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說這個煩心事了。”

南條尋讓井風羽把分公司的利潤投入到治療斯庫瑪的藥物生產上面來,這無疑間就大大降低了井風羽的薪水。因爲他的薪水是直接與輸送到布魯斯生物科技總公司的利潤掛鉤的。現在他們用這筆錢在巴拿鹿灣做慈善,吃虧的還是井風羽。

“咱們的海礦開採的生意怎麼樣了?”井風羽問道,這纔是他最關心的話題。

海礦是他與黑鐵幫共同出資開採的,主要銷售地區就是黑西哥灣的白頭鷹帝國沿海城市。因爲井風羽是做正經生意的,身家清白,不怕白頭鷹帝國的商業背景調查,所以,黑鐵幫才用他的名頭做這個海礦開採的生意。

中等規模,價格也不算太高,一直以來還算順利。

“近海管制呢,貨船過不去那邊。”吉卡魯皺了皺眉頭說道。

“白頭鷹帝國封鎖的海域?”

“是啊,這次剷除斯庫瑪的任務,就是他們發起的。可能是要給行動隊的人掃清障礙吧,就暫時管制了。不過也沒太大的關係,咱們還有其他地方呢,就是稍微遠一些罷了。”

黑鐵幫的老大連璐德此刻已經坐在了本傑明的對面。幽冥的船隻暫時還停留在公海上面,沒有太靠近巴拿鹿灣,連璐德想要求見本傑明,也只能是坐着自己的遊輪親自過來。

“明老闆,我們黑鐵幫在巴拿鹿城,還算是有點勢力,你要是覺得別的地方不安全的話,大可以住到我們自己產業的酒店裏面來,一直待在公海,也不是個事啊。哈哈哈……”

“不急,巴拿鹿城馬上就要變天了,我是想離着暴風雨遠一點。怎麼,你們黑鐵幫已經做好準備了嗎?”

“準備什麼啊,到時候就東躲唄。人家是正規軍,我們是烏合之衆,比不過的。”

“那你是要放棄斯庫瑪代理商的身份了?”

“怎麼會呢……我這次過來就是爲了談這件事的。您能不能把斯庫瑪的供貨量稍微恢復一些啊……”連璐德姿態放的很低,一點都沒有老大的樣子。

這也不怪他,小小的黑鐵幫怎麼可能跟幽冥組織相提並論呢。更可況,本傑明爲了肅清之前索斯菲留下來的各種影響勢力,把所有的經銷商供貨量直接調整到了原來的三分之一,這一下子就讓整個巴拿鹿灣的斯庫瑪價格提高了一倍多。

放低姿態,纔是重新合作的前提。本傑明不需要桀驁不馴的合夥人,也不需要有索斯菲背景的合夥人。

一想起索斯菲,本傑明就覺得非常彆扭。

怪就怪他下手太慢,讓葉塵截了胡。


要是知道索斯菲藏有這麼巨大的一個小金庫,本傑明說什麼也要讓她先把錢吐出來,然後再給她安排任務。在聯合小隊進攻冰海俱樂部的任務失敗以後,白白給葉塵資助了那麼龐大的一筆資金,想想就肉疼。

“你們也是老牌的組織了,之前我們幽冥出了一點小小的狀況,現在,你們不需要再考慮索斯菲的事情了,所有的斯庫瑪業務都是我直接管理的。”

“明白、明白!”

“現在不給你們恢復供貨量,是因爲國際維和行動隊的事情……難道說,你們有把握去把他們的人手全部搞定麼?”

“這個……”

強龍難壓地頭蛇,但是,地頭蛇也不可能打贏強龍啊。

國際維和行動隊背後,就是黑西哥灣的白頭鷹帝國,惹毛了他們的話,說不定會直接從本土派過來戰鬥人員來攻打巴拿鹿灣的港口城市組織。

這根本就不用考慮其他問題,只要跟官方商量好,以一個演習或者什麼其他名義,就可以把戰鬥人員派遣過來。

別人的面子可以不給,但白頭鷹帝國可不一樣,現在,整個北部美麗哈吶洲都是它的前後花園,要收拾南部美麗哈吶洲的一個彈丸之地,簡直不費吹灰之力。 “我這次親自來到巴拿鹿灣,不是爲了攪黃自己的斯庫瑪生意,而是希望把它帶入到一個正規上來。首要要解決的,就是維和行動隊的事情。你們也不用太着急做這門生意,搞不定他們的話,就算我提高了供貨量,你們也沒有辦法平平安安地把斯庫瑪銷售出去。”

“那您這是要讓幽冥跟維和行動隊的人正面交鋒麼?”

“當然不是了,這種費力不討好的事情,我怎麼會做呢。我要讓你們出手,去跟行動隊的人作戰。”本傑明毫不掩飾自己的計劃,他不在乎一個半個的不配合勢力。這次的事情權當是一個考驗,只要肯合作的人,日後纔有一起賺大錢的機會,要不然,你就等着靠邊站吧。

連璐德當然知道本傑明這種的心思,但是他不能立刻答應下來。畢竟,做炮灰的事情實在是太過搞風險了,弄不好的話,整個黑鐵幫就要成爲歷史了。

“是懼怕維和行動隊的戰鬥力,還是對我們幽冥的實力有所懷疑?”本傑明看着連璐德飄忽不定的眼神,感到有些好笑。

連璐德當然不敢直說了,幽冥跟查爾曼俱樂部合作襲擊冰海安保公司,最後全軍覆沒的消息,根本就不是什麼祕密新聞,過了這麼久,大家自然是聽說了。

現在這些頂級殺手組織,都有些不靠譜的傾向。就拿之前獵鷹小隊的事情來說,查爾曼俱樂部接連吃癟,到現在也沒看見什麼報復打擊的成功行動啊。

“我是覺得,我們一個區區的小幫派,參加到這種層面的鬥爭中來,會不會有些……”

“沒辦法啊,人生中的某些選擇就是充滿危險的。你可以靠邊站,等到風暴停歇後,你也會繼續靠邊站的……”

“那……容我回去考慮考慮吧……”

本傑明笑着送走了連璐德,安靜地等待着下一個拜訪者的到來。

黑鐵幫有別的產業,像海礦、酒店、近海的貨運等等。其他完全以斯庫瑪的銷售爲生的小勢力,必須聽從本傑明的調遣了。要不然的話,即便躲過了維和行動隊的這場風暴,在以後跟其他勢力的對陣中,也會掉的。只要財路斷了,一切就都完蛋了。

“這種烏合之衆你還要把他們綁到戰車上面來麼?”洛美莎扶着甲板的護欄,看着連璐德的船隻遠去,有些不理解本傑明。

洛美莎沒有跟隨黑龍馬歇爾的行動隊,而是坐上了本傑明的遊輪,跟他一同前往巴拿鹿灣。本傑明要接手索斯菲的所有工作,而作爲黑龍馬歇爾的外派人員,洛美莎也要儘快熟悉這些事情纔好。

“不用這些炮灰也行,你們黑龍馬歇爾要打前鋒麼?”

“放心,這一次我們是不會躲在後面撿便宜的,因爲也沒有什麼便宜可以撿的,要是把斯庫瑪的市場搞丟了,到時候大家都遭難。”

這是第一次因爲斯庫瑪開展,也是最關鍵的一戰。別看斯庫瑪的爆發點很多,只要丟掉第一場勝利,那麼之後的事情就會節節敗退的。斯庫瑪不是市面上唯一的迷幻商品,還有很多老牌產品在一旁虎視眈眈呢,再者說,幽冥組織現在內部的實力也不是非常強勁。要是在戰鬥中消耗過多的人手的話,到時候連大本營都可能沒有人看守了。

“難道讓他們白白撿便宜麼?付出就有回報,就算用不上他們,我也要他們的態度。”

洛美莎嘆了一口氣,心裏面默默給本傑明打了一個低分。

作爲組織的領導者,不能這麼意氣用事好不好,更不能在乎什麼名聲之類的外在東西。現在本傑明要把巴拿鹿灣的當地勢力捲入到跟維和行動隊對陣的局勢裏面,說不定就有那些官方勢力被牽扯進來了。

收取他們的管理費,這可是公開的做法,誰敢保證有沒有跟隱祕的關聯呢。

看來,這次行動只能依靠黑龍馬歇爾帶來的人手了。

城市裏面,不可能打大規模的團戰,只能用殺手最專業手法進行刺殺行動。

只要維和行動隊不是一直龜縮在海格綠林大酒店裏面不出來,總會有機會襲擊他們的。

就在洛美莎胡思亂想的時候,又一個幫派的頭頭來拜見本傑明了……


接下來的日子裏面,本傑明的遊輪門庭若市,各種大大小小的勢力都過來拜碼頭。不管現在有沒有經營斯庫瑪的商品,他們都派人過來了,有些還帶着極其貴重的見面禮。

既然幽冥的現任冥王都來到了這裏,那他們肯定要真刀真槍地大幹一場。甭管結果如何,都不能把關係搞僵。

同時,這些大大小小的實力也不會去招惹行動隊的人。膽子大一點的呢,照常營業;膽子小一點的勢力,索性就暫時把斯庫瑪下架了,等到風聲過了以後再說。

還有一些人,走的是曲線救國的路子,直接把關係網鋪到了洛美莎這裏。洛美莎的手機盒電子郵箱裏面,也是各種說情的人,拐彎抹角跟她搭關係。

看來,洛美莎入駐幽冥的事情,已經不是什麼祕密新聞了。

在外人看來,索斯菲出事以後,洛美莎就是黑龍馬歇爾派過來接管索斯菲之前工作的下一任人員,可大家沒有考慮到本傑明的決心,他一定要把斯庫瑪的事情掌控在自己的手中。

洛美莎被這些人煩的頭暈腦脹,索性一個人回到了休息艙裏面,不再露面,等着遊輪靠岸。

與本傑明遊輪一樣熱鬧的,還有海格綠林大酒店。

自從國際維和行動隊的人下榻後,大酒店就進入了戒嚴的狀態中。所有警衛和安防控制,都是由行動隊的人自己動手搞定的。至於酒店本身的人,除了一些廚師和少量服務人員以外,都被安排到了其他的分店裏面去了。

整個酒店,因爲絡繹不絕的拜訪人員,變成了一個熱鬧的大集市。

既然來到巴拿鹿灣執行任務,那麼,這裏的官方勢力一定要進行及時的溝通,要不然的話,違反了當地的法規條例,到時候有可能會被遣返出境的。 曲華趁着海格綠林大酒店的熱鬧勁,來到了這裏,請求會見姬月英。

在酒店的會客室裏面,姬月英見到了老同事,心裏面十分高興。而曲華,除了高興以外還有另一層意思。

他對姬月英的喜歡是默默無言的那種,姬月英是一個事業型的女孩,就算她的崗位很普通,也不能打消她的事業激情。就連她的哥哥請求她回去回到家鄉繼承家族流傳下來的武館,姬月英的拒絕了,從這點上看,曲華貿然表白,也收穫不到什麼好果子吃的。

索性就這麼默默等待吧。

“你怎麼過來了?你之前不是跟着陽熙、羅志傑、吳有才他們一起加入了葉塵的冰海安保有限公司麼?難道你還是服役的狀態麼?”看見曲華突兀地出現在了自己面前,姬月英有些好奇。

“說來話長,我現在既是冰海的成員,又是服役中的臥底。這次來,公事也有、私事也有。”

“那就談談公事吧!”姬月英還是老樣子,已經把全部的精力都投入到了工作當中。

“我這次也是爲了斯庫瑪的事情而來……雖然不像你們這樣招搖過市,我們也會在暗中跟本傑明鬥一鬥的。你要是有什麼需要我配合的地方,儘管說,我會盡力的。”

“這次還真沒什麼需要幫忙的……因爲我不是領隊人,決策權不在我這裏。”姬月英有些失望。

“白頭鷹帝國的人領隊麼?”

“是啊,不僅如此,各種武器和戰略物資,都是從他們那裏直接海運過來的。是一個很靠譜的後勤支援方。”

“現在,你們已經很惹人注意了,你要小心安全啊。”

“我們的隊伍,人數比較多,想低調都低調不起來呢。”

“當地的官方已經有好多人拜訪過你們了吧?”


“是啊,每天都煩躁的不行呢,這裏都快成了專門的聊天室了。”

“你要注意信息安全啊,有一些人是當地各個勢力團伙的代言人,他們就是爲了打探情報而來的。”曲華忍不住提醒道。

“免不了的事情。不過你放心,第一,情報在我們老大一個人手中,而我們其他人手裏面的情報,都是假消息,就算泄露出去的話,也是讓他們故意中計而已。”

原來是這樣啊,曲華理解了。怪不得行動隊的負責人這麼歡迎大家光臨呢,原來是要用假消息把巴拿鹿灣的水給攪渾。

“你們有什麼任務計劃麼?要是不方便的話,可以保密。”姬月英做了一個搞怪的表情。


“我主要是負責蒐集情報的。如果有可能的話,也會出手襲擊重要人物。”

“你是說本傑明他們麼?這可太危險了,你們肯定搞不過他的。”姬月英很擔憂。他們的行動隊都不敢輕易與幽冥正面交鋒,曲華現在單槍匹馬的,難道要當敢死隊麼?這可不是一個優秀臥底的工作內容。

“你就不用擔心我了,反正我沒有組織約束,執行任務很方便的,你一定要注意安全啊。到了你們執行任務的時候,我會跟在你們隊伍的周圍,如果出現了撤離情況,我會一直保護你到港口的。”

“好啊!”

離開了海格綠林大酒店,曲華的心情格外舒暢。在他看來,這就算一次小小的約會。

回到了酒店裏面,葉塵依舊在悠閒地看着雜質,而梵波若,一如既往地出門蒐集各種情報去了。

葉塵不擔心梵波若會藉機偷懶,像海齊澤他們似的。對於吃喝玩樂,梵波若一點興趣都沒有,或者說,微生物軀體根本就不需要這些東西。

“按照常理,巴拿鹿城的官方會先對各種娛樂休閒場所來一個大搜查吧?類似於酒吧查牌那種。等遇到了硬茬,然後維和行動隊的人才會出手吧?”葉塵放下了手中的雜誌,看着曲華問道。

“第一輪應該是這樣的,就是走走過場嘛。至於各種勢力匿藏斯庫瑪的地點,他們也應該會加緊時間去調查清楚的。然後藉着檢查的名義,給他們來個一窩端。”

“這就是挑起衝突的最佳時機了吧?”

“是啊……官方檢查團是不可能跟着行動隊到所有的犄角旮旯裏面去的。落單的行動隊,就是幽冥他們的活靶子。”

“今天,姬月英沒有透露出一些任務的情況麼?他們打算什麼時候動手?”

“還沒說呢,恐怕是要等着幽冥他們上岸以後再行動吧……有情報顯示,本傑明的遊輪一直停留在公海上面,沒有進入巴拿鹿灣的跡象。”

“這個傢伙也在觀望呢……說不定黑龍馬歇爾的人早就悄悄潛入這座港口城市了。”

“對,極有可能。”

曲華說着,把從外面順便帶回來的武器裝備箱拎到了桌子上面。

他的關係網還是比較靠譜的,把事情交代下去以後,坐等汽車後備箱裏面出現包裹,就這麼方便。哦,對了,他們三個在來酒店的第一天,就租了一輛小汽車,停在酒店的停車場裏面。

兩個人各自擺弄着武器,又是一陣沉默。

在沒有出現混戰之前,各方勢力都會想狡猾的老鼠一樣隱藏在黑暗之中,就算讓梵波若天天逛街蒐集情報,也不會有太大的收穫。

而在後方基地海島上,漢斯跟辰光製作出來的一款新型智能機器人,實現了技術上的飛越。它採用了雙芯片控制系統,可以同時處理矛盾中的指令,讓大家大開眼界。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