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午一點鐘的時候,齊格才醒了過來,吃了昨天剩下的米飯之後,他拿着杯子喝了幾小口水,又開始思考後面的對策。

沒有水必須出門找,但現在門被堵了,根本出不去。

用繩索翻到樓下房間裏的話,因爲不知道里面的情況,萬一一進去,就被喪屍給圍住了,麻煩就大了。

中午吃得不多,下午五點鐘不到,齊格又飢腸轆轆了。

不得已,齊格又弄了水和米,把鍋架了起來開始煮飯。

正準備把找來的一個冊子燒掉的時候,齊格卻是在裏面發現了一摞照片。

已經處於電子相冊時代的人,放在手機裏隨時可以翻閱很方便,很少有人會把照片洗出來了,至少齊格不會這麼做。

看到照片裏的兩個人,齊格很快就知道這些照片是誰洗出來的了。

肯定是劉小溪。

因爲這些照片裏只有他們兩個人,既然齊格不會把照片洗出來,那就只能是劉小溪了。

不過齊格對這些照片卻是沒有任何的印象。

齊格拿過了第一張照片看了看。

照片裏的背景顯然就是現在齊格所在的房子裏,比如桌子上的微波爐,就是昨天齊格扔下樓的那個。

照片是用自拍杆拍的,劉小溪的臉緊緊貼着齊格的臉,一臉的幸福神情。

就在齊格看着這照片的時候,他的神智突然出現了片刻的恍惚,下一刻的時候,他身邊的一切發生了變化。

房間還是這個房間,但是地面上、桌子上沒有了灰塵,到處都很乾淨整潔。

除此之外,身邊還多了一個人。

劉小溪。

“看看剛拍的這張照片怎麼樣。”劉小溪很興奮地從自拍杆上取下手機,點開剛纔拍的那張照片拿到齊格面前一起看了起來。

齊格有些發楞地向四周瞅着……身後那臺微波爐還在,他不知道怎麼的,看了照片之後,就被傳送到照片所在的時空來了!

“有東西吃嗎?”齊格很餓,向身邊的劉小溪問了一聲。

“有啊,你想吃什麼?”劉小溪向齊格問了一聲。

齊格已然跑去了冰箱那裏,打開後看到裏面有面包、還有切片封裝的烤鴨,他伸手把它們抓了出來,扯開面包袋大口吃起了麪包,又扯開封裝的烤鴨,向口中狂塞了進去。

“你怎麼了?這些東西從冰箱裏拿出來不能直接吃!要熱了再吃!”劉小溪強行從齊格手中搶過了剩一小半的烤鴨。

齊格又從冰箱裏抓了一罐啤酒出來,打開後仰頭猛灌了下去。

這些天一直省着水不敢多喝,他早就渴得不行了。

“你生病了嗎?到底是怎麼了?”劉小溪憂心忡忡地走過來,伸手摸了摸齊格的額頭。

“我餓,給我東西吃。”齊格在肚子沒吃飽之前,暫時不想和劉小溪廢話什麼。

“電飯鍋裏還有米飯……”

劉小溪話音剛落,齊格已經撲向了電飯鍋,打開蓋子後直接把鍋體拿了出來,伸手抓起裏面的飯糰往嘴巴里塞了進去。

旁邊放着一盤酸豆角,齊格伸手抓了一把塞進了嘴裏,吃了好多天的白米飯,配上酸豆角果然味道大不一樣啊!

快要幸福死了!

“你到底是怎麼了?”劉小溪急得快哭了起來,齊格這表現也太反常了吧?

齊格正想和劉小溪說幾句什麼的時候,他的精神出現了片刻的恍惚,下一刻的時候,劉小溪消失了,桌子上的微波爐也消失了,他回到了那個滿是灰塵的房間裏,正看着手中的照片。

外面,隱隱傳來喪屍的嘶吼聲。

“啊!”

突然的變化,讓齊格冷不防跌坐在了地上。

新書《金牌主持》衝榜中,懇請兄弟姐妹們把推薦票票投給新書,老魔無比感激!叩首!

…… 口中仍然殘留着酸豆角的味道,肚子也是飽的,這讓齊格感覺出了,剛纔發生的一切並不是他的幻想,而是實實在在地發生了!

時間錯亂?

齊格看向了手中的照片……似乎……這一切是這張照片引起的?

齊格又盯着手中這張照片看了好半天,但剛纔那種傳送並沒有再度發生。

難道一張照片只能傳送一次?

齊格忍住了看第二張照片確認自己猜測的衝動,決定到了下次飢餓的時候再看第二張照片,以免浪費掉一次飽腹的機會。

剛纔那一切……難道是看照片就能進入到當時拍照片時的時空?

這是遊戲給的金手指?

或者是完成遊戲任務的線索?

是不是尋找出了某個祕密、達成了某件事,就可以從這裏脫身返回現實世界去了?

如果可以返回現實世界,齊格打死也不進這個所謂的《顫慄世界》來體驗了,末世的這種絕望,真不適合他這種人,還是讓柳爺來會比較合適。

最讓齊格鬱悶的,是到這裏來之後,他修煉的能量沒了,殺死喪屍也不能升級!

修煉的能量……

齊格想到這裏之後,連忙試着按照先前的修煉方法,修煉起體內的能量來。

但是他很快就發現,這麼做毫無意義。

因爲他體內根本沒有那種可供修煉的神祕能量!

當初太空梭在綁定他的時候,給他體內灌注了某種神祕能量,齊格才能開始能量的修煉,讓那神祕能量變得越來越強大。那股原始的神祕能量,相當於是在他體內種下了一顆種子,只要他精心澆灌(修煉),就可以讓種子茁壯成長、開枝散葉。

但是,現在沒有了種子,他怎麼澆灌都不可能種出果實來。

齊格看了看外面小區裏四處遊蕩的喪屍,又把耳朵貼在門上聽了聽門外的喪屍,出門太冒險了,還是留在這裏吧。

照片看起來有二十多張,至少可以混二十多頓飯吧?

或許在這期間,找到了或者思考出了這遊戲的出路,想到辦法離開了呢?

嗯,現在無事可做,想想現有掌握的線索吧。

從現在的情況來看,他和劉小溪顯然是結了婚,但這在現實世界裏,是沒有發生過的事情,所以這裏就有了矛盾。

有了矛盾也就意味着他必須要尋找到合理的解釋,或許這合理的解釋,就與這一切背後的真相有關。

對了,他沒有關於這一切的記憶,但是劉小溪肯定有,他可以在過去之後,向劉小溪進行詢問。

但是……過去之後的時間很短,除了吃飯之外,留給他和劉小溪交談的時間不多,所以,他必須抓緊時間,在儘量填飽肚子的同時向劉小溪儘可能地詢問到更多有用的信息。

計議已定之後,齊格在牀上躺了下來,食物和飲水嚴重不足的情況下,躺在牀上不動是減少消耗最好的辦法。

……

齊格是餓醒的。

呆在這裏的時候,他大多數情況下都是被餓醒的。

除了餓之外,還有渴。

房間裏的水所剩無幾,齊格幾乎不怎麼敢喝。

“靠!”醒來之後齊格有些茫然,過了好一會兒之後,才罵了一聲神智清醒了過來。

如果是在額外空間裏醒來該有多好。

討厭的末世!

感覺自己急需飽餐一頓之後,齊格走過去拿起了那些照片。

最開始的時候,齊格還是盯着那張看過的照片看着,想要知道能不能重複進入這個照片的世界,如果這些照片是能重複使用的,齊格就不擔心自己被餓死、渴死的事情了。

可惜,不能。

至少這張照片是不可能再進去了。

換一張照片吧。

齊格快速翻看着剩餘的照片,根據第一次的經驗,他知道要進入照片裏所在的時空,必須要盯着照片看上好一會兒……至少十五秒以上才能進入照片所在的時空,快速翻看並不會立刻進入。

上官,別跑! 很快齊格找到了一張合適的照片。

爲什麼合適……只有一個理由。

因爲這張照片裏,齊格和劉小溪正在酒店裏吃東西,點了兩大盤菜,劉小溪一邊吃一邊拍照,把齊格也拍攝了進去。

正準備盯着照片看,試試這次還能不能被傳送到照片所在時空的時候,齊格想起了什麼又停了下來。

他決定隨身帶幾個塑料袋,看看塑料袋是否會被傳送過去,如果能的話,就用塑料袋裝一些食物、或者有用的物資回來。

如果塑料袋沒有被傳送回去,齊格決定過去之後把一些東西抓在手中,回來的時候,看能不能帶回到這個世界裏來。

做好準備之後,齊格盯着手中的照片仔細看了起來,大約十五秒之後,齊格的神智發生了片刻的恍惚,下一刻的時候,他出現在了照片所在的時空,一家酒店裏。

對面的劉小溪正對着餐桌和他拍照,一臉幸福的神情。

齊格面前有一小碗白米飯,面前的菜有一大碗水煮魚片,另一盤則是韭苔炒軟骨。

塑料袋沒有帶過來,看起來他只是自己的靈魂和胃穿越了過來。

齊格拿起筷子一口扒光了面前這一小碗白米飯,然後一邊把韭苔炒軟骨往嘴巴里填,一邊叫喊服務員過來添飯加菜。

“給我送一大碗米飯過來!然後來一大盤牛肉、一大盤紅燒肉!一隻烤鴨!快!”齊格把服務員喊過來之後,向她大聲催促着。

“大碗米飯很大的,是這麼大的碗,你吃不完的。”服務員勸了齊格幾句。

“讓你去就快去!是不是要我向你們老闆投訴啊?”齊格向服務員大吼了起來,他沒有時間,面前這盤水煮魚雖然好吃,但因爲有刺,他沒辦法囫圇把它們吞下去。

“你怎麼了?”劉小溪有些發楞地看着齊格。

“快告訴我,我們是怎麼認識的?爲什麼結了婚?不要廢話,直接回答我的問題!我的時間不多了!”齊格一邊把那盤很鹹的韭苔炒軟骨往嘴裏扒,一邊向劉小溪詢問着。

與此同時他喝乾了面前放着的一杯茶,起身把牆邊桌子上放着的開水瓶拿過來。

新書《金牌主持》衝榜中,懇請兄弟姐妹們把推薦票票投給新書,老魔無比感激!叩首!

…… 齊格把開水倒進了杯子、碟子以及……他剛剛扒乾淨的那盤韭苔炒軟骨的盤子裏,倒滿攤涼準備喝掉。

忙完這一切之後,齊格把劉小溪面前的那杯茶也抓過來喝了下去。

“你怎麼了?”劉小溪繼續很擔心地看着齊格,並不回答他的問話。

“請你快回答我剛纔的問題,這對我很重要!我的時間不多了!別廢話!”齊格大聲向劉小溪吼叫了起來。

酒店裏其他餐桌的食客向這邊看了過來,看到齊格狂吃狂喝的樣子議論紛紛,有一桌客人甚至以爲遇到了精神病患者,直接離席而去了。

“我們從小就認識啊!一起長大,一起上學……”劉小溪回答了齊格。

“不是這個!我們在高三的時候不是鬧矛盾了嗎?後來是怎麼認識怎麼走到一起的?”齊格立刻打斷了劉小溪。

他從這個時空裏的自己現在並沒有修煉能量,而且身體仍然象豆芽菜一樣猜測了出來,這個時空裏的‘他’顯然和原本的他走上了一條不同的人生軌跡,或許這個遊戲要尋找的真相就與這件事有關!

“大學畢業後,我參加了工作,但是我們一直都沒有聯繫……”劉小溪繼續說了下去。

“從我們怎麼重逢的那一刻說起!別廢話! 無敵大人物 也別管我在做什麼!快說!”齊格再度打斷了劉小溪。

服務員的大碗飯仍然沒有送過來,齊格點的牛肉、紅燒肉、烤鴨之類的也還沒有送過來,齊格知道自己可能等不及了,他起身衝到旁邊剛離席的那個餐桌邊,伸手拿過了一大瓶喝了小半的果汁飲料,又在其他幾個盤子裏抓過幾個他們沒吃的肉丸子、肉夾饃塞進了嘴巴里,然後向嘴巴里狂灌起果汁飲料來。

“你到底是怎麼了?”劉小溪走了過來,無比驚恐地看着齊格,並伸手試圖阻止他。

“求你快回答我的問題!我的時間不多了!”齊格很抓狂地向劉小溪吼叫了幾聲。

“有一天晚上我出門回公司辦事,被人劫持了,你正好騎自行車路過,看到我在車裏求救,於是追了上來,用路邊的磚塊拍那車窗玻璃,把我救了出來。我們正逃走的時候,那些人騎摩托車追了過來,他們把你打成了重傷,幸好我爸爸及時趕到救了我們。”

“你在醫院裏躺了半個月……”

“這半個月時間裏,我們消除了先前的誤會,彼此深深地愛上了對方,可是,我媽媽不同意我們在一起,我放棄了工作和你一起來到黃鶴市……”

齊格正聽劉小溪說着的時候,神智突然一陣恍惚,下一刻的時候,他回到了滿是灰塵的房間裏,顯然是照片時空的時間到了,他被強制傳送了回來。

“我還是救了她,但是因爲沒有修煉能量,所以打不贏那些人,被打成了重傷?因爲她媽媽孔麗反對我們在一起,我帶她私奔到黃鶴市來了?結婚並住在了這個房子裏?”齊格差不多明白是怎麼回事了。

這裏,難道是另一個時空?一個他沒有綁定太空梭、沒有遇到機器人的時空?

他不是進入了《顫慄世界》的遊戲世界進行測試和體驗,而是被時空亂流錯誤地帶到了另一個平行世界?

這下麻煩大了啊!想回去都回不去了!

事情應該不會這麼簡單,不可能一張照片就猜出了真相,一定還有什麼祕密他還沒有探索出來。

另外,齊格抓在手裏的一個肉丸子,沒有能帶回到這裏來。

看起來他確實只能靈魂和胃穿越過去,然後再穿越回來,無法帶去任何東西,也無法帶回來任何東西。

思考、睡覺,然後,餓醒。

齊格又拿出了那二十多張照片,每一張快速瀏覽着,幾分鐘後,他又鎖定了一張照片,決定到那個照片所在的時空裏去。

選中這張照片的原因,是因爲照片的天空裏有一個奇怪的東西,看起來劉小溪是有意要把那東西照進照片裏,所以兩人的合影偏在了照片的下方,讓照片上方儘可能多照了些天空。

除此之外,照片裏還可以看到旁邊有一個售貨亭,裏面賣一些麪包、餅乾、飲料之類的。

仔細觀看了照片十幾秒之後,齊格神智出現了片刻的恍惚,下一刻的時候,他便來到了照片所在的時空裏。

這裏顯然是一座公園,合照完之後,齊格立刻回頭看向了天空中那個奇怪的東西。

球形,閃爍着詭異的光芒,周圍似乎還縈繞着一些淡淡的黑霧。

“那是什麼東西?”齊格指着天空中的球形向劉小溪問了一聲,與此同時他拉着她走去了售貨亭那裏,快速向店主購買了幾袋麪包、餅乾、榨菜、烤腸和幾瓶礦泉水。

“那是神祕球啊!”劉小溪有些奇怪地回答了齊格。

“什麼神祕球?快告訴我關於它全部的信息!”齊格感覺出了似乎劉小溪對這東西已經司空見慣了,附近的遊客似乎也沒有人特別注意到天空中那個神祕球,就彷彿它不存在一般,又或者覺得它就象太陽月亮一樣稀鬆平常,根本不值得注意。

“你失憶了?”劉小溪摸了摸齊格的腦門。

“別說廢話!我時間不多了!趕快告訴我這東西是怎麼回事!把它從出現到現在所有的信息都告訴我!”齊格一邊快速吞吃着麪包餅乾,一邊向劉小溪催問着。

“半年前,在島國一萬多米的高空出現了這個神祕的球體,一開始的時候直徑只有幾米,但它每天都在增大,越來越大……”

“島國對它進行了研究,發現離它很遠的時候,可以看到它,但飛機靠近那片區域之後,卻是什麼也看不到,也沒有任何詭異的事情發生。”

“這東西越來越大、越來越大,現在大到我們整個華國境內都可以很清楚地看到它,米國政府應島國政府的邀請協助對這東西進行了研究,但都沒有什麼結果。”

“因爲不知道它是什麼,也不知道它是怎麼產生的,所以科學家把它命名爲神祕球……”劉小溪詳詳細細地向齊格解釋了一番。

新書《金牌主持》衝榜中,懇請兄弟姐妹們把推薦票票投給新書,老魔無比感激!叩首!

…… “這就是這個遊戲世界末日來臨的原因嗎?”齊格似乎聯想到了什麼。

齊格的神智一陣恍惚,下一刻的時候,他又被傳送回了那個到處都是灰塵的房間裏。

思考、睡覺、餓醒。

齊格再度拿出了那些照片,一張一張快速翻看着,想要在裏面找到更多的線索,而且他覺得他在進入這些照片世界之前,最好是已經定好目標,以免到時候時間太短,手忙腳亂錯過一些重要的信息。

經過一番稍微仔細的查看,齊格發現了這二十多張照片裏面,有五張是在旅行中拍下的,而這五張照片,是他和劉小溪在神農葭旅遊時拍下的。

其中一張照片的背景裏,居然出現了兩個熟悉的身影,真田涼子和佐藤雷!

齊格不由得有些發楞,這意味着什麼?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