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人,我好疼,我好疼!”

小黑在地上打着滾。

南天也是心急萬分。

“罷了,死馬當活馬醫了!雖然,我沒有當過獸醫,但是這一次我也要當一次了!”

南天說着,急忙上前,在小黑身上連連點了十幾個穴位。

“小黑,你的肚子現在很大!估計,吃了那肉有些消化不了。我現在就用推拿之術和穴道醫術,試試將你疏通一下腸胃!”

南天說着,雙手運集了大量的真氣。

“撲撲!”

南天雙手小黑的身上,連連拍去。

南天的真氣是由《九天神龍訣》修出,包含神龍之意,奇妙無比。

小黑臃腫的大肚子,在南天不停的穴位刺激和腸胃推拿下,逐漸消減了下去。

“咯咯!”

獨愛緋聞妻 小黑打了幾個飽嗝。

“噗噗!”

小黑捏着鼻子,又放了幾炮臭屁。

“舒服多了!多謝主人了!”

小黑嘿嘿地笑道。

“小饞狗,下次不要見到什麼東西,就去吃!”

南天叮囑了一聲,看到小黑恢復過來了,南天也舒心很多。

極品王妃 “知道了,主人!不過,主人,我告訴你哦!那個大蟲子體內的奇異能量,真的適合我!不瞞你說,主人,我發現小黑我現在又進步了!修爲大漲呀!”

小黑洋洋得意地高擡着頭顱,砸吧着嘴道。

“修爲大漲?”

“有多厲害?和小巖比起來如何?”

狐情問青天 南天呵呵一笑。

小黑尷尬地吐了吐舌頭:“現在,我自然是不能和小巖兄弟比!但是嘛,我的確是通過吃大蟲子,又進化了一些,我的靈識中,隱隱約約地又開啓了一些隱藏的記憶和神通。”

小黑淡淡地說道。

“知道嗎,就在剛纔,一股悠遠的記憶,一下子涌入我的腦海中。原來,我哮天一族,每一頭神犬都是分等級的。依次來說分爲:幼年期,成長期,成熟期,完全期,超獸期,究極體。”

“那小黑,你現在是什麼等級?”

南天問道。

小黑咳嗽一聲,奶聲奶氣地說道:“我還是幼年期呢!不過,已經到了幼年期巔峯階段,很快就會到成長期!”

“原來,你只是幼年期呀!”

南天呵呵一笑。

“所以嘛,主人,你不要欺負小黑哦!小黑是未成年小狗,需要保護,需要關愛!”

小黑直立了起來,兩隻狗爪子插着腰,理直氣壯地說道。

“好好,我會關照未成年小狗!咱們,現在出去吧!”

南天抱起小黑就要離開。

但是,還沒有走出艙門。

南天遽然間,靈光一閃。

對了,“太谷號”飛船,可是S級飛船,縱然不是主戰鬥的,但是依舊有很多的用處。

如果,就這麼撂在這裏,實在是太可惜了。

“能不能,把這個飛船,開回去呢?”

南天在心中想到。

如果,能把飛船開走,據爲己有,那麼對南天的幫助,就太大了!

“我來試試!”

南天去主控制艙,按下幾個控制按鈕。

但是,屏幕上,卻是顯示:“備用能源只剩下10%,暫時無法進行長距離飛行,只能維持飛船的基本運轉。”

“罷了,就算無法駕駛着飛走,也要放在生命之界中!停在這裏,太浪費了!”

南天想着,便開着飛船,進入了生命之界中。

將飛船停好,南天便準備想法子,先離開這裏。

好在,在擺弄飛船的時候,南天意外的發現了,飛船保存下來的航行圖。

“太古號”飛船,被迫進入白礦彗星地核深處。

其中是有一定的軌跡路線,航行圖清晰地記載了這軌跡路線。

南天欣喜無比,只要順着這個航行圖走,自己就可以離開這個未知地方,直達礦工區。

至於,先前裹挾着自己來到這裏的奇異光芒。

南天也搞清楚了。

“太谷號”飛船,是最爲先進的S級飛船,在能源不足的時候,“太谷號”就會自己發射出能源搜尋光束,只要掃描到有可能蘊含大量能源的東西,就包裹而來。

南天知道自己是古武者,肉體力量強大,加上體內又有神龍真氣,奧妙非凡無比。

機甲時代的飛船掃描儀,終究有漏洞,或許就是把自己當成了一大塊能源補給塊,給掃了過來。

等真正來到飛船旁邊,自己因爲不是真正的能源補給塊,飛船吸收不了,就只能作罷,放掉了自己。

…….

礦工區,此刻正是一片混亂。

大屁哥和小屁哥的吞噬蟲大軍來至。

只會挖礦的礦工,哪裏能夠反抗。

不少人都慘死了。

碰巧此時,雷克斯率領着他的尖刀班全員降臨在了礦區。

見到鋪天蓋地的吞噬蟲,雷克斯渾身一凜,也着實嚇得不輕。

“怎麼回事?一來,就這麼多怪獸!” 鑽石暗婚,總裁輕裝上陣 雷克斯面色陰沉。

“大人,我們要不要援助那些礦工?”一個尖刀班戰士問道。

別看,吞噬蟲它們在太谷號飛船裏頭,就跟普通的小蟲子,沒二樣。

但是,到了開闊的礦區中。

這些吞噬蟲,有不少都變身了!

一個個都變成了七八米長,十分嚇人。

“撤退,撤退!立馬返回!”

雷克斯當即立斷,就要操控着電動升降梯,遙控着自己尖刀班全員上去。

“咔吧!”

“咔吧!”

升降梯,搖搖晃晃地,就是升不上去!

雷克斯嚇得面色慘白:“怎麼回事?”

“報告班長,升降梯,不行了,有一個線路,好像被這些怪獸給破壞掉了!我們走不了了!”

戰士彙報着。

“趕快修呀!”

雷克斯着急地暴喝!

“是是,可是班長,,我們沒有專業工具!要修好,最少要半個時辰,甚至根本修不好!”

尖刀班的戰士同樣是滿頭大汗。

“什麼?”

雷克斯嚇壞了,再也不復,他表面上的英勇本色。“

“你們繼續修復!我來打電話給田衛,叫他派人增援我們!”

雷克斯掏出軍用通訊器。

“刺啦!”

幾個吞噬蟲,跑了過來,長大了嘴巴,衝向雷克斯!

雷克斯急忙一個翻滾,躲了過去,但是通訊器卻是被吞噬蟲給吃掉了。

“完了!今天,難道必死無疑了嗎?”雷克斯喃喃地說道。 “怎麼這裏,出現了這麼多吞噬蟲?”

南天有些驚訝。

南天也不想硬抗,但是小黑卻是自信地揚了揚頭。

“放心吧,主人,這裏的一切交給我!”

小黑跳了下來,大搖大擺地走到了那吞噬蟲面前。

“都給站好了,不要亂動!”

小黑用着“滋滋”地蟲語。

“這個奇異的東西,是什麼傢伙?”

大屁哥向小屁哥詢問道.

“不知道呢,但是它的聲音,很像母蟲大人呀!”

小屁哥搖了搖腦袋。

“廢話,就是因爲知道,它聲音向母蟲大人,我纔不敢輕舉妄動,叫弟兄們都停了下來!我問的是,你知道,那個黑不溜秋的奇異東西是什麼樣的存在?它是母蟲大人的化身嗎?”

大屁哥問道。

“這個我就不曉得了!”

小屁哥尷尬一笑。

“那麼,我們接下來,怎麼辦呢?”

大屁哥撓了撓腦袋。

“先聽聽,那個傢伙怎麼說。我們先等等吧,保險起見,我派出幾個探子,回到飛船裏頭,詢問一下母蟲大人,到底是情況。”

小屁哥腦袋夠靈光,說的話,大屁哥很是聽從。

另一邊,雷克斯大呼有救了,興奮的不得了!

剛纔,浩浩蕩蕩,不可一世的吞噬蟲們,在一隻小黑狗的呵斥下,竟然全部停了下來,似乎要聽着那個小黑狗的訓話。

“尊貴的大人,請問您和母蟲大人,是什麼關係?”

小屁哥壯着膽子,用蟲語向小黑問道。

“什麼關係?我是你們母蟲大人它大姨夫!”

小黑昂着頭顱地,底氣十足地說道。

“母蟲大人的大姨夫?”

“我們怎麼不知道?”

小屁哥問道。

“操!你們母蟲大人的親戚,需要跟你說?”

小黑冷冷地斥責道。

“是是,大人說的是!但是,你總要拿出一點證據吧!”

小屁哥硬着頭皮道。

小黑自信一笑:“要證據?”

“看,看!這是什麼氣息?”

小黑說着,驀然間,黑毛倒豎,一股鋪天蓋地般的異樣氣息,傳了出來。

小屁哥和大屁哥冷汗直流。

“這股熟悉的氣息,不就是母蟲大人的嗎?和母蟲大人的威壓,一模一樣!”

小屁哥和大屁哥相視一眼,點了點頭,得出了結論。

“原來,大人,您真的是,母蟲大人的大姨夫!”

“大人息怒,大人息怒!是我們有眼不識泰山,,是我們有眼無珠了!”

小屁哥和大屁哥磕着頭。

小黑倨傲一笑:“那是自然!相當你,你們的母蟲,我都經常看他不爽,就是一巴掌!你們都給我放老實一點!”

“知道了,知道了!”

“我們一定聽大人的話!”

小屁哥點頭哈腰着道。

“好,現在,你們都給我滾!有多遠滾多遠,再也不出現在這裏了!最好,離開白礦彗星!”

小黑吩咐着。

南天在一旁偷笑不已。

這個小黑也忒精明瞭,裝腔作勢得十分不錯。

南天估計,小黑吃了那個原始母蟲的肉,身上被同化了一些氣息威壓。

這些吞噬蟲都對小黑恭恭敬敬的,不敢有一絲拂逆。

“離開白礦彗星?”

“大人,那我們去哪裏?”

大屁哥叫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