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緊接着湯健等人發現,無論他們怎麼施法,都無法破掉藤蔓。

按理說,這種困魂咒,只需要他們稍微使用道術就能破解掉。

纏綿不休:我的吸血鬼騎士 “咦?我怎麼破不開?”

“對呀!我也破不開!這困魂咒太詭異了吧!”

“這是什麼情況啊?”

湯健的人慌了,他們紛紛大聲議論起來,有的人甚至大聲嘶吼起來。

曲藝等人愣住了,不敢置信地看着這一切,他們也沒有想到秦巖的困魂咒這麼厲害,居然能困住湯健等人。

而且困住的還不是一個人,而是一羣人。

一般情況下,即便秦巖達到了天師,他的困魂咒也只能困住一個人,不可能困住這麼多人。

因爲一旦對多人施法,魂力就會被分散。

其實他們根本不知道,這不是困魂咒,而是伏屍降魂咒。

在施展伏屍降魂咒的時候,還必須配合使用伏屍降魂草。

這種草是一種靈草,可以同時滋養肉身和魂魄。

不過任何事情都有好的一面,也有壞的一面,伏屍降魂草雖然可以滋養肉身和魂魄,也正因爲這一特點,可以困住人的肉身和魂魄。

秦巖就是利用這一點施展的伏屍降魂咒。

“大家愣着幹什麼,上啊!”秦巖大聲喝道。

所有的人都被秦巖的話驚醒了,特別是曲藝四人。

對呀!我們愣住幹什麼,趕快上啊!現在正是滅掉他們的最好時機。

對方雖然都是天師,但是他們無法行動。

無法行動就意味着無法躲避,無法躲避就只有捱打的份。

鬥法不是單純的發起攻擊,還需要有效的躲避。

“湯健,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獄無門你闖進來,休怪師兄心狠手辣了!”

曲藝大喝一聲,念動咒語向湯健衝去。

郎餘、齊歡和諸葛儒也緊隨其後,向湯健的人衝去。

其他陰陽世家的門人弟子也紛紛大吼着衝過去。

馬嬌跳到擂臺上,一邊將金牌放在秦巖手中,一邊對秦巖說:“師弟,我們快走!”

愛殺 秦巖戴好金牌,搖了搖頭說:“師姐,不行!我一走,伏屍降魂咒就會失效,到時候湯健的人就會反敗爲勝。”

馬嬌原本想遠離這是非之地,聽到秦巖的話後,她打消了注意。

如果伏屍降魂咒失效,湯健他們絕對會殺光曲藝等人,他們也跑不了多遠。

不如趁機就此一搏,也許能將湯健的人全部滅掉。

“好的!我明白你的意思了!”馬嬌大吼一聲,轉過身向混戰的人羣衝去。

慕容雪菡對秦巖點了點頭:“主人,我也去了!”

就在慕容雪菡準備離開的時候,秦巖突然一把抓住了她:“雪菡,等一等!”

“主人,怎麼了?”

“你把這塊金牌交給馬嬌!”秦巖一邊說,一邊從脖子上將金牌摘下。

秦巖此刻纔想起來,自己根本無法離開,只能站在擂臺上繼續施展伏屍降魂咒,也就用不到金牌的防護了。

慕容雪菡點了點頭,拿起金牌準備離開。

“雪菡,這塊金牌對人的防護作用最大,對你的防護作用沒有那麼大。你可不要吃醋哦!”

秦巖怕慕容雪菡吃醋,所以解釋了一下。

“主人,我怎麼可能吃醋!你放心吧!”

“等我有機會了,一定給你和馬嬌都找一件護身法器!”秦巖拍了拍慕容雪菡的肩膀。

慕容雪菡點了點頭,拿着金牌轉過身向馬嬌飄去。

馬嬌此刻正與其中一位天師鬥法。

對方雖然被蔓藤纏住無法移動,但是實力還在,與馬嬌鬥起來依舊有招架之功。

“馬嬌姐,戴上它!”

慕容雪菡將金牌交到馬嬌手上,幫馬嬌接下了對方的全力一擊。

馬嬌戴上金牌後,再也不怕什麼攻擊了,就像坦克一樣衝進了人羣中,向湯健的人紛紛輾軋去。

馬嬌的到來立即引起了所有人的關注,湯健的人紛紛念動咒語向馬嬌攻去。

但是無論什麼道術,都無法奈何馬嬌,就像拳頭打進了棉花中。

馬嬌念動咒語,施展道術,眨眼間就打傷了對方兩個天師。 嗯?這是怎麼了?

湯健的人都愣住了,不敢置信地看着眼前的一切,他們想不明白馬嬌爲什麼刀槍不入。

剛纔秦巖以一人之力困住他們這麼多人,他們就覺得秦巖夠變態了,他們現在覺得馬嬌比秦巖還要變態。

其實他們並不知道,如果沒有秦巖的護身法器,馬嬌是無法這麼變態的。

歸根到底,還是秦巖太變態了。

馬嬌沒有理會湯健等人詫異的目光,繼續左衝右殺。

不一會兒的功夫,馬嬌又打傷湯健那邊的兩個人。

眼看自己這邊越來越不利,湯健突然靈機一動,想到一個破解秦巖伏屍降魂咒的辦法。

“大家聽着,我們一起念動咒語破開秦巖的道術!”

湯健覺得只有大家齊心合力,一起施展道術才能破開秦巖的道術。

“我數到三,大家一起施展道術!”

聽到湯健的話,他的人紛紛開始準備。

他們覺得秦巖再變態,也不可能以一人之力同時擋住他們這麼多人。

曲藝四人和各家的門人弟子卻瘋了一樣向湯健等人撲去。

他們堅決不能讓湯健得逞。

重生八零:軍妻有點甜 如果湯健他們掙脫了秦巖的伏屍降魂咒,局面肯定會在瞬間反轉。

“一,二,三!”

當湯健唸完“三”後,他帶來的所有人同時念起咒語,向腳下指去。

“轟!轟!轟!”

纏繞在他們腳上的蔓藤在瞬間被魂火點燃,化爲灰燼。

秦巖的伏屍降魂咒被破掉了。

“秦巖,我要殺了你!”剛剛脫離了束縛,湯健勃然大怒,指着秦巖憤恨無比地說。

他現在對秦巖的恨意甚至超過了對曲藝的恨意。

曲藝攔住了湯健,轉過頭對秦巖大聲說:“快點再次困住他們,否則我們將萬劫不復!”

秦巖在心中苦笑起來,他剛纔爲了施展伏屍降魂咒,將伏屍降魂草都用光了,現在手中連一株都沒有了,根本困不住湯健他們。

不過秦巖不能說出來。

這種話一旦說出來,不但會打擊自己這邊的士氣,同時也會增長對方的氣焰。

“好的!我知道了!你們幫我攔住他們,這種道術施展起來需要一定的時間!”

秦巖對曲藝等人大聲說。

“好!”曲藝點了點頭,攔住了湯健。

郎餘、齊歡等人,以及各大陰陽世家的門人弟子也攔住了湯健的人,不讓他們靠近秦巖。

“不能再讓他施展剛纔的道術了!趕快給我殺了他!”

湯健大聲吼起來,他的人也明白這個道理,紛紛大聲嘶吼起來,向阻攔他們的人衝去,

雙方在瞬間廝殺在一起。

只不過各大陰陽世家的門人弟子雖然人數極多,但是根本不是湯健他們的對手,剛一交手就被打的倒飛出去。

眼看曲藝他們擋不住了,秦巖在心裏面大聲默唸起來:

天霸啊天霸,你們怎麼還沒有來?現在都快中午了。

來苗家之前,秦巖派李天霸去接馬家的另外兩個弟子。

馬夢姍也跟着去了。

他們原本約定今天上午到這裏,可是秦巖沒有想到直到現在還沒有到。

就在秦岩心急如焚的時候,會場之外突然想起了嘶吼聲:

“吾勒個去!居然敢擋吾的路,吾看你們是活的不耐煩了!”

“師弟,你們在裏面嗎?”馬夢姍焦急的聲音從外面傳進來。

“師姐,我們在裏面!”秦巖大聲迴應。

“湯健,你居然敢來我們苗家鬧事,我們和你勢不兩立!”

會場外傳來了苗家家主憤怒的聲音。

聽到秦巖和馬夢姍的對話聲,又聽到苗家家主的話,所有的人都愣住了。

片刻之後,湯健等人臉色大變。

曲藝等人卻激動無比。

湯健他們進入會場之前,集合所有人的力量,給苗家人佈下了四海八荒陰陽陣。

原本這個陣法可以困住苗家人一天一夜。

而且湯健也十分確定,一天一夜的時間他們絕對就把曲藝解決了。

其實當初他估計最多隻需要一個小時就能解決了曲藝,因爲這裏只有六個天師。

但是湯健萬萬沒有想到,他們遇到了變態無比的秦巖和馬嬌。

而且接下來自己的大陣還被秦巖的師姐馬夢姍破掉了。

其實破掉陣法的是秦巖的屍僕李天霸,只不過湯健想當然地以爲是馬夢姍。

“湯道友,我們怎麼辦?”一個人壓低聲音問湯健。

湯健不甘心地看了一眼曲藝,攥緊拳頭說:“我們走!”

“想走?哪有那麼容易!”

李天霸大吼一聲,“砰”的一聲,一錘將會場的牆砸開一個大窟窿。

“就是你想傷害吾家主人嗎?給吾去死!”

李天霸再次大吼一聲,掄起雙錘,就像流星趕月一樣,向湯健砸去。

湯健看到李天霸勇武非凡不敢硬抗,立即向後退去。

湯健身邊的兩個天師大吼一聲,念動咒語揮起桃木劍向李天霸的雙錘刺去。

“砰”的一聲,雙錘砸在了雙劍上。

兩把桃木劍當即折斷,兩個天師就像斷線的風箏一樣倒飛出去。

啊?這是……

所有的人都驚呆了。

秦巖的鬼僕慕容雪菡剛纔以一敵二,已經震住了所有的人,此刻秦巖的屍僕同樣以一敵二,而且還將兩個天師震飛了,這更加令人驚駭。

這也太變態了吧!

所有的人都在心裏面大吼起來:

秦巖以道尊的實力可以斬殺天師,他的屍僕和鬼僕可以分別擋住兩個天師。

這主僕恐怕是有史以來最厲害的主僕了吧!

“想什麼呢?趕快跑!”

湯健大吼一聲,不敢再做停留,轉過身就跑。

曲藝等人反應過來,向湯健等人追去。

“主人,你沒事吧!”李天霸走到秦巖身邊,關切無比地問。

“我沒事!”秦巖擺了擺手,“你們來的路上沒有遇到毛家的人吧?”

李天霸點了點頭。

“走,我們去追湯健!”秦巖轉過身,帶着馬嬌等人向外面追去。

剛走出會場,秦巖看到一個三層高的鬼嬰擋住了曲藝等人和苗家人的去路。

“啊?居然是鬼曼童!”

看到巨大無比的鬼嬰,馬嬌和馬夢姍不約而同地脫口而出。 鬼曼童?

秦巖還是第一次聽說這種鬼類。

在秦巖看來,鬼曼童就是一個鬼嬰,只不過比普通的鬼嬰大了許多而已。

其實秦巖根本不知道,鬼曼童是東南亞,尤其是泰國的一種邪物,和國內的鬼嬰不一樣。

鬼曼童是由兩部分組成的,一部分是法相,一部分是鬼魂。

法相就是鬼魂的棲身之所。

一般用死去小孩的骨頭骨灰,動物的骨頭骨灰,墳場、蟻穴、沼澤等陰土燒製而成。

而鬼魂則需要慘死的小孩鬼魂。

而且小孩死的越慘,製作出的鬼曼童則越厲害。

鬼曼童被製作好後,還需要巫師、龍婆或者是阿贊加持咒法。

一般情況下,鬼曼童一旦被製成,至少也相當於鬼靈的實力,有一些甚至能達到鬼王。

當然了,鬼曼童不屬於鬼,不屬於殭屍,更不屬於邪靈,而是另外一種邪物。

因爲鬼曼童不是國內的產物,專屬於東南亞,所以國內沒有給它們起專屬的名稱。

“大家一起上!不要怕!”曲藝大吼一聲,念動咒語,緊握桃木劍向鬼曼童刺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