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倆的這幅反應,讓我意識到前面肯定有巨大的危險,我慢慢的往後退了兩步,然後踮起腳來,順着他倆的目光望了過去,這一看把我給嚇得全身發麻,冷汗直流,之前的白酒算是白喝了。

在前面的下坡最下面的地方,有成上百條太攀蛇,排着隊朝一個方向爬去,那種“哧哧”的聲音,就是這一羣太攀蛇爬動的聲音!密密麻麻的看得我全身汗‘毛’都立了起來,剛纔之所以我沒看到,是因爲前面的大片星‘花’藤剛好擋住了我的視線,而老牛和孫起名在我上面,他倆剛好能看到。

不知過了多久,那羣太攀蛇才全部爬走了過去,我緩了緩神後,纔回頭對老牛和孫起名問道:

“要不要跟在後面去看看?”

“你可拉倒吧!這麼多太攀蛇,要是被它們發現了,咱有一百條命也不夠死!”老牛立馬搖頭。

“咱小心點,跟的遠一點兒,有什麼風吹草動立馬就跑。”我勸到。

“老野,你以爲你在玩遊戲呢你?死了還能投個幣復活?”老牛滿臉不願意,這是應了那句老話,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繩,雖然老牛沒有直接被咬到,但是上一次可是把他嚇得不輕。

孫起名這時也對老牛說道:

“咱過去看看,實在不行,就往樹上爬。”

老牛還想說些什麼,我直接打斷道:“咱這次是個機會,跟着這羣太攀蛇或許能查出它們背後到底是什麼東西‘操’控着,機會失去了就不可能再回來了。”

“哎,行了,捨命陪君子,我怎麼認識你這麼個朋友!我先回去拿咱的東西。”老牛說着轉身往帳篷的方向走去。

休掉億萬總裁 “帳篷不用收,光帶上咱的揹包就行。”我對老牛說了一句。

我和孫起名先跟着那羣太攀蛇的後面走着,沒多一會兒,老牛帶着三個揹包便跟了上來,然後把揹包分別給了孫起名和我。

我們三人揹着揹包,頂着暴雨,把手電的光亮調到最低,然後跟着太攀蛇羣的後面,走了上去。

雨下的大,當然停的也快,沒到半個小時,大雨便變成稀稀拉拉的細雨,憑藉手電筒微弱的光芒,跟着隱隱約約的太攀蛇最後面的那幾條一直走了下去,走了沒過多久,那羣太攀蛇拐了一個彎,等到我們三人跟過去的時候,卻發現已經沒路了,到處長滿了星‘花’藤,蛇能從底下怕過去,但是我們三個是絕對爬不過去,若是用到砍,就算不累死,也絕對跟不上了,就這麼一耽誤,那羣太攀蛇已經無了蹤影。

“老野,怎麼辦?”老牛擦了擦臉上的雨水。

我拍了下自己的大‘腿’,有些不甘心的說道:“還能怎麼辦?撤。”

回到帳篷裏的時候,已經是後半夜了,雨也已經停了,我們三人把被大雨澆滅的篝火再次點了起來,不管怎麼樣先得把自己的衣服烘乾,若是在這裏感冒生病,得不償失。

“哎,這麼好的一個機會,讓他給溜走了!”我心裏到現在還感覺可惜,對於這些兇物的來歷,我到現在都想知道原因。

“行了,張老弟,咱在這裏待幾天,看看能不能再找到什麼線索。”孫起名拿出了白酒喝了幾口。

“老野,咱煙全都溼了。”老牛從衣服口袋裏掏出了一盒煙,**的被雨水給溼透了。

“拿來,我用火烤烤。”我說道。

“先睡覺吧,看來今天又得有人值夜了,老規矩,我先來。”我‘抽’了一口烤乾的煙,對老牛和孫起名說道,附近出現了這麼多太攀蛇決不能掉以輕心。

值夜途中,三個小時過去後,孫起名準時起來把我替了下去,我回到帳篷裏翻來覆去的怎麼都睡不着,我索‘性’直接做起來打坐練氣,氣過一週後,我便感覺身子輕快了許多,我試着聚氣於眼,果然微燙的感覺再次傳來。

盤‘腿’坐直,我睜開雙眼,用拳朝着前面的空氣打了過去,果然我看到自己的動作變慢了,速度慢了至少三分之一,我心中大喜,這難道是因禍得福?讓我有了這麼一雙逆天的眼睛?

心情好,練氣也開始沒點,不知不覺中,我打坐練氣一直到了天亮,我睜開雙眼,一晚上沒睡覺,但是還是感覺自己‘精’神奕奕,似乎有用不完的力氣,我轉頭看見孫起名正在帳篷裏睡覺,我站了起來,走出了帳篷,見老牛正在篝火上用飯盒煮着什麼,他總是這樣,無論到哪,吃的總能找到。

我笑了笑走了過去:

“老牛,煮什麼呢?”

老牛擡頭看了我一眼後說道:“野菜蛇湯!”

“艹,我最討厭吃蛇了!”我皺眉說道。

“開玩笑,只有野菜,來點不?對了,你昨天晚上怎麼了?一練氣就練一宿。”老牛有些擔心的問道。

“沒事兒,就是睡不着。”我說着坐在了老牛旁邊,接過了他遞給我的野菜湯。

“你個兔子的!你放鹽了嗎?!一股草腥味。”喝了一口後,我勉強的嚥了下去。

“忘記了……”老牛一拍自己的腦袋。 ?

就這樣,我們三人繼續在貢山雨林中找了兩天,除了兩天前看到那羣太攀蛇外,依舊一無所獲。

隨着時間的推移,揹包中的壓縮餅乾和罐頭越來越少,雖然其中也找到了不少可食用的野果野菜,但是無異於杯水車薪,所以我們決定先回去,這個謎團以後準備充足了再來解開。

今天一早,我們已經踏上了返回貢山村的路,閒言少講,一路上雖然走得有些艱難,但也算是順利,兩天後,總算走出了這片雨林,路兩旁熟悉的“路標”也越來多,當我看到那塊圓形大石的時候,我便知道,再往前走不出兩個小時,便能到達貢山村。

“老野,你看看我找到的。”老牛從後面跑了過來,手上還握着一個黑乎乎的東西。

我接過來一看,是野生黑靈芝,足足有半個人頭那麼大,我拿着手裏,看‘色’澤硬度,都是極品,孫起名也湊了過來,我把黑靈芝給他觀瞧,然後對老牛問道:

“老牛,你這個在哪找到的?”

“在那邊,樹下面,是靈芝不?”老牛有點不確定的問我。

“是,還是野生黑靈芝,走咱過去看看,如果我猜的沒錯,在那附近應該還有不少。”說着我讓老牛前面帶路,走了過去。

走到那顆樹下,我把附近的藤蔓和枯枝爛葉都處理了一番,果然在這些藤蔓下面,還長着不少野生黑靈芝,老牛剛想伸手去採,我忙一把攔住了他。

“咋了?”老牛不解。

“這黑靈芝雖然稀有,但是採了也沒多大用,不如就讓它們留在這裏,還能多長一些,中國的動植物一年比一年少了,這些野生的靈芝,不知道多少年後,都會被那些貪心之人採之殆盡。”我對老牛解釋道。

“那你讓我帶你來這裏做什麼?”老牛被我這麼一說,更糊塗了。

“野生的黑靈芝旁邊容易生長小白狐狸草,那種草整柱都是白‘色’的,白茫茫的很好看。”我對老牛解釋道,說話的同時我已經找到了一株白狐狸草,連根帶土拔了出來。

“這種白狐狸草,是木本植物,雖然少見,但是很容易養活。”我說着把手裏的白狐狸草用袋子套了起來,小心的放在揹包側面的夾層裏。

“老野,你挖那什麼狐狸草,是不是準備送給雲月?”老牛問道。

“少問點問題難受不?”我把那些野生靈芝再次用藤蔓蓋住後,站起了身子沒理老牛,直接和孫起名在前開路。

“不難受,就是憋得胃疼。”老牛說了一句,也跟了上來。

到達貢山村客棧的時候,已經是下午5點多了,當我們三人走進客棧的時候,老闆娘便迎了出來,又是給我們端水又是倒茶的,就跟見到親爹一樣,看來我上次臨走給錢是給對了,看她這個樣子,肯定對雲月不錯。

我沒多做停留,直接走到了雲月的房間裏,敲‘門’,沒一會兒,雲月便把‘門’打開,她見是我後,一把把我給抱住了,我還沒反應過來,只感覺臉開始發燙,然後就是整個身子發燙,臉上脖子上,有種麻麻的感覺,雙手都不知道往哪放了。

“那……那啥,雲月,我給你帶了個禮物回來。”我說着我輕輕的推開了雲月,把那柱我採到的白狐狸草遞給了雲月。

雲月看到這柱白狐狸草後,雙眉一翹,高興的在我手上寫道:

“很漂亮,我會好好照顧它的,謝謝你。”寫完後雲月對着我的臉上就親了一口,然後跑去找老闆娘要‘花’盆去了。

我捂着自己的臉,有種說不出來的感覺,這其中有高興有興奮更有一絲擔憂,擔憂雲月會不會哪天突然離開了我。

晚上我們四個坐在一起吃晚飯,孫起名說太累,吃完飯便回去休息了,而老牛一個勁的要打撲克,我無奈只好叫上雲月陪他玩玩,雲月很聰明,教了一次就會的差不多了,然後我們三個一起打鬥地主,誰輸了望臉上貼紙條,一晚上不能拿下來,包括睡覺。

好傢伙,打到晚上11點的時候,老牛的那張大臉上已經是貼不下去了,沒地兒了。

我就勸他說道:“老牛,先不就先這樣吧,你這臉上實在沒地方貼了。”

老牛不幹,非要贏回來不行,死活拖着我和雲月繼續打,結果他晚上睡覺的時候,是枕着紙條睡的……

睡了一晚上,早上起來的時候,衆人準備收拾東西打道回府,我和雲月、老牛和孫起名三人說,讓他們等我一個上午,我還有些事情要辦,一個上午就夠。

見他們答應了下來,我才便急匆匆的走了,朝着吳亮的妹妹,吳又靈家裏跑去,因爲我始終不放心,所以走之前我必須去看看她,雖然吳又靈自己說不需要我照顧,但是我畢竟是答應吳亮要照顧她妹妹,我得負責,至少負責到她嫁爲人‘婦’。

到了吳又靈的家裏,我走了進去,我在院子裏喊了幾聲,裏面無人應答。

我走進了屋裏,發現吳又靈正跪在他哥哥的靈位前,留着淚。

“你來了?”吳又靈問我道。

“我來了。”我答道。

“你說人爲什麼會死?”吳又靈此刻問我的時候,雙眼都是直愣愣的,看來還是沒有從她哥哥死去的‘陰’影中走出來。

我只好勸道:“任何人都會死,你千萬別太傷心了。”

“那爲什麼好人卻沒有好報?”我話剛說完,吳又靈繼續問道。

我低頭想了想說道:“好人之所以被別人稱之爲是好人,並不是他們就一定會有好報,而是他們生前做過了很多好事,幫助了很多人,你一定要記住,人惡人怕天不怕,人善人欺天不欺,你哥哥在另外一個世界一定過得很好,而他也不希望看到你這樣。”

吳又靈聽完我說的話,沉默了,許久她站了起來,抱着我哭道:

“爲什麼我哥哥會死?我從小父母便不在了,是他咬着牙把我帶大的,他從來都不讓我受委屈,爲什麼現在那麼多人欺負我,他卻不管我了?爲什麼?!爲什麼他不管我了,爲什麼……哇……!”吳又靈說着說着,大聲的哭了起來。

我拍着他的肩膀說道:“哭吧,哭吧,哭出來就好了……”

看着在我懷裏痛哭的吳又靈,我此刻暗暗的在心裏發誓:“以後絕不會讓我自己的朋友死在我前面!絕不!” ?

安慰好吳又靈,我又再次囑咐她有事一定要給我寫信,然後便匆匆的走了。

言簡說重,我們一行四人回到家的時候,在車站和孫起名告別,回到家第二天的時候,我接到了韓穎的一個電話,她說她幫我查到了咬雲月的那種蜈蚣的線索,說是能有辦法治好雲月的病,我聽到後如同給我打了一劑強心劑,我即刻開車跑到了韓穎的住處。

在韓穎的家裏,她帶我去看了一些資料,而那些資料正是咬雲月的那些蜈蚣的資料。

狼性大叔痞子妻 “冬血青蟲,青頭蜈蚣的變異體,唯一一種能在冰天雪地裏存活的蜈蚣,體長15——30cm,嗜血,好鬥,脾氣暴躁,具有很強的地盤觀念和攻擊‘性’,其毒素很強,被咬之人半天之內得不到相應的治療,必死無疑,毒素和其它蜈蚣毒、蛇毒不一樣,能破壞身體內部的肌‘肉’組織。生命力極其頑強,可存活上百年”

我看到這一連串的字後,我放下手裏的筆記本電腦,對坐在旁邊的韓穎問道:

“你怎麼查到這些的?”

“我一個朋友的弟弟就是專‘門’養蜈蚣的,我讓他幫我查到的。”韓穎說着,給我倒了杯水。

“還有別的線索嗎?”我拿起桌子上的水杯喝了一口。

“還有我知道目前這羣蜈蚣曾經在東北大興安嶺一帶出現過,並咬傷了山林旁邊居住的獵戶,山林附近凡是被咬的獵戶,沒有人去過任何醫院,可疑的是一個都沒死。”韓穎說道這裏停了下來。

“你的意思是……那些獵戶的附近有人懂得治這蜈蚣的毒?”我問道。

韓穎聽了我的話後,點了點頭:

“沒錯,我也是這麼想的,所以才找你過來,這種猜測有很大的機率,但是可惜的是,我們只知道這些獵戶住在大興安嶺附近的村子裏,具體到那個村子便不得而知了,畢竟在那深山老林中消息並不流通。”

“那行,多謝你了,我回去準備準備便帶着雲月去看看。”我說道。

“你也別抱太大的希望,畢竟也有可能只是謠傳。”韓穎提醒道。

“嗯,不管怎麼樣,我也得去試試,先謝謝你了,要是沒什麼事,我就先回去了。”我說着便起身告辭。

“等等……”韓穎叫住了我。

“怎麼了?”我問道。

“一個月之後再去,現在去了也沒用。”韓穎說道。

“爲什麼?”我‘迷’糊了。

“因爲那羣蜈蚣很奇怪,只在十、十一、十二這三個月出來活動,而那個懂得治蜈蚣毒的人也只能再這三個月中出現。”韓穎皺着眉說道。

“那行,到了十一月份,我們就去找……”

回到家裏的時候,我第一時間把這件事情告訴了雲月和老牛,當然我把能治好雲月病的機率給擴大了一些,看着雲月那張笑臉,我打心底裏高興,不管怎麼說,雲月這病總算找個了線索。

老牛也是高興的一個勁的說請客吃飯,大家慶祝一下,老牛這傢伙,無論什麼事,總能和吃飯扯上關係。

當然,我心裏也是高興,覺得該去慶祝一下,所以便和老牛帶着雲月去附近街上的一個大排檔裏吃飯。

怕雲月惹一些不必要的麻煩,我給她帶上了一個口子和帽子,路不遠,我們三人走着過去,不到二十分鐘便到了那個大排檔,在路邊坐了下來,老闆立馬把炒菜的鍋遞給了夥計,自己親自迎了過來。

“牛二爺,帶朋友來的?您今天吃點啥?”大排檔的老闆笑着問老牛道。

“老五樣!老牛喊道,對了再填一個糖醋魚。”老牛對老闆喊道,之所以又要了個魚,因爲雲月喜歡吃魚。

老牛的老五樣分別是:大鍋‘雞’,炒螺絲,酸辣白菜,紅燒‘肉’,涼拌牛‘肉’。這老五樣他也吃不膩。

“好嘞,稍等啊!”說着大排檔的老闆便走了。

爲什麼這個大排檔的老闆對老牛這麼客氣,還得從他叫老牛“牛二爺”這個稱呼說起,老牛這個牛二爺的稱呼,是因爲這個大排檔的老闆叫王浩臣以前是個賭徒,輸的傾家‘蕩’產,被追債的追着打,正好碰到了老牛,老牛幫他把那一萬多塊錢的債還了,汪浩臣問老牛要了電話,說一定改邪歸正,一年之內一定還他錢,其中很多看熱鬧的都說老牛傻,二,當時老牛隻說了一句,我相信你。

不到半年,汪浩臣便親自上‘門’把老牛的一萬多塊錢給還了,一年之後和他老婆一起開了這個大排檔,因爲菜做得好吃,人也講義氣,所以生意一直不錯,但是不知道爲什麼王浩臣從那開始就一直叫老牛爲“牛二爺”問他原因他也不說,還是繼續這麼叫,老牛也就隨他去了。

在等菜的同時,在我們桌旁邊晃晃悠悠的來了一羣光着膀子的小‘混’‘混’,七八個有說有笑,不亦樂乎。

我只是看了一眼也沒在意,等菜上來的後,我們三人便開吃,雲月不會喝酒,她喝飲料,我和老牛開始喝了起來,正當我倆喝的起勁的時候,在我們旁邊桌上的那幾個小‘混’‘混’突然開始唱歌,那歌聲比老牛強不了多少,能把附近的野貓吸引來不少。

有幾桌食客實在受不了了,便匆匆的結賬走人,老牛看到這裏不願意了,對着那桌人喊道:

“你們吃飯能安靜點不?”

“你他媽說誰呢?!”

“老子想怎麼樣就怎麼樣,你管的找?欠揍是不?”那邊的幾個小‘混’‘混’聽到老牛的話後,都站了起來,罵罵咧咧的往我們這邊走過來。

老牛剛想站起來,我忙一把把他按住:“坐下!”

老牛聽了我的話後,強壓着火,坐了下去。

“怎麼又坐下了?胖子你剛纔不是很拽嗎?”

“你算個jb!管老子的事,活得不耐煩了?”那羣小‘混’‘混’走到我和老牛的身旁,髒話連篇。

“我這個朋友不懂事,我這替他給你們道歉了,你們大人有大量,就算了吧。”我替老牛說好話,想息事寧人。

“算了? 愛情是道選擇題 你說算了就算了?!”其中一個高個走過來推了我一把。

“那你說怎麼辦?”我的理智強壓着衝動。

“這頓飯你們請了。”那個高個對我說道。

“行,我們請。”我答應道。

“哈哈,兄弟們,聽到了沒,咱今天吃飯有人買單,走咱繼續吃去!:說着那個高個子帶頭走了。

“大家都敞開喝!那三個二愣子買單……”

“老野,你這也太……”老牛剛想埋怨我幾句。

“閉嘴!”

“怎麼了?!長能耐了是吧?你在這裏打架,王浩臣能不幫你嗎?你倒是爽了,他要是幫你,人家以後的生意還做不做了?他有家有口的能玩的起嗎?!”我對着老牛發火道,雲月看我發火,忙拉着我搖頭。 ?

“老野,我……我當時也沒想這麼多……”老牛被我這麼一說也反應了過來,老牛和我從小一起長大,我這脾氣他比誰都瞭解。.

“行了,吃飯吧。”這時我火氣也消了一大半。

本來我們三人‘挺’好的心情,被這羣小‘混’‘混’‘弄’的一團糟,勉強的吃了點後,就準備結賬走人。

就在這個時候,那羣小‘混’‘混’那邊突然傳出了一陣陣的口哨聲,我擡頭看了過去,原來一個穿着‘性’感時髦的‘女’孩路過這裏,她那穿着我簡直不能直視,雖然身材不錯,但是實在是有些時髦過頭了,太暴‘露’了……

上衣領子大開,短‘褲’短的能看到半個屁股。

我當時只是搖了搖頭,暗歎現在的‘女’孩無可救‘藥’。

“喂,小妞一個人啊?”

“要不陪哥幾個喝幾杯?”那羣小‘混’‘混’的從飯桌上走了過去,把那個‘女’孩給圍到了中間。

“老野,管不管?”老牛問我道。

“管個兔子!她穿成那熊樣,自找的!”說着我把錢遞給了王浩臣,當然還有那羣小‘混’‘混’的那一份。

王浩臣怎麼說都不要,我沒辦法只好留下我們那桌的錢。

剛要走人,雲月卻一把拉住了我,在我手裏裏寫道:

“我感覺那個‘女’孩不像是個活人。”雲月看着那個被那羣小‘混’‘混’圍住的‘女’孩。

我感覺到雲月的話後,忙往那邊望了過去,從縫隙裏我看到在裏面的‘女’孩,只見她的臉雖然悄人,但是表情僵硬,被這幾個小‘混’‘混’圍住後,似乎沒有普通‘女’孩的慌‘亂’和不安。

我看到這裏心裏知道這個‘女’孩肯定有問題,我忙聚氣,仔細看去,果然,我在她的身上看不到任何顏‘色’的氣,也就是說,這個‘女’人是個死人。

“老牛,先別急着走。”我把準備調頭要走的老牛叫住。

“怎麼了?”老牛問道。

“你把氣聚到雙眼,然後看那個‘女’孩。”我指着那個被小‘混’‘混’圍在中間的‘女’孩對老牛說道。

老牛聽了我的話後,忙聚氣望了過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