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都很喜歡秦暮暮。一個是把她當成秦暮暮在喜歡,另一個是知曉她不是秦暮暮,正在等待機會戳穿她。

這兩個和秦暮暮關係最大的人,一時間成為了李雙希最頭疼的存在。更不要說,九皇子現在居然還展露了「狡猾」的一面。

今天,他可以在這裡這樣攔截她。明天,他甚至有可能直接到這裡來找她。後天……說不定就敢直接找皇上求娶了自己。說來,九皇子要她去見太后,估計也是打得這個主意吧……

「暮暮姑娘,暮暮姑娘……」

正當李雙希煩惱的時候,一個聲音傳來了過來。李雙希現在一聽便知,那是張嬤嬤又來找她了。如果張嬤嬤來找她,必定是皇上又有事情找她了。

「張嬤嬤,是不是皇上又要傳召我?」李雙希趕緊從床上坐了起來,「又或是皇上又要我做菜了?」

「暮暮姑娘,你不必緊張。要是覺得床上舒服,就待在上面不要下來了。我不是來傳你的,你也不必緊張。」

居然猜錯了?不過也好,李雙希自己是真的想要多休息一下。

也就是……多懶一下。

「那嬤嬤是?」

既然都不是她所猜的那樣,那麼又是為什麼呢? 穿書後她成了惡毒女配 總不能說,張嬤嬤自己覺著無聊,所以來看看她吧。

嗯……這個也不能說就完全沒有可能啊……

「姑娘這幾天就好好休養在這小院里。哪裡都不要去了。」

「為什麼?」

難不成,寧貴妃去告她的狀,然後皇上為了安撫寧貴妃,就要罰她禁足吧……

不過,對於李雙希自己而言,禁足對她根本是在休假,是她很期待很期待的一件事情了。

「過幾天,你便知道了。總之,這幾天你要好好休息。要不然之後就沒有休息了。」

之後就沒有休息了……這話聽得李雙希心裡大驚……卻也想不出什麼可能。畢竟她在宮裡待得時日太短了。

但李雙希認為,就算自己什麼都不懂,她不能就這樣把選擇權交給別人。而且張嬤嬤說完了還不走,難道是在等她暗示些什麼嗎?

「嬤嬤,嬤嬤……」李雙希趕緊從床上下來了,「你便告訴暮暮實情吧……」

李雙希從袖子里拿出些散碎的銀子。

「姑娘這是作甚?」

「我和嬤嬤那是講心不講金的。但我怎麼說也得孝敬您點啊。」李雙希把銀子塞進了張嬤嬤手裡,「暮暮身上也就這些東西了。要不然您到我那盒子隨便挑挑?」

張嬤嬤輕笑了一聲,這姑娘實在還是有點嫩了。哪有人這樣給你塞錢的。不過,她能想到這裡,倒也不錯。畢竟,對秦暮暮的要求也不能太高了。

她進宮以前也無非是養在深閨里的大小姐罷了。平日哪裡做過這等求人的事情。只不過……這銀子也太少了……

好在張嬤嬤不是想貪多少銀子,她就是想看看,秦暮暮的敏覺性。

「姑娘真是拿我取樂。」張嬤嬤把銀子又交回了李雙希的手裡,「姑娘都說了,我們二人啊,是講心不講金的。」

張嬤嬤碰碰李雙希的手,示意她去把門關起來。李雙希一瞧,這是準備要給她講秘密了啊。真是太好了……

而且她還省了一筆呢。李雙希又把銀子拿了回去,然後迅速去關了窗戶。

「暮暮已經關好。」李雙希給張嬤嬤滿上了一壺茶,「您可以開始了。」

「姑娘未入宮前,可曾知道皇上最大的愛好是什麼?」

皇上最大的愛好,這個李雙希是真的不知。她之前一直都在為落選做準備,根本沒有考慮過那麼多。也沒有人告訴她這些東西。如果她一開始就是被送入宮,選秀爭寵,她就有可能真的知道了。

「說來慚愧啊。」李雙希裝作一副愧疚的樣子,「暮暮一直久在病中,所以那段日子總是困在深宅之中,不得自由出入。所以暮暮那時連人都很少見。」、

「嗯,我明白了。」

張嬤嬤聽這些話就明白了。這姑娘就沒做多少準備。不做準備,變故就會很多很多……

「那我便直說了。」張嬤嬤附耳在李雙希的旁邊,「皇上馬上要南遊?」

「微服私訪?」

「是的。」

李雙希聽到這裡不免興奮起來,真的太好了……她可以跟著一起去嗎?

「那嬤嬤將此事告訴暮暮,是暮暮也有機會一同前去嗎?」

如果是這樣,那就真的太好了。可以有機會出宮,而且還能遊玩。再說跟皇上在一起,一定有更多好東西等著她去見識。不知道是不是真的這樣呢?

「往年啊,都是我陪著皇上去。」張嬤嬤端起茶杯,「不過今年,我想舉薦你陪同。」

「嬤嬤為何要將這機會讓給我?」

張嬤嬤為什麼不去呢?她是皇上的老人,皇上應該喜歡帶著自己熟悉的人出去的。再說,張嬤嬤不去便罷了。為何還要舉薦她呢?

「姑娘只需告訴我,想不想去吧。」

「暮暮自然是想的。」

「若想,那你便去。其他的事情,你不必管。」

若想,便去。這四個字給了李雙希更多的遐想。

「那暮暮便謝過嬤嬤了。」

只是張嬤嬤到底在求取什麼呢? 推薦【黯然*新作】賭神之戰,大亨之爭,操縱豪賭人生,盡在《賭神傳說》……鬱天神,看你的了,章節和vip也掛上這段,ok?

陸其順非常舒服的依靠在沙發上,饒有興趣的等待山貓隊的貓王誕生,乘着nba總裁大衛。斯特恩故作神祕、釣人味口的空隙,他伸手將放在茶機上的茶懷端到身前,正準備抿兩口先苦後甘的鐵觀音茶時,卻聽見大衛。斯特恩終將貓王的大名說出,讓我們以最熱烈的掌聲歡迎山貓隊的貓王,來自於~~~~:

“中國的大學生球員,身高五點九英尺的張若寒先生!”

“啪嗒!”

陸其順的嘴脣還沒有碰到茶邊的邊沿,便已因爲從電視機內輕輕傳出,在他耳中卻宛如轟雷般巨響的一句話,而驚嚇到端着茶懷的右手猛然一軟,茶懷當空落下,砸在陸其順的褲子上飛濺起幾團茶水後,順式彈落在大理石的地板上,不住的向前翻滾着。

“老陸,怎麼了?”並不瞭解內情的胡加石,驚見陸其順非常失態的樣子,急切的詢問道,卻非常異外的發現陸期順對此渾然不覺,宛如一尊雕像般,一動不動的緊緊的盯着電視機屏幕上,那個從半立於座位上的拉蒙德身邊,緩緩

站起的不算高大,不算強壯,但卻星目中若有電芒閃射的傲然身影。

張若寒聽到自己的名字從大衛斯特。基斯待恩的口中緩緩道出,不禁面帶微笑的直起身,在全場觀衆以及所有參選球員們滿臉不敢置信的目光中,在拉蒙德顫抖心碎扔目光中,在電視機前認出張若寒是誰的中國大學生球迷們極度狂熱的目光中,深深一吻江娜的額頭,轉過身邁開穩健的步伐,踏上麥迪遜花園廣場劇院內鋪滿紅地毯的星光大道,緩緩的向同樣滿臉微笑的大衛。斯特恩走去,原本並不算很大的腳步聲,在此刻向死一般寂靜的麥迪遜花園廣場劇院內,竟然如此的清晰,以至於每個人的耳膜,都會隨着張若寒的腳步聲,而產生一絲輕微的搖晃。

“歡迎你來自於中國的貓王!”

大衛。特思恩非常友好的主動伸出右手,和張若寒輕輕一握後,將一頂標有夏洛特山貓隊隊徽的帽子,戴在身穿一身帥氣深黑西服的張若寒頭頂上。

這就是選秀大會上彷彿最平淡,但實際卻最讓人心潮澎湃的一幕,全世界上有多少爲籃球而瘋狂,爲籃球而癡迷的籃球運動員們,都曾在自己如今的夢裏,年少的的美夢裏,遙想着,憧影着有有朝一日,能夠被大衛。斯特思,親手帶上一頂代表着擁有進入籃球聖地nba竟技資格的,無尚光榮的球帽,

如今,張若寒已經戴上了,便說明他的美夢已成真!

說明,他已獲得向衆多吒吒風雲的nba巨星們,發起最強挑戰的資格和機會!

……

寶劍鋒17:44:54

當電視機前所有觀注着本次nba選秀的中國球迷們,爲了鏡頭上那個黑頭髮,黑眼睛,黃皮膚的大男孩,而發出瘋狂的吶喊聲,不停和身邊同是球迷的同伴熱烈擁抱時,呆坐於沙發上的陸其順,終於發現自己的大腿上已被荼水浸透,方纔回過神,即是非常興奮,又是滿臉無奈的自語道:“小怪物啊真有你的啊,你是不是每次不做點讓我,因爲過度驚訝和過度激動而把褲子打溼的事情,你就不罷休啊,呵呵!”

陸其順站起身子,想要拍打褲子上的荼水,可是剛起身後,便看到荼水早已順着單簿的褲子,淋得一鞋子和滿地都是,但陸其順的臉上卻隨着電視上的張若寒,穿着西服帶着球帽的好笑樣子,而露出非常開心的笑容,以至於開懷大笑起來,那笑聲直震得中國籃協的整個會議室,彷彿都在爲之顫抖,更震得中國籃協的副祕書長鬍加石滿頭霧水,不禁向陸期順急切的問道:“老陸,這個叫張若寒的華人你認識?”

“華人??哈哈!”陸其順聽到胡加石的問題後,笑的更大聲,然後,在胡加石非常迷惑的目光中,在沙發上緩緩做下,脫去溼溼的鞋子,隨口向胡加石說到:

“加石啊,他可不是華人,你沒仔細聽大衛。斯特恩,是怎麼說的嗎?

歡迎來自於中國的大學生球員,張若寒!!!

他便是那個曾經打敗過古加泥,卻意外受傷的中國土長土長的大學生球員中,最頂尖的那個人!”

“是他?!!我對此也略有了解,但是,不是據說他失去記憶後,而不能打

球了嗎?”胡加石雖不怎麼觀注cuba聯賽,可是對此也有所聞,不禁非常詫異的向陸其順問道。

“從我知道的消息來看確實是這樣,但是,張若寒今天卻能夠被山貓隊選中,成爲高位選中的nba新秀,真是讓我又驚又喜!如果,他還有以前那麼高超的籃球技巧和身體素質,真是太讓我期待nba的比賽快點開始,讓我看看,這名來自於我們中國的小貓王,到底可以在nba中做出什麼樣驚人的事情,會給老美們的nba裏帶起一股怎樣的亂流吧!呵呵!”

陸其順一邊無限憧憬未來,一邊笑眯眯的說道。

而在電視機前狂歡的球迷們,幾近瘋狂的大學生球迷,以及打電話,發傳真,快要忙的發瘋的中國媒體們,更在萬分的期待着,來自於我們中國的貓王,到底會在nba的比賽中,做出一些什麼樣的事情,

期待着貓動天下的時刻,在nba的比賽中,又是一番何待讓人激動的場景!

……

狂涌而出的汗水,很快便迷糊住古加泥的雙眼,無奈之下古加泥只得停下近乎瘋狂的練習,走到場邊,拿起雪白的毛巾,輕輕的擦拭自己滿臉以及滿身的汗水。

“加泥,天哪!!發生大事情了! 一胎雙寶:總裁大人請溫柔 你們中國的那名球員竟然被山貓隊高位選中,並且,被授於一個嚇死人的外號,貓王!”一亂急奔的卡依米,第一時間跑到訓練館的門口,便向着古加泥放聲大吼道。

“被高位選中了?貓王?”古加泥非常疑惑的問道,原以爲這名球員,頂多是去選秀大會過過場子,真是沒想到竟然會被選中!而且,還被加上如此嚇人的稱號,難道他真的有這麼厲害,想象去逼搶張若寒中國第一後衛的稱號嗎?

古加泥非常明白一名小個球員,身爲後衛的中國球員加入nba後,到底會引起中國國內何等程度的轟動,因此,不禁向卡依米追問道,“他看上去怎麼樣?給人一種什麼樣的感覺?”

“這個嗎,我想一下!”卡依米一邊回想着電視鏡頭裏帶着山貓隊球帽,穿着深黑色西服的人影,一邊向古加泥描述道,

“是一個看上去,其貌不揚的中國男生,沒有那種非常厲害的感覺!”卡依米略想一下,開口道。

“恩,是這樣啊,不過這樣的人,卻是更不能小看的!至少我見過的那名最厲害的中國後衛,在籃球場以外看起來非常不顯眼,沒有一點耀眼的光環,但是,一但他走上籃球場,便會從全身上下散發出一股讓人不住心驚的自信,彷彿站在眼前的不是一名個子不高的球員,而是一座威武挺拔的山鋒!”

古加泥回想起張若寒在場上場外的不同之處後,向卡依米敘述道。

“是嗎,真有這樣的球員嗎?我沒見過,不過,從那名被山貓隊選中的中國大學生球員的外表上看,好象真看不出他在球場上能夠有多麼厲害。!”卡依米仔細的向古加泥陳述着,那名被山貓隊選中的中國球員,帶給自己的感覺是什麼樣的。。

“呵,真有這樣的球員!他們不是從外表上能夠看出的!”古加泥笑着說,卻在片刻後,突然反應過到卡依米話中的一個讓他不敢相信的詞語,便非常驚訝的向卡依米詢問道:

“隊長,你剛剛說什麼,他是中國的大學生球員?!!”。

“是的,nba總裁,大衛。斯特恩親口說的,應該不會有錯。”卡依米點點頭道。

“怎麼可能?中國的大學生球員,哪個我不認識,怎會有人跑到nba參加選秀,並且,還有那個實力被選中,這根本不可能嗎?”古加泥實話實說道,cuba裏最厲害的三名球員,已經在陸其順的授意下,來到歐洲的職業籃球聯賽,學習歐洲最先進的籃球理念,怎可能還會有人去有資格去參加nba選秀,還能被選中!!

除非,除非!

古加泥心下巨驚的想到一件事情,不禁一返常態的撲到卡依米身邊,非常激動的抓着卡依米雙肩,向卡依米萬分着急的問道:

“隊長,那名中國的大學生球員,他叫什麼名字?”

“叫什麼?等一下,我想一下,是一個很別口的名字,用英語發出的聲音,應是章熱環。好象就這麼唸的。”卡依米撓撓腦門,向古加泥說道。

“章熱環??章熱環?”古加泥本能的隨着卡依米的話,在口中重複的唸了幾遍後,突然雙眼精光大作的向卡依米,顫聲道:

“是不是叫張若寒!”

“對,好象就這是個名字,你們中國人的名字,有些念起來真是繞口!”卡依米摸摸下巴,沉思一會,輕輕說道,然後擡起頭,卻發現本該在自己身前的古加泥,突然不見了?

???

“加泥,你在哪??”卡依米打量一眼空蕩蕩的訓練館後,非常納悶的轉身,向訓練館外跑去。

第一掌門夫人 而這時,古加泥卻已如一發出膛的炮彈似的,飛快的奔跑到球員休息室面前,猛然一把推開大門後,終於,全身顫抖動的,看到一個非常熟悉的身影,面帶淡淡笑容,堅立在電機視中的大衛。斯特恩身邊。

“好小子,有你的,真行啊!”

古加泥在隊友們非常不解的目光中,一個字一個字的顫聲道,當最後一個字脫口而出時,古加泥竟然發現自己的眼角,開始不受控制的溼潤起來,但是,古加泥卻願意自己的眼角,更溼一點!

因爲,就算此刻的古加泥放聲大哭起來,他也無法釋放出心中所有的喜悅!

那個讓他最感抱歉的人,讓他最感對不起的人,讓他最佩服的人,成爲他心中永遠的一個最痛點的人,竟然不可思議的從重新站起來,必且還站到了比現在的古加泥,還要高很多的舞臺上,這怎麼能不讓古加泥興奮的不能自以,激動到想要放聲大哭一場!

“張若寒!你果然是生命和籃球緊繫在一起的男人,不愧是唯一曾打敗我古加泥的人!真的讓我好期待,沉寂了大半年的你現在到底到了何等程度!竟然會被nba選中,竟然還成了貓王!想來,是非常的厲害吧!

呵呵,現在的你還能打敗我嗎?

這更讓我期待待了,期待着能夠和你再次的決戰!”

…….

整個劇院內靜靜的,靜到每個人除了聽着自己砰砰作響的心跳聲外,便是在原地滿臉不敢置信的注視着張若寒,注視着身高最多隻有一米八出頭的張若寒。雖然,電視機前的中國觀衆們,已在遲緩的攝象機鏡頭,鎖定於張若寒的身上後,爲張若寒而瘋狂到不能自以的時刻,本該爲張若寒加盟nba,而響起一片熱烈的祝賀掌聲的劇院內,卻在大衛。斯特恩的帶頭鼓掌下,只響起了幾聲零落的掌聲,竟然沒什麼人喝彩!

Wшw ✿ttκΛ n ✿¢○

大多數人實在無法想象,一名像張若寒這樣的無名小輩,要身高沒身高,要身體沒身體的中國球員,到底是憑什麼去加入nba,到底是憑什麼獲得貓王這個嚇死人的稱號!

山貓隊雖然只是一支在二零零四年加入nba的新隊,說白了只是nba三十支球隊中的一支弱旅,但它必竟是代表着籃球世界中最高水平的競技聯賽,號稱籃球聖地的nba職業籃球聯賽中的一支球隊,是有機會衝擊季後賽,有機會追逐總寇軍戒指的明日山巔!

而貓王這個嚇死人的稱號,便是山巔上最頂尖的部位!

是需要艱難的抗起所有向山貓隊發起的外來攻擊,更需要英勇的帶領山貓隊向滿是艱辛的道路終點處,那個身處千層重圍中,卻仍然露出星星餘輝的最輝煌之處,義無返顧的衝去!

而這麼艱難而又偉大的事情,是一名身高如此矮小,如此平凡的中國大男孩,能夠做到的嗎?

大多數人真是不敢相信,一點也不敢相信!並且,更有很多參選的球員,對張若寒接受貓王這個稱號,而感到本能的不屑!

他們本能的覺得,自己的實力,都要比張若寒強很多,強太多!而山貓隊,不選自己,卻選張若寒,還爲張若寒冠以原本非常偉大,現在卻可笑到極點的稱號,真是毫不理智,愚蠢到極點的舉動啊。

看來山貓隊,今年必將成爲聯盟中那支處於二十九之球隊之下,最墊底的垃圾球隊!

可惜啊!

…..

就在臺下的觀衆和球員們,或是不屑,或是眼紅的的看着張若寒的時候,張若寒也同樣的打量着他們,打量着那一張張目瞪口呆,雙眼中卻滿是妒忌目光的面孔。

在如今這個替張若寒圓了打一輩子籃球夢想的激情時刻,並替中國人掙了幾分臉,讓所有看不起張若寒的人,對張若寒不抱什麼希望的人,目睹到張若寒站上籃球世界的最高舞臺後,而驚訝到滿臉不敢置信,無法接受現實的樣子,還真是大快張若寒和某些蓄意安排如此場面的人的心啊!

帝少的心尖啞妻 呵呵,他們要得,便是這個效果!

張若寒非常溫順,略帶害羞的目光,從臺底下一雙雙或是不屑或是妒忌面孔上一掃而過後,更讓所有人心中的不屑和妒忌感覺,更加濃厚了。

身爲一名籃球運動員,卻有着這樣的目光,他還怎麼打球!

垃圾!

哎,貓王。

即使真是貓王,也只是任人宰割的家貓,寵物貓的貓王吧!

劇院內的大多數人,於心下不約而同的想道。

他們看着張若寒的眼神,是那麼的,那麼的。不屑一顧!

但是,張若寒,真是他們眼中,他們心中,那個什麼寵物貓的貓王嗎?

ps:不是小鬱不想更新,而是這章的稿子小鬱手裏沒有,今天才從起點的boss那裏拿到的,更新的晚了些,不過,全力保持第星期三章的速度,相信這樣的解禁更新速度,已經是起點裏算快的了!

點擊察看圖片鏈接: 張嬤嬤到底對李雙希有何求?

或者說張嬤嬤對秦暮暮……或是秦家有何求呢?

李雙希曾經還是被張嬤嬤親自教導過的。這宮裡的人情不能隨便應承,當時她阻止了李雙希接受那些禮物。而今天卻提出要主動的幫她。李雙希的心裡是感激的。但同時,她也感到惴惴不安。

「暮暮姑娘,我猜你應該是有事情想問的。」

李雙希這種小姑娘的心思怎麼可能藏得住呢?還是在張嬤嬤這種宮中老人的面前。

繼承兩萬億 「暮暮的確有事情想問。」

唉……自從太后回來之後,李雙希覺得自己剛剛平順一點的日子又變得崎嶇了。她做起事來,顧慮的就更多了。現在,她都不知道自己應該做什麼,又不應該做什麼了。

「那姑娘就不用這麼拘謹,想問就問。」其實張嬤嬤大概也知道她想問什麼,「或許讓我先來猜猜……你是在想,我為什麼要把這次的機會讓給你?」

是的,這就是李雙希的問題。為什麼要選擇幫助她呢?雖然張嬤嬤一開始對她就特別好,但是能把這麼重要的機會交給她。如果不是有什麼要求,那張嬤嬤就真的是太好了。

但經歷過九皇子的變化后,李雙希發現自己看人不能這麼片面。有時候,她遇見的那些人的確都很好。但是誰說好人就一定是沒有私心的呢?

好人們也有他們的私心,也有他們的所求。

「暮暮也的確是對這件事很疑惑。」

她疑惑於這件事,她想不明白,但卻一定要知道為什麼?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