而來,其中還夾雜着風聲鶴唳,鬼哭狼嚎的巨大聲音。

雖然秦天已經轉爲了內呼息,但是這股惡臭和聲音都極其強烈,就像附骨之錐,貼牆老藤,不斷地從鼻子和耳朵中鑽進去,滲透到秦天的魂海中。


“這是腐毒障氣!天哥小心毒氣進入魂海,感染靈魂!”

噬魂玉一眼就看出這彩蟒所噴出來的並非普通的蛇毒,而是經過修煉的毒氣。

一陣天旋地轉,秦天臉色潮紅,猛然聽到噬魂玉的大叫聲,狠狠地咬破舌尖,魂海險些失守。


這毒氣具有迷惑人性的效果,若是普通的人或是修爲稍稍低一點的修士聞到,會立即陷入暈迷。

“腐毒障氣,這畜生居然修煉瞭如此歹毒的技能!”秦天堪堪將魂海中的毒氣掃除乾淨,心中越發的謹慎起來。

妖獸修煉了技能,實力直接翻倍,特別是修煉一些陰毒之極的技能。

“腐毒障氣的腐毒熔漿必須同時修煉,啊,不好,天哥快快收回血戰劍!”噬魂玉忽然想起什麼可怕的事情,急忙提醒秦天。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