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道大家有沒有想到是哪裏不對,難道是,那一個先來的人,她先抽到那三種牌的機會要多一次,然後鄭志平他也無法知道,到底到哪一張爲止就是那三種牌的其中一張了,所以他才說女士優先。

他就是因爲不想受到那個未知的懲罰,所以才把風險降到最低,甚至是,還讓大家覺得他很紳士,要說女士優先的話,那是在排隊的時候,或者是一些類似的情況的時候,那還差不多,可現在。

可現在是這種情況,他竟然也好意思說女士優先,厲害了不知道是誰的志平,但這也不能完全說是鄭志平他的不對,因爲誰叫這個世界上就只有女士優先的這個說法,而沒有男士優先的這個說法,男士就只有靠邊的份。 「你就是如夢口中的秦穆然?」

眼看著情況很是尷尬,薛君山不得不開口問道。

「嗯!我就是秦穆然!」

秦穆然點點頭說道。

「你來做什麼?」

薛君山那一雙歷經桑倉的眼睛,死死地盯著秦穆然。秦穆然用他的實際行動已經表明的很明顯了,他就是來砸場子的,可是這種砸場子的方式未免有些太過分了!

只要是個人,似乎都難以忍受這種囂張的方式!完全不將他們薛家放在眼裡!今日之後,薛家必將成為京城這個四九城中的笑話!

「我來帶我的女人走!」

秦穆然笑了笑說道,此刻,他依舊選擇以禮相待,若是真的能夠不動手,他也是希望不動手的!

畢竟大家都是文明人,動手什麼的,太有傷和氣了!

「帶你的女人走?呵呵!誰是你的女人?你說了是你的就是你的嗎?這裡是薛家!是她薛如夢的家!你要帶她去哪裡!」

薛君山被秦穆然氣的差一點又要將滿腔的怒火噴發出來。

「是她的家嗎?我怎麼一點都看不出來這是她的家啊!我倒感覺你們不像是她的家人,更像是她的仇人!」

秦穆然毫不留情地說道。

「你放屁!」

薛君山再一次被秦穆然南逼得給爆了粗口。

「你吃!」

秦穆然淡淡回應。

「.……」

薛君山怎麼說也縱橫了一輩子了,即便是他也沒有想到,在如此情況下,秦穆然竟然會說出這麼一句話!

放屁,你吃,這是以為還是小學的時候過家家玩鬧嗎?

太過分了!全然不將自己看在眼裡,奇恥大辱!奇恥大辱啊!

不過,相比於薛君山的不淡定,另一邊,有一個此時已經快要失去理智的男人!

他便是唐浩!

曾經,他是萬眾矚目的新星,他與薛如夢的婚姻可以說是天作之合,可就是這樣的一段感情,竟然在眾目睽睽之下被搶婚了!

這麼狗血的事情也能夠出現在他的面前,這對於自詡天驕的唐浩來說,是萬萬不能容忍的!

「你就是秦穆然?!」

唐浩咬著牙,雙目通紅,整個人有些情緒激動地看著秦穆然,如果不是礙於這麼多人在場,他一定會發了瘋的朝著秦穆然打過去,恨不得將其赤手撕碎。

「我說,你上輩子怕不是個金魚吧?我都已經說了多少遍了,你還問?現在,這裡也沒有你什麼事了,留在這裡等著過年?」

秦穆然給了唐浩一個大大的白眼,很是不屑地說道。

「讓我走?憑什麼!今天是我和如夢的訂婚宴,你這個外來人,我都沒有邀請你,誰讓你進來的!」

唐浩是真的要被秦穆然給氣死了,自己才是今天的主角,竟然你一開口就要我走?這算哪門子的道理!

「我為什麼不能進來,這是薛家,不是你們唐家,再說了,你說了這麼多有什麼用?如夢他喜歡你嗎?不喜歡!你還留在這裡幹什麼呢!」

秦穆然很是無語地說道。

「我要是你,出了這麼丟人的事情,就很硬骨頭地走了!還在這裡跟個哈巴狗一樣地舔著,莫非你沒有聽過網上流傳一句很廣的話?現在真的很適合你!那就是舔狗不得好死!」

既然你唐浩不要面子了,對付你這個情敵自然也不用留情了,當即秦穆然言語狠辣地說道。

「你放屁!秦穆然,你以為今天你來了,就能夠帶走薛如夢嗎!」

唐浩被秦穆然說的怒火中燒,怒吼道。

「呵呵,憑我的這群兄弟們,不可以嗎?」

秦穆然冷笑一聲,目光看向站得筆直的炎黃特種兵們,下一秒,哪吒他們心領神會,手中的步槍齊齊瞄準向了唐浩!

黑丫丫的槍口還摻雜著火藥的味道,陰森的槍洞對準唐浩,唐浩感覺自己整個人身上的雞皮疙瘩都已經起來了,身軀都有些不受控制。

「小浩,不要激怒他啊!」

這一刻,唐雲飛若是再不確認,就枉費經歷那一次的事情了!

但是,現在的他也不敢大聲地出聲,只能夠小聲地提醒著,生怕秦穆然再犯渾,殃及池魚。

所有人都沒有想到,秦穆然真的敢這麼做!

在現場的,有不少都是朝廷大員,也有不少從商從軍的風雲人物,他們走到哪裡不都是被人敬重著,什麼時候被人這麼對待過?

可是現在呢,他們真的被人用槍指著,而且從那群人身上的氣勢來看,根本就不像是在跟你開玩笑,他們可以肯定,只要秦穆然一聲令下,這群人真的會毫不猶豫地開槍收割他們的性命!

唐浩被完全震懾住了,足足愣在原地好幾分鐘,一陣冷風吹過,唐浩也是從震驚之中清醒了過來。

恥辱,十足的恥辱!

自己的女人在訂婚宴上被人如此給搶了,他唐浩要是不做什麼的話,以後還有什麼面目在京城這個地方混!

走到哪來都會被人嘲笑到哪裡,堂堂唐家的大少爺,被人當眾搶婚,還沒有任何的作為,簡直是窩囊!

越想,唐浩便是覺得越憋屈,心中的那怒火,便是壓制不住地要燃燒起來。

這個女人,本該屬於自己,而這種榮耀更應該是自己的!

憤怒終究是戰勝了理智!唐浩一步踏出,便是沖了過去,揪住秦穆然潔白的襯衫領子,怒吼道:「這裡是薛家,你以為是商場,想走就走?!」

秦穆然面對失去理智的唐浩沒有一絲的動容。

他很是淡定地看了眼發瘋一般的唐浩說道:「你真的以為我的人帶槍來是裝逼的?」

這話說完,只見秦穆然的手指微微向內一撥,緊接著,一聲有如雷霆炸響的槍聲憑空響起。

所有人都被這突如其來的槍聲所嚇到了,愣在了原地,薛家大宅里,槍聲也在迴響。

他們真的都以為秦穆然那只是用來嚇唬嚇唬的,但是沒有想到,秦穆然真的會讓他們開槍!

秦穆然敢在薛家開槍,這是在示威,這是在向他們展示,自己有多足的底氣!

現場,除了薛如夢意外,其他的薛家人臉色都陰沉的快要滴出水來了!

在薛家裡面開槍,這件事,遠比秦穆然從天而降地搶婚要來的還要丟人!

這裡可是薛家大宅啊,敢在這裡開槍,這是徹徹底底的要和薛家撕破臉了啊!

「你竟然敢開槍!你竟然敢開槍!」

他們或多或少都碰過槍,可是像秦穆然這樣明目張胆地敢開槍的,恐怕就僅此一位了!

這槍若是端著,還沒有多大的問題,可是這一開,那麼意味就完全不一樣了!

因為,夏國是全面禁槍的!

看到唐浩如此的失態,所有人都知道,在他與秦穆然的交鋒之中,唐浩輸了,輸的徹徹底底的!

四周靜若無人,大家都不敢再發出什麼聲音了,因為秦穆然的強勢已經告訴他們,今天,薛如夢他帶走定了,無論是誰,都攔不住他們離開的步伐!

誰要是想要阻攔,誰要是想要出頭,那麼就好好掂量一下這舉著的十幾把槍,還有天空中那懸停等待的武裝直升飛機!

只要不怕被團滅掉,你大可可以試上一試! ,最快更新鬼眼道士最新章節!

女士優先,男士靠邊嘛,一直以來都是這麼說的啊,那好,竟然是女士優先,那鄭志平他也就沒有完全說錯了。

要如果鄭志平他搶着說我先來我先來,那麼估計衆人還會覺得他太“爭強好勝”了,連一個女生都不讓,突然之間覺得有點“諷刺”的意味,不知道大家有沒有這樣的感覺,人性的醜惡,從現在開始,也已經慢慢的出現了。

它還只是稍微的用了一點計,就已經產生了一個不好的苗頭,要是如果它直接說,只要男的把女生全部殺死,然後男的任務參與者就可以迴歸原來的世界了,那麼估計除了李肅之外,其他的人還真的會這麼做。

不過還有一個前提忘記說了,那就是,如果男的沒有把女生全部殺死的話,那麼所有的男的任務參與者就會死,或者說,所有的任務參與者都會死,換句話說,那也就是,只要女生沒有死完,那麼男的任務參與者。

就會全部死光,而男的任務參與者比女生的戰鬥力肯定是要強一些的,那麼男的任務參與者,會願意放棄自己的性命去換女生們的性命嗎,答案不是絕對的,因爲人也不是絕對的,就比如說李肅和鄭志平他們兩個人。

李肅的話,他可能會願意犧牲掉自己的性命去換女生的性命,但如果是鄭志平的話,估計他是絕對不會這麼做的,先不說他和這些女生不熟,就說,假設是他在任務世界裏遇到認識的人了,或者喜歡的人了。

那麼他也不會輕易的放棄自己的性命,還是那句話,生命只有一次,而現在的這種情況則是,不是鄭志平他“死”,就是方穎她,肯定不會是活啦,不是鄭志平“死”,就是方穎“死”嘛,兩個人之間,必須得“死”一個。

照現在這種情況看來,鄭志平他是不想“死”的,他沒有那種“捨生取義”的勇氣,也沒有李肅他那般的“白癡”。

爲了救別人,連自己的命都不要了,這怎麼說好呢,世間上的事始終是沒有絕對的,所以在這裏,也就不加以說法了,有些人,他做了某些事,他自己覺得是願意的,那麼不管別人是什麼樣的看法,他自己問心無愧就行了。

聽到鄭志平他說女士優先,方穎在心裏覺得很無奈,似乎鄭志平他說的也有道理,反正現在也還不知道,到底會是誰先抽到那三種牌,所以,方穎她倒也覺得無所謂,先抽就先抽唄,沒什麼大不了的。

於是,方穎伸出手去拿了牌堆上的第一張牌,之前說的那個抽,其實也不是那種意思的抽,不是說可以隨便亂抽,而是,被選中的一組任務參與者,二人之間輪流的向牌堆上摸牌,二人之間你摸這一張,那麼我就是摸下一張。

一直輪流下去,直到有人摸到了那三種牌爲止,那麼這一組的遊戲就算是結束了,而那個抽到的人就將受到懲罰。

至於到底會是什麼樣的懲罰,不用想都知道,一定不會是什麼好事,所以,只有祈禱老天儘量的不要讓自己先抽到吧,“紅桃七,還好”,方穎抽到的第一張牌是紅桃七,看到是這個牌之後,方穎鬆了一口氣。

“紅桃七啊,那還好”,也是說李肅沒有一點點用,連一個薛美美都管不到,薛美美看到方穎抽出來的牌是紅桃七,於是,立刻就說道,她完全沒有考慮鄭志平的感受,如果方穎沒有抽到的話,那麼。

那麼接下來就輪到鄭志平他來抽了,所以說,魔王它設定的這個遊戲,真的是非常的坑啊,自古英雄難過美人關,估計這一次也是一樣,可能都是男的抽中,然後接受懲罰,也是說不可以投訴魔王。

不然的話,估計早就有任務參與者去投訴它了,其實它設定的這個遊戲,可以引出任務參與者們很多的負面情緒,二選一,往往都是最難選擇的,而兩個人中要“死”一個的話,同樣的,誰都不希望“死”的那個人是自己。

看到方穎抽到的是紅桃七,於是鄭志平也只好馬上去抽一張,“這張牌雖然說有點冰冷,但好像還不是非常的冰冷,嗯,這張應該不是的”,牌拿在手裏之後,鄭志平感覺到手裏的這張牌應該不是的。

到底他說對了嗎,不是非常的冰冷,難道就不會是了嗎,到底鄭志平他抽到的這張牌是不是真的如他所想的,不是,而是,他感覺錯了,其實這張牌它就是的呢,“下一章,精彩繼續”,額,還沒到字數啊。

那不好意思大家,是這個“下一張,精彩繼續”,因爲鄭志平他確實想對了,雖然是有點冰冷,但是卻還是沒有那麼的冰冷,所以,不是的,他抽到的是“黑桃九”,只是不知道他的心有沒有這張黑桃九這麼“黑”。

這次,薛美美終於沒有說話了,看來剛纔李肅跟她使了眼色之後,她還是明白了李肅的“用心良苦”,沒有再調皮了,估計要不是有李肅在這裏的話,薛美美搞不好是真的會“捱打”的,任務參與者可不是“一般”的人。

更何況薛美美她穿得那麼的暴露,身材又是那麼的好,別忘了,現在的這五個女生,她們都還是穿着比基尼的哦。

要不是男的這邊基本上都是大學生,素質又是那麼的好,所以到了現在爲止都還沒有出現什麼“不好”的事情。

要是換成一批凶神惡煞的大叔過來,那麼估計是有可能發生什麼不好的事情的,到時候衆人的下場也絕對會是“團滅”的下場,那種畫面真的是不敢去想象啊,太“恐怖”了,還好魔王它還沒有“變態”到這種地步。

不然的話,任務世界裏,將會是一個什麼樣的“世界”,估計這也不是魔王它希望看到的,所以,它也沒有讓這種事情發生,所有的任務,它的目的還是隻有那一個,看着任務參與者們在任務世界裏垂死的掙扎。

【 ..】 秦穆然看著眼前近乎發狂的唐浩,神色沒有一絲的變化。

他上下打量著唐浩,哪怕唐浩掩飾的再好,可是在秦穆然這個古武境界的高手面前,他的那點修為也是無所遁形!

沒有想到,唐川的弟弟唐浩竟然有點骨氣,如此年輕便是到達了二流高手巔峰的水平,還真是有些意外啊!

「你不是不相信我敢開槍嗎,現在我開了,你信了嗎?」

秦穆然面帶微笑看著唐浩,問道。

「你……你是瘋子!我要報警!我要報警!」

唐浩已經失去了理智,便是想要拿起口袋裡的手機,開始撥打電話。

可是手機剛剛拿起來,他便是意識到一些事情。

秦穆然可是帶了十幾個全副武裝的特種兵過來,這要是正面的對抗,一般的警察能夠是對手嗎?

再說了,這若是把警察喊過來,丟人就丟的更大了!

軍方和警方可是兩個不同的體系,現在也就在場的人知道,若是真的喊警察過來了,估計整個京城甚至是全國都要知道這件事了!

茲事體大,唐浩又放下拿起的手機。

「怎麼?不是說要報警的嗎?怎麼又不報警了?」

秦穆然看著唐浩,臉上露出一副不屑的笑容,問道。

「秦穆然,這筆賬,我記住了!」

唐浩惡狠狠地看著秦穆然,威脅地說道。

「哦?你記住了,有什麼用呢?你想跟我動手?」

秦穆然嘴角微微上揚,挑釁地看著唐浩問道。

唐浩看了看秦穆然那欠抽的樣子,說真的,他很想動手,但是這時候,理智告訴他,不要輕舉妄動。

不說其他的,就秦穆然背後的那十幾把步槍的槍口對準了呢,就讓他不能輕舉妄動!

「秦穆然,過幾天,就是四九會所的尚武大比了,我想,諸葛前輩作為四九會所的主人,肯定比我清楚吧!」

突然,唐浩目光一寒,話風一轉,看向諸葛輕狂問道。

「沒錯,再過幾天,便是今年的尚武大比!」

諸葛輕狂點了點頭。

「尚武大比的規則是什麼,我們京城各大家族的人都知道,我想,秦穆然你能夠調動部隊,不可能不知道吧?」

唐浩臉上略帶挑釁地看著秦穆然問道。

「我自然是知道的,畢竟這是我大哥開的會所我能不知道嗎?」

秦穆然很是裝逼地說道。

「諸葛輕狂是你大哥?」

唐浩聽到秦穆然這麼說,有些意外地問道。

「自然!」

「我說的對不,大哥!」

秦穆然生怕唐浩不相信,轉過身,對著諸葛輕狂喊道。

「小子,快點解決麻煩,老子餓死了!」

諸葛輕狂原本還想安安靜靜地跟著韋武蹭個飯,誰知道尼瑪玩了一出直升飛機降落,那狂風,連周圍的樹葉子都吹進來了,還吃什麼,吃一嘴的灰塵嘛!

“好嘞!”秦穆然應了一聲,很是嘚瑟地看著唐浩說道。

唐浩怎麼都沒有想到秦穆然竟然也和諸葛輕狂有關係,再聯想到剛才諸葛輕狂幫薛如夢說話,唐浩瞬間便是明白了什麼。

「唐浩,你給我下戰書,那麼我接著!尚武大比,咱們再見!」

秦穆然留下一句話后,便是不再理會唐浩,而是轉身走向了薛如夢,溫柔地說道:「如夢,我們走!」

「嗯!」

薛如夢點點頭,便是在秦穆然的帶領下,向著外面走去。

「秦穆然,你給我站住!」

就在這個時候,唐雲飛再也忍不住了!在人群之中喊了一聲道。

「嗯?」

秦穆然皺了皺沒有,轉過身來,看著唐雲飛。

「怎麼?還有什麼事?」

「秦穆然,你以為當初帶個面具,我就認不出你來了嗎?呵呵,沒有想到,冤家路窄,還是讓老夫在這裡遇到你了!」

唐雲飛一想到當年的事情,便是一肚子的火!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