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覺間雙淚垂下,她年過五旬之餘,往事如風般從腦海里徐徐掠過,千算萬算之下,只不過沒有想到,自己威風半世會落得如此下場。

心中的不甘與滿腹的委屈,令她慘然地哈哈大笑起來,她接過玉杯便要掩袖飲下。

在這關鍵時刻,突然從窗外閃過一物,將其酒杯打翻,杯中的瓊漿玉液灑落在地,地上馬上發出濺起陣陣的白沫與難聞的氣味。

沒等臉色大變的王進反應過來,這時窗外傳來一名男子的朗朗之聲:

「微臣救駕來遲,還望董太皇太后恕罪!」

「何人敢冒犯大將軍之威!」

王進和兩名士兵有些驚惶地拔出腰刀,向窗外聲厲內荏地喊道。

這時他們突然聽見,外面等待的士兵發出陣陣的慘叫,很快便悄無聲息起來,彷彿這些兵士毫無還手之力,就被斬死一空。

如同他們剛才屠戮這家百姓般,絲毫沒有留情。

王進臉色變了變,似乎下定了什麼決心,執刀便迅速朝盤坐一旁,心中也驚疑不定的太皇太后砍去。

這時一個沉重的鑌鐵大戟,從破爛的窗戶外面扔了進來,準確地擊在王進的手腕之上,王進口中慘叫一聲,手捂著後退不止。

其他的兩名士兵,嚇得面色蒼白,手拿着兵刃顫抖不停,哪還敢上前加害董太皇太后。

一個光頭凶面身穿將甲

(本章未完,請翻頁)

服飾的人,同時已經從窗戶外面跳了進來。

不過準確地來說,應該是撞進來的,因為此人體型由於較大,整個窗棱被撞了下來,好懸整個人沒差點卡在上面。

嚇得屋內的眾人皆為一跳,只見這個光頭鋥亮的傢伙,撓了撓頭,咧著大嘴喃喃地說道:

「多虧這些日子伙食不好瘦了點,要不可就在楚王面丟人了。」

他躍入屋內后,轉眼便看見一個滿頭白髮的婦人坐在地上。

卻是面容姣好,風韻猶存,臉上看不出一絲的皺紋,顯然常年處在養尊處優的生活。

看那滿身的華貴服飾,高貴威儀的樣子,就知道對方定是那董太皇太后。

他有些匆忙地朝着這名婦人,行了一個並不規矩的禮節,然後轉身便朝王偉等人沖了過去。

稍微緩過神來的董太皇太后,哪裏親眼見過如此血腥殺人的場面,連忙膽顫心驚地將眼閉上,好在這名光頭將軍,很快將屋內的人殺光。

等她緩緩將眼睜開時,便見面前站着一位年青俊郎,身穿錦袍的陌生男子,正面容微笑地看着她。

也許此人久居上位,微笑之間隱隱透著一股威嚴之感。

董太皇太后久居宮中,也曾見過文武百官,在她極力思索之下,實在想不起此人到底是何人,更談不上與其有何交集過。

屋中多出的這兩人,自然是典韋和楚風。

他們多日前便親率百名武衛,潛伏在洛陽城內,在收到宮中暗衛的信息后,便一路追蹤到此,好在有驚無險地,總算救下董太皇太后。

「微臣楚風,拜見太皇太后!」

楚風哪敢始終無禮地凝視着,這位史上傳奇般的太后,他見對方睜開眼端詳自己時,便連忙大禮參拜起來。

「楚風?」

董太皇太后聞言后,更是有點糊塗起來,一絲也想不起來對方是誰,不過自己大難不死,全是此人之功,原本死寂的內心,又開始活泛了起來。

(書友若覺得還入法眼,請別忘記收藏本書)

(本章完) 浩瀚無垠,寂靜無言,枯寂至極的宇宙虛空中,隕石密佈,死星陳列,唯有光華閃動的諸多生命古星指引宇宙黑暗前路。

宇宙虛空之中,一道道虛空神風自宇宙深處吹來,神風所過之處,消魂噬骨,就算是一尊大能強者也會當場隕落,化為虛無。

「踏、踏、踏~」

馬蹄踏地的聲音響徹宇宙,如果有遊歷宇宙的聖賢聽到這馬蹄聲肯定會露出驚駭之色,竟然有無上存在馬踏宇宙虛空,真是恐怖。

卻見,一道完全由虛空法則凝聚的通天大道橫立於寂靜恐怖的宇宙之中,不知從何方為起,又與何方而終,但能與宇宙之中嫁接虛空大道同行的無不是宇宙頂尖強者,就算是古之聖賢也做不到。

熠熠生輝,光華炫麗的虛空大道上,一尊鱗片如凰血赤金一般絢麗,晶瑩剔透,赤紅色馬鬃如秩序神鏈般,纏繞着滔天神焰,亦如一尊煌煌赤陽的赤金龍馬行走在虛空大道上,不知去往何方。

赤金龍馬每踏一步,恐怖聖威瀰漫,宇宙虛空都是顫抖一分,乃是一尊相當於古之聖賢的獸王。

但更讓人震驚的是,赤金龍馬背上盤坐着一尊金袍金髮,金劍赤足的俊美男子,宇宙萬道環繞,諸天神靈歌頌,猶如一尊不朽不滅的太昊神王,單單是坐在哪裏,就足以鎮壓九天十地!

可龍馬剛走幾步,卻又停了下來,因為路被擋住了。

紀暮緩緩睜開眼眸,如浩瀚大日一般,眼中射出照耀宇宙的金光,一切在他眼下都無所遁形,看穿萬物虛妄。

冰冷枯寂的宇宙虛空中,一艘紫金戰船橫擋在紀暮的虛空大道前,船體暗淡無光,經歷了悠久歲月,時間在它身上留下了諸多痕迹,破敗不堪,好似下一秒就會散架一般。

紫金古戰船擋在虛空大道前,阻擋了紀暮的前進,而且,裏面散發着恐怖氣息,存在諸多恐怖生物,一股蠻荒太古氣息自紫金戰船隻湧現而出,迫使龍馬停住馬蹄。

紀暮看着那座殘破不堪的太古方舟,並未多言,拍了拍龍馬,讓它繼續前進,無需害怕,如若其中的太古王出世,他自會一劍斬殺。

有了紀暮的鼓勵,龍馬再次前進,沒有絲毫猶豫,踏着虛空大道走向紫微古星。

「踏、踏、踏~」

馬蹄聲再次響徹冰冷的宇宙虛空,縱然太古方舟駭人有有如何,有着紀暮,龍馬無所畏懼。

但當龍馬接近太古方舟時,紀暮卻讓他停了下來,這方舟中有一絲熟悉的氣息。紀暮自龍馬身上落下,腳踏虛空,如閑庭信步走進太古方舟之中。

太古方舟外表雖然殘破不堪,但內里卻還算完整,如一片浩瀚無垠的巨大宮闕,裏面有着各種古老的宮殿神闕,如果是普通人看,完全看不到宮闕盡頭在哪。

與其說是船,倒不如說是一座虛空仙府,裏面什麼都有,只不過過去了數十萬年,裏面的一切東西全部在歲月的力量化為烏有。

紀暮身上散發極致熾盛的金色神光,照耀天地,如一尊巡禮諸天的太昊神王,龍行虎步,橫推宇宙,萬物無可擋他前進。

他順着那一絲熟悉氣息來到一處古殿之中,而在古殿內,一顆雪白晶瑩的人頭骨擺在殿中,那一絲熟悉氣息赫然是這塊女聖頭骨散發而出。

女聖頭骨靜靜擺在古殿上,散發柔和光芒,絲絲道蘊撥動跌宕起伏,與道相合,象著着其主人身前的不凡。

「帝麗絲。」

紀暮看着這塊女聖頭骨,依稀可以看出女聖身前的風華絕代,道出她的來歷,眼中滿是感慨,追尋了無始一輩子的她最後隕落在這一座太古方舟中。

數萬年過去,孤零零的留在這裏,恐怕很寂寞吧。紀暮伸手將帝麗絲的頭骨收好,等紫微事了,便帶她回北斗,葬於紫山。

紀暮發現,就在女聖頭骨下方有一些已經枯萎數年的鮮花放着,很顯然,有人來祭拜了帝麗絲。

而紀暮能想到的只有一個人,無始與帝麗絲的孩子,第二個先天聖體道胎。

當年他與無始相伴時,自然知道他與帝麗絲有過一段韻事,只可惜,無始一心追求大道,對於男女之事並未放在心上。

帝麗絲懷孕后也並未告知無始,多年後,無始無敵星空,但依舊有諸多敵手,帝麗絲為了不讓無始分心,將剛出生的孩子封印入一塊神源之中。

最後帶到了北斗,置於太初古礦之中,無始當年成帝后也曾踏足太初古礦尋找他,但卻並未找到,或者說找到了未取出,畢竟無始那個年代,他不是出世的最好時機。

但這也是悲劇的開始,六千年前,天璇聖地破滅,瑤池發生了一樁驚動北斗的醜聞,瑤池聖地中一尊曾經侍奉過西皇母侍女的弟子出手,將瑤池聖地上上下下進行了一場大清洗。

而瑤池聖地也多出一條無人敢踏的血色階梯。那是瑤池聖地的痛,是愧疚,是悔恨,是帝子皇孫的血。

紀暮也只是在降臨北斗時,以其強大神念才得知這一切。

鮮花枯萎的歲月痕迹很輕,不過五年,六千年前天璇聖地十萬弟子,諸多長輩,全部葬身荒古禁地,他此次出世,就是為了向狠人大帝清算一切了吧。

這件事紀暮插不上手,兩邊都幫不了,他只能盡量保證一方不消亡。

收好帝麗絲的頭骨后,紀暮轉身離開,一股虛空神風緩緩吹過,地上那幾朵枯萎的鮮花化作虛無。

「走吧。」

紀暮重新騎上龍馬,拍了拍它,龍馬看了一眼太古方舟,繼續踏着虛空大道前往紫微星。

宇宙中沒有時間的概念,寂靜冰冷,讓人難以忍受,虛空大道不斷衍生,一直向最前方,龍馬馱著紀暮,它不知疲憊的走在虛空大道上,終於,在虛空大道的盡頭,一顆浩瀚古星出現在龍馬面前。

紫色大星綻放無量神霞,永恆定格在宇宙虛空之中,讓人着迷。

~

(無始之子。) 言景祗很喜歡盛夏這種主動的感覺,他能看見盛夏已經紅透了的耳根,覺得很有意思。

言景祗將盛夏放在了床上,雙手撐在了她的耳邊,居高臨下的看着盛夏,眼中滿滿的都是侵略感。

「晚上言薇找你做什麼?」他的聲音有些沙啞,視線在盛夏的身上流轉着。

盛夏的皮膚很白,被子沒有完全蓋住她的領口,不僅露出了鎖骨,也露出了一些隨着呼吸起伏的柔軟。

她的嘴巴已經被自己給親紅了,在一頭海藻一樣的頭髮襯托下,紅唇格外的誘人。

天知道言景祗是有多努力才能忍住身體里的異樣,他深吸了一口氣,努力的讓自己平靜下來,不去想那些。

盛夏也注意到了言景祗的眼神,她知道那是什麼意思,小心翼翼的拉過了被子蓋住了自己,紅唇親啟:「她想去公司,但是怕你不同意,所以來找我說情。」

聞言,言景祗冷笑了一聲,眼中滿是嘲諷:「想進公司?也得看看自己有沒有這個本事才行。」

盛夏聳肩道:「我沒答應,我只說你公司里的事情都是你自己決定的,我可插不上話。」

言景祗笑了起來,在盛夏的唇上親了一口說:「想做決定?什麼時候來我身邊工作?想做什麼決定都可以。」

盛夏趕緊搖搖頭,她這邊的事業才剛剛起步呢,可不想去言景祗的身邊天天看着他跟其他的女人有牽扯。

想到公司的事情,盛夏盯着言景祗問:「Dr集團忽然要和我合作,這是不是你的主意?」

言景祗搖了搖頭否認了,他好笑的看着盛夏問道:「你怎麼覺得Dr集團要和你合作就是因為我?不相信是因為你的能力?」

盛夏撇撇嘴,她自己的能力她很清楚,現在公司還沒怎麼走上正途呢,怎麼可能會這麼快吸引到Dr集團的注意力呢?最能解釋這一點的就是,這一切都是言景祗做的,是言景祗讓Dr集團跟自己合作的。

雖然言景祗沒承認,但盛夏知道,這一切就是言景祗做的,他不承認也沒關係。

盛夏往被子裏縮了一點,淡定的說:「公司最近挺忙的,我最近可能會回來得有點晚。」

「嗯!」言景祗淡淡的答應了一聲,拉過了被子在她身邊躺下,然後說:「言薇這人你以後還是少跟她搭腔,不管她對你抱有什麼目的,你要相信一點,她不安好心。」

盛夏有些無奈,她今兒也不想和言薇一起去吃飯吶。要不是他答應得那麼痛快,她也不會跟着言薇一起出去,現在就怪到自己頭上來啦?

盛夏有些無奈的說:「我知道了,今晚我給你打電話求救,你不是答應得痛快么?怎麼還擔心這些?」

言景祗:「……」聽盛夏這語氣,她這是在怪自己嘍?

言景祗忽然低聲笑了起來,然後大手一撈將盛夏撈入了自己的懷中,他將盛夏壓在了身下,就那樣直勾勾地盯着她,俯身咬住了她的耳朵。

。 第十一章(中)

「哎!莫白,你幹什麼啊?快,快放我下來!」婉薇萬萬沒想到許莫白會有這麼大的膽子,竟在她毫無準備之下一聲不吭地彎腰抱上她就要走。

雙腳突然遠離地面,除了突兀的眩暈感外還有一絲說不清道不明的不自在。「許莫白,作什麼!我自己能走……」沒辦法,萬婉微向來就有些恐高,再加上許莫白這幾年不知吃了些什麼,那身量「蹭蹭蹭」地比田畦里的莊稼還要高上幾分……

是以,甭管萬婉微被抱起的一瞬間有多羞赧,最終還是逃不過對「小命」的珍視,於第一時間手就圍上了許莫白的脖頸,真真箍得要多死有多死……

「有什麼要緊的!左右我們今天也要成為夫妻,多一刻少一刻親近,我看別人誰敢說!」不得不說,許莫白無疑是最了解萬婉微的,他懂萬婉微此刻的彆扭絕不是因為不喜他剛才的舉動,而是害羞於外面村民們的目光和自己的大膽。

看着萬婉微臉上兩朵悄然飄起的紅暈,許莫白笑得很是開懷。「好了,不要害羞了。你本來就是要嫁與我的,往後啊,這些怕是只多不少,到時候不光你要適應,他們更是要適應。今天……就當是提前了罷!」

天呀!好羞恥!萬婉微默然不語,恨恨地把頭埋進了許莫白的胸膛:這個一定不是我的莫白,肯定是被人掉了包了的,我可以不要嗎?還我以前純潔無瑕的許莫白!

「婉薇,我們該走了!再等會兒,我怕許染拿着菜刀衝進來……」說完,還惡意地往上掂了掂手臂,似是丈量這個埋首在他懷中的新娘的重量。

「還不快走!」意料之中,這個舉動又鬧得萬婉微生生擠出一張「柿子般的猴屁股」臉來,十分滑稽。於是,趁人不備,萬婉微的手偷偷襲上了許莫白層層疊疊衣服下隱藏的軟肉……

這回兒,萬婉微可沒心軟,用了十成十的力,當即就痛得許莫白面色一陣兒煞白,差點兒沒忍住當着許染的面兒失了態。

說來也巧,萬婉微收手的時候,恰好許莫白踏出房門。於是,為了不讓他這個「唯恐天下不亂」的姐姐看笑話,許莫白拚命壓抑了喉中的那抹驚叫,生生抗住了那一陣舒爽的痛感,表情詭異地朝門口等候多時的許染綻放出一個「燦爛」的笑容。

雖然覺得這抹笑里透著說不出的古怪,但許染又怎會了解這對小兩口之間私下裏的那些秘密,遂只深深地打了個惡寒,不作他想。

「莫白,今天結婚了,就代表你已經長大了,姐姐祝賀你!好好對婉薇姐啊!」許染朝着前面大開的房門,倒是沒有對「許莫白抱萬婉微出來」的舉動表現出絲毫驚訝,反而老氣橫秋地拍了拍許莫白的長衫,象徵性地理了理他胸口上的幾粒排扣。「對嘛!男人就該如此疼老婆的。小白,不錯,不錯啊!」欣慰的語氣,她毫不吝嗇地誇獎著許莫白。

「好了,吉時已到,起轎!」待許莫白安頓好懷中的萬婉微,許染裝模作樣地清了清嗓子,接下來就是一聲響徹天際的喊叫,直喊得一對新人悄悄紅了耳際。

※※※※※※※※※※※※※※※※※※※※

我嚴重懷疑自己有嚴重的話癆,艾瑪,才一場婚禮唉,這可如何是好……

。「好!」木靈子冷冷的應了一聲,隨後與宋梵對視一番,整頓了一下準備合力向玄水黑蛟發起進攻。

就在這時,在他們不遠處,一道光芒閃耀,一群人影顯現出來。

宋梵眉頭緊皺,傳送陣法?進入殞神澗里的,竟然還有這麼強大的陣法師!

來的人正是之前離開……

《蓋世殺神》第773章閻無極! 曹純格向後退了一步,汗珠順着他的臉頰慢慢流了下來。是的,他害怕了,都沒有動手僅僅是看着李子孝的雙眼他都感覺渾身發冷。

曹純格向後退李子孝就向前進,兩個人的距離保持在20厘米左右,這段距離如果曹純格想那麼李子孝的臉上一定會結結實實的挨一拳,當然了這只是曹純格的想像。

空幻想誰還不會,可是現實遠比想像要殘酷的多,雖然沒有切身體會過但是曹純格知道只要動手自己絕對占不了任何便宜,說不準還有可能會吃大虧,思前想後曹純格最後還是低下了頭。

「又不是什麼好東西。」一邊說一邊把手腕上的手錶摘了下來,「這個仇,我記下了。」把手錶扔到床上后曹純格把衣服穿好又瞪了一眼李子孝才不甘心的離開,經過秦曦倩身邊的時候還有些依依不捨。

李子孝彎下腰撿起了床上的手錶,一邊往手上戴一邊問秦曦倩,「他走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