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一會兒騰空,一會落地,不停的戰鬥。身影快到了不可思議,讓冷麵虎幾人看的心曠神怡。畢竟他們還沒有辦法騰空飛行,只有等到俊俠境界才能自由的飛行。現在只能幹巴巴的羨慕和嫉妒了。

雪白的菜刀雖然刀芒很長但是本體還是和正常的菜刀一樣大小。因此,對付起來還是需要很高的準頭的,不像土匪這樣的人,目標很大。

「你給我下來吧!」土匪老大臉色鐵青,雙眼布滿了血色,甚至可以看到他雙眸射出的火焰,氣的五臟六腑都在燃燒。竟然被一把破菜刀欺負到這種地步,實在是又傷自尊,讓他無地自容了。

血紅色的長刀,血芒衝天而起。刀對刀,芒對芒,烙印橫空,席捲這片天地,狂風怒卷,颳得地面上的亂石堆都飛了起來。

他的身後竟然有六座燃界同時燃燒了起來,組成了一個奇怪的陣圖,要強行的拿下這把奇怪的菜刀。

「平底鍋在手,天下我有!」一鳴在遠處暗自的喃喃道。

「轟!」

強大的烙印騰空而出,像是密密麻麻的遮天大網。平底鍋出現了,直接出現在了一下子就拍在了土匪頭子的上面。

「砰!」

土匪頭子直接從半空中墜落了下去,將地面砸出來了一個人形大洞。煙塵四起,狼煙滾滾。

「我~靠!那是什麼東西呀?竟然這麼厲害!」胖豬吃驚的張大了嘴巴,驚異的看著半空中和那把菜刀立在一起的平底鍋。

怎麼又來了一把平底鍋呀?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呀?老天,誰能給我一個解釋呀?

他們幾個全都懵了,不知道到底是誰這麼奇葩,躲在暗處來幫自己竟然能這麼有趣。又是菜刀,又是平底鍋的,難道這是要做一份美味佳肴嘛?

「是誰?是誰?給老子出來?」土匪老大火冒三丈的從地面的大洞中爬了出來,舉目四望沒有看到任何人的身影,大怒道。

「砰!」平底鍋再次閃電般的落了下來,果斷的砸在了土匪頭子的頭上。

「啾!」他慘叫了一聲,再次從半空中墜落了下來。再次不偏不倚的落在了地面上那個人形大洞中。狼煙四起,塵土飛揚。

「我殺了你!!」土匪頭子這回算是氣壞了,頭上都冒起了火焰,從大洞中再次沖了出來,仰天咆哮,恨不得發狂,要殺遍天下。

不過,不幸的事情再次突兀的發生了。他這句話才落音,只感覺到頭上又是一陣疼痛,緊接著自己的身體就不受控制的墜落了下去。

「老天!難道這就是做壞事的懲罰嘛?這也太可憐了吧!」子均臉色依舊有些慘白,心悸的看著這個不停的衝出來,可是不停的被平底鍋拍下來的一幕,膽顫心驚。(未完待續。。)

ps:朋友們!燃界已經堅持這麼久了,在給力支持一下吧。需要大家的鼎力支持呀!推薦票天天有,就投一張吧! 「轟!」

狂暴的氣勢爆發了,一股驚天地動的力量從地下傳來。火焰四射,神芒衝天,大地都在不停的顫抖,最後,地面從人性大洞那裡開始向著四周裂開、蔓延。

「小心!快退!」幾人大喊你了一聲全都驚慌失措的向著四周散去,只是幾個呼吸的時間,他們竟然逃出了百米開外。

剛退走,他們就看到身後傳來了滅世的氣息。

火焰滔天,神芒衝上九天,風捲雲動,讓蒼穹都在顫抖。一股衝天的火焰,像是蘑菇雲一樣升了起來,竟然直衝九天雲霄,遮天蔽日。

炙熱的熱浪向著四周散去,沿著地面像是海嘯一般席捲方圓數百米,掀起地面上的一切。石堆、塵土全都風揚起來。

「嘩啦!」

地面開始塌陷了,密密麻麻的裂縫粉碎了這一片的大地,讓地面都開始塌陷了。無盡的火焰從地面之下竄了出來,暗紅色的火焰像是從地獄中竄出來的地獄火。

「你給我去死!竟然敢侮辱我,納命來吧!」一聲歇斯底里的怒吼從地底傳了出來,震動蒼穹讓大地都在顫抖,夾雜著焚滅萬物的火焰,竟然像是一尊火焰之神在滅世。

「轟!」

火海之中,一個全身冒著熊熊火焰的人影走了出來。手中還拎著一把血紅色的長刀,火焰森森,殺氣凌然。



六座燃燒著銀灰色和青色的燃界同時燃燒,組成了一個圓形的圓環圍繞在他的身後,像是璀璨的神環。

「我不管你的背後是誰。就算是天王老子來了,你依舊要死!」土匪頭子仰天咆哮。怒髮衝冠,他身為土匪的老大。何曾被人這樣的輕視和挑釁過。

現在他的頭上還在劇痛,都不敢動手摸一摸,上面竟然有五六個紅彤彤的大包。全都是剛才被平底鍋給拍出來的。

堂堂一名俊俠級別的強者,就算是在一般的大教中都算是一個強者了,何曾被人這樣蔑視過。這嚴重的傷了他的尊嚴,士可殺不可辱。為了自己的顏面,他要拚命了。

「嘿嘿……你以為自己是誰呀?不要說是天王老子,就算是我的兵器你都沒有辦法戰勝。還是順應天意,直接束手就擒吧!」一鳴傳音。藐視的說道,根本就沒有把這個俊俠一重天的強者放在眼裡。


雖然說如果不依靠靈王兵的話,一鳴的真身和對方征戰說不定會隕落。但是駕馭兩把靈王兵來的話,根本就不是事兒。

「鏗鏘!」

兩件靈王兵雪白的菜刀和鋥光瓦亮的平底鍋磕碰了幾下,像是痞子一樣的沖了過來。直接開始了群戰,一點都沒有高手之間的自尊。讓一鳴來說就是:高手自尊是什麼?我不知道!

「轟!」

真正的戰鬥爆發了,雖然菜刀和平底鍋是兩件靈王兵,但是畢竟不是由真正的靈王駕馭的,只是一鳴這個元俠兩重天的小俠客駕馭的。所以不能發揮真正的戰力。不可能摧枯拉朽的立斬對方。

「我縱橫方圓幾千里,還沒有人敢小瞧我。今天你竟然這麼藐視我,就算是神來了也就不了你!」土匪頭子大吼著,雙手持刀。燃燒著熊熊的火焰,在火海中縱橫,真的像是一尊下界的火神。來滅世一樣。

吞吐著赤紅色火焰刀芒的血紅色長刀裂空,揮舞不斷。漫天的刀芒衝天。在四周不停的飛舞,席捲方圓數百米。

大地在顫抖。地面崩裂。一個俊俠發狂了,這堅硬的地面都不能承受,不斷的被刀芒崩裂,不斷的塌陷了下去,被火海吞噬了。

雪白的菜刀震動著一道道的烙印,這是靈王刻畫的陣紋,不斷的出現,籠罩十丈天空,要定住這裡的一切。漫天的火海都不能近身,不能傷它分毫。

平底鍋像是遮天的大旗,震動無數的道紋,每一道都是鋒利的天刀,割破一切的蒼穹,甚至能開天闢地。

兩把兵器一上一下,聯手進攻土匪頭頭。忙的不亦樂乎,擁有著絕世的神威。


「鏗鏘!」

金屬的碰撞聲不停的響起,震得人們耳膜生疼。強大的衝擊力量,將熊熊燃燒的火焰都劈開了一道空地。任何的火焰都不能接近他們。

「難道這就是俊俠級別的力量嘛?也太驚人了,和元俠五重天相比,簡直是一個天上一個地下!」冷麵虎心驚,看著遠處的戰鬥,他們幾個全都心驚膽顫的。他們都是元俠五重天的強者,還有一步就進入俊俠之境了。現在看到一個俊俠境界的強者拚命,讓他們以後的道路明悟了不少。

「但是那兩件兵器的主人更加的強大,不然怎麼可能只憑藉兩件兵器和土匪頭頭對抗!」胖豬吃驚的張大了嘴巴,看著天空中的戰鬥,充滿了希冀。每一個男人都嚮往著無盡的力量和權利,永無止境的嚮往。

子均抱著雪兒,她到現在還沒有醒來。道:「不知道背後的人到底是誰?他到底為什麼要幫我們?難道也是……「

「你是說他也是來搶奪青銅箱子的!」胖豬抱著青銅箱子,突然吃驚的道。除了這,他實在是想不出,到底是什麼能吸引一個這麼強大的強者為他們出手了。救他們?笑話,他們自己都不會相信。

子均點了點頭,嚴肅的道:「不錯!我猜想也是這樣。為了安全起見,我們還是趁著他們打得難分難解,趕快溜走吧。」

冷麵虎點頭,看著半空中已經戰鬥到了白熱化,果斷的道:「不錯!我看事不宜遲,現在就走!」

幾人點頭,帶著雪兒和青銅箱子直接果斷的向著遠處逃走了。

「哪裡走?」土匪頭子大叫,他可是為了青銅箱子而來的。損失了這麼多的兄弟,可不希望什麼都沒有得到。大叫了一聲。就要衝過去攔著冷麵虎他們。

「錚!」

一道雪白色的刀芒橫空而來,直接切斷了他的去路。再次戰鬥到了一起。一鳴本來就是為了救援冷麵虎等人,現在當然不會讓這個土匪去追趕他們了。

刷刷幾刀。直接擋住了土匪。冷笑道:「哼哼!今天你必定隕落在這裡,還是乖乖的順應上蒼的意志,束手就擒吧!」

「你以為自己是誰,面都不敢漏。還想代表上天,去死吧!」土匪頭子氣的快要發瘋了,讓我順應天意,難道讓我自殺不成。氣的火冒三丈,七竅生煙的。

更加激烈的大戰爆發了,石破天驚。這片早就支離破碎的地面再也承受不住了,終於在轟隆一聲巨響之下,猛然的崩塌了。

「嗡……」

刀氣橫空,閃動九天雲霄。雪白色的菜刀終於動用了強大的力量,上面鑲刻著的一枚枚雪白色的小符文全都冒了出來,環繞在菜刀的表面,爆發出了無與倫比,驚天動地的力量。

「咣咣!」

平底鍋也在蕩漾著道道的烙印,這是靈王烙印。比元俠和俊俠強大太多了。只是剛剛出現,就直接定住了整片蒼穹,這片火海都彷彿定住了,空間都不在存在。時間都不在流動,直接靜止了。

驚天動地的光芒道紋全都蕩漾開來了,像是湖面上的漣漪。不斷的蕩漾,直接捲動了九天雲霄。摧枯拉朽,毀滅一切的力量。

「給我開!」俊俠一重天的土匪仰天撕裂的大吼。他倍受壓力,被靈王級別的氣勢壓迫的動不了了。

但是他必定是真真實實的俊俠強者,身後的六座燃界同時轉動。一道道映像出現了,蕩漾出道道的烙印,竟然直接撐開了禁錮的空間。

可是,他還沒有來得及動手。平底鍋就攜帶著強大的毀滅力量直接將他籠罩在內了。平底鍋瞬間放大了幾十倍,像是一個大缸,將他直接籠罩在內了。

熊熊的火焰也被吸收了進去,只能從裡面聽到陣陣的慘絕人寰的吼叫。

一鳴的真身瞬間就飛到了戰場的上空,看著平底鍋裡面不斷掙扎的土匪頭子,搖了搖頭,道:「好了,不會殺你的。廢了你的修為,就放過你吧!」

他是醫生,所以不到了危急關頭不想置別人於死地。用平底鍋壓制著土匪的力量,他直接廢除了對方的三處丹田,廢掉了他所有的修為力量。這一輩子只能成為普通人了。

「出去吧,好好的改邪歸正,下次在遇到就沒有這麼好的運氣了!」一鳴將土匪從平底鍋中甩了出來,然後就收了兩件兵器,直接踏空而去了。

「靈……靈王!」這個土匪老大本來還是有些無邊的恨意在心的,可是當他看到一鳴直接騰空而去的時候,已經徹底的被驚呆了。

因為他能感受到剛才禁錮自己的兩件兵器有多麼的強大,那不是俊俠級別能施展出來的力量,要超越很多倍的。

既然超越了俊俠境界,那麼只有是靈王了。

「竟然出現了這麼小的靈王強者!如果傳出去絕對會震驚天下!」他心驚膽顫,好在沒有真正的熱鬧這位少年靈王,不然自己就是貓擁有九條命,也不可能活下來了。

一鳴當然不會想到自己竟然會被誤認為一尊少年靈王。他現在騰雲駕霧,半個時辰不到,就來到了西北方位的一個大城池。

「果然有一座大城池,看來他們四個說的就是這座城池了!」一鳴暗道,然後就選擇城池外面三裡外的地面上降落了下來。

看著人來人往從城門樓下川流不息的人群,一鳴暗道:「沒想到這座城池還挺繁華的嘛。」

他抬腿向著城池走去,道路上不停的有各種各樣的馬車穿流。看起來都是來頭不小的人家,不是大官貴族,就是豪強。

來到城門之下,他才看到上面下著幾個大字——風雪城。

然後,果斷的就走了進去。不知道在這座城池裡面,會發生什麼樣的事情。(未完待續。。) 風雪城是一個很大的城池是方圓幾百里之內,最大的一座城池了。當初發生獸潮的時候,玄獸大軍差一點就攻克了這裡。好在秦國的大軍及時趕到,不然這裡現在不可能再有這麼多的人絡繹不絕的來來往往了。

一輛輛華麗尊貴的馬車從外向著城中駛去,很少有出去的,大部分都是進來的。

進入城池之後,一鳴才發現更是人滿為患,人挨人,人擠人的。擠擠攘攘、推推囔囔的,好不熱鬧。

這是一條繁華的街道,店鋪淋漓相接,商品琳琅滿目,讓人挑花了眼,應接不暇的。街道上人滿為患,挑著擔子四處賣胭脂水粉走街串巷的商販。還有擺著攤大聲叫賣的店家。


喧喧鬧鬧,熱鬧非凡,一鳴還從來沒有見到過這麼熱鬧的城池呢。感覺到異常的熱鬧,歡喜的不得了。

「咦!前面好像更加的熱鬧,不知道發生什麼事兒了。不管了,先過去看看吧!」一鳴看著前方擠滿了人,好奇的自語道。然後就開始在人群中擠了過去,認真的很多,推推嚷嚷的,如果不是他俠客,這麼小的身體還真的不好擠過去。

「咣咣!」還沒有擠過人群,他就聽到人群中傳來敲鑼打鼓的聲音。

等他擠過人群之後,才發現,原來人們全都圍成了一個大圈,裡面有幾個十分壯實的青年正在表演。

其中一個**著上身的魁梧壯漢,抱拳對著四周的人群喊道:「在家靠父母,出門靠朋友。在下和幾位朋友路過貴寶地。在這裡給大家露一手。有錢的捧個錢場,沒錢的捧個人場!」

「哦……」

人群中爆發了驚天動地的叫好聲和鼓掌聲。全都熱烈的鼓掌。

接著,場中央的幾個青年男子就開始了表演。只看到**著上身的壯漢手持一桿長槍。在那裡刷刷的耍開了。竟然也是一個會一點武術的人,看的在場的人群不停的叫好,翻騰。

耍了一陣,青年壯漢才停下來,對著眾人行禮,道:「多謝各位捧場,還請各位能闊手施捨一點小費!」

接著,一個人拿著一個盤子就開始圍繞著人群開始收錢了。一鳴沒有見過這些,在英俠鎮的時候。並沒有見過這樣的人。等到來到他身邊的時候,一鳴很大方的拿出了一兩銀子扔了進去。然後問道:「請問你們幾個是俠客嘛?」

青年漢子看到一鳴出手這麼闊綽,是知道什麼就說什麼。道:「不是,我們就是一般的藝人,可不是傳說中那種上天入地、神通廣大的俠客!這位少爺你認錯人了!」

說完,他就捧著盤子向著其他人走了過去。

「難道玄術都是從這些平凡的武術中進化出來的嘛?看來這些普通的武者也擁有著很古樸的力量!」一鳴想著,就再次擠進了人群中,向著其他的地方擠去了。

已經夕陽落山了,他還不知道要住在什麼地方。滿大街的尋找藍月燃在他出來之前告訴他的一個神秘的地方。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