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等林天說完,青竹蛇直接說道,“你是不是想問誰動了白家?”

林天立馬說道,“是啊青姐你知道嗎?”

“嗯哼?”竹葉青從椅子上站起來,輕輕揭下穿在自己身上的浴袍,露出了大片大片雪白的肌膚。

“如果告訴你我有什麼好處嗎?”青竹蛇調笑般問道。

“額,青姐你想要啥好處?我就窮屌絲一個。”林天無奈的說道。

“哦?窮屌絲?我可不那麼覺得哦,要不然這樣子吧,你過來找我,我就告訴你?如何?”青竹蛇突然淡淡的說道。

“這…”

林天稍微猶豫了一下,“那好吧,青姐你在哪裏。”

...

掛了手機,林天對李國輝說道,“去XXX養生館。”

青竹蛇收回了手機,隨意的丟在了地上,眼中竟然閃過一絲驚訝,他剛纔竟然猶豫了?難道自己那麼沒有吸引力?青竹蛇看了看自己的身材,那是足以讓任何一個男人都跪伏在自己腳下的魅力。

“不管如何,我就不信你不會動心,嘎嘎嘎。”

一道漂亮的水花,青竹蛇跳入了游泳池,猶如一條靈動的美女蛇一般,房間內充滿了陣陣嬌笑之聲。

...

當李國輝將車停在養生館門口的時候,林天才突然想起來自己竟然沒有問青竹蛇在那個房間了,正尋思着要不要再打個電話,他突然看到門口站着一個認識的人,不正是上次遇到的柯駿源嗎?

柯駿源也看到了林天,臉上突然綻開了笑容,一邊走過來一邊笑道,“哈哈哈,林天老弟啊原來青姐等的是你啊。”

“柯老哥好久不見呢。”雖然平日裏對外是青竹蛇跟着柯駿源混,但是明眼人能看出來其實恰巧相反的,既然柯駿源不打算隱藏那林天也沒有必要再裝下去了。

“柯老哥,青姐現在人呢?”林天迫不及待的問道。

“哦?青姐正在302房間等着你呢,你自己去找找吧,我就不帶你進去了。”柯駿源笑了笑說道。

“行。”

林天正準備帶着李國輝一起進去,柯駿源身邊的兩個小弟立馬神色戒備的走了過來,攔住了李國輝。

“你不能進去。”

柯駿源望了一眼李國輝開的車,然後說道,“青姐只讓林天老弟進去。” “你什麼意思?”李國輝皺了皺眉頭,看向了柯駿源說道,“信不信我讓你趴下來吃屎?”

“呵呵,柯某是個正規商人,平日裏沒犯什麼錯你如果有那個能耐的話隨你。”柯駿源也是眯了眯眼睛出聲回擊道。

林天看到場面有些詭異,立馬說道,“那個柯老哥,這個是我朋友真的不能帶進去嗎?”

柯駿源面露難色,說道,“不能青姐說了只能你一個進去,這是她的意思我們沒有辦法違抗,請你見諒。”

“行吧。”林天點點頭,說道,“李大哥你先在外面等我一會兒,我去去就來。”

...

“這…”李國輝似乎覺得這樣子不妥。

“沒事。”林天拍了一下李國輝的肩膀說道,“我心裏有譜。”

“好吧,那我就在這裏等你。”李國輝瞥了一眼柯駿源,冷哼一聲自己上了吉普車點起一根菸。

看到李國輝妥協,柯駿源立馬滿心歡喜得比了一個虛請的手勢,林天笑了笑獨自一人走了進去。

進入這個養生會所之後,林天才知道什麼叫做有錢人,走幾步就能看到幾個身穿西裝的保鏢站在門口,警惕的看着四周,不用說今天這個地方已經被青竹蛇給包下來...

心裏除了嘀咕青竹蛇有錢以外,林天還在想着這個女人找自己來究竟是爲了什麼?

來到302房門前,林天推開了門,卻被眼前的一切驚呆了!

一個女人背對着她,露出了整片光潔的後背,林天是甚至能看到她後背之上流下來的水滴,蔓延下來,直到那聳立挺拔的翹臀之上!

林天一瞬間血脈噴張,這尼瑪竟然在換衣服!雖然心裏跳的不停,但林天還是憋住一口氣,緩緩關上了門…他的目光隨意瞥了一眼,似乎能從後面看到青竹蛇看到前面那圓潤無比的半個雪峯…林天嚥了一口口水,最終還是關上了門,他內心幾乎是崩潰的,雖然自己是挺色的,但是一個美女背對着他換衣服這種事情他真沒想過,現實中真沒想過,而且還是黑道大姐這不是摸了老虎的屁股了?雖然知道不可能,但是林天還是心裏希望青竹蛇沒有發現這件事情。

“我換完了,你進來吧。”房間內傳來青竹蛇不冷不熱的聲音。

林天不好意思的撓撓頭,丫的果然還是被發現了嗎?他再次打開了門,青竹蛇已經換上了一聲雪白的旗袍,上面紋着一朵朵潔白的茉莉花,配合上青竹蛇那豐滿的身材,確實誘惑十足,但是林天知道現在不是看的時候,畢竟他剛纔已經摸了一次老虎的屁股了。

“好看嗎?”青竹蛇踩着蓮步,扭着屁股走了過來,每次走動那圓潤挺拔的屁股總是勾起片片雪白的地帶,無時不刻都在勾引着林天的內心。

“咳咳,抱歉哈。”林天深吸了一口氣,調整了一下狀態說道。

“好看嗎?”青竹蛇似乎完全沒有聽到一樣,而是走進林天,那誘惑的紅脣輕輕一舔,靈動的舌頭滋潤了一下原本就水靈的紅脣。

“我…”



林天突然臉色一變,身體猛然後退,一把寒光匕首出現在青竹蛇的手中,如果剛纔林天不後退,這匕首就插進他眼睛了。

“看光了還好意思後退?”青竹蛇咧嘴一笑,說道,“敢做就要敢當,我要你一隻眼睛!”

不由分說,青竹蛇已經衝了出去,手裏的匕首扔了出去,林天側過頭躲過了匕首,深吸一口氣,“抱歉,我是真真不知道你在…你在換衣服啊。”

“哦?”青竹蛇突然站住了腳,“如果你知道了還會進來嗎?”

“我…”

林天后退了兩步,青竹蛇緩緩靠近他,伸出手按在了林天的胸口之上,再次說道,“你覺得我漂亮嗎?”

林天嚥了一口口水,青竹蛇那雙眼睛彷彿能勾魂一般,讓人有一種抵抗不了的魅力。

“漂…漂亮。”


林天點點頭,青竹蛇確實是個嫵媚的大美人,不僅林天同意,小林天也早已經同意了這一點,已經昂首挺胸在抗議了。

“那?”青竹蛇緩緩靠近林天,直到胸口靠在林天的胸口,那柔軟的觸感讓林天有一種血脈噴張的感覺。

“別動。”

林天正打算後退,青竹蛇突然抓住林天的肩膀,說道,“是你的小女友漂亮還是姐姐漂亮呢?”

...

問到這裏,青竹蛇突然臉色一變,因爲剛纔還有些羞澀的林天突然眼睛直勾勾的看着她,而且是一種冷冷的眼神。

“你查我?”林天眼睛微眯,調整了一下狀態,說道,“如果沒有什麼事情我先走了。”

“難道你不想知道是誰動了白家?”青竹蛇笑着開口。

林天深吸了一口氣,說道,“青姐,我尊敬你是東陽的合作伙伴,不過我還是要告訴你,別打我愛人的主意。”

“你是在警告我嗎?”青竹蛇眼神漸冷了幾分,說道。

“是又如何?”林天轉過身看了一眼青竹蛇,說道,“如果讓我知道你對我的愛人做了什麼出格的事情,或者她受到了任何驚嚇,我會讓你後悔的。”

說完,林天打開了門,走了出去。

...

青竹蛇愣愣的站在原地,許久之後才笑了笑,“這小子脾氣怎麼那麼倔?不就是問了一句誰比較漂亮嗎?何必呢?嘎嘎嘎真是個癡情的傢伙,有些意思。”

不就是問了一句這種問題嗎?他竟然在自己的地盤上威脅自己...

林天心裏亂糟糟的,剛纔青竹蛇那些出格的動作一再勾引他,心裏暗暗冒出一身冷汗,還好自己定力足要不然再待一會兒還真保不好會出什麼事情…暗歎了一口氣,沒有想到自己只是來問個白家的,竟然變成了這樣子。

細想之下,青竹蛇只是問了一句她和香雪比起來那個更漂亮而已,爲什麼他會氣成這樣子?或許就連他自己也不會知道吧,暗歎了一口氣林天走出了門,對於這個渾身春意的女人以後還是儘量躲着走吧… 行駛在公路之上,林天從始至終沒有說過一句話。

頗爲涼爽的風輕打在臉上,帶着絲絲秋意。

“你怎麼會認識青竹蛇?”李國輝還是忍不住開口問道。

林天把第一次碰到青竹蛇的事情簡單的跟李國輝說了一下,不過隱藏了現在正在與青竹蛇合作這件事情。

李國輝聽完臉色並不是很好,一名軍人是不會對一個黑道團伙有什麼好臉色看的,“以後還是少和他們來往吧畢竟咱們是軍人。”

林天笑了笑,就算李國輝不那麼說他也打算這樣子做。

汽車一路開到軍區,林天才發現氣氛有些不對,門口已經集合滿了人,看起來就和幾天前那架勢差不了多少,好不容易擠進人堆裏面找到了凌蕭。

“你們兩個來了?”凌蕭不冷不熱的說道。

“首長你們這是打算?”

凌蕭正色了幾分,“白家肯定有鬼,白問仙死後一些嫡系的成員已經準備瓜分家產出逃了,有的甚至連家產都不要訂了今天最早的飛機打算逃跑了,你說堂堂白家家主竟然沒有人收屍?是不是很可笑。”


“都跑了?”李國輝詫異開口說道,“首長那你們現在是不是去抓人啊?”

“怎麼?你要去?”凌蕭一下子看出了李國輝的心思,沉聲說道,“你和林天去辦一件事情,這裏暫時還用不到你們。”

“辦事?”李國輝撓撓頭。

...

此刻,李家,李偉明,李在天在一個房間內。

李在天坐在椅子上眉頭緊鎖着,“你說白家全部跑了?而且有軍隊介入?”

李偉明臉色陰霾,點頭說道,“爺爺,這個白家不會是犯了什麼事情了吧?還是說他們有軍方背景?”

“不可能啊,白家絕無軍方背景。”李在天沉聲說道,“明兒,你去安排好那一羣人,然後立刻出國,越遠越好。”

“出國?爺爺爲什麼?”


“沒有爲什麼,我總感覺軍方這一次會找到咱們頭上。”

“可是爺爺,白問仙已經死了,軍方就算查到咱們頭上總不能下殺手吧?畢竟四大家族已經元氣大傷一個了。”

李在天咬着牙,“難道你還看不出來嗎?白家有軍方要的東西,現在被咱們破壞了他們的佈局,所以軍方纔在忙着拉網呢,不管如何你必須出國!”

...

這時,書房的門被打開,走進來一個身穿西裝的老者,“老爺,有人找你們。”

“沒看到我們在談事情嗎?出去!”

“可…可是。”

老管家站在原地,臉上的冷汗直接冒了出來。

“李家主…”

這時,兩道身影走了進來。

“是你!”

李在天瞬間站起身來,看向了林天,這個人曾經出現在錄像中,不由分說他已經衝了過去。

“老匹夫!”李國輝拔出了腰間的槍。“你再動一個試試。”

“爺爺。”李偉明沉重臉走了過去,扶着了李在天,然後說道,“你們兩個是什麼人?私闖民宅信不信我叫人把你們轟出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