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饒是如此,此刻的她還是忍不住的頭暈目眩起來。

火焰與汽油的相觸,所帶來的不止是熊熊的火焰,還有巨大的爆炸…

那層層不斷的音爆和氣流衝擊波,可不是她這等實力水平的傢伙能接受的,再加上火焰加四周空氣燃燒殆盡導致的致命性缺氧…

讓草薙葵現在感覺非常的難受。

不過即便如此,她也是非常幸運的,因為這些的傷害大部分都由李夜幫忙抗下了,她所遭受的創傷並不算非常的嚴重。

「夜!夜!八神夜…李夜!!!」

草薙葵連忙的喊了起來。

她又不傻,哪能不知道剛才發生了什麼事情。

可另她感到不安的是,李夜卻是一絲一毫的反應都沒有…

「你這個傢伙…為什麼…」

見到這種情況,草薙葵頓時慌亂了起來。

「可惡,這到底算什麼啊!!!」

明明她這次是來找對方報仇的,但是現在,居然變成了由對方救自己…

這讓她一時間有些難以接受…

不過很快的,她便又察覺到,現在不是該考慮這種問題的時候…

四周的恐怖爆炸可還沒結束呢!!!

空氣愈發的稀薄起來,火焰卻是不斷的洶湧澎湃。

要是繼續這樣下去的話…

搞不好兩人都會死在這裏。

想到這裏,她連忙的打算起身…

可沒想到的是…

李夜這個傢伙的體重卻是遠遠的超出了她的想像,第一次推動她竟是沒徹底推起來,反倒讓李夜再次的摔落,腦袋重重的砸在了她的機車服V領之間…

「啊…」

她頓時慌亂了起來,接着隨之而來的便是羞憤。

雪白細膩的美麗臉龐唰的一下紅通,晶瑩的牙齒瞬間咬住了紅唇。

「可惡的李夜,居然這麼重…等你醒過來了本姑娘絕對饒不了你…」

草薙葵恨恨的說道,同時帶着一絲羞意,不過手上的動作卻是沒有停止著。

李夜的體重雖然有些超乎他的預料之外,但是她好歹也是修鍊過格鬥的傢伙,因此在認真之後還是勉強能挪動李夜的。

只是她還是不免奇怪,為什麼李夜的體重會那麼誇張。

她保守估計算了一下,李夜估計都快兩百斤重了!

「呼…呼…呼…真夠沉的…」

很快的,草薙葵便適應了李夜的體重,開始將其挪動了起來。

並且不知道為什麼…

隨着她的愈加適應,她身體之中的一股無形力量也是逐漸湧現。

嘩!!!

她居然在下一瞬間突破了!!!

絕對領域3%…

下一秒,四周的火勢立即的便像是突然受到什麼影響一般,開始奇怪轉動了起來。

就像是違反了地心的引力一般,漸漸的朝着上方空氣飛了過去,分化成了一道厚度足有數米之深的火牆。

剩餘的那些瘋狂舞動着的強大火舌,也開始漸漸的像是被馴服了一般,隨着草薙葵的心意逐漸的退散到了一旁。

草薙葵頓時目瞪口呆起來。

這突破,也太莫名其妙了一些吧???

這是什麼情況?

她曾聽聞她的堂弟草薙京從小便有超乎所有草薙族人的操控火焰能力。

可一直以來這都只是傳說而已,她沒有親自的見識過。

但現在…

看着眼前的場景,她很是不能理解,難道是因為被加油站爆炸的火焰炸了一次,所以她就覺醒突破了???

不過很快的…

她便又想起了一旁的李夜,因此連忙的不再關注這個了,而是選擇快速的背着李夜逃離這個火災現場。

不遠處,火焰爆炸聲持續不斷著,足以讓常人瞬間覆滅成千上百次了,但草薙葵卻是因為覺醒了火焰操控的能力,很快的便將李夜帶了出來。

只是…

雖已逃出了這可怕的火焰爆炸,但草薙葵的心卻是依舊的懸著…

因為此刻她眼前的李夜已是呼吸非常的微弱了,身上的衣服更是有大半被恐怖火焰爆炸摧毀,後背一片血肉模糊…

「夜!!!」

草薙葵見狀頓時有些焦急了起來。

按理來說,她這次來找李夜是來報仇的。

所以她打爆加油站,使得爆炸重傷李夜,應該算是報仇成功了,應該很開心才對。

可是…

可是…

「死撲街,剛才自己走就好了,管我那麼多幹什麼,現在還害得我倒欠你了!!!」

此刻的草薙葵癱在地上,渾圓修長的大腿上則是枕着昏迷不醒的李夜,此刻正用一雙晶瑩烏黑的美目恨恨的看着他說道。

心想立馬的就走掉不管這個衰人,但是身體卻莫名的不願意鬆開…

金色的長發下,那白皙晶瑩的臉龐已是微紅起來,性感的紅唇更是被貝齒輕輕的咬住,象著着她內心裏的不平靜…

但最終,她還是做了個很是大膽的舉動。

「死撲街,我只是為了報答你剛才的多管閑事,我可不是對你有意思,只是救你一下而已…」

說着…

她低下了螓首,朝着李夜湊了上去。

嗡…

就在草薙葵與李夜相觸瞬間,後者的右臂漸漸的泛起了奇怪的光芒… 「對。」杜紹軍也道:「參軍第一自然是建功立業,想我們修者,一身本事,有生之年不能做出一番事業,也算是辜負大好年華了。第二,卻是報仇,歸化城破城之事,歷歷在目,多少親友喪在了妖族的手中,此仇不報枉為人。」

「葉兄,你怎麼打算的?」胡光柱對着葉星道:「要不葉兄和我們一道去參軍?」

「參軍?」葉星不由的皺眉,他堂堂的天劍門宗主,參什麼軍,他只是打聽一個消息而已。

「怎麼葉兄不願意?」胡光柱語氣不由有些不滿。

「倒不是不願意……只是奉化城城主實力如何,又是何人?」葉星決定單刀直入。

「難道葉兄以為,投靠了奉化城城主,會委屈了葉兄?」胡光柱不由冷笑:「不知道葉兄現在是什麼修為?」

「金丹境修為。」葉星老老實實的道。

「哈哈哈,倒和我猜測的一樣,難道葉兄以為如此修為,就已經無敵了么,就可以不甘居人下了嗎?」杜紹軍也是笑道。

「難道兩位也是?」葉星本以為這裏是低級修士的聚會之所,須知金丹境,那不管放到哪裏,也都不是弱者了。可是聽這兩人的意思,他們竟然修為也是不弱的樣子。

葉星忙仔細觀看,果然見兩人氣息流露之間,都有一種高手的風範,他不由拱了拱手道:「倒是讓兩位見笑了,不知兩位老兄,到了什麼境界?」

「葉兄還是有些見識淺薄了。」杜紹軍笑道:「你想想,在歸化城破城之日,能從城中逃出來的,哪裏又會有弱者。恐怕最少都是結丹,金丹境的修為了。」

葉星也不由點頭,這話卻是在理,然後又道:「只是兩位老兄如此修為去參軍,奉化城城主會給你們怎麼樣的職位,恐怕職位不會低吧。」

「我們早就打聽過了,只要是金丹境的好手,如果去參軍,最少也會是一個千夫長,甚至可能是萬夫長。」杜紹軍笑道。

「千夫長、萬夫長?」葉星有些凌亂。在他們天劍門,他可是統領百萬修士的存在,現在在這個小地方,如果參軍,竟然最高只能是萬夫長。

果然是沒有比較就沒有傷害啊。

「不知道這奉化城城主,他歸於哪個勢力?」葉星問道。

想來以這兩人的修為,也是能接觸到這等信息了,而且從目前來看,奉化城城主的實力應該不弱,他的上司應該就是七宗一聖地中的哪個了。要不然普通勢力,又如何能駕馭的了這奉化城呢。

「歸屬於哪個勢力?」杜紹軍和胡光柱兩人相視一眼,竟都露出了疑惑的神情:「我們所有的『化』字城,不都是歸屬於宗化城主城的嗎?」

「是嗎?」葉星表面不動聲色,心中卻狐疑起來了,為毛『宗化城』他也沒有什麼印象呢?按理來說如此龐大的勢力,在鴻蒙大陸應該是有一席之地的啊。

「難道葉兄,一直是在閉關苦修,並不太清楚這些勢力如何劃分的?」胡光柱疑惑的道。

的確有一些修者,一心修鍊,他們並不關心這些勢力之間是如何劃分的。有些更甚者,他們甚至連宗化主城的城主是誰都不知道呢。

「的確是。」葉星假裝慚愧的笑了笑。

「難怪難怪,這卻怨不得葉兄了。」杜紹軍笑道:「也難怪葉兄幾次問起奉化城城主的實力如何……也罷,我就說說吧,其實大部分化字城的城主,都是斬龍境的修為。而只有宗化主城的城主,有可能是化神境的大修士,不過也說不好。那一層次離我們太遠了,太遠了……」

「什麼?宗化城的城主竟然有可能是化神境?」

葉星心中轟然作響,下意識覺得哪裏不對,他不由忙問道:「杜兄,那你可知道天劍門?」

杜紹軍想了想搖了搖頭。

「那你可知道萬法聖地?」

杜紹軍和胡光柱對視了一眼,兩人均一起搖頭。

「這……」葉星一時有些凌亂,他下意識的想到了一個可能,難道他從虛空之門出來,來到了其他的世界?須知在仙窟之中,他可是碰到了武宗的岳遠,那可是真正的化神境的高手。而在鴻蒙大陸這麼多年過去了,可是從沒有化神境高手出現的……

那時候他就在想,除了鴻蒙大陸,是不是仙窟還連接着其他大陸,岳遠是不是來自於其他大陸的高手,不過他當時只是想想。現在看來,是極有可能了,他很可能就是被仙窟傳送到了其他的世界了。

「不知道兩位,有沒有聽過武宗?」葉星又問道。

如果傳送到了岳遠所在的大陸,以武宗的名頭,兩人應該是聽過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