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當李向南抱著三株大樹種來到休息室的時候,那些富豪先是一陣目瞪口呆,顯得極度的不可思議,這人天生神力么?

但隨即,一伙人就像狼一般撲了上來,道:「小兄弟,那千年綠杉既然要出手,我出一千九百五十萬!」

「我出一千九百八十萬,讓給我,以後小兄弟有什麼事情,我的公司會為小兄弟大開方便之門,就當交個朋友!」

李向南將那三株大樹种放下后,一直心情十分複雜鬱悶,悔得幾乎快要吐血的何老,此時又湊了過來,分別又觀察研究起了另外兩株,神情顯得十分的凝重。

不過那株李向南要留下的,在李向南過來的時候,動過手腳進行了一番掩飾,哪怕這老頭的眼力再毒,專業再精深,也不可能看出什麼端倪來的。

修士的手段,豈是普通人能夠輕易看破的?

果然,其它專業點的人士也都湊了過來,想要研究下另外兩株。

但除了李向南刻意沒有掩飾的未開包的那株倍受關注外,最好的那株這些人只看了一眼,就沒有再理會,顯然他們是看不出什麼端倪來的。

只要這些人不擅自動手,李向南也任由他們去研究那一株。

不過他聽到這裡的人報價時,竟然不再上百萬的漲,漲幅明顯開始偏低,他猜測這些人在他沒來休息室的時候,恐怕有過串聯,想以低價拿下。

果然,花木商人報價:「小兄弟,一千九百八十萬已經是這品種的極限了,但我破例再為小兄弟加價湊個兩千萬,你看怎麼樣?」

郭猛與宋明波此時也終於放下痴獃趕了過來,郭猛一聽這夥人明顯都商量過了,想要把總價壓下來。

打的什麼算盤,郭猛這些人精豈能看不出來,便道:「向南,既然價格不合適,我看還是不必出手了,我倒認識一位退下來的老領導,老人家酷愛收藏花木,我把你引見給老人家,其家人是超級土豪,必然不會小家子氣,一定會給一個滿意的價格!」

那些人聽到郭猛的諷刺小家子氣,多少臉上有些掛不住。

其中有人實在是很想收藏這極品千年綠杉,終於打破了他們私下臨時商議好的默契,道:「我出兩千三百萬,小兄弟就讓給我!」

其實這些留下來老闆哪一位估計身家都過億的大土豪,郭猛能看出來,李向南自然也會看出來。

而這千年綠杉是極品中的極品,花木收藏品中極為罕見難尋,有價無市,已經觸到了他們這些人的癢處。


對於這些揮金如土的土豪們來說,幾千萬也只不過是小數目罷了,李向南自然要待價而估,他可是窮人一枚,正好分田地,打土豪。


有人已經打破了之前的默契,另一位土豪也忍不住加價:「兩千五百萬!」

「兩千七百萬!」

「兩千九百萬!」

到了這個價位上之後,一些人的心底價被打破,終於開始激流勇退了,也只剩下的一個花木商人與兩位大土豪在爭。

「三千萬!」

「三千五百萬!」

「四千萬,不要爭了,我志在必得!」

「切,別以為我不知道行情,四千五百萬,這個價誰還加?」一位大土豪此時狠狠地出了個瞬間就讓大部分人閉了嘴的天價。

「一千萬米元!」

就在這時,一個很淡漠沉靜,但卻充滿無限誘%惑的聲音傳了進來,而人家所給出的價格,讓在場的所有土豪們不由吸了口氣,全部閉上了嘴。

李向南聞聲,不由心中一緊,好厲害的女人,竟然擁有如此強的,感覺非同一般的氣場!

眾人尋聲望去,就見這是一位素妝淡雅,貴氣逼人,無論那魔鬼般的身材,還是妖女般的相貌,都讓人挑不出太多瑕疵的極品美婦。

這位極品美婦的身後,還跟著兩位氣勢逼人,魁梧雄壯,戴著墨鏡的超級保鏢,那股強大的威壓,再加上這美婦隱隱流露出來的一股特殊氣質,讓在場的眾土豪紛紛不由呼吸一窒,心中連旖*旎的念頭竟然都不敢生起,不禁紛紛猜測:「這女人是什麼人,是什麼來頭?」

這美婦進了休息室后,明亮如秋水般的眸子只是淡淡掃了一眼,就鎖定在了氣質與眾不同,看她眼神仍清澈,沒有勾起絲毫欲*望的李向南身上,打量了幾眼,頗有幾分欣賞。

郭猛這貨在這個時候,似乎已經完全迷失在了這個女人的誘*惑之中去了,看人家的眼神有些痴獃。

李向南狠狠掐了他一把,這貨才從美*色中回過神來,不敢再看那女人,這女人實在像是個千年妖精,一個勾*魂的眼神,絕對能讓男人為之淪陷。

也沒有理會眾人,美婦那欲勾*人墮*落的聲音又道:「這一千萬米元,已經是千年罕見極品綠杉品種的極限了,去年世界私人收藏花木展上,一株九百年的野生綠杉奪冠后,最高成交價為八百三十萬米元,被荷蘭一位私人收藏家拍走,這件事有據可查!」

說完,那美婦走了過來,眾人立即讓開了條道,她來到綠杉跟前,打量了幾眼后,不禁秀眉一蹙,道:「確實是千年份的極品綠杉,只是有些瑕疵,似乎不夠完美?」

那美婦不由看向李向南,道:「這位先生,雖有點瑕疵,不過我們就這個價格收購,一分不會少,但能否允許我進一步的探查一番?」

李向南聽了這話,不禁心中一驚,難道這美婦看出了這千年綠杉之中的草木精核被私下取走的破綻? 這個美婦看起來是個非同尋常人物,在場的眾土豪紛紛在猜測,這究竟是誰請過來的大神呢?

若是一般人搞不定那株千年綠杉的話,必然會有人打電話給有能力拍下那極品綠杉的過來拿下。

無疑眼前突然出現的這個帶著厲害保鏢的極品美婦,一張口就是一千萬美金,再加上那不凡的氣勢,有據可尋的說辭,一下子就鎮得眾土豪不敢再競價。

這才是真正的極品土豪。

只是目前這極品美婦的來歷,以及無跡可尋的突然出現,就成了眾人心目之中盤旋的一個疑問。

不過李向南而言,對於這極品美婦是什麼身份背景,以及怎麼會突然而至,他沒那個心思去深究。

現在對方一千萬美金出價,要求進一步探查那千年綠杉的底細,他倒是不在乎對方繼續深究。

但李向南是個現實主義者,沒有拿到手的東西,就如同霧裡看花,水中望月。

他不可能因為對方出了一千萬美金,又是個極品美女就頭腦發熱找不著北了,否則他早就被陰冥鬼帝這個陰險狡猾的萬年老鬼算計吃的死死的。

那美婦說出那極品綠杉有瑕疵,還要進一步查探,李向南雖然心中閃過一抹驚疑,但他很快就意識到,或許這有可能是這美婦的一種存心的試探。

所以李向南絲毫不為所動,淡然道:「抱歉,交易完成,綠杉屬於你之後,你想怎麼研究都行,既然這是一種賭博,大家都在遵循這個遊戲規則,你也不會例外!」

極品美婦非常的詫異,卻是突然笑了起來,那笑容彷彿點亮了整個世界,傾倒了一片江山,能迷醉無數君王為之淪陷。

就是李向南看到這個勾*魂奪魂般的笑容,也不禁一陣心神蕩漾,險些心神失守,趕緊用魔帝心法將這些雜念屏除。

這個女人身上,絕對有古怪!

但李向南又一時說不上來到底哪裡有問題,他估計是自己的修為還很低,感應不出來。

那美婦見李向南竟然在她的魅*惑之下絲毫不為所動,頭腦仍十分清明,心中卻更加詫異,便收斂了笑容,朝身邊的保鏢淡淡道:「去交易!」

李向南此時從口袋裡掏出一張銀行卡,交給陸老,用洪鐘般的聲音道:「陸老,勞煩還請借用你們這裡的機器過一下帳,手續費直接扣除即可!」

陸老此時感覺一股洪鐘般的聲音傳入心底,讓他心神一震,終於回過神來,不敢看那讓他覺得有古怪的美婦一眼,這世上怎麼會有這種禍國殃民級的女人?

接過李向南遞過來的卡,陸老道:「你這卡支持外幣交易不,要不讓他們兌換成軟民幣交易?」

「不用兌換了,這卡支持外幣交易!」

李向南這張銀行卡還是當初在大學時期在一家外國網站上做兼職論文稿翻譯時,應那些老外客戶的要求,花了三百塊專門辦理的支持三種外幣儲匯的卡。

雖然這卡里現在一分錢都沒有,但李向南一直保留著,就是為了方便哪一天能用,而像現在,正好派上用場。

不過那美婦的保鏢走了過來后,卻用那洪厚的聲音道:「不用了,卡給我就行了,還能幫你省點手續費!」

陸老聽了后,便下意識的把卡給了那壯漢保鏢。

那保鏢接過後,隨即拿出一個手機,劃了兩下,直接在手機里進入電子支付頁面后,直接輸入李向南的卡號轉了一千萬美金就完成了交易。

滴!

此時,李向南的手機收到了一條簡訊,只用了一分鐘不到,那錢就到帳了,確實是方便省事,還省了不少手續費。

李向南拿出手機看了下簡訊,確認卡里多了一千萬美金后,對那美婦道:「好了,現在這株千年份的野生綠杉屬於你了,想怎麼折騰,那是你的事了!」

美婦朝那壯漢保鏢打了個眼色,那保鏢隨即就將那株綠杉挪開了些位置,然後就取出一個電子儀器,就對那株綠杉進行了掃描,頓時就將整株綠杉的內外結構特徵等各方面詳細的數據就顯示了出來,看起來非常的先進。

李向南只是掃了一眼,就沒有再理會他們。

而那位一直後悔萬分,腸子都已經青了,幾乎是吐血三升,鬱悶得眼睛發紅的何老此時站了起來。

他指著另外一株未開包的大樹種,肅聲道:「年輕人,我看你這一株未開包的也非常的可疑,好像也是年份非常高的品種,一次開出極品來,或許可能歸結為運氣,但若是兩株都開出極品來,這就不是運氣了,你這一手扮豬吃虎,玩的實在是絕,現在,敢不敢把這株也開出來,證明你就是一個深藏不露的賭花木高手?」

「什麼,那一株也疑似極品樹種,這到底是不是真的?」

眾土豪這時終於被這個聲音驚動回過神來,當他們還在為那株失之交臂的千年綠杉而鬱悶著,但聽到還可能有一株,當時便震驚了所有人。

一位花木商人又激動了,便快步走了過來道:「老何,你能大概猜測出這是什麼品種不?」

何老抹了抹鼻子,道:「我方才接近這樹種之時,突然聞到了一股很淡的香味!」

「香味?」

眾土豪此時就像聞到血腥的鯊魚,紛紛圍了上來,急切道:「什麼香味,我們怎麼一點都沒聞到?」

「如果是紫檀香,還是野生上年份的,那可真又是一株極品啊!」

何老此時咬牙切齒,道:「就算是我死了,化成了灰,我也記得那香味,那是野生玉香杉特有的味道……」

「玉香杉?」

許多人聽了之後,不禁有些疑惑:「這是什麼樹種,怎麼從來沒聽說過呀?」

何老道:「你們當然不知道,這種樹是去年世界私人收藏花木展上一個南亞土著帶來的全新樹種,其稀有程度完全媲美極品綠杉這個品級,才出現的當天,就被一個國家高價收購了去研究,並報請世界組織定名為玉香杉,以致世界上無數花木商人趨之若鶩跑到南亞尋寶,使那個偏僻的土著村落被洗劫一空。

而這種樹流落到園藝收藏界后,也是極具價值的藏品,我完全沒有料到,竟然會在這裡看到他的身影,林總到底是從哪裡弄來的,我想不通他為什麼會放到這裡來給人撿了天大的漏!」

陸老聽到這老何質疑他們的boss,皺眉沉聲道:「老何,話不能亂說,這可是要負責任的,這些樹種的來源其實連我們林總也不是特別的清楚,其它地方的同行也一樣,那些樹種我們從貨源地弄來時,就已經修剪包裝好了,而且混在成千上萬株當中,誰能料到會有這麼罕見的極品出現!」

「老陸說的沒錯啊,要是市場知道了這樹種存在,誰會那麼**的不直接高價拍賣,豈會開賭市擺出來讓人幾十萬去撿漏?」


「對啊,換成你,你會幹出這麼天怒人怨的蠢事么?」

「老何,我看你這八成是嫉妒眼紅了,吃不著葡萄說酸?」

之前出價最高,但沒買到極品綠杉的那位大土豪道:「都別說這些沒用的,現在也只是老何的猜測罷了!」

說著,他看向李向南,道:「小兄弟,如果開出來真如老何說的,那這株極品野生玉香杉我包了,要是確定是上千年份的,合適多少錢出手你說了算,我非常需要這一類樹種,希望你能賣我一個情面,圓了我為家中九十高齡祖父祝壽的一片孝心如何?」

眾人一聽這話,倒也沒有人跑來爭,紛紛叫嚷道:「小兄弟,開了,就讓大夥開開眼界分享下怎麼樣,我們還從來沒有真正見識過玉香杉呢?」

「哦,我查到了,果然有玉香杉,老何說的沒錯,這確實是去年才命名的一種可以媲美極品綠杉的稀有樹種!」

有一位拿著手機在查詢的土豪當即就查到了相關的圖片,並將其放大后,眾人紛紛傳著看。

結果一看那玉香杉開枝散葉之後的美麗,還有介紹中說散發出來的奇香,頓時就讓一部分人也跟著心動了,就想咬牙高價拍下來收藏品鑒。

但就在這時,那位極品美婦在檢查完了那株極品綠杉后,卻悠然道:「玉香杉的高貴與神奇內涵,豈是你們這些庸人能懂的,他是我的!」

眾土豪一聽這犯眾怒的話,頓時臉色就沉了下來。

簡直太囂張了,別以為你長著一張禍國殃民的漂亮臉蛋,身份背景神秘,我們就敢不打你臉了。 求收藏!

……

雖然眾土豪被那個來歷不明的極品美婦所激怒,可是這極品美婦實在太妖異。

她所帶著的那種氣場,在綻放之際,彷彿能魅*惑人的心神,她僅露出一個那帶有淡淡輕視微笑,就能讓那些心志不堅的人為之淪陷。

那才被激發的怒火,竟然就在無聲中悄然被平息。

這世界上,怎麼會有這麼妖異,簡直是能禍國殃民、荼毒天下的女人?

不過在場的眾土豪都是經歷過大風浪,閱美無數的男人,即便是抵擋不住這個極品美婦帶來的誘*惑,但也都非常規矩,沒有做出輕薄下*流舉動。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