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鬼?”

“看過動物世界沒?獅王什麼的,都會在同性面前宣示主權,告誡那些同性,在它身邊的異性是它的。”

“嗯。你受了傷,我載你。”葉語嫣表示她來騎自行車,沈浪坐後面。

浪哥也不客氣,這樣更好耍賤。

沒一會,浪哥的手開始不老實了,作死的抱住未來老婆的腰,頭貼在背上,嗅着那股淡淡的清香。

距離同學舉辦的生日派對場所不遠,五公里左右,不到半小時就到了。

所有的同學都到場了,而且在酒店門口等葉語嫣。

待葉語嫣出現在衆人視野內的時候,所有人驚訝掉下巴。

什麼情況,眼花了嗎?

女神竟然騎着老古董的自行車前來,貌似身後還載着一個男的。

那男的是她傻弟弟嗎,不然怎麼會有這樣的操作。

“班長,你……”

面對同學難以理解的目光,葉語嫣坦然解釋。“沈浪,我男朋友。”

這話一出,衆人喧譁,無不痛心疾首,簡直就是一朵鮮花插在牛糞上。

不,那傢伙看起來連牛糞都不如,應該是地底泥。

“嗨,大家好,很榮幸你們能認識我,放鞭炮慶祝吧!”

浪哥想低調,可是這些二傻子一個個不太友善,你們不給我面子,那就不要怪我不給你們面子。

今晚的主角鄭偉東臉色發青,本來他計劃趁今晚派對的機會拿下葉語嫣的。

結果特麼的突然殺出個撒幣,真是次奧了狗的。


“語嫣,今晚也算是個同學聚會,你帶一個外人來,有點太那啥了。”話落,鄭偉東給幾個跟班使眼色。

“對啊班長,全是同學,突然多了個外人,大家也放不開。”

“就是,班長,要不叫你男朋友自己先回去,派對結束後東哥會開車送你回去。”

“語嫣,大家都是女人,我跟你關係好纔不怕說,我們女人啊,真的寧願坐在寶馬裏哭,也不能坐在自行車後面笑。現實是殘酷的,現在我們快大二了,一年後就開始要爲以後的工作奔波……”


被同學各種勸,葉語嫣生氣了,轉身就走。

“老婆,來都來了。”沈浪拉住未來老婆的手,把自行車停在酒店門口。“初次跟大家見面,要不今晚我買單,大家敞開吃敞開喝。”


“哈哈……”

鄭偉東大笑,“弟弟,不是我看不起你,瞧瞧你這身衣服,髒不髒先不說,破了幾個洞,手錶也是爛的,都是在垃圾場翻到的吧?”

唉,有些人啊,爲何一定要在自己面前刷存在感呢?沈浪笑而不語,靜靜的看着那貨裝逼。

“既然都來了,趕你回去有點不給語嫣面子,這麼着吧,一會兒在角落給你留個位置,想吃什麼自己點,如何?”鄭偉東很是大度的說着。

這是想羞辱我?

行,浪哥我陪你玩玩,就怕你到時跪下來唱征服。


葉語嫣嘴皮動了動,想說點什麼,浪哥輕輕的在她後背上拍了幾下,示意放寬心。

“次奧,門口誰的自行車,趕緊開走,不然丟掉。”酒店經理吼道。

假扮成門童的吳靖軒小聲的說:“我哥的,你丟個試試。”

“二……二少。”經理想死的心都有了,那麼大聲說要丟掉二少他哥的自行車,找死啊這是。

“低調點。”吳靖軒指了指浪哥,“看見沒,那個長的一臉討打的人就是我哥。一會兒要配合他裝逼,他說什麼你照做,曉得?”

“明明白白。”

經理哈着腰。

“去忙吧,我騎這吉祥牌自行車溜達溜達,看看能不能泡到女神。”吳靖軒三五下扒拉掉門童的制服,穿着必勝牌老年白褂,汗味三米之內都會辣眼睛。

“二少,這是鳳凰牌自行車,不是吉祥……”

“你懂個球。我哥他爺爺當初靠這輛自行車娶到了我哥的奶奶,然後我個他爸用這輛自行車娶到了他媽媽,現在,我哥又用這自行車追到了傾國傾城的女朋友。你說這輛自行車是不是吉祥物?”

“那……二少哪天不騎了也借我騎幾天。”

“走開點。”吳靖軒甩手驅趕,生怕經理搶走了自行車的桃花運。“看到我身上的白褂沒有?幾百萬的超跑從我哥手中換來的,當初我哥他爺爺就是穿着這件衣服,最後奪得粵城第一屆馬拉松冠軍。自從我穿上之後,我爸媽都誇我變聰明瞭。這自行車嘛,估計得我姐那輛兩千多萬的超跑纔拿得下。總而言之,聽我哥的,只要你能緊緊抱住他大腿,絕壁可以平步青雲。”

“……”經理。

生日派對開始了,咱浪哥還真坐在門口,一張小桌子加一張椅子。

經理走了進來,“哥,有啥可以爲你效勞的?”

“把那三瓶最貴的酒過來。”浪哥開始挖坑了,不過他坑的不是鄭偉東,而是鄭偉東他爸,沙場的老闆。

經理一臉爲難,“哥,那三瓶紅酒比較特殊,連老闆都捨不得喝。”

“三瓶酒換一個沙場,你老闆絕對會說你頭腦靈活。事成之後,你不再是酒店經理,而是沙場管事,那可是個肥到流油的差事。”

沒一會兒,經理把鎮店的那三瓶珍藏版82年拉菲拿了過來。“哥,怎麼操作?”

沈浪沒說什麼,一手一瓶走了過去。“你們就喝這些幾毛錢的紅酒啊?來,我送兩瓶好酒你們嚐嚐,省得這輩子都喝不到如此昂貴的酒。”

全場靜止了,這哪裏是送酒,擺明是打臉砸場子。

鄭偉東搶過沈浪手中的紅酒,腦子一熱往牆上砸去。“次奧,誰要你送,還82年的拉菲呢,十幾塊錢滿大街都是。”

“砸的爽不爽?”沈浪招手讓經理過來,“還有一瓶,還敢砸嗎?”


“砰。”

鄭偉東本來就一肚子氣,哪經得住套路王的激將,捎起紅酒就開砸。

“鄭少真是財大氣粗,一瓶三百多萬的紅酒說砸就砸。能一口氣砸掉上千萬紅酒的人,你鄭少是第一個。”挖坑成功,浪哥把賠償的問題交給酒店經理處理。

他把未來老婆拉走,“走,咱們到牆角邊吃邊看熱鬧。”

“鄭公子,剛纔你砸爛的紅酒是我店的鎮店之寶,三瓶82年的拉菲都是有巴菲特簽名的,市場價三百二十萬,刷卡還是給現金?”經理從口袋裏掏出當初買下紅酒時的收據,有憑有據絕對不是張口就來。

“我次奧你大爺,想坑我,知道我爸是誰嗎?”鄭偉東慌了,解氣的後果就是賠償上千萬,他爸會活活把他打死的。

所以,必須賴賬。

“我知道,如果你覺得你爸可以在吳家面前豪橫,儘管打電話。”說完,經理用對講機傳呼保安進來保護現場,同時還有警察。“鄭公子,事情既然說不清楚,那就到警局去說,那裏是個說理的地方。”

即將被警察帶走的時候,鄭偉東向他爸求救。“爸,我攤上事兒了,快來救我。” “把這些人攔在大門口,等我兩分鐘。”浪哥要裝逼了,讓經理攔人,他纔好開車過來打臉。

也是在殺猴給雞看,你們班長的男人,豈會是池中物我的女人,你們不是說寧願坐在寶馬車裏哭也別在自行車上笑嗎?

一會兒讓你們看看,你們的班長坐在超跑裏笑的有多幸福。

“憑什麼不讓我們出去啊?”一個窩瓜臉不服的吼着。

“就是,再不放我們走,小心我告你們。”又一個學生吼。

經理黑沉着臉,“讓你等着就給我老實等着,不等可以啊,把單結了。”

就這一句話,殺傷力巨大,一個個噶然閉嘴,誰敢這時候逞能那就是二缺。

“嗡嗡嗡……”

一陣躁動的發動機聲音嗡嗡作響。

隨後,浪哥一個漂亮的漂移把超跑停在門口。

打開剪刀門,“葉語嫣女士,能否賞臉香江一遊?”

這小流氓真……是太驚喜了。

葉語嫣又被感動到了,她知道,這是小流氓要給自己長臉,以這種方式打臉剛纔膈應自己的人。

“我擦,法拉利紅色烈馬,土豪啊!”窩瓜臉脫口而出,就差跪舔了。

緊接着,各種議論,無不在說沈浪肯定是隱形富豪家公子哥。

“討厭。”葉語嫣言不由衷的嬌怒一句,在衆目羨慕嫉妒恨中歡快的上了超跑。

“你的車?”

來到香江河邊,葉語嫣爪子已經準備好了,只要小流氓的回答不滿意,腰子都掐爆。

“某種意義上來說,是我的。”浪哥望向如同長龍般的河燈,八年後,這裏會被打造全長三十公里的超級水上樂園,耗資兩百億。

然後香江區每年的財政收入直接翻了百倍,這都是超級水上樂園吸引過來的消費。

如果現在,承包這香江河六十年會是多少錢呢?

“小流氓,你有心事?”葉語嫣把頭枕在沈浪的手臂上,認真起來的男人還是很有魅力的。

帥不過三秒的浪哥,手又賤賤的撫摸幾下未來老婆的手背。“老婆,你喜歡玩嗎?”

“正經一點。”

沈浪很認真的點頭,“我說的是認真的,如果老婆你喜歡玩,將來我要在香江河上打造一個超級水上樂園,讓你每天吃上不一樣的美食,玩不帶重複的水上種類。”

“我不信。”

其實葉語嫣信了,沒由來的相信,她也不知道自己爲什麼會不排斥小流氓,擱平時,男性想跟她說話都難。

自從見過小流氓第一眼之後,好像一切都很自然而然,關係不像情侶,倒像恩愛有加的夫妻,真是奇怪。

“會有那麼一天的。”

沈浪看了看時間,九點不到,前面有個小涼亭,這地方有點偏,應該不會有人過來,要不要跟未來老婆做點什麼呢?

wωw☢ ⓣⓣⓚⓐⓝ☢ c○

“啊……”

浪哥發出一聲慘叫,無比鬱悶的發出來自靈魂深處的拷問。“咋又掐我?”

“哼哼,你眼睛盯着那小涼亭那麼久想幹嗎?別以爲我不知道你這小流氓想幹嗎,告訴你,沒結婚之前想都別想。”

“你是我肚子裏的蛔蟲啊,我想什麼你就這麼肯定?”浪哥憋屈啊,剛剛有那麼一點想法就被抹殺掉。

上一世,還真是這樣,直到結婚纔跟未來老婆嘿咻嘿咻。

“你纔是蛔蟲呢,說的那麼噁心。”隨後,葉語嫣好像想到了什麼,“對了,你葉叔問你要不考慮一下去讀軍校,畢業後再讀國防大學,這對你以後的路好一點。”

沈浪搖頭,“我對從政不感興趣,說白了賺不了錢。跟老婆你一個學校就挺好,平時談談情說說愛,順便賺點錢。”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