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頭城副城主安雲飛簡單一看就知道這許夢玲至少在先天武皇八級境界,比他還要高兩個級別,所以,當下堆笑道:「想不到谷主親自前來,能夠一睹谷主風采,真是三生有幸。」

「安雲飛,少來,今天不管是什麼異寶,這裡沒你什麼事了,帶你的人滾!」許夢玲遠遠沒有看上去那麼和藹。

「這恐怕做不到。」安雲飛見許夢玲毫不留情面,也冷冷道。

「桂芳,你去奪寶,這裡我來應付。」許夢玲說完,探手就奔副城主安雲飛和身邊倆人。

徐歡歡一見,也忙出招糾纏住古晨。

張桂芳一見,二話不說,就要奔小草屋裡去。

「站住!」一聲暴喝,范小膽從遠處飄然到了張桂芳身前,手中魔劍一橫,將路封死。

古晨聽是范小膽,惶急之下也沒多看范小膽一眼,更不要說他手中的劍了。

古晨希望中還有點微微的失望,但范小膽此刻的出現對他來說已經很好了。他打算在幾招內殺了徐歡歡,然後去截殺張桂芳,保護屋裡人的安全。

張桂芳一看是夜裡被他追得鑽草叢爬高樹的膽小鬼,輕蔑道:「我答應那小子放你一次,現在你走還來得及,否則別怪我不客氣。」

范小膽暗暗運氣,手中的魔劍錚錚作響,裡面似有排山倒海的氣勢要破劍而出。范小膽信心大增:「對不起,我已經不是夜裡的范小膽了,看劍!」

范小膽一劍刺向張桂芳的前胸,張桂芳冷冷一笑,手中劍盪開了范小膽的劍,直奔范小膽面門而來,范小膽低頭,同時手中的劍在離地一米高的地方橫切了過去。

嚓——

驚得張桂芳連忙跳起,范小膽的劍正處在張桂芳身體正下方,手腕一翻,劍不再平行而去,而是突然改變方向朝上撩起。

張桂芳正下落,冷不丁發現下方劍到了,登時大驚,猛地扭動腰身,整個人旋轉著就向著側面甩了出去。

范小膽毫不遲疑,手中的魔劍一撒手追趕張桂芳,張桂芳這次徹底慌了,再想躲避已經有心無力,只能儘力擺動身體,總算險險躲過去了。

落地之後,張桂芳衣角被魔劍砍下一片,也落在地上,張桂芳吁吁帶喘,驚慌失色。只一個回合,她就驚出一身冷汗。萬萬想不到范小膽劍法如此神秘莫測,鬼神難猜。

「你這是什麼劍法?」張桂芳大喝一聲。無法相信這就是剛剛晚上被他追著到處逃命的范小膽。

范小膽一笑:「殺你的劍法,看劍。」

范小膽心中更加得意,一招就逼得張桂芳如此狼狽,領略了魔劍術的精髓,將來肯定天下無敵了。范小膽越戰越勇,張桂芳反而漸漸力不存心起來。

六十五個回合之後。

「師傅,你來啦。」范小膽忽然喊了一聲。

正漸漸有頹敗之事的張桂芳心神一亂,被范小膽抓住破綻。

噗——

范小膽一劍刺進了張桂芳的胸口,張桂芳大瞪著眼,似乎直到現在還無法相信她會被范小膽擊殺。

一道身影突然帶著毀天滅地的氣勢壓向范小膽,范小膽就感覺不妙,忙抽劍想躲,卻被一隻手牢牢抓住了腦袋。

… 「敢殺我徒兒,去死吧!」許夢玲丟下人頭城的人,在張桂芳被擊殺的瞬間暴怒衝來直接對范小膽就下了死手。

另一邊,古晨大驚,擋開徐歡歡的進攻,大喝一聲,飛奔許夢玲而來。

這時候苗老怪和四怪從遠處飛身掠過來,但都已經沒時間在千鈞一髮之際解救范小膽。

地上的張桂芳一眼撇到苗老怪和四怪到來,臉色突然煞白,忍著劇痛,急切喊了句:「師傅,不、不可!我答應過要、要放他一次的。」

正欲下死手的許夢玲一驚,古晨也是一驚。

眾人皆驚。

張桂芳努力屏了一口氣,又緩緩道:「我希望我、說過的話算數,我也希望師傅今天到、到此為止,求師傅幫我圓、圓了我的誓言,我也想請島上的人放、放我師傅和師姐離開、師、師傅、弟子不能孝敬你老人家了,請師傅以後多、多保重。還請帶弟子回、回傷情谷,弟子想、想家了。」

這一番話,許夢玲已然知道張桂芳的用意,眼中殺氣漸漸不見,她想不到二弟子臨死之前還惦記她的安危,以回家逼迫她全身而退。她一把將范小膽仍在一邊,快速過去抱起張桂芳,眼神急切,沒說一句話。

徐歡歡也跟過去,打鬥的場面一下子安靜了下來。

抱起已經死去的張桂芳,許夢玲一字一句:「你們殺了我三弟子何曉燕、二弟子張桂芳,這個仇,我一定會報!」

古晨看向許夢玲:「你三弟子本來跟人勾結想奪取你的位子,被我殺了,算起來我也算為你除了一害。至於二弟子倒是孝敬、機智,很是令人欽佩。如果將來你想為她報仇,可以隨時來找我。今天看在你沒殺小膽的份上,你們走吧。」

許夢玲看了一眼眾人,抱著張桂芳,與徐歡歡一起去了。

人頭城的副城主安雲飛一見不妙,也想趁機帶人離開,被四怪等人一下圍死了。

瘸子道:「既然來了,就別走了,我先給你們講講做我們四怪徒兒的基本要求。然後呢,我們會想辦法讓你們符合要求的。」

四怪與三人逗鬧起來。

已經走遠的許夢玲聽見身後的打殺聲,抱著張桂芳的手,更緊了幾分。

「若不是她,今天我們倆恐怕難以離開此地。」想起剛剛來的幾個人,許夢玲有種劫後餘生的感覺。

徐歡歡道:「師傅,請允許弟子修鍊血煞寶典。弟子一定要為桂芳師妹報仇!」

許夢玲冷冷道:「我已經失去兩個徒兒,我不想再失去你,將來你是傷情谷的唯一希望,我不希望、也不允許你有任何閃失。」

徐歡歡不再說話,眼圈紅紅,跟著許夢玲遠去了。

安雲飛眼見可能要葬身於此,以身邊倆人的自爆死亡為代價,換取了他的脫身。

救治雲香瑤好在有驚無險,但即使這樣,舊傷未愈的雲遮天依舊暴怒不已。

「萬千零,我必讓你死無葬身之地!傷情谷也不能輕易放過!」雲遮天眼中露出從未有過的殺氣。

「島主,別急,你再過一段時間傷好之後,我們就跟你殺上人頭城,這次必要取下萬千零的人頭。」瘸子道。

雲遮天看了看四怪:「怎麼樣,我讓你們跟我回來,這次沒虧待你們吧。」

瞎子一聽樂道:「島主,我們是你的人,你自然不會虧待我們,不過你要是早點告訴我們限制我們功法發發揮的原因,我們就更加感謝你了。」

啞巴支支吾吾好像很贊成瞎子說法,聾子看著大家比劃,明白過來,也道:「是啊島主,你可知道因為我們功力大大受限制,還差點害了我們的命,還有、還有你的寶貝女兒幾次陷入困境,要是你早告訴我們,我們就可以好好保護你女兒了。」

雲遮天道:「我若是早告訴你們,只怕你們不肯乖乖留在島上守護我女兒了。」

瘸子一聽連連搖頭:「島主,你是我們島主,雲香瑤是我們小主人,我們怎麼能不守護她呢,你們幾個說是不是?」

其餘幾怪都點頭稱是。


雲遮天哈哈大笑:「那這次回來的時候看你們很不情願啊。其實我早就想在你們離島之前將這個秘密告訴你們,誰知道你們等不及我女兒醒來,就先自己跑了。而你們要想從根源上打破限制又只能回四怪島,所以,在外邊的時候我也沒辦法幫到你們,才拖到了現在。」

眾人正聊著,雪小女和苗若嫣帶著醒來的雲香瑤走出小草屋,雲香瑤一見那麼多朋友,心中歡喜,尤其看見古晨,更加高興。

大家一見雲香瑤徹底好了過來,都趕緊祝賀。

雲香瑤看向雪小女:「這次救我女兒,你出的力量最大,你說,你要什麼,我全給你。」

雪小女一愣:「瑤兒姐姐是我結拜姐姐,我出點力是應該的,哪有索要報酬的道理。」

苗老怪一聽趕緊道:「堂堂一島島主,肯定會重重謝你的,這樣,你不要就把這個好處讓給我,你看怎麼樣?」

苗若嫣看了一眼爺爺:「爺爺,人家島主要感謝的又不是你,你湊什麼熱鬧。」

雪小女卻道:「好啊,反正我也不要,你要就拿去。」

雲遮天看向苗老怪:「本人的恩情答謝本不該轉移,但既然雪小女表態,我就給你一個機會,說吧,你要什麼?」

苗老怪一聽,豎起大拇指:「島主果然有風度。我要的東西,你一定有能力給我,就不知道你願不願意。」

雲遮天橫眉一豎:「為了我女兒,別說是我有的寶貝,就算是要我的命,我都毫不猶豫,更何況其他!」

眾人都是一驚,雲香瑤有這麼一個爹,大家都羨慕不已。


雲香瑤柔聲道:「爹,你說什麼呢。」

苗老怪趕緊道:「命可不敢要,我要的東西,需要一個過程你才能給我。」

雲遮天有些不耐煩:「快說!」

苗老怪看了看周圍人,道:「等適合的時候我再告訴你。」

眾人也便知道苗老怪一直拖著不說的原因了,一個個紛紛借口離去。

雲遮天也有些好奇,到底要什麼不能當著大家面說的。

… 苗老怪看大家走後,用神識將兩人四周徹底隔斷,正色道:「我敬佩島主為人,所以,特來四怪島就是想跟島主談一談合作的事。」

「合作什麼?」

苗老怪道:「反天。」

原本他以為說出這倆字,雲遮天會驚訝不已,可他並沒看見雲遮天一絲驚訝,只聽雲遮天道:「反就反吧,我不介意。但我素來一個人逍遙慣了,不想參與這些紛爭。」

苗老怪一笑:「不瞞你說,你也看見你家瑤兒是喜歡古晨的,而古晨正在密謀反天大計,你若現在袖手旁觀,只怕會讓你女兒陷入萬難境地。」

「在我雲遮天眼中世上無好壞事,人間無是非人。對我女兒有利就是好,無利便是壞,女兒若選擇了古晨,那古晨就是對的。」雲遮天道。

苗老怪一看,這雲遮天完全是以女兒的視角看這個世界,那搞定他女兒就妥了。想到這裡,他道:「好,島主果然看問題與常人不同。至於合作不合作,島主可以考慮一下,我也不會強求。」

苗老怪走後,雲遮天眼中露出一絲微芒。他抬頭看了看天,又望向遠處海水,似乎回憶著什麼。

雪小女因為女媧石已經被人頭城和傷情谷盯上,暫時只能待在四怪島。而古晨和苗老怪還有苗若嫣收到了修真者需要引渡的消息,前去處理了。

范小膽本想回家,又怕中途被人頭城或者傷情谷的人遇見,也暫時與雷猴在四怪島等古晨等人回來再說。

古晨等人這次將引渡的人私自聯繫上之後,覺得不太牢靠、看不順眼的直接引渡上天,覺得將來有合作可能的,都引渡到了飛天宮。並解釋說大家飛升之前一般都注重功法的修鍊。

而飛升之後可能會有二次雷劫,這次的雷劫主要是針對修真者的修行人品進行考驗,天界要的不單是修為高深,更重要還要品德好。所以,飛升之人必須在這裡為天下百姓做好事積累功德,引來香火修行功德值,以對抗二次天雷劫。成功之後,就會真正位列仙班。


修真者也都毫不懷疑,畢竟都知道神仙肯定是好人。這樣篩選大家都覺得很應該。

但飛天宮總得有人看著點吧,不然那些修真者時間長了懷疑不說,很可能會惹出什麼麻煩,甚至被天界發現。


因為這個原因,古晨等人打算引渡這一批人之後就回四怪島看雪小女和范小膽能不能先去飛天宮給應付應付。

傷情谷許夢玲的大弟子徐歡歡背著師傅為了報仇偷練了血煞寶典,五日內功力大增。徐歡歡上次距離女媧石很近,所以明顯感覺到了女媧石強大的氣息。她知道雪小女還沒離開四怪島,島上四怪難對付,但她還是想去一試,想將女媧石拿到手。

徐歡歡幾天來沒日沒夜修鍊血煞寶典,已經有所小成。她擔心時間久了女媧石會被其他人拿走,因此,背著許夢玲,她挑選了十名傷情谷弟子,以為兩個師妹報仇的理由帶領十名弟子前去四怪島。

另一邊,人頭城副城主安雲飛自然也探知了女媧石的強大氣息,回去奏明了萬千零。

三日後萬千零不但舊傷恢復,而且七子陰魂陣也修鍊成功,這一次他親自帶領安雲飛、他唯一的兒子萬天一和另外四名親信人員前去四怪島奪取女媧石,這次,因為有七子陰魂陣,他們是勢在必得。

萬千零已經修鍊七子陰魂陣小成,他可以通過母體操縱和得到小鬼得到的各種信息。所以這次明明知道雲遮天不好惹也敢前來。

萬千零心知,只要得到女媧石,他將在這雲天大陸再無敵手。萬千零坐在船上在距離四怪島還有三十餘里的時候便將七子陰魂陣的七小鬼放出三隻去查探島上情況。

三隻小鬼核桃大小,有二手二足,咋看就好像迷你小人,形象可愛至極。極易迷惑對手,痛下殺手。

范小膽正在四怪島無所事事,突然看見一小人朝他飛來,看上去很是可愛,他張開手,那小人落到他的手上。

小人看了他一會,好像認識他,這讓范小膽十分納悶。小人在他身前身後轉來轉去,甚為淘氣可愛。

遠處練功的雪小女一見,也極為稀罕:「呀,這島上怎麼還有小人?太可愛了。」

那小人看見雪小女,毫不遲疑,直奔雪小女而去,雪小女也張開手等著小人落到她手上,果然不久小人飛到她手上,對她咧嘴一笑,引得雪小女大加驚嘆。正此時,那小人卻忽然飛起,令雪小女毫無防備地直接鑽入了雪小女眉心之中消失不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