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不安在加劇。

天上的許辰注視良久后,聲音傳出:「不用驚慌,這是業火。」

「業火?」

無數人抬頭,露出疑惑。

「從我來到孔雀城開始,我便將這紅線業火灑遍了全城。」許辰平靜開口:「這紅線業火可以吞噬掉你們的罪孽,洗褪掉你們的因果。」

聲音落下眾人更加驚疑。

「洗褪因果?什麼,什麼意思?」

「聖子您可是在幫我們?」

眾人出聲。

許辰點頭道:「算是幫你們吧,三年來紅蓮已經差不多除去了你們過往的罪孽,以業火吸收了你們的因果,當紅蓮停止轉動,收回這根紅線的時候,你們就能因為罪孽的消散而飛升解脫,離開這枷鎖之地。」

唰!

全場瞬間嘩然。

什麼意思?許辰一直在幫他們,而且現在已經到了最後關頭,他們,馬上,就能……離開這枷鎖之地了?!還是所有人?!

「這,怎麼可能?!」

「聖子您所言可是當真?!您真的消除了我們的罪孽,讓我們能夠得以飛升?!」

所有人都是不可置信的開口。

許辰點頭:「不錯,你們都能得到解脫,離開這枷鎖之地,前往外界自有的天地。」

大婚晚成之前妻來襲 「這,這!」

「聖子厚恩!功德無量!」

「感謝聖子厚恩!」

無數人頓時激動的跪伏在了地上。

任何一個枷鎖之地中的人,心中最大的願望、期盼就是脫離枷鎖,離開這封印之地,得到飛升,前往真正廣袤、自有的世界!

這是寧可身死也想要完成的夙願!

但這太難了,每個人只有奢望,從不曾真正的敢要擁有過,而且能夠得到這種機會的人實在難得,常人根本不可能想象。

而今天突如其來的,這種莫大的幸運就降臨到了每一個人頭上,許辰這恩澤造福所有人!讓全城飛升!

這是多不可思議的事?

而蘭家的人此刻幡然醒悟,大喜過望!

「蘭某攜所有蘭家之人跪謝聖子的大恩大德!」

蘭家至尊噗通跪在地上,他的激動和感激幾乎到了感激涕零的地步。

他們此刻終於明白,許辰之前讓人搬遷的事,並不是刻意針對他蘭家,而是真的釋懷了他蘭家。

那些搬遷離去的十大家族,才是真正得到了懲罰,而且是得到了枷鎖之人心中最慘痛的懲罰。

讓他們無緣飛升,無緣解脫,這幾乎就是宣判了他們的死刑,那些人,世世代代都將停留在枷鎖之地內,永生沒有飛升的可能!

到此,蘭家至尊也終於覺得當初自己驅逐了子孫,保全了整個蘭家的舉措是無比正確的。

如果當初不那般果決,現在蘭家一族恐怕也和那十大家族一樣錯過這次的飛升,被摒棄在外,永不得解脫。

「跪謝聖子大恩大德!」

所有蘭家的人此刻都跪拜在地上,齊齊吶喊。

「跪謝聖子大恩大德!」

城中其他的人也跟著吶喊,感激無盡。

「跪謝聖子大恩大德!」

聲音越來越大,響徹全城,浩蕩天地間。

「唰!」

天空之上,業火紅蓮的光芒驟然一暗,緊接著又突然熾盛。

「嗖嗖嗖!」

無數道光芒衝天而起。

只見城內一個又一個人頭頂上的血色紅線衝天而起,被抽離回歸到了業火紅蓮之中。

在這一刻,頓時有人感覺自己全身心、從內而外的發生了變化,與實力無關,與修為感悟無關,只與人生有關,彷彿在這身上褪去了一層束縛和捆綁,那種崩脫了枷鎖的感覺,油然而生。 業火紅線崩斷。

孔雀城上空驟然出現了一個又一個漆黑的圓洞,對照城內每一個人,彷彿是天空給他們開了一扇門。

「這是什麼?」

眾人驚疑。

許辰抬頭看了一眼天空,感受到黑洞外面的洪荒氣息他開口道:「洪荒通道,走出去你們就能得到自由、離開枷鎖之地。」

「這,當真?!」

有人欣喜中飛身而起,到了黑洞邊緣后試探性的踏出一步,頓時有迎面而來的洪荒氣息撲面,除此之外還有不同於枷鎖之地的天地規則,這些氣息無不告訴著眾人,這的的確確就是通向自由的通道。

「感謝聖子大恩,小人再次跪謝聖子大恩!」

飛到天空中的人在通道面前停下,又看向許辰,在半空朝著許辰恭謙的一個跪拜之後,起身興奮的踏入了通道之中。

「洪荒大地,我出來了!」

他的聲音隱約從通道後面傳進來,惹得孔雀城內眾人徹底沸騰,一個又一個的人衝天而起,朝著天上的漆黑通道飛去。

與此同時這些漆黑的通道越來越大,無數個通道漸漸融合,匯聚成一個能夠籠罩全場的漆黑空間。

這異象籠罩萬里,在極遠的地方就能看到,看上去就彷彿天空上出現了一個漏洞,極為驚人,也駭人聽聞。

同時在這巨大的黑洞之中也散發出一股濃郁的洪荒氣息,是有別於枷鎖之地外的天地氣息,擴散在整個枷鎖之地世界內。

「這些是什麼?」

遠在其他城池的人看到這一幕,心中驚訝,這種洪荒氣息讓他們驚疑不定。

「那是孔雀城的方向,那裡發生了什麼?」

八方城池皆是震動。

傾世神醫:殿下,寵妻要剋制 諸多強者趕往孔雀城方向。

孔雀城之中,一個接著一個的人飛進了通道之中。

很快就看到鋪天蓋地的人蜂擁而上,統統踏入,然後走出了枷鎖之地。

在孔雀城外不遠的人聽聞到動靜與異象,驚疑不定中得到駭人消息。

「孔雀城正在全城飛升,所有孔雀城的人都脫離了枷鎖,到達了外界自由的天地!」

「孔雀城全城飛升,這怎麼可能!」

「不管如何,進去看看!」

有人飛身而起,沖向孔雀城想要跟著城內的人一起離開,但等他們靠近孔雀城的黑洞範圍后,立刻感受到了莫大的阻力,就彷彿有無形的屏障在擋著他們,無法寸進。

「嗡!」

一個又一個城外的人被無形屏障攔在了半空,不能踏足孔雀城半步。

「這是什麼,為什麼我們不能靠近?!」

城外的人焦急叫喊,看著城內的人一個接著一個,一片一片的離開,而他們想要跟上去卻無法進入,似乎錯失了這次機會,這讓他們徹底慌了神。

「這是屬於孔雀城的機緣,城外之人無緣靠近。」

許辰聲音在天地間傳開,讓城外的人徹底絕望,孔雀城的機緣,孔雀城怎麼會有這麼好的事,為什麼他們不是孔雀城的人。

城內人群浩蕩,一個一個的人衝上了天,源源不斷的人飛出了枷鎖之地。

這種飛升持續了足足一天之久,城內將近數百萬的人全部離去。

等到晚上時分,整個孔雀城,徹底變成了一個空城,除了許辰之外,再沒有任何一個人,空空蕩蕩。

「走了,都走了,孔雀城的人竟然真的全都飛升了!」

就在城外眼睜睜看著這一切的人皆是垂首頓足,那麼多的人全部都飛升了,他們卻只能看著……

很快這一個消息席捲整個枷鎖之地。

一個又一個城池皆是沸騰。

「第一大城孔雀城,全城飛升。」

「此刻的孔雀城已經變成了一個空城。」

「這是一次天大的機緣,可惜我們完全錯過了。」

無數人嘆息。

在孔雀城的鄰城,原本從孔雀城內被許辰要求搬遷離去的十大家族,得到消息后皆是瞪眼。

「孔雀城全城飛升?」

「第四聖子的恩澤?我們之前被第四聖子驅逐……」

「真正懲罰的深意原來在這裡!」

十大家族皆是變了神色,無盡懊悔衝上心頭。

他們本是孔雀城的人,這一場飛升他們本來也有機會,但他們被許辰驅逐,卻是完全失去了脫離枷鎖的機會……

「怎麼會這樣!」

十大家族深趕懊悔,連夜趕回孔雀城,當他們回去之後看到的只有滿城的空寂,空空蕩蕩,已是一個人都沒有。

他們懊悔之中。

很快又有消息傳出。

「飛升之舉乃是第四聖子的恩澤,聖子已經離開孔雀城,前往下一座城,準備再造恩澤!」

消息傳出引起無數人追捧,數不清的人在追尋許辰的蹤跡,但許辰就如同消失了一樣,徹底失去了音訊。

……

枷鎖之地動蕩之中,許辰如一個常人般混跡在人群之中,靜默的到達了第二座城。

無聲無息將業火紅蓮放置在城池上空,沉默等待。

四年之後。

第二座城爆發飛升異象。

城內引動風波,被幸運砸在頭頂的感覺傳遍每個人心頭。

隨後一場動蕩再次席捲整個枷鎖之地。

第二個城池之中的人全部飛升!

「松城全城飛升!聖子的繼上次恩澤之後第二次恩澤,僅隔著四年!」

「什麼意思,難不成四年就能有一座城全部飛升?我們會不會有這個機會?!」

「第四聖子現在到了哪裡?!」

眾人有所醒悟。

全城飛升之舉,並不是局限與一城的恩澤,而是造福整個枷鎖之地的天大恩澤。

枷鎖之地徹底陷入了沸騰和激動之中。

許辰前往下一個城。

與此同時。

在空寂了四五年的孔雀城之中,一處密室內,孔雀聖子緩緩走出,看著空空蕩蕩的城池他露出驚訝之色。

「怎麼會變成空城。」

孔雀聖子眉頭皺起,身形一動到了鄰城,不需要他可以打探,關於全城飛升的議論就鑽進了他的耳朵里。

「全城飛升,第四聖子,這麼說那個叫許辰的小師弟也來了……」

孔雀聖子的神色微微變幻,轉而露出似有若無的笑容:「有趣,四年便能讓一座城全部飛升,這個小師弟有些本事啊……是因為業火紅蓮嗎?」

……

(到了新地方,一整天都在外出,抽空寫了一章到最後電腦沒電了,緊趕慢趕才回到住的地方,最近可能欠下大家一些章節,都記賬吧,以後補上……) 從外界來的消息早已經傳給了孔雀聖子,他知道許辰身上很多的事情,包括擁有番天印和業火紅蓮兩個先天至寶的消息,這也是他最看中的消息。

「擁有兩件先天至寶,小師弟,你真是一個送寶童子。」

重生校園:天后攻略 孔雀聖子的左手間閃過一縷七彩神光,這光芒神異玄奇,有著莫測的氣息。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