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也不願意看到別人這麼作踐自己閨女。

他心疼。

竟然都已經有了唐小芯的幫忙,讓麗瓊到外頭躲避一陣子,等差不多人都忘了麗瓊和周揚名的事之後,麗瓊還是可以再找一門親事的。

當然,這也是很樂觀的想法。

他也只能這麼安慰自己。

席飛虎高興:「走,姐看到我們一定會很高興的。」

他拉著李蓉萍,跟在席國偉身後走出家裡。

唐小芯和席錦琛也跟在他們後面。

席錦琛趁沒人注意時,他五指靜靜扣住了她手指,十指緊扣在一起。

唐小芯抿嘴輕笑,斜眼看他,「怎麼?是覺得我剛才的表現很不錯?」

席錦琛沉聲笑而不語。

過了幾秒鐘后,他才由衷地:「我是謝謝你這麼為我著想,也能夠體諒我的處境。」其實他要處理掉周揚名並不困難,辦法只要稍微一想還是會有的。

只是他特別愉悅,是因為她捨不得他有半點為難之處,更捨不得他糾纏在家裡瑣碎之事里。

她靜靜凝視他,似乎在心裡頭經過了深思熟慮之後,她才說:「我呢,是非常能夠體諒你的處境,也知道你的不容易,你不是一個小兵,而還是領導,官有多大,你的責任就有多大,不允許半點的差錯,下面的人也盯著你看,上面的人也盯著你看。」

他感覺到就像是走了遍了全世界,終於在這裡遇到一個能夠諒解他的人了。

花開兩季 心也好像有了歸屬。

覺得自己並不是一個人在奮鬥在努力。

現在有了她,她也是讓自己有動力,想要通過努力而給她幸福。

……

周家

當席國偉和周大貴夫婦坦白,說要將席麗瓊帶回去。

宋雲娥第一反應就是:「可以,你把人帶回去,沒問題,但是呢,你必須要把彩禮和嫁妝給我還回來。」

「彩禮和嫁妝都有一部分帶過來這邊,憑什麼還要讓我給回你。」

「那好,最少彩禮錢得要給回我。」

「給你屁,你家兒子這麼對我女兒,你還想要彩禮錢,我不打你幾個巴掌,那已經算是對格外開恩了。」李蓉萍撒起潑來,比誰都要厲害,反正都已經要跟宋雲娥撕破臉皮了,那她肯定不會對宋雲娥手下留情,有多難纏就使出多難纏。

「我兒子對你女兒做了什麼?要不是你女兒不要臉,勾搭我們家揚名,我們家揚名又怎麼對她做點什麼,你也不看看你家女兒還是什麼貨色,我兒子怎麼可能會看上她呀!」

宋雲娥不屑懟回去。

話都已經挑明了,那就註定當不了親家。

那就乾脆鬧翻,能夠鬧多大,那就鬧多大。

李蓉萍一聽她這麼一說自己女兒,當即暴跳如雷,指尖都快觸碰到宋雲娥的鼻子,她破口大罵,「宋雲娥你可真臭不要臉的,當初就是你兒子對我閨女下手,還死皮賴臉的說要娶我閨女,說不讓你兒子坐牢,還苦苦哀求我,現在倒好了,你還把所有事情都推到我閨女頭上來,你當我們家好欺負是嗎?」

說著,李蓉萍生氣挽起袖子,那架勢就要跟宋雲娥打一架才罷休。

「什麼叫我死皮賴臉,是你死皮賴臉吧!你當初不就是覺得你女兒被玷污了,覺得嫁不出去了,然後你就想著把你女兒嫁給我兒子,要不是你們一口咬定我都是我兒子的錯,我們家才不會願意娶你女兒這個掃把星呢!」

「你說誰是掃把星,宋雲娥你以為你家兒子就很好嗎?萬年老二,整天不管再怎麼努力,你兒子也不過是考個第二名。」說著這事,整個村子里的人都知道。

「呵呵!」宋雲娥半仰著頭,冷笑兩聲,「是呀,你女兒有本事,每一回考試都是第一名,那又怎樣,你女兒不是嫁給我兒子了,還不是讓我兒子給睡了,這女兒嘛,不要太過強,讀那麼多書也是沒用,最終還是要嫁人的。」

「你……」李蓉萍一下子被她說的話,氣得夠嗆的,快要喘不過氣來了,直乾瞪眼,手指輕微顫抖指著宋雲娥,面色漲紅,隨時要氣背過去一樣。

「我難道說的不對嗎?」宋雲娥還故意氣她,一臉挑釁的神情。

「……」李蓉萍現在是恨不得抽打自己一個耳光。

她當初怎麼就範糊塗,讓自己女兒嫁給周揚名。

還說是為了女兒好,結果呢!

原來宋雲娥是這麼看她女兒的,看輕她女兒,那就意味著宋雲娥也幫他們家人都看輕了,尤其是在這裡頭還包括她寄予厚望的兒子,那她說什麼都不願意就這麼算了。

一氣的李蓉萍,面容扭曲,尖酸刻薄譏諷宋雲娥,「你不要你以為女兒就是個好東西,她也是不要臉的東西,她在麗瓊結婚那天,跟鄭立軍兩個人單獨相處,兩個人都不知道嘰嘰歪歪說什麼,那表情曖昧的不行。」

PS:等一下還有! 李蓉萍終於看到了宋雲娥以及旁邊的周麗蘭臉上出現了僵硬,這下她可得意了,也是幸好她那天就是好奇,跑了過去看了一眼,兩個都是未婚,待一塊,那準是做什麼親昵的事,果然,讓她看見周麗蘭在鄭立軍面前,小鳥依人,很是害羞的樣子。

「你血口噴人!」

「我說的就是大實話。」

宋雲娥腦袋靈光一閃,「就算是他們兩個在一塊,那又怎樣,鄭立軍未婚,我女兒也是未婚,兩個在一塊,那是要奔結婚去。」

唐小芯微怔了一下,她實在沒想到周麗蘭和鄭立軍還有這麼一段。

不過以席桂香那性子,周麗蘭嫁了過去,那準是沒什麼好日子。

周麗蘭一聽到自己媽這麼一說,遽然就想起了鄭立軍跟她說過不相配的事,大部分原因就是出自於席麗瓊身上,現在李蓉萍還這麼說她,頓時,怒火急促湧現,臉上的肉都彷彿帶著怒火在跳動一般,「你還好意思提起這件事,要不是因為席麗瓊,我現在都已經跟鄭立軍結婚了,鄭立軍的媽說就是因為席麗瓊和我哥出了這樣的事,所以才會取消我們兩個的婚事,你女兒就是掃把星,專門給我們家帶霉運,要不是因為她,我哥也不會做出這樣的事來,都是因為她。」

說到最後,周麗蘭整個人就陷入了歇斯底里,像是失去了理智一般瘋狂喊道:「我恨不得我哥把席麗瓊給打死,可惜沒打死。」

「你這個人心地怎麼這麼狠毒呀!」李蓉萍憤怒指責她,內心不控制,不斷顫抖。

心有餘悸的她幸好是今天過來接麗瓊回去,不然麗瓊都不知道在周家過的什麼日子,說不定沒過多久,麗瓊就會一命呼呼了。

「狠毒?那也敵不過你女兒!」席麗瓊是毀了她一輩子幸福的人,現在她就恨不得把席麗瓊給打殘。

唐小芯沉默,側目,靜靜看著站在她身邊的席錦琛,他眸色諱莫如深,不知道他心裡在想什麼。

也有可能是因為他們那樣對席麗瓊,他內心很生氣,只是不表露出來而已。

也有可能是因為周麗蘭那荒謬的指責,他覺得很可笑。

想著席麗瓊和周揚名,又想著周麗蘭和鄭立軍的事。

不由心底嘆氣。

這件事還有席桂香的事,知道席麗瓊發生了被周揚名玷污的事,她就嫌棄席國偉一家子,連帶著都不喜歡周麗蘭,所以,周麗蘭才有那麼多的怨恨放在席麗瓊身上。

同樣跟她想到一致去的還有席國偉、席飛虎兩個人,他們心裡都怨念席桂香(小姑媽)鄭立軍和周麗蘭的婚事,跟他閨女(姐)扯上什麼關係,非得讓周麗蘭把怒火出在他閨女(姐)身上來。

這對他閨女(姐)是多麼不公平的事。

「二叔,話也沒多說了,趕緊去把麗瓊帶回家吧!」席錦琛冷淡發話。

「不行!要把彩禮錢給回來,不然不給你們把人帶走。」宋雲娥還是心心念念想著彩禮錢。

「我呸,我給一巴掌你,你要嗎?你還敢好意思問我拿回彩禮錢,周揚名把我女兒打的鼻青臉腫的,我告你們去。」

「你告我們?李蓉萍你懂法嗎?他們兩個是夫妻,雖然是沒拿結婚證,但已經擺酒了,村裡的人都可以見證的,他們兩個吵架打架那都是很正常的,你憑什麼告我們呀!」

「家暴!」唐小芯在李蓉萍詞窮的時候,出聲助李蓉萍一把,「可以告周揚名對麗瓊實施家暴!」雖說現在對這一塊的法律還不是很完善,但同樣都不怕周揚名一家子。

「沒錯!」有了唐小芯助推一把,李蓉萍的底氣也足了起來,「我們要告周揚名家暴,還要告虐待我女兒,把我女兒打的只剩下半條人命。」她轉頭就跟席飛虎說:「趕緊的,我扶你姐出來,咱們回家。」

「好嘞!」這是席飛虎聽過他媽說過最好的聽的話。

「我跟你一塊去。」席錦琛擔心席飛虎一個人去,周揚名不會畏懼,反而還會肆無忌憚。

「好!」有了堂哥在,周揚名不敢放肆。

「我也跟你們一塊去。」席國偉實在不放心自己女兒,跟著去了。

大廳里,就剩下唐小芯、李蓉萍、周麗蘭,以及周大貴和宋雲娥。

然而,沒過幾分鐘,他們就聽到了周揚名凄厲的慘叫聲。

宋雲娥暗暗心驚,趕緊跟周大貴跑了過去。

周麗蘭自然也跟在後面。

唐小芯、李蓉萍也亦步亦趨跟上去。

宋雲娥一看到周揚名的臉讓席飛虎按壓地上,她焦急沖了過去,「你這是幹嘛,趕緊放開我兒子,好歹他現在還是你姐夫,你這樣對他,是大逆不道,我到你學校去告訴你老師,問問他們到底是怎麼教你的。」

「好啊,你去呀!我也到周揚名學校去,告訴所有人,他這個畜生對我姐都做了什麼。」

「趕緊放開我兒子。」宋雲娥上去就將席飛虎推開,連忙將周揚名扶了起來,還心疼地給周揚名拍掉了臉上的泥巴。

唐小芯目光從周揚名身上,順著落在席麗瓊身上,不看還好,一看,真的是大吃一驚,隨之滿滿的心疼。

席麗瓊鼻青臉腫,眼睛淤青腫的都快看不見人了。

周揚名還真是下了死手,哪怕是周揚名喜歡的人是夏雨菲,但好歹席麗瓊也是他妻子,他怎麼可以這麼對席麗瓊呢!

半點都沒念及夫妻之情。

席麗瓊腦袋漲漲的,昏昏的,視線模糊又晃動,腳步還有點站不穩,幸好席國偉扶著她,不然肯定會摔倒在地上。

頭髮也是亂糟糟的,皮膚都是血痕,還有些已經結痂了。

臉上的肌膚那是沒一處是好的。

「麗瓊!」李蓉萍當即就痛哭喊著女兒的名字。

「媽……」

「什麼都別說了,我們回家。」李蓉萍哭著說道。

她從來沒有這一刻這麼後悔過,就是因為她的決定而害了麗瓊這樣,如果當初不逼麗瓊嫁給周揚名的話,那最少現在麗瓊也受這麼多的傷。

——————-

PS:這一章原本就是昨晚發了,結果後台沒顯示,現在發上去,等一下還有更新……鍦ㄦ洿鏂頒腑錛岃紼嶅悗鍒鋒柊鏌ョ湅錛 「媽,你不是讓我嫁給他嗎?沒關係的,我忍一下就好了,我忍一下就好了……」說到最後,席麗瓊也是沒什麼力氣,都是李蓉萍在攙扶著她,她輕飄飄地說,恰恰是如此輕淡的說著,更是牽動了所有人心酸。

李蓉萍眼淚更加不受控制,嘩啦嘩啦地不斷流淌。

壓制不住,她捂住嘴,所有的哭聲都被她封住了,但難免會情緒過於失控,全身以及捂住嘴的手都在顫的隨時都有可能會傾倒暈過去,所以,在偶爾間會有幾聲嗚嗚而悲慟的哭聲傳了出來。

「媽錯了!」哪怕她再偏心於兒子,好歹席麗瓊也是她十月懷胎生下來的孩子,作踐自己孩子,她這個當媽的,怎麼會不心疼,看到女兒到了最後,還是堅持她自己的意思,不讓家裡丟臉,什麼都忍著。

這更加讓李蓉萍無比悲痛欲絕。

「好了,別哭了,我們趕緊送麗瓊去醫院吧!」席國偉滿眼心疼催促李蓉萍。

「是是是,我們去醫院。」李蓉萍連忙附和說道。

他們剛邁出一步,宋雲娥就跟潑婦一樣,雙手插腰上,擋在了房門口,一臉不好惹的樣子怒瞪著他們,聲音憤慨叫嚷,「你們動手把我兒子給打了,以為就可以這樣一走了之了嗎?」

「不然呢?」在面對她,李蓉萍把眼淚一抹,恍若隨時要跟對方決鬥一樣。

「賠錢,必須賠錢。」宋雲娥叫喊著。

「我呸,你自己看看,周揚名把我女兒打成了這樣,我兒子不過就是制止他而已,你竟敢還來找我索要賠錢,做夢吧你!」

「不賠,那你們都不能走。」

面對宋雲娥咄咄逼人,李蓉萍也終於忍不住了,氣急敗壞上去,猛地揪住了宋雲娥頭髮,撕打宋雲娥。

宋雲娥尖叫兩聲后,她也開始還手撕打李蓉萍。

兩個人一下子就扯著對方的衣服,蠻橫毆打彼此。

周麗蘭在旁邊想要上去幫忙,唐小芯上前一步攔住她,「你要上去打人,那得要問問我會不會讓你過去。」雖然她是不喜歡李蓉萍和宋雲娥,但李蓉萍好歹假假都是一家人,席錦琛的嬸嬸。

在關鍵時刻,她還是會站在李蓉萍那邊去。

「唐、小、芯!」周麗蘭怒喝,兩個眼睛跟牛眼瞪得老大看著她。

面對她的怒不可遏,唐小芯顯得氣定神閑,彷彿周麗蘭在她眼裡,那就是不存在的存在,簡稱小透明。

「你們一家子把麗瓊打成了這樣,你們還有理嗎?不多說別的,我們就找來全村的人評評理,讓所有人都看看你們周家,一個是因為嫁不出去,就把責任推卸到別人頭來上,還欺負新嫂子,另外一個。」

她看向面色不佳的周揚名,繼續冷聲說道:「當初你對麗瓊下手,原本就是動機不純,之前還喜歡夏雨菲,也不知道現在是不是也喜歡夏雨菲,現在還動起手打老婆,這些行為要是讓村裡的人都知道,每個人都會唾棄你們家,現在還把麗瓊打了,還不讓把人送去醫院。」

這時李蓉萍和宋雲娥讓周大貴上去分開。

兩個都是亂糟糟的,跟個瘋婆子沒什麼區別。

唐小芯目光轉看宋雲娥,冰冷至極,「宋雲娥,你不要忘了,我是之前答應了麗瓊不和你們計較,但不代表我現在就沒有再次告周揚名的權利。」

聽似風輕雲淡的語氣,話卻是讓人心生驚駭。

宋雲娥可不敢懷疑唐小芯,上次是因為席麗瓊求情,她兒子才能夠出來,這次席麗瓊都跟他們家鬧翻了,求情的事肯定是不可能的。

她又只有這麼一個兒子。

她不可能讓唯一的兒子出事。

所有人都看得出宋雲娥心生猶豫了。

唯一憤憤不平的只有周麗蘭,她大喊一聲,「媽!難道你就這麼放過席麗瓊了嗎?是她把我們這個家攪和成這樣的。」

唐小芯悠悠地說道:「一個還沒結婚的女孩子,心思別這麼狠毒,不然你以後可真沒人要了。」

她這話猶如化作一把鋒利的匕首,直接刺向了周麗蘭的心臟,而她更覺得唐小芯就是在嘲笑她,讓她竟感到羞愧,又惱怒。

覺得唐小芯憑什麼取笑她。

村裡頭,尤其是唐小芯的婆婆杜美華,到處說唐小芯壞話,她又什麼資格嘲笑自己。

當下,她就譏諷懟回去,「唐小芯你少這裡對我指指點點,我的事跟你有什麼關係,你還是先顧好你自家的事吧!在你說我時候,你還是想想怎麼跟你婆婆相處吧!」

最後多加了一句話,為的就是等唐小芯回去跟杜美華鬧。

這才是她的主要目的。

唐小芯也是微怔了一下,隨即恍若什麼都沒發生一樣。

對於杜美華背地裡說她壞話,她呀,早已經有心理準備,大概杜美華說了她什麼,她都能夠說的出來。

不過呢,她懶得搭理杜美華。

等大姑媽的婚事一辦,她就打算去城裡發展,說不定一年都見不到杜美華一次呢!

她何必跟一個潑婦去計較。

她身邊的席錦琛,俊顏微微一沉,布滿了寒氣。

「你還是先管你好自己吧!該想想怎麼把自己嫁出去吧!有了這樣的哥哥,又發生了這樣的事,你想嫁給方圓幾里的村子,還是不太可能,你要是嫁到外地去的話,或許你嫁出去的成功幾率會比較高。」

唐小芯又怎麼會不知道周麗蘭的另一個用意呢!

可惜,周麗蘭低估了她,她現在又不跟杜美華一塊住,兩個人都沒生活交集的,她也不用看杜美華的臉色,更不用去討好杜美華歡心。

「沒錯!」李蓉萍接著她的話往下說:「不用說都是嫁不出去,準備當一輩子老姑婆吧你!」

那幸災樂禍的語氣可沒半點掩飾。

周麗蘭聽了,臉色鐵青,渾身氣得發顫,雙手緊握拳頭。

「走,麗瓊,媽帶你回家。」李蓉萍對席麗瓊說。

席飛虎扶著席麗瓊一邊,李蓉萍上去,扶著另一邊。

「媽!」席麗瓊眼睛通紅了,蓄滿了淚水。「你有沒有受傷!」

剛才看到她媽為了她,而跟宋雲娥打架,她真的很感動。

這也是從來都沒過的事。 李蓉萍那心臟跟針扎了似的,又溢滿了濃濃的感動。

都到底這個時候,女兒心心念念的都是自己。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