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攻擊靈魂神識,渡化惡靈陰魂,脫胎於真理佛國之《金剛經》,乃是無上佛者所修煉的能夠破除世間一切邪惡的一種神奇技能,如果葉千鋒能夠將其修煉到極致的話,恐怕只是看敵人一眼,就能讓其魂飛魄散,端的不得了,不過現在的葉千鋒也只是剛剛入門而已,自然不能發揮出黑白之眼的厲害,頂多也只能用於看穿一些低級的僞裝罷了。

“好技能啊!”

明白了佛珠的重要性之後,葉千鋒差點跳了起來,如今他不過是第一次相當粗略的領略了三十二顆佛珠之中蘊含的《金剛經》,等他全部領略之後,天下之大,舍他其誰?


“不知道這個與佛珠相對立的大腿骨又能帶給我什麼驚喜?”

葉千鋒將佛珠掛在脖頸上之後,又拿起了黝黑的大腿骨,慢慢的開始輸入元力…….

“修爲通天,卻終爲棋子,爲他人做嫁裳,我不甘啊!”

元力輸入之後,一陣如同洪荒蠻獸發出的震天吼叫之聲迴盪在葉千鋒的腦海靈臺之中,如果不是那一段段神異的經文同時迴盪起來的話,怕是他一下子就要走火入魔了!

“好傢伙,已經不知道丟掉性命多少年了,居然還有如此濃郁的怨恨和不甘之意,看來這大腿骨的主人生前絕對是一個不簡單的傢伙!”

好不容易在經文的幫助之下穩住心神的葉千鋒如是想到,也知道了就算手中的不過只是一段大腿骨,可是其中蘊含的邪魔力量也是端的恐怖。

“臭光頭,你都已經死了億萬年了,爲什麼就不能學着放下?”

下一秒,葉千鋒的靈臺之中居然響起了陣陣咆哮之聲,而那個聲音毫無疑問是來自大腿骨。

“阿彌陀佛,生前不能度化你,死後我也不會放棄!”


好似佛珠的聲音響起,卻是充滿了禪意。

“哼,如此我們就鬥到天荒地老又如何?”

大腿骨暴戾的吼道,繼而詭異的事情發生了,不管是佛珠還是大腿骨,居然都進入了葉千鋒的靈臺之中,而在那靈臺之中,更有葉千鋒先前得到的血龍牙。

“滾一邊呆着去!”

大腿骨和佛珠剛剛進入靈臺之後,那處於靈臺中央地帶的血龍牙卻發出不容抗拒的威嚴聲語。

“什麼東西?敢在你邪魔爺爺面前如此囂張!”

“阿彌陀佛,施主休要生氣,我們不過只是暫借寶地恢復而已!”

在面對那囂張的血龍牙的時候,佛珠和大腿骨卻是截然相反的兩種態度,只是它們並沒有按照血龍牙的意思規矩的呆在葉千鋒靈臺之中的一個小角落,而是同樣想要與血龍牙一般瓜分中央地帶。

“不知死活的東西!滾!”

血龍牙的威嚴豈容旁人玷污?一聲怒喝之下,兩樣不可一世的東西居然生生給血龍牙震到了靈臺的兩個角落,甚至連一點反抗的餘地都沒有。

“我靠,血龍牙到底是什麼瑰寶?居然如此生猛?”

靈臺之中所發生的一切,葉千鋒自然再清楚不過了,故而震撼無比的想到。

“施主,你我不過都只是剩下一絲殘魂的,甚至連殘魂都談不上,何必還要如此大動干戈?不如大家安心的藉助他的靈臺休養生息吧!”

雖然佛珠的霸道其實還在金鉢和紫金牌匾之上,不過在一出世就遇到生猛的血龍牙的時候,神力所剩無幾的它根本不能有半點異動。

“哼,等老子恢復了力量,看我怎麼收拾你!”

不甘心的大腿骨也服軟了,雖然他的等級和佛珠差不多,不過和血龍牙比起來卻是不如。

“如果你們安心的幫助我主人,我也就放任你們在此間恢復實力!並且我主人即將凝聚出第一層天閣,如果順利的話,對於你們而言那是天大的造化,可是如果你們不安分的話,休怪我不客氣!”

血龍牙惡狠狠的說道。

“天閣?什麼意思?”

葉千鋒心中吶喊,奈何三個傢伙沒人一個聽得到他說話。

“怎麼回事?爲什麼他們聽不到我的話,我卻能聽到他們的話?”

葉千鋒心中納悶不止,他可是有很多東西想要問三個傢伙,特別是血龍牙。

“什麼?你主人能凝聚出天閣?”

大腿骨不可置信的聲音響起。

“好造化啊!”

連佛珠也發出了感嘆之聲。

“我主人之能,豈是你們這些井底之蛙能夠看透的?還是安心的幫他吧,對你們有好處!”

血龍牙說完,再也不理那兩個傢伙,而佛珠和大腿骨雖然從生到死都在戰鬥,不過到了這裏,卻都安靜了下來,因爲他們被血龍牙的話給震撼到了,他們又怎麼會不知道那“天閣”兩字所代表的含義,故而一時間到也就相安無事。

“小子,既然佛珠那傢伙傳授了你能看透世間萬物的黑白之眼,我也不能就這樣白白佔你便宜,我就傳你我的成名魔技《邪魔吞天法》吧,你可要記住了!”

大腿骨說完,一段晦澀的心訣就涌進了葉千鋒的腦海之中……..

邪魔吞天法,乃是一種妖邪之法,戰鬥之中,修煉它的修者居然可以吞噬對手的元力,繼而轉化成爲自己的元力,端的厲害,只是來自對手的元力不能久存,用一分就少一分,並且不能任意吞噬,要是達到了飽和度,就會將修煉者的經脈撐爆。

“哈哈,真是好東西啊,雖然元力不能永久使用,可是隻要一點點吞噬對手的元力,那我就能先天立於不敗之地了!”

葉千鋒的內心忍不住大笑了起來,有了邪魔吞天法,只要對手的境界不是高出他太多的話,他完全可以將其擊敗。

“這還差不多,如此你也有資格呆在這裏了!”

在大腿骨傳授完葉千鋒邪魔吞天法之後,血龍牙幽幽的說道。

“我……..”

聽到這樣的話,大腿骨一陣鬱悶,感情要是它不給葉千鋒一點好處的話,它就會被驅逐的…….. 走出房間的葉千鋒感到了前所未有的舒心,現在的他有《不世戰皇訣》這種超級強悍的練體之術,有《戰皇神盾》這種堪稱無敵的防禦之術,更有能夠吸納敵人抵消敵人元力的《邪魔吞天法》,甚至在將來直接攻擊敵人神識靈魂的《黑白之眼》,兵器不光有已經曝光,卻無堅不摧的血龍牙,還有可以輕易將敵人砸成肉泥的邪魔大腿骨,以他這樣的年紀和修爲就擁有如此之多就連落天驕恐怕也要嫉妒不已的好東西,你讓他怎麼能不驕傲得如同一隻開屏的孔雀?

走出房間的葉千鋒發現時間居然已經過去了一天,而落天驕居然還沒有回來,他是一個坐不住的人,故而踩着舒心的小碎步來到了附近的一個酒樓。

“你聽說了嗎?這一次天外迴廊之中出現了好幾樣重寶,有紫金牌匾,金鉢,一個飛天遁地的香火爐,一隻充滿邪魔氣息的號角!”

“我怎麼會不知道,我可是還聽說這一次十大家從好幾個地方同時發掘天外迴廊,卻只有木龍長老主持的那一個地方出現了重寶,只是可惜啊,重寶少,爭奪的人卻多啊,故而十大家發生了混戰,好似死了數千人。”

“死人而已,好不正常,那升空的宮殿連中位長老級別的人都殺了上十個,更何況其他的修者了!”

“說來也奇怪,宮殿怎麼會自己飛起來啦?並且在殺了人之後還飛到了天外迴廊的深處,而那個地方,可是連神侯都不不敢進入的!”

“是啊,也不知道那天外迴廊之中到底隱藏着什麼祕密,光在在邊緣地帶的第一個迴廊之中就有能擊殺天武境的重寶啊!”

“還有,那宮殿之下的骨海卻沒有人知道是怎麼回事,也不知道那裏天外迴廊之中曾經死了多少強大的修者,才能在過去了千萬年之後他們的武器自己還能飛出來!”

聽着那些酒客的話,葉千鋒心中偷笑不已,看來這次被人找到的重寶也就只有四樣,而他一個人就獨自得到了別人不知道的兩樣重寶。

“老闆,來三斤烈酒!”

就在葉千鋒偷笑的時候,落天驕的帶着鬱悶的吼聲卻迴盪在了酒樓之中。

“戰狂,這裏!”

一發現落天驕,葉千鋒就起身叫道。

“壞蛋,你怎麼出來了?”

徑直在葉千鋒身邊坐下,落天驕卻有些擔心的望了望四周之後說到。

“怎麼?你不金屋藏嬌莫非是想藏我一輩子?”

葉千鋒訕訕的打趣道。

“壞蛋啊,哎…….”

落天驕看了葉千鋒一眼,欲言又止。

“說吧,發生什麼事情?”

葉千鋒也收起了吊兒郎當之意,正兒八經的問道。

“你也知道,這次天外迴廊一事了,有四個大家族都撈到了不少的好處,卻還有六個家族只是得到了一些並不是很貴重的東西,而我們落家就是那六大家族之一,並且最重要的,我們落家在和其他家族爭搶寶物的時候死了不少人,甚至還丟掉了幾個下位長老!”


落天驕灌了一口烈酒,臉色非常不好看的說道。

“你也別想太多,那有不死人的,再者你不是對那些傢伙不感冒嗎?他們的死和你怕是沒多大關係吧?”

葉千鋒給落天驕斟了一杯酒之後說道。

“是沒什麼關係,不過卻和家族有關係,和我父親有關係,我也不怕告訴你,我父親正是落家的這一代家主,只是我是的身份比較尷尬,乃是私生子,要不是我父親修爲在同輩叔伯中還算拔尖的,我的修煉天賦也不錯的話,別說是我出現在家族重地了,就算想要認祖歸宗也是不可能的,好在我父親也算重視我,故而你我現在纔不至於流落街頭!”

落天驕又灌了一輩烈酒,落寂的說道。

“我道是什麼事情,以你的天生神力和修煉天賦,遲早會將同輩中人甩在身後的,再者你不是喜歡吃妖獸的肉嗎?兄弟我每天都提供給你就是了!”

葉千鋒不以爲然的說道。

“哎,你來到衆王之城的時間太短了,根本不知道我這樣年紀這樣的修爲在衆王之城中根本不能算是頂尖的,頂多算是中上了,昨天我回家族的時候,我父親就告訴我,我一個叔伯那年紀與我差不多的兒子居然在前兩天進入到了玄武境,而那個叔伯和我父親正好是競爭的對手!”

落天驕終於說出了重點。

“哈哈,如此簡單了,那小子必定是在你面前耀武揚威了,而你雖然力量不錯,可是與其一戰的話,並沒有多少把握,甚至是還差了一線,不如你將他約出來,讓兄弟我代你好生的教訓他一頓,也讓他知道我的兄弟豈能被人看貶,就算被人看貶,那人也是我,哈哈!”

爲了紓解落天驕心中的鬱悶,葉千鋒半開玩笑半正經的說道。

“哼,你看貶我?我都沒有把握能戰勝他,你卻有?別忘了,你只有七品黃武境的修爲,境界上的差了兩個小境界,一個大境界,那可是一到無法逾越的鴻溝啊!”

落天驕不以爲然的說道。

“是嗎?要是吃飽了的話,不如我們回去切磋一二?”

葉千鋒神祕兮兮的笑了。

“皮癢了?走吧!”

落天驕的確是個戰狂…….

幾個時辰之後…….

“壞蛋,我說我才一天不見你,你的修爲也沒變,怎麼我就戰勝不了你了?並且你不是說你的戰盾不能多次凝聚嗎?現在怎麼一直能凝聚出了?”

氣喘吁吁的落天驕滿臉疑惑的望着得瑟的葉千鋒。

“哈哈,我乃神人,豈是你這個戰狂能夠理解的!”

葉千鋒越加的得瑟了。

“哼,少得瑟了!不過光是這樣還不行,別以爲我不知道你剛纔是生生將我拖垮的,可是你要知道,那小子的元力比我雄厚,速度也比我快,你想遊鬥消耗他的元力基本上是不可能的!”

落天驕雖然不清楚爲什麼這次戰鬥自己的元力消耗的極其的厲害,不過也大致看出了葉千鋒的戰法。

“放心,我有辦法對付他!不過卻需要你找一個腳下有水的地方,嘿嘿……”

葉千鋒陰 險的笑了,在陸地上他的速度或許不佔優勢,畢竟人家的修爲比他高太多,可要是到了水中,以他高級銀水蟒在水裏的天賦,他還怕誰?

“有水的地方?那簡單,正好三天之後十大家族的幾個小輩要在月清池搞一個小型的聚會,而我恰好受到了那小子的邀請!”

落天驕若有所思的說道。

“好了,沒問題了,只要那傢伙敢出現,我就能將他給打趴下,不過會對你造成影響不?畢竟十大家族中有幾個人還是認識我的!”

葉千鋒自信滿滿的同時,也不得不想到可能有熟人出現。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