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也清楚,李喆的月痕之劍對付同境界、低境界幾乎是無敵,但對付比他高境界的,感官驚人的,這月痕劍的威力就下降。

「堪破李喆的月痕劍道雖然有感官的幫助,但與我劍道的進步是分不開的,這李喆想要挾自己長處認真對待這場戰鬥,若我用劍技反擊,落敗是遲早的事情。」

莫東的劍道造詣其實差於李喆,只是他悟性天資高,藉助感官才使得別人看起來,他的劍道與李喆相當。

就如他人所說,境界的差距是永遠不可忽視的。

但是李喆改變策略的時候,卻忘記了莫東最強的地方是什麼。

「正好借你之手磨練飛天劍。」

莫東對李喆的威脅毫不在意,他開始毫無保留的揮灑著自己的劍道。

飛天劍,第一式、第二式抵擋著來自李喆的攻擊。

而隨著李喆攻擊越來越凌厲,莫東的抵擋就很是勉強起來,好似強弩之末。

但若注意他的劍技施展,就發現他的劍招越來越圓潤起來,平天劍、齊天劍相互銜接施展,沒有一點晦澀。

而且,他看似強弩之末,但擁有精妙身法的他,總是的躲過致命攻擊。

反觀李喆卻是越來越急躁。

「沒想到莫東竟然能與李喆戰這麼久,而且憑李喆的實力,進入三百九十名以內都有可能。」

「這豈不是說,莫東的實力也有四百以內的實力。」

在場如魯剛等人臉色都很複雜,李喆如何都是在精英榜第四百零一的人物,可莫東只是新人,但其實力已經讓他們望而卻步。

「哥,你在做什麼。」李凡看著本來一邊倒的戰況,有些麋戰的局勢,這讓李凡很不滿,因為他清楚自己堂兄的底牌。

「不能拖下去了。」李喆也發現,隨著時間的流逝,他的攻擊似乎對莫東的威脅越來越小。

而且,在這過程中,莫東一點也沒有力竭勉強的樣子,反而像個求賢若渴之人。

有時還會給他帶來危險的反擊。

「哧。」

一聲如布綢撕開的聲音響徹,李喆發出了自己巔峰了劍道攻擊。

這一劍斬出,李喆的臉色都蒼白起來。

莫東心頭一跳,靈力毫無保留的湧出,他也擊出自己靈道修為的最強攻擊。

狂風驟起,在戰台上肆虐。

裹挾齊天大勢的一劍,恍惚間這一劍不是在地上斬出,而是從天上斬下。

飛天劍第二式齊天。

經過和李喆這位浸淫多年劍道的交手,莫東領悟頗多,對於劍道有了自己的理解。

這齊天一劍,是他修劍以來的精華一切。

這一劍揮出,莫東酣暢淋漓,身心從所未有的痛快,正個人也如劍一樣,彷彿身化一劍。

一剎那,精英戰台上劍氣飛舞,兩人的劍道攻擊,就好似兩個劍型颶風轟在一起。

「鏗。」

尖銳的碰撞聲響徹,明明是兩道劍勢,卻發出了兵器狠擊的聲音。

兩道劍勢,一方蘊著天勢,一方散發著陰狠凌厲。

初次的對拼,兩方劍勢竟然相持不下,一時間也看不出誰落在下風。

但在一個呼吸后,李喆的劍勢就發威起來,撕破了莫東的劍勢。

不過,莫東對劍道感悟頗多,這齊天之勢,竟然隱隱有無邊無際之感,使得李喆劍勢無法摧枯拉朽。

莫東對自己這一劍很滿意,他清楚自己經此之後,修劍將進入另一境界。

他也知道,自己劍技是敵不過李喆的,所以也並沒有慌張。

然而,他忽然發現李喆表情有點古怪,他似乎在笑。

陡然,他的心臟好似戳了個透明窟窿一樣在抽氣。

他想到了什麼,感官清晰起來。

「不好。」

一道鋒芒劍道攻擊已到他身前,這時候已經來不及思考其他,甚至給他反應的時間都不多。

躲是躲不過去了,莫東眼神堅毅,索性不閃不避,一拳狠狠擊出。

「找死。」李喆目睹這一幕,眼中殺機閃爍。

他這一道攻擊,已經有近乎靈兵的威力,肉軀之體怎麼能敢去硬接。

「咔。」

莫東一拳轟出,穿過了劍道月痕攻擊,彷彿有一聲脆響散開,而他這一拳氣勢不改,直接跨越距離擊向李喆。

李喆還在冷笑,嘲笑,卻沒有想到莫東一拳碎了他的攻擊,並且還威脅他來。

這一拳,宛如金剛一拳,可開天闢地。

戰台上的狂風都似乎得到了吸引,匯聚到莫東一拳之下。

遠遠看去,好似是莫東一拳打出使戰台中天地都變色的景象,極為驚人。

李喆大驚失色,打出防禦和攻擊,但這些防禦和攻擊連給這一拳一絲阻礙的作用都沒有。

「這一拳好強。」

林宏等人都由衷感嘆,更別說其他人,在戰台之下都能感受到壓抑的威勢。

「難道說一個傳奇記錄要出現了。」

「嘶,這可真是打臉啊。」

此時,有人改變了看法,已經在想莫東戰勝李喆的情形。

莫東這一拳,驚天動地,能讓林宏這等都心驚肉跳,能戰敗李喆也在情理之中。

那些起先貶低莫東的人,表情複雜。

「好厲害。」歷好敬畏、激動。

「這傢伙。」沈星澤深吸一口氣,臉色複雜。

李才輝眼神黯淡,不甘的捏了捏拳頭,不知他是不甘李喆要敗,還是不甘莫東的強大。

「用不了多久,我們內府又將產生一個天驕人物。」內府的弟子暗暗想著。

「這李凡還表現的這麼自信,是傻了還是怎麼了。」也有人關注李喆的堂弟李凡,然後他們發現李凡並沒有將要失敗的情緒。

不過他們也沒有多想。

鐺。

在眾人心思轉變的時候,一聲驚天動地的聲音響徹,狂風將莫東與李喆淹沒在其內,隨即就看到一道身影飛了出來。

當看到那道身影,一陣嘩然之聲。 以為他就這樣放過她讓她坐起來看車外風景。

沒想到的是他像壞黍黍般壞笑的說「風景有什麼好看?我們還是玩親親吧!」

汗~

他這是讓她選了跟沒選有什麼區別,根本沒讓她選,她想掙紮起身又被他定死在他大腿上,不管她願不願意的覆上她的唇。

這樣很好玩么?

不過他是吻技高手,很快唇齒纏綿間,蘇心優從拒絕到意亂情迷,霸道的氣息侵佔了全部的呼吸。

只有一張白色蕾絲布隔開的司機座和後座,他們在後座上熱吻,也不知道前座的司機有沒有聽見,意亂情迷中沒有多餘的心思去在意別人怎麼想。

直到衣服被他扯開了她才睜開眼睛拉回自己的衣服捂緊「何弘翰,你是種豬嗎?隨時隨地發情。」

當她說出這句話時前面開車的司機都忍不住偷笑了,只是不敢發出聲音。

「娘子,話可不能這麼說,你這樣說讓為夫的在司機面前怎麼抬得起頭來。」何弘翰扯過另外一面不透光的布將前座與後座隔絕起來。

「你還知道不好意思?」嚴重的懷疑他腦子有問題。

說完之後被他當成是布偶般抱上大腿上坐著,看來這隻種豬還真的是想要在車裡面。

「嗯,是有點不好意思,老婆我要去的地方要走好遠,你都睡了兩天了不做點運動對身體不好。」

「不好就不好唄,不用你操心。」她才無所謂。

「你確定不要嗎?我們可能要去那住到我們結婚喔,到時候你想要我都給不了你。」

蘇心優篤定的說「不想。」

「我想。」

是的,他想,他一旦想做什麼誰都無法阻止他,所以他們就那樣在這小小的空間里做羞羞事情。

前面開車的司機是位年輕的小夥子,聽著那些細微的喘氣聲,咽了咽口水,他這是…開車怎麼開得那麼刺激呢?

他都沒有看到什麼光是聽著聲音鼻血都出來了,空只手出來擦掉鼻血繼續開。

六個小時之後終於是到了,沿途上她沒有看風景,下車后發現外面的風景還真漂亮,前面有座古老的村子但又像是道觀,跟平常的道觀不一樣,它更像是村子,那兒的村落依山而建,藍天遠山做背景布,高低錯落的徽派建築,屋檐微微翹起,煞是好看。

雨後的霧氣籠罩著古村落,村后是隱約的群山。

有的房子沿河而生,鄰里和睦,家家戶戶不閉門,舀一勺河水,淳樸的民風和輕柔的鄉音都很迷人。

在村子里更有花田溪自成一派,夯土建築、石頭建築、板凳橋、榨油樁、流水魚塘、水碓等,這裡看樣子確實是有神醫。

當司機小夥子也下車后,她發現他身上滴有血跡不像是以前的像是沒多久前才滴在身上,臉上還有沒擦乾淨的血,蘇心優問他「你開個車怎麼開得一身的血?」

蘇心優說話的語氣像是在逼問他,司機害怕得低下忙表明自己是什麼都不知道「回夫人,我什麼都沒聽見,什麼都沒看見,我什麼都不知道!」

他這麼說就是明擺著告訴蘇心優,他什麼都聽見了什麼都看見了,氣死她了。

「何弘翰,我打死你這隻種豬!」管他三七二十一的先揍他一頓。

被打得莫名其妙的何弘翰沒明白她這拳打腳踢是唱哪一出的問她「老婆,你怎麼啦?在生什麼氣?」

夫人在揍司令?他不過是表明自己真的是什麼都不知道,怎麼惹惱夫人了還把司令給揍了呢?

司機一臉驚愕的望著夫人在生氣的對司令拳打腳踢。

「我還生什麼氣,你這隻種豬到處發情還說我生什麼氣?」

「好啦,好啦,親愛的你不要這麼用力打我,小心打疼你的手手喔!」強制性的把她抱住,手也抓住不讓她動。

這女人力氣也是挺大的,脾氣也大動不動就用揍來解決事情。

「放開我,叫了你不要在車上,你非在被傳出去了我都不要做人了。」

何弘翰望著她沉思會說「你不像是這麼害羞的人!」

「我打死你,怎麼說我也是女人,我怎麼就不像了。」手動不了,她腳不會踢啊?

兩人在打鬧時從山間一條小路走了個小道士下來對他們行禮說「佛門清靜之地,請問各位施主放低聲音。」

等等,一個道士說著和尚說的話?這不是有問題嗎?

蘇心優停了下來沒有再打他。

把她拉到自己身旁后何弘翰才加禮道「不好意思,小師傅,我們是來拜訪靜太大師。」

只見小道士像是奉師傅之命前來迎接他們般對他們客氣道「請隨我來吧!」

跟著小道士穿過林蔭小路進入村子里,這裡有許多僧人和道士,也遇到不少尋常打扮的隱者,他們「在雲中,在松下,在塵世外,靠著月光、芋頭過活。這些隱士們有青蔥少年,也有耄耋老者,他們大多常年居住在山上,言語和善卻似藏玄機。

有生人進來了他們並不驚,打坐的繼續打坐,練太極的,練武功的,還有切搓武功的。

原來在這戰亂時期還有如此清修之地。

小道觀將他們帶進一處清雅房中,屋正中央有個清風道骨面目和藹清秀的道姑,年齡看著小卻更像那種修練多年使她變年輕的修仙著。

「師傅你要我去等的人帶過來了。」

「嗯」 第一百四十八章靈兵之威

在最初,李喆與莫東約定精英戰台。

這無論在誰看來,都是李喆故意欺負師弟。

不過有些人也在期待,畢竟莫東名氣不小,那新進第一天才的名頭,以及天龍鼓八聲,敗內府神童葛雲軒等等,都讓人們期待,究竟會不會有奇迹出現。

一個月期限如約而至,沒有人覺得李喆給莫東的一個月緩衝時間,莫東能將修為和實力提升到強大程度。

一個月對修鍊者很短,就是對真武層次的武者也很短,可能一個月連一重境界都不能進步。

精英戰台上,莫東以體魄讓李喆吃虧,這讓人們看到了莫東體魄的厲害。

可體魄到底不是當今修鍊者主道,這也是因為煉體在哪個時代進階都比靈道要慢。

而且若做不到絕對的碾壓,煉體者最終只能是被靈道風箏而死。

人的壽命有限,相對於主修的靈道,緩慢、困難的煉體沒有多少人去問津。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