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問:「太子殿下,這酒可有名字?剛才喝了一口,那種醇香味道,是以前從來沒有喝過的。老程我覺得,以前的酒都白喝了!」

難道是自己想錯了,還是判斷失誤?

為什麼程咬金一點事都沒有?

難道是他的酒量比普通人要好?

說到名字,他似乎也沒有想好叫什麼。

忽然間,他想起了一個典故。東晉干寶的《搜神記》中卷十九有過這麼一段記載。傳說中山狄希能造千日酒,飲后醉千日。劉玄石好飲酒,求飲一杯,醉眠千日。

所以,便脫口而出。

「此酒為千日醉!」

話一出,卻令得程咬金大笑。

「什麼千日醉?我喝了那一杯怎麼就不醉?恐怕得改名,不過叫酒味的涼白開吧!哈哈哈!」

話說得太滿,容易打臉,只見微風一吹,程咬金此時有點重心不穩了,面紅無比。

他的手部力量也隨之減弱。

馮孝約也被放了下來。

這時,李承乾連忙躲得遠遠的,因為程咬金有種醉酒的感覺。

在他認為,有兩種人一定要離他遠點,一種是瘋子,另一種就是喝了酒的程咬金。

「太子殿下,這酒是怎麼回事?為什麼我的手腳不聽使喚了!」

程咬金話一落音,直接就倒地不起。

還是以頭朝下的形式。

酒上頭的速度速度十分的快。

「程伯伯,快醒醒!」

李承乾知道這下事情大條了,便想去搖醒程咬金,但是他卻是一點反應都沒有。

應該不會要掛了吧?

「怎麼辦?對了,御醫!快去叫御醫!」

這事可不是開玩笑的,如果把程咬金搞死了,那李世民一定會怪罪下來,到時候也不用王貴妃等人出手,他自己就嗝屁了。

一時之間,整個東宮之中開始鬧騰起來了。

宮女們,侍衛們,開始忙碌起來。

可是這御醫也不是住在附近,他們入東宮之中也是需要一些時間的。

馮孝約這下意識到這酒果然是烈,也幸好剛才沒有直接喝下酒頭,否則倒在這裡的可能就是他。

同時也是好奇,為什麼,這麼一些平白無奇的果酒,竟然會提純出如此烈性的酒來。

「太子殿下,盧國公他……」

馮孝約關切的問道。

李承乾看了看程咬金的背部,上面的呼吸十分平緩。

便心想,難道只是醉倒了?

果不其然,那程咬金突然翻了個身體,接著便是傳來了呼嚕聲。

再看看他的嘴角,口水順著嘴角流到了脖子處,讓人看了十分反胃。

這個程老貨果然還是喝醉睡著了。

李承乾也算是鬆了一口氣,幸好這個老貨沒有發酒瘋,否則整個東宮的裝修可能是白做了。

人一旦失了理智,特別是酒醉之後,那是什麼事都幹得出來。酒太烈,讓程咬金直接睡倒,連發酒瘋的機會都沒有。

雖然如此,但是這事一定不能讓李世民知道,於是他說道:「去,弄點解酒的東西來!」

「可是什麼東西解酒?」

馮孝約哪裡知道什麼東西解酒,畢竟這喝得這麼醉,他也是第一次看過。以前他們喝的再多也不會這樣。果酒度數低,要喝醉的話,那得看肚子能不能受的了?

「準備陳醋加紅糖泡幾片生薑即可!」

這是一個解酒的方子,李承乾以前看過的,智力提升之後,他的記憶變得更加的清晰,以前看過的東西,歷歷在目。

總裁大人欺人太甚 所以,他可以得到這種偏方。

「是是是!」

馮孝約沒有多想,這便下去準備。

任他也想不到,本來想在東宮之中試驗提純酒,哪裡知道竟然招來了程咬金,還給自己搞這一出的,讓人鬱悶啊。

不管怎麼樣,先給他弄醒再說。

不等馮孝約將一切東西準備好來,卻聽得有小黃門大聲吆喝道:「皇上、皇後殿下駕到!」

這個時候他們竟然來了!

李承乾定晴一看,李世民與長孫皇后都來了。身邊還跟著幾個大臣與御醫,林林總總的十數人。

這下可好,御醫還沒招來,倒是將李世民等人給招來了。 在美國當警察的日子 為什麼會這樣?

一定是自己宮中的宮女匆忙去請御醫,正好碰上了李世民,否則他怎麼可能來了。現在好了,李世民一定會怪罪下來,還有那套設備也是瞞不住了。

當一眾人等來到這裡的時候。

李世民看到地上一動不動的程咬金,並且指著,他的臉隨之一陰!

「乾兒,你都幹了些什麼?」

他看到這樣顯然十分生氣。

李承乾都幹了了些什麼事!

同時眾大臣們也是十分震驚的看著眼前的一幕。

這,這是怎麼了?

李承乾腦海里迅速轉動,有了!或許可以這麼辦! 「乾兒,你都幹了些什麼?」

李世民指著地上的程咬金說道。

同時他也看到了蒸餾設備在那裡,還聞到了酒味。

十分濃郁的酒味,但他更在意的是躺在地上的程咬金。

「父皇,程伯伯只是……」

李承乾正想解釋,卻不料有人站了出來直接打斷了他的話。

他一看,原來就是許敬宗。

「皇上,太子殿下怕是直接給盧國公下了毒藥,看!盧國公口吐白沫!這是中毒的徵兆!

要知道盧國公當年隨著皇上,南征北戰,立下了汗馬功勞,沒想到,太子殿下竟然將其毒害!太子殿下才多大年紀,卻是如此歹毒,真的讓人不寒而慄啊!」

看著程咬金躺在地上一動不動,還吐著口水,就像是口吐白沫一般,難免讓人浮想聯翩。

許敬宗直接一頂帽子扣下,他的話,讓大臣們震驚不已,也直接點燃了李世民的怒火。

「乾兒,你要怎麼解釋!好好的一個人竟然讓你弄成這樣!那可是我大唐的大功臣。朕的好兄弟!!」

李世民被許敬宗的話先入為主了,直接責怪起李承乾了。

李承乾正想懟許敬宗,還有一人從邊上站了出來。

此人就是王貴妃,她也加入了其中說道:

「皇上,妾身以為,這個太子早廢了好!整天不學無術,不思上進,竟搞一些什麼玩意兒,連盧國公都要坑害,指不定哪天宮裡的所有人都要被他算計。這滿朝文武哪裡能得個心安啊!皇上,妾身以為,可以將其廢除為上!」

太子犯錯,就要受到處罰,這是原則。

奈何自己沒有犯錯啊!

但李承乾還是穩著,他直接先懟道:「王貴妃,你哪隻眼睛看本王不學無術了?你哪隻眼睛看到本王不思上進了?你可以舉一下例子!」

王貴妃直接不回李承乾的話。

這個王貴妃還真是不害怕,上次讓她面壁還不夠嗎?打臉還不爽嗎?答應李世民的話就像放屁嗎?這次還敢來!真的是活夠了!

並且又要來廢了自己?他怎麼可能讓她得逞?

王貴妃與許敬宗二人得好好懟一懟才是,不能讓他們以為自己好欺負的。

上次陷害自己的事,還沒完呢。

王貴妃之所以這麼做,那是因為她心中不爽也是由來已久的,從上次的王家的事上來說,還有被李世民打臉的事,再往前一些,她看這個太子也是不服很久了。

加上一些深宮內的矛盾與太子之位,所有的一切加到了一起,讓她有些瘋狂,一逮到機會就要將李承乾置之死地。

那可真的是莫須有的罪名全部加到了李承乾身上。

並且從她的話來看,是故意將事態放大,將一些還沒有發生的事直接誇大的說,如此危言聳聽的話,讓大家是緊皺著眉頭。

畢竟程咬金躺在那裡還是沒有知覺。

長孫皇后怎麼也不相信李承乾會幹出這種事。

看著王貴妃兩人咄咄逼人的模樣,她忍不住上前道:

「皇上,這事還沒有查明之前,如此下定論似乎過早!得讓御醫看看是不是這樣。還有,王貴妃,你如此妄下定論的用心何在?」

最牛尋寶人 王貴妃卻說道:「盧國公人都躺在那裡一動不動,還口吐白沫了,這還需要查明嗎?妾身還不是為了大唐,如此害人的太子殿下,怎麼可能留下!」

許敬宗下意識的看了一眼王貴妃之後,便又補充道:

「皇上,我覺得可以直接將太子殿下下放宗正寺府中,讓宗正寺的人來審,看他是安什麼心!如若有需要,臣願意身先士卒,參與審判。」

這傢伙又來搞這一出,真的是十分讓人厭煩啊。屁股好了嗎?不疼嗎?

這些人可謂落井下石,從他們的表現上看來,就可以辨別出忠奸,有些人就是希望李承乾死掉,還要將太子的位置讓出來。給有需要的人,但他們不知道,當太子位置空出來的時候,也不知道還有多少人因此要丟了性命。

總裁只借不靠:ceo靠邊玩勺兒把 雖然兩人表現得十分熱切,還是有為李承乾辯解的。

房玄齡與杜如晦二人就是其中的兩人。

此二人對於李世民算是忠心不二,歷史上有種說法,便是左房右杜,說明他們在李世民面前的重要性。

房玄齡道:「皇上,臣以為應該給太子殿下辯解的機會!」

從一開始到現在,李承乾還沒有說過一句話,都是他們在表演。

因為他知道程咬金沒死,只是醉倒,一會一個個打他們的臉過去!

杜如晦則道:「皇上,這其中一定有誤會。」

王貴妃卻是說道:「我看未必,他是說不上個所以然,然後不講罷了!來人,將這殺人的太子拿下,送到宗正寺中審判!」

如此吆喝著,讓人十分不爽,李承乾直接開懟了。

「王貴妃,皇上和母后都在此,何時輪到你發號施令?別以為一個貴妃得了寵,就可以為所欲為!你算什麼東西?」

你算什麼東西?這種話一出,實在是讓王貴妃感覺到難受。

王貴妃整個人的臉瞬間漲紅,剛才她確實是太過於急功。

急於將李承乾置於死地。現在倒好,被李承乾給懟得連大氣都不敢出。

「是,王氏知錯!還請皇上降旨!」

話雖然這麼說,但心裡肯定還是不爽,可又能如何?

就算是要廢掉太子,她說的也不算。

高門盛婚 就算李世民要廢掉,那還有長孫皇后在呢!

現在大唐的國母正主還是長孫皇后,由她管理著李世民的三宮六院,李世民不說話,再怎麼的輪,也輪不到她說話。她算什麼東西?

李承乾冷笑,系統語音如期而至。

提示:

王貴妃掉下三個屬性,請選擇其中一個屬性。

屬性一:政治+2

屬性二:魅力+3

屬性三:智力+2

無從選擇,只有智力+2了。

他迅速做出了選擇,面板刷新。

宿主:李承乾

智力:32

魅力:0待解鎖

武力:0待解鎖

政治:0待解鎖

統率:0待解鎖

技能:過目不忘、治國之才、強身健體、釀酒精通

回到現實,那麼接下來要懟其他人了。 接下來,李承乾可沒有閑著。

直接說道:「還有你,許敬宗,你哪隻眼睛看到本王毒死了盧國公?御醫還沒來,你就這麼斷定他是被本王毒死,請問你是神醫嗎?你不用把脈就可以看出他是被毒死的嗎?你這麼厲害怎麼不上天啊?」

懟完王貴妃,李承乾又懟起了許敬宗。

「太子殿下,盧國公還躺在那裡!怎麼解釋!」

「許敬宗你是聽不懂人話嗎?這是毒死嗎?你睡覺的時候不是躺著,難道是站著的嗎?」

李承乾用力踢了一下程咬金,卻是沒有反應,這個傢伙醉可真是徹底,實在讓人無語。

這下王貴妃大叫道:

「太子殿下,你越來越不像話了,竟然如此褻瀆盧國公的屍體!」

李世民臉一陰,這像什麼話。

李承乾可不理會,再踢了一下。

這次的力量更大了。

這下程咬金開始動了。

「好酒,再來一杯!好酒……」

程咬金揉了揉鼻子,說著酒話,一會又睡了過去。甚至開始打著咕嚕。

好酒?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