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適可而止了~”

魏東流突然一聲厲喝,全身氣息外放,如同平地一聲悶雷,整片擂臺上變得一片肅殺……

“劍逐八方!”

魏東流無情劍意突然釋放,立刻以他爲中心,八道長約千里的利劍從魏東流的上、下、左、右、前、後,激射而出,森寒肅殺的劍意如同八條長河,攜帶着滾滾殺機直奔楚辰,劍氣滾滾,在長河之下,楚辰的身影顯得那麼渺小……

“這是……”楚辰倒退半步,面色大驚,瞳孔裏同樣燃起熊熊烈火。

沒錯,魏東流這次使出的正是傲劍訣的第六式——劍逐八方,一劍使出,同時會有六柄長劍從發出者的周身射出,每一劍都有釋放者本身巔峯一擊的實力,六劍齊出,完全是越級挑戰,團戰殺人的利器,不可謂不讓人不重視!

面對這樣巔峯的一招,楚辰不得不憤怒,他憤怒的不僅是仇人用先祖的功法對付他,更重要的一點是,楚辰不會這一招!……

“可惡…”楚辰剛要有動作,立刻從傷口處傳來陣陣疼痛,他的身體動作不由變得緩慢下來!

“嗡~”

一股無形的波動從楚辰的丹田處傳出,如同一股暖流一樣瞬間傳遍楚辰的傷口,如同初生的嫩芽,此刻楚辰身上那些原本淌血的傷口正在快速恢復,結疤、脫落,一塊塊初生的新肉如同嬰兒的皮膚一般,晶瑩剔透!…

而就在這股暖流傳遍楚辰全身的同時,一道道翠綠色的藤蔓如同一根根翠綠色的小蛇,從楚辰的身體向四周快速蔓延……

眨眼睛,原本寬闊巨大的擂臺上,便被無數根藤蔓佔據,遮天蔽日,以楚辰爲中心,如同潮水一般向四周蔓延,而位於中心處的楚辰,此刻卻如同一個盤踞在“網”上的蜘蛛一般,在翠綠色的藤蔓範圍之內,所有的一切都在楚辰的一念之間!…

“砰、”“砰、”“砰……”

就連原本堅不可摧的擂臺,此刻也在楚辰強大的攻擊之下裂開一個又一個柱子般大小的洞口,碎沫四濺,空氣中靈氣不斷怒號,一陣陣無形的波動向四周散開……

突然間的變化說快不快,說慢也不慢,正好就處在魏東流的攻擊距離楚辰的眉心只有一尺的距離處剛好完成,真可謂變化的恰到好處!…

“退!”

察覺到從四面八方傳來的陣陣壓迫,魏東流後背一陣冰涼,當即將原本激射向楚辰的八道千里長劍如同八道流光快速收縮,它們將魏東流護在中間,八柄長劍快去旋轉,而纏繞在劍刃上的無情劍意,在這擂臺之上展現出它的赫赫兇威,無情的摧毀着阻擋它的一切!…

可是這一次,魏東流傻眼了,就在八柄長劍快速歸攏,繼而絞殺一切護送魏東流離開時!

魏東流清晰地發現,那原本脆弱不堪的藤蔓,此刻卻變成了最爲嗜血的妖獸,那八柄原本由魏東流化天地靈氣轉換的八道長劍,此刻卻被那些藤蔓深深的扎進劍身,一根根翠綠色的藤蔓如同一個個綠色的惡魔一樣,眨眼睛就從八柄長劍處傳來“砰”的一聲輕響,八柄長劍應聲而碎!…

“什麼,這不可能!…”

見八柄長劍一眨眼間化作粉碎,魏東流一聲長喝,眼睛裏充滿了震驚,同時,在劍碎的那一刻起,一股強烈的死亡氣息從楚辰的身上散發出來,如同混跡於羊羣的野獸,在這一刻,顯現出他那溫順下的獠牙!

“現在才發現,是不是太完了!”

察覺到魏東流那面如土色的神情時,楚辰冷漠的聲音當即響起,不帶一絲情緒,只是一個眼神,就宣佈了魏東流的死刑。

“不,不要……”

“合!”

楚辰大手一揮,當即那盤踞在擂臺上,綿延數千裏的不妖藤迅速反應過來,如一道道流星劃過天際,美麗、迅捷,不到一個呼吸的時間,魏東流全身被紮成一塊塊碎肉,而後不妖藤還沒有放過的意思,一株株根鬚席捲而過,就連最後的碎肉也被一掃而光!…

一陣微分劃過,巨大的擂臺上除了楚辰和地面上的坑洞之外,其他的空空如也,彷彿魏東流從來沒有出現過?也彷彿世界上從來沒有魏東流這個人!

“這、這也太變態了!”

擂臺上,看着那些連魏東流的屍體都不放過的不妖藤,楚辰不由得開口道。

“那當然、你也不看這是什麼?帝者之刃,本帝的成道之兵會弱,我告訴你,想當年……”

楚辰的識海中,當聽到楚辰吃驚的語氣後,帝靈立刻又臭屁起來,喋喋不休的誇讚他曾經的光榮事蹟,直接讓楚辰一頭黑線……

“………不過楚小子,雖然你趕跑了寄居在不妖藤內的魔族靈魂,但是你要明白,他還沒有敗落……”


就在這時,帝靈話峯一轉,用一種嚴肅的口氣對楚辰說道。

“那你說怎麼辦?”楚辰一咬牙,恨恨道。

“修煉,壯大你的神識,然後將他吞併!”青帝想了想,給出了這個答案。

不過下一刻青帝又接着說道:“那魔族謀劃了這麼多年,天知道他還有什麼手段!”

“楚辰勝!~”

擂臺下,見叫了幾次的雲飛揚還沒有反應,左手邊的一名裁判宣佈道。

………

擂臺內部,巨大的石室內,原本十分濃郁、芳香四溢的天地靈氣在這一刻卻眨眼睛變得霧氣森森,一股股令人心悸的黑霧不斷翻涌,一團團使人靈魂作嘔的黑團不斷涌出,而在那些黑霧當中,一個由無數黑色顆粒構成的偉岸身形正漂浮在上空!…

“有意思、有意思……”

“上一次碰到一枚木之星矢、這一次竟然碰到一枚血之星矢,如果能毀了他,那麼這片大地終將是我族的!”

那偉岸的身形發出一陣長嘯,尖銳刺耳。

好巧不巧,直接讓身處其下的白髮青年一陣嘔吐,青年吐得很厲害,纔開始只是上一頓的飯食,接下來是黃色的苦膽水,到了最後,竟然直接是腥紅的血液……

“桀桀,你這廢物終於發現了?”

那黑霧中的巨大身影低頭看向白髮青年,一臉嘲笑道。

“怎麼?你是怎麼辦到的?”

感受到身體越來越不受自己的控制,白髮青年一口咬破舌尖,不甘道。

“桀桀,看在你陪本帝幾百年的份上,本帝就大發慈悲的告訴你!”

“其實這枚果子根本就不是什麼造化果,而是我們魔族的靈藥——引魔果!”

“引魔果,顧名思義就是將你體內的慾望無限放大,而後影響你的神識,最終受制於我,爲我所用!”

“那、那、爲什麼、可以提高、我的修爲?”

“我魔族引魔果,能放大人的慾望,當然也能提升修爲,慾望越大,修爲的動力也會越強!”

那黑霧中的身影似乎很是享受這個過程,他一邊說着,一邊欣賞着白髮青年的神情。

終於,就在白髮青年瞳孔裏最後一絲光亮消失之後,天空中的一團團黑霧快速聚攏而後一個俯衝,正欲下降之時……

“啪 啪 啪~”

“好一個魔族大帝,萬年之後,竟然也變得如此窩囊!”

就在這時,一道充滿嘲諷的話從黑暗中傳來,聲音犀利霸道,一張口就揭這位魔族大帝的短。

“是誰,不想死的快滾出來!”

黑霧中的魔族怒火中燒,眼睛冰冷的看向正前方濃郁的黑暗,厲聲咆哮道。

“哈哈,數千年的佈局竟然只有這點修爲,最後爲了求生竟然連魔族血統都不要了!”

就在這時,一名面容冷峻的青年從黑暗之中走出,看他的修爲,也不過是靈武師,可就是這樣的一個人,在他一步步向天空中磅礴的黑暗身影走進時,這片石室內的魔氣,竟然罕見的臣服在這青年身邊!…

“真魔!……”

突然間,黑霧中的那道身影厲聲咆哮,眼睛裏充滿了恐懼和興奮,此刻他臉上的表情十分精彩,時而興奮、時而恐懼、又時而陰鷙,短短几個呼吸間,竟然有如此多的心理變化。

“哈哈,想不到,在我有生之年竟然還可以看到真魔,而且是在這焚天大陸!”

良久之後,黑霧中的身影發出一道道蒼老的聲音,滿是感慨道。

“我也沒想到,我魔族竟然還有大帝存在,這樣吧,看在同是魔族的份上,你躲進我的識海,我帶你出去!”

那青年聽了魔族大帝略帶傷感的言辭後,也不見外,直接放開神識,等待這位受困萬年的魔族大帝進入!

開放神識,而且是對一個修爲遠遠超過自己的強者,有那麼一瞬間,就連這位魔族大帝也恍惚了,“他是真心想救我?”

可能是被困了萬年的壓抑太久,這位魔族大帝沒有過多猶豫,直接一個猛進,整片石室內的魔氣完全凝聚,最後化作一道模糊的身影直奔眼前的青年!… “哈哈!”

“哈哈~”

一聲聲趾高氣揚的狂笑聲從這位魔族青年的神識中傳來,接下來一股濃郁至極的黑暗席捲而出,如同火山爆發、洪水傾泄,剎那間便將這原本深邃幽暗的識海佔據!…

“小子,雖然你是真魔,可是我魔族的生存法則你還是沒有學會?”


那魔族大帝洋洋得意道。

“不過本帝還是大發慈悲的教教你,至於學費,就是你的身體!…”

“啊哈哈哈~”

“哈哈哈~”

這魔族大帝笑得狂放霸道、笑得趾高氣揚,到了最後就連眼淚也笑出來了!

“本帝在這個鳥地方困了百萬年,這次出去,我一定要殺他個幾億人畜!…”

“殺光他們、全都殺光!”

………

“呵呵,雖然不想在這個時候打擾到你,但是!”

一道自信從容的聲音帶着濃重的威嚴淡淡響起,正是之前那位魔族少年。


“你的願望終究是不能實現了!”說要這句話,魔族青年的話鋒徒然變冷,下一刻,這位魔族大帝罕見的發現自己對這具身體的控制力完全喪失,而他自己的靈魂虛體不知何時,竟然陷入重重包圍之中……

就在這位魔族大帝準備拼盡全力掙扎時,天空之中,不知何時掛上了兩輪血月,猩紅詭異,而在血月之下,這位魔族大帝所有的力量都被散去,不留一絲一毫……

“怎麼會有兩輪明月?”

“不對,這是!”

突然間的變故讓這位魔族大帝的掙扎戛然而止,他的嘴脣直打哆嗦,身體瑟瑟發抖,眼睛充滿恐懼的看向天空中的兩輪血月。

“惡魔血瞳!”

就在說完這四個字後,那片原本如潮水般退卻的黑霧又逐漸瀰漫上來,如同成千上萬顆黑色小蟲子,一點點的向魔族大帝的虛影爬去……

試煉之地,巨大擂臺上。

正當楚辰剛剛擊殺魏東流之後還未歡喜之時,突然間的一道黑霧,眨眼間將楚辰和帝靈雙雙攝住,直接讓他們不能動彈!

“怎麼回事?”感覺到靈魂中意識不斷的消亡,楚辰沉聲道。

“那、那魔族死了!”青帝哭喪着聲音呼喊,而後對着楚辰無奈道:“一個更厲害的魔族吞噬了他,現在他想要吞噬我們?”

“吞噬我們?”

聽到這兒,楚辰心中也有一絲緊張,這魔族大帝之前和青帝雙魂合一,雖然也存在互相吞噬,但雙方相鬥了數萬年也沒有結果;

可如今有人竟然能在如此短暫的時間裏將這魔族大帝吞噬,雖然只是殘魂,但實力仍舊不容小覷;

更何況,自己如今和帝靈靈魂共生,帝靈和魔族大帝靈魂相融,說白了他們三個現就是一條線上的螞蚱,除了他們自己可以互相吞噬,至於其他人插手,對於他們而言都是“死敵”一樣!

“不過想吞噬我?”

楚辰嘴角冷笑,在他的識海里,星矢高懸中央,浩浩蕩蕩,突然間光芒發作,就在那團黑色顆粒即將蔓延到楚辰識海時,強盛的光芒直接讓黑色顆粒化爲灰燼,摧枯拉朽,不留一絲餘地!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