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人,你也太大方了,他可是我們的敵人啊,剛纔可是差點憋死我們的,你竟然給了他一顆仙丹,你不怕他恩將仇報嗎?”李天霸覺得秦巖這麼做不對,萬一這個石闊傷好了再跟他們對着幹,那他們不是要吃虧了。

“他不會做對我們不利的事情的,他是石人,沒有那麼多的花花腸子,他要是吃了仙丹知道了仙丹的好處,他肯定開心的只認我這一個主人。”秦巖自信的說道。

“秦大哥什麼時候都是這麼的自信,這一點我特別的佩服。”詩詩笑着說。

“現在笑,估計一會我們又要經歷一場大的浩劫了。”巫師嘆了一口氣說道。

“你怎麼總感慨呢,第一個山頭詩詩救了你,這一次是我救了你,你可要記住了,以後好好的謝謝我。”李天霸在巫師面前邀功。

李天霸還是頭一次抱一個男人,讓他着實的鬱悶,雖然極不情願但是畢竟大家是一起出來的,不情願也要做。

“你知道你有腋臭嗎?剛剛差點薰死我,你還好意思讓我謝謝你,你完事應該賠償我的身體損失。”巫師說完追到了秦巖的身後。

李天霸生氣的說:“你個老東西,下一次有危險你看我管不管你!”

秦巖沒有聽到巫師對李天霸說的話,但是李天霸大聲嚷嚷的聲音誰都聽到了。

“李天霸,你怎麼說話的,我們出來的時候我怎麼說的?所有的人一定要團結。”秦巖厲聲對李天霸說。

李天霸此時覺得很委屈,明明是巫師挑釁在先,李天霸此時也不知道怎麼解釋了,因爲他本就不是一個能說會道的人。

如果兩位胖妞在的話就好了,她們肯定能跟秦巖說明白的。

“主人,我知道錯了,我剛剛只是開玩笑的,我怎麼可能不管他呢。”李天霸死死的盯着巫師說道。

巫師樂呵呵的跟在秦巖的身後。

詩詩正想跟在巫師身後好保護他的時候,李天霸拉住了詩詩的胳膊,“詩詩不要跟他那麼近,這個老傢伙有問題。”

李天霸此時覺得現在的巫師是他的假朋友,兩人哪裏像認識了幾十萬年的老朋友了,雖然李天霸重生失去了記憶,但是巫師沒有啊,他一直是有的。

“李大哥,巫師大人怎麼了?”詩詩有些不解的問,畢竟她的首要任務就是保護巫師的。

秦巖能夠讓她保護巫師,可見巫師是秦巖身邊非常重要的人。

“這人是不是年紀越來大,越活的像個小孩,還是他的女人跟着魔君走了他受刺激腦子有問題了?”李天霸不解的問詩詩。

詩詩搖了搖頭,李天霸說的她真的一點都不懂,唯一明白一點的事就是巫師的女人跟着其他男人走了。

這麼私密的話,影響男人面子的話題李天霸都能說出來,可見巫師確實把李天霸氣的夠嗆。

“我不懂,因爲我對巫師的從前一點都不瞭解。”詩詩盯着李天霸無奈的說。

秦巖在踏入第三座山的時候停了下來,所有的人也都停了下來。

“主人,怎麼不走了?”

所有的人都做好了隨機應變的準備了,但秦巖卻停了下來。

巫師向後看了一眼,詩詩跟李天霸在一起,“詩詩你怎麼不在我身邊?”

“你個沒良心的,詩詩以後跟我一起,你自己自生自滅吧。”李天霸笑着說。

“你個臭殭屍,你讓我自生自滅,你還不如直接把我丟下,你們繼續走。”巫師死死的盯着李天霸說道。

“你不是能掐會算嗎?你快算算我們什麼時候能夠到武尊神殿呢?”李天霸略帶笑意說道。

巫師不會法力,一路都是在拖大家的後腿,他如果算不出來,自然心裏面會覺得不踏實,畢竟他給大家添麻煩了。

巫師捋了捋自己的鬍子說:“如果我明知道來這裏會死我還會來嗎?”巫師邊說邊向詩詩靠了靠,畢竟關鍵時刻還是需要詩詩幫忙的。

“我問你時間,我們法術這麼高我當然知道我們平安了。”李天霸最討厭別人賣關子了。

“天機不可泄露!”說完巫師不再理會李天霸。

“秦大哥怎麼不走了?”狐小仙在秦巖的身邊問道。

慕容雪菡同樣也盯着秦巖,跟狐小仙用同樣的目光等待着回答。

“我在想我們踏入第三座山後會是什麼景象呢?”秦巖看着眼前綠油油的山,如果在人類世界,這山絕對是適合休閒度假的好地方。

此時看着如此漂亮的山,秦巖怕他們一旦進入就會立馬遭遇暗算。

“我們走進去不就知道了,大家隨時提高警惕罷了。”狐小仙說道。

秦巖對着身邊的狐小仙微微一笑,“你們大家小心。”

說完秦巖率先踏入了第三座山。

秦巖走進去後整座山一點變化都沒有,沒有石頭砸下來,也沒有山體滑坡。

其他的人緊跟在秦巖的身後。 李天霸笑着說:“是不是這座山的山大王睡着了?不知道我們來呢?”

此時李天霸等人不知道,第三座山的山大王石天在自己的房間內聽秦巖他們的對話正在笑呢。

“我們兩個想一塊去了。”慕容雪菡笑着說道。

“你們想的真簡單,他怎麼可能睡覺,這麼安靜一定有問題,大家隨時做好戰鬥的準備。”秦巖提醒着大家不要輕敵。

他們感覺自己走了很遠很遠走的都很累了,第三座山依舊沒有什麼動靜。

“好累啊!這山怎麼這麼太呢!”李天霸鬱悶的說道。

在山底下的時候他們也沒有覺得這個山有多大,但是就是走不到山頂。

他們不但爬山,還一直提高警惕會出現危險,所以人就更累了。

秦巖聽了李天霸的話後覺得有些不對勁,就算是他們提高警惕的走着那也不能這麼累啊,好像這個山奇大無比。

“是不是這個山有古怪?”秦巖看着大家說道。

秦巖這麼一說,所有的人都覺得秦巖說的很對,這麼久都沒有走到山頂肯定是有問題了。

“是不是我們進入這座山的時候就已經進入陣法之中了,這個陣法的目的就是讓我們力氣耗盡把我們全部耗死?”巫師關鍵時候的分析還是很有道理的。

“我贊同巫師說的,我們應該是進入迷幻陣中了。”李天霸第一次覺得巫師還是有用的。

“我們在走過的地方留下標記,看看是不是真的進入陣法中了。”秦巖覺得先測試一下,如果真的在陣法中,那巫師就派上用場了。

所有的人跟着秦巖一路留標記,直到他們走了很長一段路後,又回到了剛剛留標記的地方。

“巫師,破陣法吧。”秦巖坐在一顆樹下乘涼,他知道這個時候是巫師表現自己能力的時候了。

要不然一路大家保護着他,大家嘴上不說,心裏肯定是有意見的。

巫師笑呵呵的說:“你們休息一下,馬上就好。”

石天聽到秦巖等人的對話後有些吃驚,石天還是第一次遇到這麼強大的對手,能夠過了第一第二座山的人也就秦巖等人了。

石天此時還在控制着他的幻術,他是不可能讓秦巖等人破解了他的陣法的。

巫師雙手開始施法,只見巫師整個人被一層薄霧籠罩着!

石天有些不可置信,因爲山人世界無人能解他的幻術,就連他們山人世界的山王都解不開他的幻術!

沒想到今日踏入他領土的人能夠破解,雖然現在他們還在幻術之中,但是他能明顯感受到自己的體力在一點點的消耗,用不了多久他就會沒有一點力氣而敗倒在地!

巫師一邊施法一邊笑,所有的人雖然都坐着,但是一點都不敢放鬆警惕,當大家看到巫師臉上自信的笑容後,他們知道這個陣法對巫師來說不算事!

果然大家還沒有休息好的時候,巫師停了下來,“我們可以上山了!”

“這麼快就解決了?這個山的人呢?”李天霸有些不敢相信的問道!

“應該受傷了,我們不用管,可以直接去第四座山了!”巫師此時終於揚眉吐氣了一把!

接下來肯定沒有人再對他有意見了,畢竟他還是大有用處的,如果他不懂陣法,秦巖等人哪那麼輕鬆的就過了這一關呢!

這一關過的應該是最舒服的,本來秦巖已經做好了困在這裏面一段時間了,沒想到巫師竟然這麼厲害!

“看來沒有你還真不行,什麼時候你也會法術就好了,不希望你法術有多高,只希望你能保護你自己!”李天霸笑着對巫師說。

“我這不是不喜歡學習武術嗎?我要是早早學了法術,還有你李將軍什麼事情啊!”巫師說完哈哈大笑了起來!

巫師如果學法術肯定學的快,但是如果讓李天霸學習幻術他肯定也沒多大興趣!

“我們趕緊走吧,不出這山,我都不敢相信這麼快解決了第三個山頭了!”

巫師知道李天霸不服氣,不相信他的法術,遲早有一天他一定讓李天霸見識一下他的實力!

秦巖等人果真很快的到達了山頂,秦巖左看看右看看,“巫師,這座山的人呢?怎麼沒在山頂?”

“他肯定在這座山內的家中呢,不是所有的山大王都會在山頂傷人的!”巫師樂呵呵的對秦巖說!

秦巖點了點頭,“我們趕緊走吧,希望儘快見到三大戰神,我們只有跟他們大戰一場,打敗了他們纔有資格跟山王決鬥!”秦巖說話的時候眼神非常的鋒利,鋒利到能殺死一頭豬!

李天霸笑着說:“沒想到巫師這麼厲害,還真破解了這座山的陣法。”

“我堂堂的一國之相怎麼可能說假話呢,再說了我的實力你又不是沒有見識過。”巫師有些自傲的說道。

“我當然見過了,還是我把你從監牢裏面救出來的。”李天霸笑着說道。

巫師沒想到這個李天霸會揭他的老底,好在這裏沒有他的女人,要是有他的女人,讓她們知道了他被關的事,肯定會笑話他的。

“你這小子真壞,你等着看我以後在你女人面前怎麼說你。”巫師笑着說,以後就算是他自己整個幻術出來,也要好好教訓下李天霸。

“隨便說,我沒有什麼事情是不能讓別人知道的。”李天霸隨即表現出一副找打的樣子。

秦巖看着這兩千年萬年的老怪物在這裏鬥嘴也是無語了,“你們兩多大年紀了,還說這些小孩子才說的話,你們好意思不。”

被秦巖這麼一說李天霸立馬軟了下來,巫師撇了撇嘴也不再說什麼了。

但是兩人的眼神中透漏出來的不服氣倒是真的。

“巫師大人,您都這麼大年紀了,不要跟李大哥慪氣了。”詩詩本想好好的勸解一下巫師的,沒想到巫師聽了她的話竟然生氣了。

“你知道我跟他認識幾萬年了嗎?我只不過是樣子老,但是他也年輕不到哪裏去。”巫師雖然萬歲了,但是他可不服老。

李天霸笑着說:“我可是唐朝的殭屍,我年紀很輕的,是你說我們認識了萬年了,我怎麼就不記得呢。” 李天霸雖然知道巫師說的話是真的,但是這個時候氣氣他也好,省的他一天到晚的跟他嘚瑟。

巫師笑着說:“你自己心裏明白,只是嘴上不想承認罷了,千歲也好萬歲也罷,你我都是老人家了。”

巫師有時候覺得一直活着也很沒意思的,所以就想找點有意義的事情做,哪怕是跟着秦巖他們出來闖天下,總比天天呆着要好的多。

“巫師你這句話說的有道理,等我們事成的那天,我請你喝酒,不知道山人世界、風人世界有沒有酒喝。”李天霸說到這裏,竟然有些饞酒了,他閉着眼睛回味着酒的味道。

“這一天一定會到來的,只不過……”巫師沒有說後面的話,只不過時間很長,他不想掃大家的幸。

“你怎麼不接着說了,只不過什麼?”李天霸着急的問道。

“沒什麼,我突然忘記了。”巫師打岔想圓過去,他要是說出來了,大家情緒就會很低落了。

秦巖是能聽到巫師說話的,巫師肯定知道些什麼沒有告訴他,不過他見巫師欲言又止的樣子他明白,這一次肯定非常的不容易。

不管早晚他一定要統治了這山人世界還有風人世界,他要做大世界的王。

很快秦巖等人來到了第三座山跟第四座山的交接處。

“沒想到我們這麼順利的就來到了這裏。”慕容雪菡此時還有些不敢相信。

沒有想到,三座山他們都跨過了,跨過第四座山後,他們也算是取得了一小部分成功了。

“我們這一羣人各個身懷絕技不快都不行。”秦巖自信的說着,笑容一直掛在他的臉上。

秦巖年紀輕輕就有着很高的法力,巫師知道秦巖雖然遇到過困難但是沒有遇到過大的挫折,這一次他算出秦巖會有一劫,所以他斷定秦巖此次若想盡快統治山人世界跟風人世界那是不可能的。

秦巖能感受到巫師有事情瞞着他,但是他不知道該怎麼開口問巫師。

第四座山,秦巖等人剛登上去,立馬下起了大雨,“主人,怎麼回事?怎麼下雨了呢?”李天霸有些鬱悶的說。

“這不是雨,應該是瀑布。”秦巖知道雨水不可能這麼大的,水已經把他們幾人全部淋成了落湯雞。

“這麼大的雨水,我們是不可能過了這最後一座山的。”狐小仙有些擔心的說道。

他們如果不盡快離開這裏肯定會被淹到的,現在的水流非常的洶涌無常。

“我們先回第三座山,找一下三山大王,看看他對四山有多少了解。”秦巖說完向三山走去。

所有的人還一頭霧水的時候,秦巖已經走了。

“不是說不走回頭路的嗎?怎麼說回就回了。”李天霸有些摸不着頭腦,他還以爲秦巖會用法術上山,然後打敗四山大王,這樣他們就能夠全部過去了。

“你自己上一下看看能不能上去!”慕容雪菡看了李天霸一眼,趕緊去追秦巖了。

四山非常的陡峭,就算是法術很高也不好上去。

“我們去哪裏找那個三山大王呢?我們都不知道他長什麼樣子。”狐小仙在秦巖身邊問道。

“巫師知道,讓他帶路。”秦巖知道巫師有辦法找到三山大王,所有一點也不着急。

狐小仙走到巫師的身邊,“巫師大人,秦大哥讓您帶路去找這個山的山大王。”

“我見仙帝走在前面,我還以爲仙帝知道他的位置呢。”巫師慢悠悠的說。

狐小仙見巫師的樣子有些着急了,“他哪裏知道啊,你還是趕緊追上秦大哥吧。”

巫師看了狐小仙一眼,趕緊趕上了秦巖,他也不知道爲什麼對狐小仙就特別的有好感,只不過她是秦巖的女人,他不能多想,但是她交代的事情他肯定盡心的去辦。

“仙帝,你走這麼快做什麼,我們已經過了三座山了,今天的天也黑了,找個地方休息一下,再過下一個山也不遲啊!”巫師提醒秦巖多休息。

秦巖一心想着儘早過了四山,沒有注意到時間,大家忙了一天肯定都很累了。

“還是巫師心細,是我疏忽了,反正我們對四山不瞭解,今天干脆在三山休息吧。”秦巖淡淡的說道,臉上一點表情都沒有。

一山到三山秦巖的臉上一直掛着笑容,四山這裏受了點小阻礙,心情立馬不爽了,看來不管是什麼人,都有開心與不開心的事情。

“我們直接在三大王的家裏休息吧,我想住宿條件不會太差的。”巫師提議道,與其席地而睡不如去別人的家裏。

“好的,我們現在去找他,看看情況吧。”秦巖畢竟沒有見到這個三山大王呢,不知道他的情況。

山大王的家就在山的半腰之上,巫師很快的把秦巖等人帶到了石天的家中。

此時的石天還以爲秦巖等人去了第四座山呢,他沒想到秦巖等人會再回來,畢竟他們在他的山頭走的非常的坦蕩,一點都沒有要見見他這個三山大王的意思。

石天的家是在山洞之內,洞外有兩頭秦巖等人叫不出來的動物,應該跟人類世界的很多人家門口喜歡放獅子一樣。

石天的幻術被巫師毀了,他自己也受了內傷,正在療傷的時候秦巖等人來了。

石天只好強忍着自己的內傷,走出了洞門,“你們就是破我陣法的人?”

聽了石天的話,所有的人用手指指向了巫師,巫師看到大家這麼給他“面子”有些哭笑不得。

“是我破的!”巫師笑着對石天說,雖然巫師不好意思,巫師知道此時的石天不過是強撐着罷了,他已經被自己的陣法傷到了。

“多謝閣下手下留情,要不是閣下手下留情,我現在肯定沒有機會站在你們的面前了。”石天面無表情的說道。

巫師不知道石天這麼說是發自肺腑的,還是在說反話諷刺巫師,石天的話讓巫師不知道該怎麼接他的話了。

“這位兄弟怎麼稱呼呢?”巫師實在是不知道該問什麼了。

他們不能總以一二三這樣的代號稱呼他們吧。 “難道你們沒有在一二兩山知道我們的姓名嗎?”石天有些不解,他們肯定打敗了前面的兩山來到的這裏,應該跟兩山的大王見過面的。

他們怎麼可能沒有告訴他們,他們四山的名字呢!

“我們只知道一山的山大王名字,第二山忘記問了。”巫師對石天笑着說道。

石天覺得名字也不是什麼大事,告訴他們也好,“我叫石天,我們四山的名字分別是石海石闊石天石空。” 我不想做佛系女配 石天覺得沒有必要告訴他們他們名字的由來,就沒有再接着說下去。

他們關心的無非就是怎麼能夠順利的走出四山,去山人世界的繁華地帶。

“你們的名字還真是好記,海闊天空。”巫師笑着說。

秦巖微笑了一下,“我們今天走的路程太多了,今晚想在你這裏借宿一宿,不知道方不方便?”

石天沒想到秦巖這麼客氣,他們現在殺了他都是可以的,他們不但沒有這個意思還這麼的客氣,石天覺得不可思議。

“現在你們纔是這裏的老大,你們想住就住不用跟我說的。”石天知道自己不是他們的對手。

所以他並沒有打算把他們怎麼樣,他現在只希望他們明天早點走,然後他才能好好的修煉。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