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臟受到瘋狂的壓榨之後,竟然釋放出來了五行元力,五行相生相剋,竟然在巫家心法的作用之下達到了一個平衡,讓我的身體內臟得到了滋養,原本受到的創傷瞬間恢復。

只是爲什麼這種五行元力循環會突然出現在我的眉心之中,我也完全沒有印象,根本沒有想到的事情。

感受到白骨喪魂箭已經完全服服帖帖的在我的掌控之中,心念控制之下,我先是一愣,隨後猛然驚訝起來,想到:我竟然打開了巫家竅穴,形成了巫力循環了!現在我終於算得上一個真正的巫家人了。

我驚喜莫名,然後直接控制白骨喪魂箭,開口說道:“咒,起!”

白骨喪魂箭在發出一陣尖銳難聽的狂嘯聲音之後,朝着血海巨妖衝刺過去。

血海巨妖驚聲尖叫起來,大聲說道:“開什麼玩笑,你這個白癡竟然能夠凝結元力種子,這不可能!”

血海巨妖顯得異常的驚恐,也不管殷明珠也葉悠然對他的攻擊了,本體直接潰散,形成無數的細小血滴,朝着四面八方逃竄出去。

一股巫力震顫出來,原本已經分散開來的血海巨妖竟然再次凝結,形成本體,而白骨喪魂箭就正好印在了血海巨妖的心臟之上。

只是微微刺入了些許便直接停下不再繼續前進。

血海巨妖原本已經快要被嚇傻了,但是看到這樣的情景之後,頓時就放鬆下來,大聲的狂笑起來:“哈哈,我還以爲你是什麼了不起的人物,運氣這麼好,竟然僥倖不死,還凝結成了巫力種子,可惜,可惜啊,你的巫器咒法完全就沒有半點的用處,根本就傷害不到本尊,這一次,我看你們還有什麼看家手段。”

血海巨妖放聲咆哮,顯然是在巨大壓力之下,顯得有些癲狂起來了。

我感受到白骨喪魂箭給我傳遞過來的感受,冷笑起來:“真正什麼都不懂的白癡其實應該是你纔對。”

我的話音落下,血海巨妖的笑聲猛然凝固,白骨喪魂箭也直接爆裂出來一股恐怖的威力,血海巨妖身後一片血肉直接化爲烏有,形成了一個碩大的空洞——陰兵借道—— —— 可是,就算如此,像是飛盧鎮這樣的小鎮,墨九狸覺得是不會有太多人來往的,看到他們三人竟然沒有一個人驚訝,確實很奇怪了!

「主人,他們都很奇怪啊,好像都看不到我們似的!」小鳳好奇的問道。

「確實有點奇怪,我們找個地方問下就知道了!」墨九狸聞言說道。

走了一圈,墨九狸三人來到小鎮中,唯一的一間客棧飛盧客棧,這可是墨九狸把小鎮從頭到尾走了一遍,才找的客棧,可見這個小鎮不僅小,還透著奇怪呢,因為客棧這樣的地方,竟然不是開在繁華的街道,竟然是開在一個暗巷中的……

墨九狸帶著小鳳和小騰走進客棧后,發現客棧門面不大,裡面卻是內有乾坤,大廳還是很寬敞的,空間容器這個飛盧客棧竟然是,而且還是無主的空間容器……

墨九狸微微側目,就是不知道是因為這個空間容器無主,被人拿來做客棧,還是對方煉製出來就是為了在這裡開客棧的!

「三位住店還是喝酒?」這時一個夥計走過來看著墨九狸三人問道。

「住店,也喝酒!」墨九狸說道。

「好勒,三位這邊請,房間我等會再幫三位安排……」夥計聞言眼神一亮的說道。

墨九狸無視夥計善良的眼神,跟著夥計來到靠窗的位置,一張桌子上面坐了下來,墨九狸三人的到來,讓客棧裡面的人也紛紛好奇了,眼神有驚訝,有探究,有戲謔,甚至還有幸災樂禍……

之前走在街上的時候,小鎮的人太過面無表情讓墨九狸三人覺得不對勁,但是到了這飛盧客棧,裡面的人又情緒太多,更加讓墨九狸三人好奇,就這到底是個什麼樣的小鎮了,處處都透著詭異呢……

「三位客官,我們客棧的規矩是這樣的,我們掌柜的是個釀酒痴漢,所以凡是進店喝酒的顧客,都要先每個人和尚三碗我們掌柜的,最近釀製的美酒,如果三碗下肚后,三位中誰沒倒下,誰就可以免費在我們飛盧客棧吃住一個月的時間了!

當然了,如果你們不想喝酒,或者不會喝酒,那也別勉強自己,只是我們這裡沒辦法繼續招待三位了,你可以出去飛盧鎮,大概飛行半年左右,就會遇到下一個烏山鎮了!」夥計看著墨九狸三人笑嘻嘻的說道。

墨九狸聞言,總算是明白了這裡的人,為何看著他們三人眼神如此奇怪了,原來是這樣啊!

飛盧客棧,原來並非是什麼客棧,而是拼酒量的地方呢!

「好,那就麻煩掌柜的上酒吧!」墨九狸微微一頓看著夥計說道。

「額……好勒,三位稍等哈,美酒馬上就來……」夥計沒有想到自己的身份被識破,不過也沒在意,反正這裡就他一個人而已!

於是掌柜的轉身離開,其餘人都看著墨九狸三人,紛紛都想看熱鬧,墨九狸看到眾人的表情,就大概猜到怕是這掌柜的釀得酒沒那麼簡單好喝,否則這些人也不會如此神情,一副看戲的模樣了…… 而此時巨妖甚至還能夠繼續冷笑着看着我說:“真是厚顏無恥,自不量力。”

直到感覺到我們眼神不對之後,方纔警覺異常,低頭看着自己胸口上面猛然出現的巨大洞口。血海巨妖頓時失聲慘叫起來:“這是怎麼回事兒?這怎麼可能,這怎麼可能,我到底是怎麼了?”

我默然無語,震驚得很,血海巨妖身體強悍程度已經早就有所瞭解,銅甲屍身體強度已經足夠誇張竟然都完全不是對手,但是現在血海巨妖的身體被破開這麼大一個空洞,血海巨妖竟然還沒有半點察覺。

這巫器咒法未免太過恐怖了一點。

我心裏面也知道。這一次使用巫器咒法肯定是哪裏出現了錯誤纔是,要不然,斷然不會出現這種情況,出現了何種問題,我現在暫時不知道,當然也絕對沒有責任和義務給巨妖解釋一下。

血海巨妖倉皇咆哮,再次凝結血霧,想要將自身傷口修復,但是這一次完全不同以往,根本就無法修復傷口,有一種無形力量在不斷的啃噬血海巨妖的身體。這就是白骨喪魂箭的威力,原本鬼物並不是相當兇殘。

但是在巫咒加持之下,這些鬼物的力量波動顯得相當的詭異,完全不是血海巨妖能夠將之控制得下來的。 “你給我去死。”

血海巨妖完全無法理解自己身體的變化到底是如何產生,猛然咆哮,背後血翅震顫,隨後,全力啓動,直接朝着我這邊猛衝過來,顯然,已經是打定主意想要取我性命。

現在這傢伙已經完全不管鎮壓李瀟魂魄的事情了,顯然,白骨喪魂箭已經讓他感覺到了生命的威脅。

血氣涌動,血海巨妖爪子上面凝結兇殘血氣。朝着我這邊抓了過來。

這傢伙已經是直接扯開了拼命的架勢了,完全是想要拉着我同歸於盡。

我的巫咒,本源手印再次使用出來,這一次,我明顯的感覺到了我腦子裏面的巫力循環不斷的震顫,釋放出來力量給我的本源手印加成,鎮字訣釋放出來之後。

巨妖直接像是被蒼蠅拍給壓在下面的蒼蠅一樣,根本就無法動彈一下。徹底的被貼在了地面之上。根本無從掙扎。

“妖丹,我的。”

葉悠然見狀,再次朝着血海巨妖衝了上去,手中寶石彎刀揮動,顯然是想要將巨妖妖丹直接抓出來再說。

不過,這一次,我搶先一步,直接伸手一抓,巫力循環產生作用。血海巨妖身體顫抖,妖丹直接破體飛出,被我抓在了手中。

我這一次是被徹底的驚訝到了,原來形成元力種子之後竟然有這麼瘋狂的效果,比起以前簡直就是小米加步槍的手段頓時就進化到了用加特林的地步了。

這種邁步和進化未免太過誇張了一點。

就在此時,兩顆大槐樹猛然震顫,地面之下。產生咯咯的機括響聲,鐵架子上面的兩隻碩大的額枇杷鉤直接誒朝着前面鎖定,將巨妖給控制着朝着鐵架子上面收攏過去。

巨妖元神兇猛掙扎,而後釋放絲線和巨妖本體產生共鳴,竟然將我團團包裹起來,直接朝着鐵架子上面拖了過去,口中還瘋狂的叫囂着說道:“要死,你就和我一起。”

我掙扎之下毫無用處,殷明珠揮動古劍想要將這些血色絲線給直接崩裂,但是這一次之前一直都顯得無堅不摧的古劍被直接彈飛了起來,沒有起到任何的作用。

我身不由己,直接被連帶着拉扯得飛了起來,和血海巨妖一起,朝着鐵架子上面飛了過去,更爲讓人驚恐的是,鐵架子上面竟然突然分化出來一對新的枇杷鉤來,顯然是特地爲我準備的,想到這一對鉤子要將我的鎖骨直接刺穿,我就感到一陣寒氣不斷的從我身體裏面鑽了出來。

我可不要這種恐怖的待遇。

殷明珠這時候已經大聲的呼喊我的爺爺他們希望他們將大陣停下來,但是沒有半點回應,顯然,他們根本就聽不到殷明珠的呼喊。

“李瀟,我生不能與你爲敵,死也要拉你陪葬,你和我一起永遠鎮壓在這千年古槐樹下也好,我們也能做個伴啊。”

血海巨妖大聲的咆哮起來,開口說道,顯然是鐵了心要拉着我一起陪葬的意思了。

就在這時候,一個猥瑣的聲音響了起來:“你拉他陪葬?那虎爺我不是也要跟着一起陪葬麼?作死是吧?”

這傢伙終於是吃飽睡醒了,鑽出來之後,碩大嘴巴再次膨脹開來,直接將我身上的血色絲線給吞噬進了自己的肚子裏面、

“是你。是你……不可能,你怎麼可能還活着的。”

血海巨妖看到賤老虎之後,驚恐萬狀,但是再次兇殘演化無數血色絲線將我們徹底纏繞起來,口中得意無比的大聲咆哮:拉着你們陪葬,老子不虧。

韓德控制着銅甲屍衝了上來,我再次給銅甲屍施加狂化巫咒,加持之下,銅甲屍身上的肌肉都像是徹底的膨脹起來,狂吼着,衝上來硬生生將血海巨妖本體給撕裂成爲了上下兩半,血海巨妖猛然狂吼,但是也只能看着自己最爲精純的本源血氣被銅甲屍給直接吸收了進去,但是也因爲這樣,血海巨妖更加的瘋狂起來,不管不顧,全力分化更多的血色絲線將我們徹底的纏繞起來,口中說道:“我要你們都給我陪葬。”

我們被拉着一起,朝着鐵架子那邊越來越近,賤老虎卻突然賊笑起來,說道:“虎爺我怎麼感覺區區一個鎮妖臺是困不住虎爺我的。”

說完,張嘴,直接吐出一道黑光,將眼前剩下一半的血海巨妖的身軀連帶着後面的鐵架子都給掃滅,什麼都不剩下了。

大陣被直接破壞,我們直接跌落在了地上,血海巨妖肉身本體被徹底消滅,只剩下元神驚恐慘叫。

我有點遺憾,銅甲屍吸收的血海巨妖的血水似乎並不太多,不過現在只要能夠死裏逃生對我來說也已經是一件相當不錯的事情了。

“啊哈,這個玩意兒讓虎爺我漱漱口如何?”

賤老虎顯然在吞吃了李定邦之後,實力提升了不少,現在看到血海巨妖更是留着哈喇子,對我開口說道。

當然,他的唯一結果就是被我無情的拒絕掉了。

我手中巫咒震顫,將妖丹上面血海巨妖的元神直接抹殺,葉悠然從身後直接撲了上來,還想要搶奪我手上的妖丹,不過我只是一隻手使用本源手印,鎮壓之下,葉悠然全然不能動彈,在形成元力種子之後,我的本源手印威力已經成倍上升,葉悠然想要佔我便宜已經不是那麼容易的了。

殷明珠衝了上來,將葉悠然給隔絕到了一邊,我鬆了口氣,捏着妖丹,躺在地面上感覺這一切都像是夢一樣。

銅甲屍也是一起衝過來全力地方葉悠然,葉悠然雖然不甘心,卻也不能衝上來對我繼續動手了。

這就是師父給老子說的我的機緣所在?開什麼玩笑,純粹就是九死一生啊,我心中想到,要是師父在這裏的話,我一定會毫不客氣的對着這個老不休的混蛋豎起一根銷魂的中指。這個師父當得也實在是太過不靠譜了一點。

遠處,爺爺和媽媽已經朝着這邊狂奔過來,跟着的還有老舅他們幾尊失魂傀儡,我這一次算是全力鎮壓,佔據絕對優勢,葉悠然也只能氣惱的呻吟起來,顯然妖丹她是完全沒有機會了。 這時,坐在小鳳右後方一個白髮鬚眉的老者,看了眼墨九狸,想了想說道:「小丫頭,我看你還是走吧,這裡的酒人族喝不得!」

「前輩不也是人族嗎?」墨九狸聞言看向老者笑著問道。

「你的實力喝了這裡的酒必定會喝醉的,一旦喝醉了,下場可沒你想的那麼簡單,剛才那掌柜的是故意不說罷了!再不走,你們會後悔的……」老者喝了一口酒,淡淡的說道。

「多謝前輩提醒了!」墨九狸聞言對著老者點點頭說道,因為她就算想走也來不及了,掌柜的已經出來了,沒有看到掌柜的手裡拿著酒,墨九狸就大概猜到酒在何處了!

果然,等到掌柜的再次來到墨九狸三人的桌子面前時,手一揮,桌上面出現三個巨碗裡面都裝滿了白酒,瞬間一股刺鼻的酒精味道就蔓延了出來……

為啥說是巨碗,單單三碗酒就佔據了整張桌子,還是碗底,如果不是桌子足夠長的話,怕是只能放下兩碗吧!再說這味道,那裡是酒啊,這分明就是酒精啊……

墨九狸敢用自己神品煉丹師的資格打賭,這面前的三大碗酒百分百是酒精,絕對不是酒,還是酒精濃度最純正的酒精,這要是喝下去,尋常人必死無疑……

墨九狸看了眼一臉興奮的掌柜的問道:「掌柜的,你確定這是酒?這能喝?」

「當然了,我這飛盧客棧賣的就是酒,自然能喝了!而且,這可是我親自釀造的美酒,在我的客棧可是十分出名的……」掌柜的看著墨九狸微微一笑的說道。

「所以,今天我不喝的話,就不能住在這裡?」墨九狸看著掌柜的問道。

「那是自然,凡是來我這飛盧客棧的客人,要麼喝下我釀造的美酒,要麼離開,這是我這的規矩,如果你們三人喝下這三碗酒還不醉的話,那麼你們在這裡吃的住的,全部都不收一分錢……」掌柜的看著墨九狸笑著說道。

「看起來,我們是沒得選擇了!」墨九狸看著掌柜的無奈的說道。

「哈哈哈,三位要是覺得勉強的話,可以直接離開,我是不會為難你們的!」掌柜的想了想看著墨九狸說道。

「那倒不必,既然來了,掌柜的親手釀造的美酒,我們總要給點面子,品嘗一二的!」墨九狸聞言淡淡一笑的說完,看著小鳳和小騰說道:「你們兩個年紀小,看著好了,酒就別喝了!」

小鳳和小騰沒有說話,只是看著自家主人,墨九狸看了眼面前的巨碗和酒,然後雙手端起酒碗,拿到嘴邊慢慢喝了下去,眾人的視線全部都落在墨九狸的身上,看著墨九狸面不改色的一點點的把烈性酒精喝進肚子里,眾人和掌柜的的表情都十分震驚……

特別是掌柜的,不敢置信的看著墨九狸,為毛這和他想的不一樣啊,為啥這個女人喝了自己的酒,反應和別人不一樣呢,這到底是那裡出錯了,到底是那裡不對了呢! 李法一,你什麼意思,這妖丹我也有份,憑什麼就你一個人拿着不放。本文最.新章節*爪*機書屋。

葉悠然沒有辦法。很是惱怒的看着我開口說道。

一臉委屈的樣子,就好像我是一個始亂終棄的大壞蛋一樣。

我嘿嘿笑了起來,也不多說,直接一口將妖丹給吞了下去。

這裏的事情我想未必是這麼簡單。

我倒是沒有貪圖妖丹之中的巨量元氣,這畢竟是用邪門手段弄來的東西,我沒有精神潔癖,但是也不會對這樣的東西太過感興趣。

我所要的是巨妖妖丹裏面蘊藏的信息傳遞,這傢伙是大破滅時代存留下來的,我想他的記憶之中一定會存在相關的記憶。這是我最想要知道的東西。冬私豆巴。

妖丹吞下肚子之後,我的巫力循環頓時分化能量將妖丹精華給完全壓制住了,而只是提取妖丹之中的記憶。

隨後我猛然睜開了雙眼,然後豁然一下子站了起來——隨後全力朝着外面衝刺出去,一直到了李家坳外面地勢最高的山頂上方纔停了下來——

韓德操控銅甲屍跟在我的身邊。

“給我講這裏的樹木都給我剷平。

韓德聽我吩咐也不客氣,銅甲屍威力全開,對付一些針葉鬆還是完全沒有壓力的。

一下子我的眼前視野一片開闊,然後從上而下,朝着李家坳看了過去。

隨後我全身震顫。

不敢相信的說道:“這竟然是真的?”

然後直接坐在銅甲屍的身上,說道:“我們回去。”

從巨妖妖丹之中得到的信息讓我完全不敢相信,剛剛知道關於李家坳來源之後,我感覺這純粹就像是一個天大的玩笑,而且這玩笑未免太過離譜不切實際了一些。

師父讓我到李家坳來,不是爲了巨妖,妖丹之中的信息,纔是我真正的機緣所在?

回到李家坳。爺爺和媽媽都是相當關心的看着我。我之前表現出來的舉動讓他們分外奇怪,一臉擔心。

我顧不上大家古怪的眼神,拉着爺爺走到一邊,隨手一個靜音符咒佈置出來,現在我用巫力運轉符咒,效果顯然要好上許多。

“你到底怎麼回事兒?法一……”

爺爺很是奇怪的看着我開口問道。

我神神祕祕的表現顯然讓爺爺也開始緊張起來——

“我父親離開的時候——是不是帶走了一個東西。”

爺爺點頭,有些奇怪的看着我說道:“你就是因爲這個這麼大驚小怪?這是當年祖師爺傳承下來的,不過祖師爺都不在意,說這是他當年撿到的一個小玩意兒罷了,不知道你爲何如此激動。”

我聽了爺爺的話,差點直接暈了過去,開什麼玩笑,小玩意兒?看來祖師爺也是一個逗比,哪裏有買櫝還珠的愚蠢事情……不過想來也是,祖師爺對付巨妖都如此費盡,或許在那個年代,地位也就是相當的可憐,不認識這些東西也是相當的正常。

“法一,到底怎麼回事兒,你怎麼這麼激動?”

爺爺看着我很是有些擔心的開口問道。

“開來我必須要找到父親才行了,那時候或許,我還能夠有辦法解除你們身上的限制。”

爺爺聽了我的話,倒是沒有想象中的激動,只是嘆了口氣,開口說道:“的確是應該找到他,能不能救我倒是其次,只是他還欠你母親一個解釋,你出生之前就不聲不響的消失,即便你母親不說,我心裏面其實也難受得很,這些年我一直都有點擡不起頭來的。”

聽到爺爺的話,我頓時沉默下來,對於素未謀面的父親也生出了一股怨恨之氣了。

爺爺見狀也沒有繼續說下去,只是用力的拍了拍我的肩膀,什麼都沒有說了。

我將咒法撤掉之後殷明珠她們圍了上來,很是關心的看着我。

而葉悠然則是哭喪着臉,說道:“你就這麼狠心?一口就全吞了,也沒有噎死你這個混蛋啊,還有點沒?吐出來,見者有份啊。”

我被葉悠然給噁心得不行,這女人胡說八道什麼鬼呢。

我沒有理會葉悠然而是繼續分化吸收妖丹之中的記憶。

我對於打破滅時代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很是有些好奇,爲什麼我們華夏會遭受這樣的劫難,難道真的還有另外一種解釋?

“貪心不足,取死之道。”

這時候天空上面卻陡然響起了一聲沉悶的響聲,雲層都開始倒卷聚集起來,我皺眉,這個聲音相當的熟悉,就是那個和師父定下了血咒的傢伙。

想不到會突然出現在了這裏。

原本我還想要抓住這個機會,弄一個時間差出來,搶在這傢伙之前提取妖丹之中的記憶,但是雲層聚集,凝結成了一個手掌的模樣,從上而下,朝着我這邊壓制了下來——

一股莫大的壓力瞬間將我籠罩了進去。

我感覺身體周圍一下子就陷入了徹底的黑暗之中眼神之中就只有這一面兇殘恐怖到了極點的巴掌朝着我這邊緩緩壓制下來——

空氣似乎都已經被完全排空了出去,給我的壓力之大,像是要將我的靈魂都弄得直接碎裂開來一樣。

我的腦海之中不由得閃過之前鐵龍死亡時候的場景,想不到現在這麼快我就要面臨這樣的壓力。

不過,這一次是由那個神祕的傢伙親自出手,我還真是榮幸呢。

不過……

我冷笑起來——

早就在等着你出現了。

這一次,李家坳之中本來明心他們出現就讓我感到相當的意外了,要是這個隱藏的傢伙不出手的話我反而覺得更加的奇怪。

現在這傢伙出手,我反倒是淡定下來——

全力吸收轉化妖丹元力,隨後,按照之前領悟的祖師爺的手印,全力一掌朝着上面的手掌印了上去。

“米粒之珠,也放光華。”

顯然對我還敢反抗,這個傢伙覺得很是不可思議,手印愈發的強悍起來——

妖丹元力竟然在瞬間被吸收了大半。而後之前在地道之中領悟的那個手印全力一掌,朝着上面印了上去。

轟然對撞。

我感覺整片天地都在震顫起來——

天空之中雲霧凝聚的手印被我給直接衝碎,而云氣蒸騰之下,看起來好像空中都有一個手印凝結,似乎,被我一個手印給直接排開了所有的空氣一樣。

之前那個神祕的傢伙再沒有絲毫的聲音傳遞出來,顯然已經完全消失,並不再對我繼續下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