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倒是把這貨給忘了!鬼知道他竟然這麼記仇!

一來一往幾個回合,秦之揚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挫敗,面對君九和凌霄的蔑視,他恍惚間覺得,自己好像真的一無是處。

帶著這樣的心情,秦之揚終於在周五這天迎來了他最期盼的體育課,不為別的,只要不在教室里待著什麼都好,而且體育課考驗的最多的就是體能,這次他一定可以掰回一局!

君九不知道秦之揚的心思,當初看到課表的時候她總覺得有些奇怪,可究竟哪裡奇怪她也說不上來,直到開始真正上體育課的時候,她看到和他們一起站在草坪上的一班學生這才反應過來。

原來是這樣,一班和九班有一堂體育課是重疊的。

集體集合點名后,體育老師叮囑了幾句安全問題就讓學生們開始自由活動。

有幾個男生一下子就興奮了,拿著籃球就能往籃球場里跑,沒過多久卻又垂頭喪氣的回來了,眼底是難掩的憤怒。

「怎麼回事兒?」君九一直關注著這邊的情況,因而第一時間發現了異常。

「是一班,說籃球場是他們先定下的,我們沒資格佔用。」 「那你們就這麼回來了?」對於一班的這種行為,君九固然很是生氣,但是她最氣的還是九班的學生對於一班這種逆來順受的態度。

「不回來又能怎樣,到時候鬧到老師那邊,最後還不是會偏幫一班?」其中一個男生也很是委屈,顯然這樣的事情已經發生過不止一次了。

「誰讓你們去找老師了?你們都還是三歲小孩嗎?」君九推了推眼鏡,掩去眼底的怒氣,直接往籃球場的方向走去,走出幾步見沒有人跟上來,一回頭就看到幾個男生還站在原地看著她,火氣更旺了三分,「還愣著幹什麼?都給我過來!」

幾人這才趕緊跟了上去,九班的其他人看到這場面也齊齊跟在他們身後。

有了前幾次的經驗,他們大多數人都知道,這次怕是又有好戲看了,跟在君九的身後准沒錯。

還沒有到籃球場,君九老遠就看到了一道熟悉的身影,腳步頓了頓,繼而走的更快了。

一班的幾人正在籃板球做著基本的運球動作熱身,不防有人如風一般掠過,將他們手中的球打得七零八落。

「你們什麼意思?」在看清楚來人之後,一班的幾人聚集在一起,高昂著頭很是傲慢的看著九班的人。

「沒什麼意思。」君九看都沒有看他們一眼,手中還漫不經心地拍擊著一個球,雲淡風輕道:「今天這籃球場我們九班要用,還請你們出去。」

「什麼?有膽子你再說一遍?」

一班帶頭的那人長著一身雄健有力的肌肉,看上去很是唬人,這要是一般人對上早就慫了,可偏偏對方是君九。

眼看著對方與自己的距離越拉越近,君九微微皺眉,眼疾手快的將手中的籃球舉起來擋在了中間,抵在了對方胸口的位置,故意放緩了語氣,一字一句、從善如流道:「請你們一班的人從籃球場上消失。」

「你他媽——」眼看著那人就要爆發,有人從身後將他拉住了,君九目光掃去,果然正是幾天不見的宋逸風。

「程浩,不然這次我們就算了吧,大家都是同學,不要鬧的太難看。」宋逸風拉住程浩,一臉憂心的模樣。

「宋逸風,你這人什麼都好,就是性子太軟,算什麼算?我們是一班,他們是九班,本來就應該是他們這些差生給我們讓道!」程浩從鼻子里發出一聲哼腔,很是不可一世,「這籃球場今天我們還就佔了,你有什麼不服就去找老師啊!」

「還真是沒斷奶的乖寶寶,什麼事情都要找老師,既然這樣我也就沒什麼好講的了,畢竟尊老愛幼的道理我們九班還是懂的。」說完這話,君九扭頭就走。

「你給我站住!」程浩怎麼也是一個血氣方剛的熱血青年,哪裡能經得住這麼刺激,脾氣一下子就上來了,紅著一雙眼吼道:「那你想要怎麼樣?」

「籃球場上,自然是籃球定輸贏。」君九預料之中的轉過身,眼含笑意的看著他,態度並不見得有多輕慢,可偏偏就是讓人覺得受到了幾分蔑視,「3v3,二十分鐘一場,一場決出勝負,你覺得怎麼樣?」

「好啊。」對方沒有半點猶豫的應了,看著君九的目光就像是在看一個將死之人,還不忘挑釁道:「只是除了你,你們班還有願意站出來的人嗎?」

君九轉過頭去,就看到場邊九班的男生都不由自主的後退了一步,只有站在最前面的兩個人分毫未動,一個是事不關已的漠然,一個是目中無人的自大。

見此她臉上的笑意更深了。

她抬手朝著兩人揮了揮,很是隨意道:「凌霄,秦之揚,你們敢不敢?」 被喊到名字的兩人齊齊愣了一下,凌霄本來也只是抱著看戲的心態來的,現在突然被點到名,又看到站在對面的一班人的臉上那種高高在上的表情,新仇舊恨一下子就涌了上來,沒怎麼猶豫就應下了。

秦之揚本來就很看不慣一班領隊那人的傲慢態度,正在氣憤怎麼有人可以比自己還要張狂,想著要怎麼教訓對方的時候就被君九叫到,又見凌霄居然比自己還快的應下了,就像是捅到了馬蜂窩一樣又氣又急,一下就竄到了君九面前叫嚷道:「開玩笑!有什麼是本少爺不敢的!你等著看本少爺的本事吧!」

看到秦之揚如此鬥志高昂的模樣,君九雖然很不想打擊,但是為防對方輕敵,還是先潑了一盆冷水。

她斜斜睨了秦之揚一眼,拍了拍他的肩膀先是點了點頭對他的勇氣表示肯定,這才醞釀著道:「對,沒什麼事情是你秦大少爺解決不了的,即使對方是國家籃球職業隊預備球員,你也一定可以!」

「對,我也一定——」秦之揚被君九難得的誇獎順的毛都要飄起來了,完全沒有細想他話語中的含義,說到一半這才反應過來,恍如晴天霹靂一般大叫出聲,「你再說一遍,對方是什麼玩意兒?」

對此,君九還沒有給出任何回答,凌霄那廝已經對秦之揚投來極其不屑的一瞥,還配合的發出了一個單音節,「呵。」

「艹!」秦之揚頓時怒了,走到凌霄面前就給了他肩膀一拳,「呵什麼呵!本少爺等下就讓你看看,什麼叫做真正的實力!」

凌霄「啪」地一下就拍開了秦之揚的手,極為嫌棄的撣了撣被他碰過的地方,冷漠的吐出了幾個字,「但願如此。」

君九好歹也在一班呆了將近一年,雖然說大部分的人該不認識還是不認識,但還是有少部分人給她留下了印象,程浩就是其中一個。

不僅僅是因為對方健壯的身材,還因為對方每次都墊底的成績,當初會被安排到一班,也是因為他這個體育特招生的身份。

三分鐘後果不其然,君九在對方的隊伍里看到了宋逸風,畢竟在這種情況下,明眼人都能看出有程浩這個王牌在,一班這場比賽就是穩贏,而宋逸風也能藉助這場比賽的勝利讓自己的名氣更加響亮。

可是怎麼辦呢,越是這樣,她可就越想贏了!

「君九,不然還是算了吧,只要你認個錯,我們就當這件事情沒有發生過。」直到賽前前一分鐘,宋逸風還跑到君九這邊嘗試著規勸。

凌霄和秦之揚並不知道他們兩人間的仇怨,還以為宋逸風是真心勸告,剛想回懟兩句就被君九攔住了。

「宋逸風,你知道自己現在像什麼嗎?」君九看著他,眼神里儘是戲謔。

「什麼?」宋逸風直覺不是什麼好話,可強裝出來的風度令他不得不問出口。

「狗仗人勢這個詞你聽過沒有?」君九的眼神漸涼,化為鋒利的寒芒直刺人心,「你現在就是仗著主人勢力的那隻貴賓狗,明明什麼都不是,卻還跑到別人面前吠得厲害,可笑又可悲!」

宋逸風的笑容再也掛不住,看著君九的眼神陰寒的可怕,他換了個角度,避開他人的視線,靠近君九的耳邊咬牙切齒道:「你別得意,既然給你台階你不下,等會兒我就讓你知道,什麼叫做悔不當初!」

「是嗎?」君九不怒反笑,退後一步勾唇一笑,眼裡卻無半分笑意道:「我等著。」

「他和你說了什麼?」

等到宋逸風離開之後,秦之揚很是好奇的走過來詢問。

「沒什麼。」君九看著他這副漫不經心的模樣不由得警告,「等會兒比賽——」

「你放心,不會給你丟臉。」秦之揚不等他說完就打斷了他的話,很是神秘的笑了笑。

為了保持比賽的公正,兩班請了高二年級的一個學長來做了裁判,以投擲硬幣定先進攻一方。

正面為一班,反面為九班。

硬幣被人高高拋起,而後落於掌心。

隨著手掌漸漸移開,硬幣也露出了真容。

反面,九班進攻! 作為九班的主力軍,君九一接到籃球就受到了無數人的注視,但大多數還是不被看好的。

雖然君九也很想迅速得分鼓舞一下士氣,但奈何她已經很久沒有碰籃球這東西了,手感生疏的緊,只能暫時把球傳給其他兩人先找一下感覺。

可不管是秦之揚還是凌霄都是被盯梢的重點,君九本來就是一班的人,他是什麼樣的實力大家都心知肚明,所以根本沒有在他身上費太多精力,因此剛一開場,這場籃球賽就打得十分膠著。

沒到十秒鐘,君九剛剛傳出去的籃球就又重新回到了他的手裡,無奈之下他只能自己投籃,在對方將球搶走之前瞄準了籃框的位置,快速的出手投了出去。

「嘁——」

籃球場邊頓時響起了一陣唏噓,君九的球雖然砸中了籃筐,但隨即又被狠狠的彈了出去,非但沒有得分,反而讓對方搶到了進攻的主動權。

「君九,不然我們還是抓緊時間認輸吧,還能省點體力。」

眼看四周無人,秦之揚迅速地竄到了君九身邊開始慫恿。

「剛開始就要認輸,怎麼,秦大少爺也有不行的時候?」君九毫不留情的諷刺出聲。

「誰不行? 殘王霸道,側妃超大牌! 你給我說清楚到底是誰不行?!」秦之揚被激得火冒三丈,再也不跟他多說一句話,氣哼哼的攔截對方的球去了。

程浩不愧是被國家看上的籃球隊預備隊員,在君九三人毫無默契的情況下,一下子就打開了局面,無論秦之揚和凌霄防守得有多嚴實,他都能找到角度花樣投籃,整個上半場不過短短十分鐘,就已經被他投中了三個球,還有兩個是三分球,等到中場休息時,兩隊的比分已經拉到了8:0。

「凌霄,你是不是眼神有毛病?我多少次示意你把球傳給我、傳給我!結果呢?你不理我也就算了,還有一次把球誤傳給了對方隊員!你成心的吧你?」

剛一下場,秦之揚就推開了走在前面的凌霄,對方一個踉蹌勉強站定,轉過頭來臉色更是臭到了極點。

「你還好意思說我?你以為你自己能好到哪裡去?整場比賽我只看到你的眼神在滿場亂飛,絲毫不關心對手的動態,只想著不停的投籃,你既然這麼厲害,你自己1v3好了!」

「都行了!吵夠了沒有!」君九及時地走到了他們旁邊打斷了兩人毫無意義的爭吵,「球場上只有勝負,不要感情用事!你們看看站在外面的九班同學,當真一點都不會覺得害臊?」

說著君九還特意指了一個方向給他們看。

兩人聞聲望去,就看到一開始站在中間加油吶喊的九班同學,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退避到了一角,眼中希望的光芒也漸漸破滅,一副已然認命的模樣。

「對方領頭的太強了,就算我們全力以赴,也未必能把比分追平。」

凌霄顯然把君九的話給聽進去了,沒有再繼續與秦之揚鬥嘴,他想贏,比任何時候都想。

「這倒未必。」見兩人終於冷靜下來,君九終於勾起了一抹笑容反問道:「剛剛你們兩人用了全力沒?」

兩人齊齊搖頭,這本也在君九的預想之中,這兩個人本來就不對眼,再加上都沒有意識到這場比賽的重要性,剛剛的表現能用上五分力氣就不錯了。

「好巧,我也沒有。」君九笑得更加燦爛了。

從一開始她就沒有打算在上半場得分,一來是為了給自己找感覺;二來是讓秦之揚和凌霄之間磨合一下;最重要的一點是,她不想讓其他人覺得這場勝利來得太容易,絕地反擊遠遠比不相上下要來得大快人心!

休息的時間一晃而過,幾人簡單的商量了一下戰術之後重新上場,這次輪到一班先作為進攻方進攻。

大概是因為剛才九班的表現太爛,所以一班的人在這一場很是懈怠,很是容易的就被秦之揚截了球傳給君九。

眾人一看到是君九接手,一下子絕望的閉上了眼睛。

直到哨聲突然響起,裁判員突然高聲進行了宣判。

「九班三分!」 三分!而且還是一記完美的空心球!

九班的同學一下子就沸騰了,尤其有幾個女生眼睛發亮,身體先於理智的尖叫出聲。

君九回頭朝著她們看去,挑眉一笑,原本很輕佻的動作在她做來卻是無比的颯爽帥氣。

秦之揚立即興奮的吹了一聲口哨,「君九,不錯嘛!」

君九笑了笑,還沒回話,那邊已經傳來程浩氣急敗壞的聲音,「不錯什麼不錯?他那只是僥倖!後面就沒這麼好的機會了!」

「是么?」君九也沒有反駁,不可置否的笑了笑,這樣的態度反倒讓程浩心裡更加不安了。

他扭頭看了宋逸風兩人一眼,沉聲訓斥道:「你們兩個給我認真一點!誰要是再讓對方把球截過去,誰就給我自覺下場!」

宋逸風聞言只是陰著臉看了君九一眼,沒有做聲。

眼看著對方開始認真,君九也不敢掉以輕心,如果換做以前,就算是她和程浩1v1她也不會怕,但是現在她的身體條件不允許,所能做的也只是在技術上取勝了。

三分球過後,籃球被秦之揚搶了去,面對程浩的虎視眈眈,秦之揚還是那副嬉皮笑臉的模樣,沒有半點緊張。

君九看著他難得的有些頭疼,想著他到底知不知道什麼是國家預備隊員的含義?

「君九,你真的想好了要和我作對嗎?」

在秦之揚與程浩僵持的時候,宋逸風有意換位到了君九的面前,壓低聲音和他說話。

「宋逸風,你是失憶了嗎?」君九退後兩步,看著他的眼神就像是在看一個笑話,「我從來沒想過和你作對,從頭到尾,都是你在得寸進尺、咄咄逼人,我又不是你爸,怎麼,還想我慣著你不成?」

「那還不是因為你!」

好好的呆在他身邊做個聽話的傀儡多好,誰讓他自作主張的逃脫出自己的掌控!那些都是對他應有的懲罰和警告!

此時宋逸風的表情無比陰森,可君九卻沒有心思搭理他,現在對她來說最重要的是目前的這場籃球比賽,這關乎到九班的士氣。

在成績上,她或許沒有很好的辦法短時間內就讓他們迎頭趕上一班,但是在其他方面,她要讓他們知道,他們不比任何一個班差,她需要用這一場比賽的勝利,打破他們心底的那一層自卑畏懼的屏障!

在程浩的防守下,秦之揚運球的時間眼看著就要超過,再不投籃傳球的話就要犯規。

君九已經做好了準備隨時接下他的傳球,畢竟程浩看得太緊了,想要在他的面前突圍投籃太難了。

「秦……」

眼看時間還剩三秒,君九剛想要出聲催促,就見對方突然撩了一下自己的那頭銀髮,笑的無比邪魅。

而後他突然轉換了步頻,在程浩略微慌亂的時候快速變了方向,背轉身過人。

程浩不愧是預備隊員,就算是秦之揚一連用了幾次招式,也還是趕在他投籃之前擋在了他面前,秦之揚也彷彿早就料到了這種情況,在最後一秒的時間裡,他朝著程浩發出了一聲嗤笑,然後身子往後傾斜,猛地將手中的籃球給扔了出去,一記後仰跳投!

程浩身子一僵,還沒來得及回頭看,場邊九班的同學已經高聲叫喊了起來,從角落裡又重新衝到前面的位置,甚至把一班的人都擠到了一邊,這樣的反應就足以讓他知道了結果。

「你和董雪還好嗎?」

君九再也沒有功夫陪著宋逸風磨蹭,扔下這句話看到他更加難看的臉色,心情大好的走開了。

「原來是你!」難怪他覺得最近董雪對他態度開始冷淡了,還以為是他做錯了什麼,原來又是君九!

「行啊你,以前有學過?」君九來到秦之揚的旁邊沒有掩飾自己的驚喜,他那一套動作做的無比流暢,而且每一步都算計的很准,不是一般籃球愛好者可以打出來的。

得到君九的肯定,秦之揚笑的更開心了,聽到他的問話,得意的轉了轉手中的籃球,「秘密!」

說完他怕是自己也知道這德行很欠揍,在君九手癢之前就迅速地閃開了,還跑到凌霄面前繼續嘚瑟。

「凌霄,你行不行啊!別一場下來一分沒得啊!」

「滾!」凌霄冷著臉將他踹開了。

君九遠遠的看著這兩個人,眼中滿是柔和的笑意。

大概是真的被秦之揚的話刺激到了,程浩在君九和秦之揚的夾擊下沒法行動,只得把球就近傳給了宋逸風,結果直接被凌霄搶斷,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就是一個單手劈扣!

「8:7,比賽繼續!」

這一切都發生的太快太突然了,直到裁判宣布比分的時候圍觀的同學才反應過來,九班的女生已經開始瘋狂的尖叫,而先前尚還保持理智的男生這下子也開始被帶的熱血沸騰,雙眼發光的看著賽場。

「怎麼樣?」凌霄冷著一張臉看著秦之揚。

「還行。」秦之揚聳了聳肩,即便心裡已經很興奮,面上還是一副不過如此的模樣,「得笑到最後才行。」

君九聽著兩人的對話,很是無奈的搖了搖頭,卻也隨他們去了。

接下來的比賽與其說是一班九班的比拼,倒不如說是凌霄秦之揚之間的比試更來的準確些,君九全場只負責鉗製程浩,而少了程浩,宋逸風和另外一個人,秦之揚他們還真的不放在眼裡!

「那個人是誰?」

在離操場一邊最近的二樓,陸杳因為身體的原因不能參加體育課的活動,所以只是出來透透氣,就看到籃球場那邊喧囂的厲害,原本只是湊熱鬧的看看,沒想到卻是被一個少年吸引去了目光。

「我也不清楚呢,好像是一年級的學弟。」

即便陸杳沒問,周婷也知道她說的是誰,籃球場上一共六個人,卻只有一個人最是引人注目。

論體型,他是六個人里最為纖弱的,可這樣的一個人,卻成了全場的主導。

明明程浩的個頭健壯到可以一手將他拎起,可偏偏在他的阻擋下連籃球的邊都碰不著,明眼看是另外兩個人一直在得分,可若沒了他帶領節奏,整場的局面怕是截然相反。

汗水浸透了他白色的襯衣,依稀間還能夠看見他瘦削卻絕不孱弱的身線,烈陽高照,少年熱血,在無數同學崇拜的目光中肆意追逐著青春。

「怎麼,我們的陸大美女還看上他了不成?」

周婷本來只是一句玩笑話,沒有指望陸杳會回答,誰知道耳邊卻響起她帶著一絲笑意的反問。

「難道不行么?」

重生:上流千金 她撫上自己心臟的位置,眸光微微失神。

或許更多的是羨艷。

有人羨慕她家世顯赫容貌出眾,生來便是天之驕女,而她最渴望的卻是如那些少年般,無憂無慮,瀟洒奔走。 下半場君九的策略就是緊盯程浩,得分的事情全交給凌霄兩人,一旦程浩脫離自己的防守,他們就傳球給他,退到外線專投三分。

這麼幾次下來,程浩打得越來越暴躁,幾次都強行撞擊君九,被罰了不少球,眼看著比分漸漸拉大,他已然沒了鬥志。

「程浩到底行不行啊!不是說靠的籃球特長才進的我們班嗎?怎麼連君九都打不過?」

「還有宋逸風,我以前還覺得他挺帥的,但是現在你看看,九班的那兩個人逗他就跟逗貓一樣!」

「不看了,不看了,都要丟死個人了!我們還是快走吧,免得到時候還跟著他們丟臉!」

「……」

站在一班的人群中,董雪聽著周圍女生的議論,又看著場中光芒萬丈的君九和被壓著打的宋逸風,心中被君九種下的那顆種子終於開始發芽,迅速地長出了枝葉。

隨著裁判的哨聲響起,君九順手投出了最後一個三分球。

11比33,整整三倍比分完虐!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