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秦巖緊接着想到了一件事情,肯定是戰孤城收集到了他的眼淚,否則他們不可能敲門。

“小媚,我來吧!”

秦巖一把抓住準備開門的小媚,轉過身向門口走去。

秦巖剛打開門,戰孤城就高興地說:“將軍,眼淚收好了!給你!”

戰孤城將自己的眼淚放在一個瓶蓋上,眼淚在瓶蓋上晶瑩剔透,反射出一道道七彩光芒。

“戰孤城,你是怎麼收集到的?”

秦岩心中特別好奇。

聽到秦巖的話,戰孤城有些不好意思:“將軍,你就用吧!”

說罷,戰孤城轉過身走了,並且關上了門。

雖然秦巖充滿了好奇,但是這件事情畢竟是戰孤城的私事,秦巖也不好意思攔住戰孤城問。

“大家趕快吃飯,我們一會兒去九窈古墓!”

需要的四件東西都收集好了,秦巖當即決定吃完飯去九窈古墓。

不過秦巖掃了一眼,發現除了他自己需要吃飯外,別人根本不需要吃飯。

蔣婉兒和慕容雪菡不需要,宇文天成和李天霸也不需要。

“主人,好像只有你需要吃飯吧!”慕容雪菡悄悄地給秦巖傳音。

秦巖尷尬地笑了笑沒有再說什麼。

十分鐘後,秦巖吃完飯,當即帶着慕容雪菡他們上了車,直奔九窈古墓。

剛開了兩分鐘,李天霸突然想起來,羅光還沒有回來。

“主人,羅光還沒有回來,我們不等他嗎?”

“咱們這些人應該沒有問題,現在九窈古墓不是很危險。”

秦巖原本準備等羅光回來了再進古墓,可是戰孤城只有一滴眼淚。

將眼淚放在空氣中時間太長,極有可能就蒸發了,所以秦巖改變了策略。

“哦!”

李天霸覺得秦巖說的很對。

他們兩個屍王,一個鬼王,一個鬼皇,還有什麼人能傷到秦巖。

就在秦巖他們進入九窈古墓之後,耿家國和羅光也來到了耿漫雲的家。

“二妹,這是羅光羅師傅,他就是我說的那個人的幫手!”

耿家國當先向自己的二妹介紹起來。

當耿漫雲看到羅光之後,不由揚起嘴角陰笑起來:“我要的是主帥,你給我弄來一個小蝦米!” 小蝦米?

耿家國皺起了眉頭,他覺得自己妹妹實在是太不像話了,居然這樣說羅光。

羅光雖然不是秦巖,但至少也是秦巖身邊的人。

“二妹,你怎麼說話呢?”耿家國當即急了,並且狠狠地瞪了一眼耿漫雲。

羅光也沒有想到耿漫雲會這樣說他,不由上下打量起耿漫雲。

他發現耿漫雲身上沒有一絲人氣。

不好!這個耿漫雲有可能已經死了。

羅光在心裏面大叫起來。

“大哥,難道他一個外人比咱們兄妹還親嗎?你居然這樣呵斥我,我好傷心啊!”

耿漫雲一邊說着,一邊眯起眼睛向耿家國走去。

耿家國詫異無比地看着耿漫雲,他也發現耿漫雲有些不對勁了。

“耿總,你閃開,你妹妹好像已經死了!”羅光一步跨出,走到耿家國面前,擋在耿家國面前。

死了?這怎麼可能?

耿家國不敢置信地睜大了眼睛,他踮起腳尖,目光越過羅光的肩膀,向耿漫雲望去。

“好啊!不愧是屍王,居然一眼就看出我不是耿漫雲!”

假耿漫雲一邊說,一邊抓住她的嘴脣,將身上的皮扯掉了,露出了一個男人的樣子。

如果秦巖此刻在這裏,肯定一眼就認出了這個人。

這個人不是別人,正是秦巖在昆市遇到的死敵湯健。

原來湯健在昆市被秦巖接連打跑,他就在心中發誓,一定要找秦巖報仇。

最近湯健終於想到了一個辦法,借用耿漫雲的關係,想將秦巖騙過來。

但是他沒有想到耿家國沒有將秦巖帶過來,卻帶過來了羅光。

看到耿漫雲的人皮落在地上,耿家國腦子裏面一片空白,他萬萬沒有想到會發生這樣的事情。

“找死!”羅光大吼一聲,就像炮彈一樣飛身而起,揮掌向湯健當頭拍下。

湯健冷冷地看着羅光,不躲也不閃。

眼看羅光的手掌就要拍在湯健的頭頂上,房頂上突然噴出一張大網,將羅光結結實實地兜住了。

與此同時,一雙大手破開地板,抓住了羅光的雙腳腳腕,將羅光摔到了地上。

“哈哈哈!哈哈哈!”

一陣大笑從房間的四面八方響起。

只見餐桌化成了人,沙發化成了人,牆上的畫化作了人,以及鞋櫃也化成了人。

他們滿臉陰笑着,不懷好意地看着羅光和耿家國。

“砰”的一聲,一隻碩大的蜘蛛從房頂上跳下來,張開大嘴吐出一縷縷銀色的白絲,將羅光裹得結結實實。

緊接着地面上閃現出一道人影。

人影看來就像紙片一樣,它從地面上站起來,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膨脹成人型,然後掏出一支筆,在自己空白的臉上畫了兩隻眼睛、一個鼻子和一張嘴。

當眼睛、鼻子和嘴畫下之後,它的眼睛可以轉動了,鼻子可以呼吸了,嘴也可以說話了:

“該死的!好憋屈啊!”

看到這一切,耿家國被嚇暈了,身子一歪“砰”的一聲倒在了地上。

“膽小鬼!”其中一個人撇了撇嘴說。

“高港,你一會兒裝扮成耿家國,將秦巖誘騙過來!”湯健吩咐道。

“好的!明白了!”高港將耿家國扛起來,帶進了臥室裏面。

同一時間,在九窈古墓中,秦巖拿出收集來的東西,按照東西南北四個方位放在墓室中。

九窈激動無比地看着秦巖擺下法壇。

當一切準備就緒後,九窈大聲地叮囑秦巖:“秦巖,一定要小心一些啊!我們只有一次機會!”

“你放心吧!我知道輕重!”

秦巖一邊安慰九窈,一邊抽出槐木劍念起了咒語:“天地玄黃,日月交割,陰陽借法,乾坤問道,普高萬靈,歲月朝歌!起!” 墓殿中頓時涌起無數地氣。

地氣徐徐上升,充斥在整個墓殿中,就好像墓室中涌起了大霧。

秦巖腳踩七星天罡步,再次大聲念動咒語,“天魂映彩霞!地魂生厚土!人魂點明燈!”

“轟!轟!轟!”

秦巖的雙肩和頭頂上同時燃起三道魂火。

“去!”秦巖左手捏訣,右手握劍,對着九窈指去。

“嗖!嗖!嗖!”

秦巖雙肩和頭頂上的三朵魂火同時飛到九窈的雙肩上和頭頂上。

秦巖所使用的乃是借魂之法,利用自己的魂火點燃九窈的魂火,然後再將九窈的三魂凝聚在一起。

這種借魂之法兇險異常,一不小心就會身死魂銷。

隨着施法展開,九窈的地魂從墓室地底徐徐升起,她閉着雙眼,全身上下處於放鬆狀態。

那感覺就像一個毫無知覺的人被鋼絲繩吊了起來。

秦巖轉過頭對九窈點了點頭,示意九窈開始融合三魂。

九窈應了一聲,化作一道陰風,鑽進了她的地魂體內。

九窈的魂體出現了兩個重影,這兩個重影在九窈的身上不停的搖擺,就像老式的掛鐘一樣。

爲了幫助九窈順利融合地魂,秦巖閉上眼睛,不停的念動咒語。

在咒法的催持下,九窈雙肩上和頭頂上的三朵魂火瘋狂的燃燒起來,還發出“呲呲呲”的響聲。

大約十幾秒後,九窈身上的兩個重影慢慢的和九窈的魂體融合在一起。

九窈睜開眼睛,長長出了一口氣。

秦巖放下槐木劍,同樣長長出了口氣,並且抹了一下額頭上的汗珠:“怎麼樣?融合成功了嗎?”

九窈點了點頭,感激無比的說:“融合成功了。”

聽到九窈這樣說,秦巖激動無比:“太好了,我們走吧!”

“嗯?秦巖,你不準備把我的肉身也救出來嗎?”

上一次秦巖答應了九窈再來的時候,不但要幫她融合三魂,還要幫她將玉體救出來。

秦巖嘆了口氣,將事情的經過告訴了九窈。

九窈聽說現在無法集齊十八般兵器,臉色當即大變:“秦巖,我三魂融合之後,必須在九天內將我的肉身救出,否則我的魂魄就會九九歸一化成靈幽。”

靈幽?

秦巖記得他好像聽誰說過這個詞,只是記不清楚了。

“靈幽是什麼?”

秦巖好奇的問。

不等九窈說話,李天霸在秦巖耳邊說:“主人,靈幽是一種非常可怕的鬼類,他們不進輪迴,只能往生。”

秦巖不由皺起了眉頭,他沒有想到靈幽居然不在輪迴中,跳出了五行外。

一般情況下,無論是鬼、是妖、或者是殭屍、邪靈,它們都在輪迴中。

所謂的往生,其實就是死而復生。

別看死而復生聽起來非常美好,但是一旦往生成功,你以後就只能擁有一次命,一旦死了,就魂飛魄散。

而且人選擇了往生,就沒有了任何慾望,吃飯不知道香味,喝水也解不了渴,就連穿衣服也無法保暖。

除此之外,還天天處於病痛之中,無論用什麼藥都治不好,卻讓你無法病死。

鬼類、殭屍、妖精、以及邪靈也是如此,這種狀態下簡直是生不如死。

“既然這樣,看來我們必須儘快找到祖峯!”

祖峯就是那個拿雙鐗的將軍,這也是經過李天霸他們再三確認得出的結論。

“嗯!那我們趕快出去吧!”九窈心中十分着急,立即向秦巖提議。

秦巖點了點頭,帶着慕容雪菡他們向古墓門口走去。

當秦巖他們全部上了古墓,九窈卻再次被困在了古墓中。

每當九窈想離開古墓的時候,三根魂絲就會從地底飛出,纏住九窈的腰。

無論秦巖他們如何施法,都斬不斷這三根魂絲。

即便是身爲鬼皇的蔣婉兒也不行。

上一次九窈沒有出來,是因爲她沒有融合地魂,這一次九窈依舊被束縛在古墓中,秦巖就有點想不明白了。

“九窈,這是什麼情況?”秦巖挑起眉毛不解地問。

“我也不知道啊!”九窈看着腰上的三根魂絲唯有苦笑。

就在這時,秦巖的手機接連響起。

秦巖詫異無比,拿起手機一看,發現上面有七八個未接來電的通知。

打開短信一看,全部是耿家國打來的。

奇怪,耿家國怎麼會給我打電話?

突然,秦巖想到一個可怕的可能,那就是羅光那邊出事了。

不過,如果真的出事了,耿家國肯定也會跟着遭殃,不可能還給他打電話。

就在秦巖準備給耿家國打電話的時候,耿家國先給秦巖打來了電話。

秦巖接起來,好奇的問:“伯父,什麼事?”

“秦巖,你現在在哪裏?羅光真是厲害,三下五除二就把我妹妹的事情給辦了,我妹妹無論如何都要請你吃飯,我實在說不過她,你給我個面子,過來吃飯吧!”

“這……”

秦巖特別不願意參加這種感謝宴,一是他事情很多,沒有那個時間,二是他和對方不熟。

“秦巖,這是我妹妹,又不是外人。你就過來吧!而且我也和我妹妹保證了,一定會把你請到,你總不能不給我這個面子吧!”

停頓了一下,耿家國接着說:“哦,對了,耿瑤瑤一會兒也要來,你們正好親近親近。”

嗯?耿老師也要去,她今天不是有課嗎?

她中午不是要和夏老師一起吃飯嗎?

莫非爲了她姑姑,耿瑤瑤也要去她姑姑家嗎?

既然耿瑤瑤也去,再加上盛情難卻,秦巖決定賣耿家國這個面子:“伯父,那好,我一會兒就去。”

聽到秦巖這樣說,電話裏的耿家國頓時眉開眼笑:“秦巖,你來的時候別帶李天霸和宇文天成了。他們兩個長的太那個了。我怕把我妹妹嚇到。”

有嗎?

秦巖轉過頭向李天霸和宇文天成望去,覺得他們長得並不醜,只是他們兩個太魁梧高大了。

其實,秦巖本來也不打算帶李天霸和宇文天成去,畢竟這是在宴請他,而不是宴請李天霸他們兩個。

“好的,我一個人去。”

秦巖答應了耿家國。 掛了電話,秦巖對九窈說:“九窈,實在不行你就先等在古墓中,我保證九天內絕對找到流落在外面的雙鐗。”

九窈想了想,覺得也只能如此了。

她對秦巖點了點頭,無奈的說:“那好,我在墓中等你。”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