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對吧台後的酒保打了個響指。

「這兄弟的花費記在我身上吧。」梁雲蘇對那酒保說道。

轉身邂逅愛 酒保愣了一下,想不通為什麼在江南大名鼎鼎的梁雲蘇竟然會幫一個無名小卒買單。

但最終這酒保還是點了點頭。

對於梁雲蘇的客氣,葉飛沒有多說,不管怎樣,他也是小黑手下的人,那就跟自家人一般無二。

梁雲蘇又是對葉飛客套一番,然後就是離開了。

他上了二樓,來到了那五人面前。

他們都是大學同學,此時正好出來聚上一聚。

當梁雲蘇來到近前的時候,他看向五人中唯一的一個女生笑道:「小帆,你也來了啊!」

他神色明顯激動了許多,對於這楊帆的到來有些驚訝。

楊帆是個極為出挑的女孩,笑起來眼眸就是月牙,平靜時,整張臉依然散發著勾人的魅力。

楊帆的家族在這幾人裡面算是比較弱勢的,但她是個女孩子,根本沒必要為這些瑣事煩憂。

楊帆對著梁雲蘇淺淺一笑,點到即止,這讓梁雲蘇激動的神色一滯。

他抿了抿嘴,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在大學的時候,他就喜歡楊帆了,雖說她不是多麼漂亮,也算不上校花之流,但她就是有一種讓人難以自拔的氣質。

這也是梁雲蘇喜歡她而不是喜歡那些校花的重要原因。

楊帆旁邊的雲若海伸出手臂來摟住她,然後翹起二郎腿,對著梁雲蘇說道:「梁少爺,來的有些晚了啊!一來就盯著我女朋友看是什麼意思?」

梁雲蘇面色一變:「你女朋友?這……這是什麼時候的事?!」

「梁少爺!你是真傻還是假傻?」雲若海哈哈一笑,然後說道,「在大學你追小帆的時候啊!」

梁雲蘇聽完眼睛大睜。

他看向楊帆,問道:「小帆!這是真的?」

楊帆軟糯的依偎在雲若海懷裡,然後點頭對梁雲蘇說道:「當然是真的!你不能怨我,要怨就怨你自己,我跟你的好朋友在一起了你自己都不知道。」

梁雲蘇聽的面色發白。

在大學里他一直追求楊帆,可楊帆從來沒說過她跟雲若海在一起了!

梁雲蘇被氣笑,怎麼想都覺得是自己被耍了。

雲若海看著下面吧台那裡的葉飛,然後一撇嘴,面露鄙夷,滿是不屑的說道:「梁少爺,你也別怪人家小帆看不上你,你看看你這都是交的什麼朋友?你難道一點上進心都沒有嗎?」

「你可是梁家的少爺啊!梁家雖說算不上什麼大家族,但是也能看的過去了吧?你身為少爺,就這點魄力?」

雲若海絲毫沒有顧及梁雲蘇的感受,只說自己想說的。

梁雲蘇剛開始被氣的不行,可是隨即他就是冷靜了下來。

這一刻,他明白了自己與這些人不同的地方。

「你多少爭點氣吧,畢竟老大不小的人了。」楊帆躺在雲若海懷裡,面色悲憫的望向梁雲蘇說道。

「呵!」梁雲蘇突然低頭呵了一聲。

幾人還以為梁雲蘇心態崩掉了。

雲若海都有些於心不忍。

他剛想說點安慰的話。

神豪從簽到打卡開始 只是沒料到梁雲蘇抬起頭來的時候,整個人都不一樣了一般!

「我梁雲蘇交的朋友,會是那種被你們隨意折辱的人?!」

雲若海眨巴幾下眼睛,有些懵逼。

「梁少爺,你不會傻了吧。」

他指著下面的葉飛說道:「你就看看那小子,他算個什麼東西?在江南,這種人,我一個手指頭都能戳死!」

梁雲蘇冷哼一聲,「那你倒是試試啊!」

雲若海眯起眼,眉頭一皺,然後電話來,撥通后說道:「喂!兄弟,你們吧台前面那個傢伙看到了嗎?」

「你去幫我教訓一下。」

掛斷電話,雲若海看向梁雲蘇說道:「我就給你看看什麼叫絕望!」 葉飛喝完一杯酒,沒有再要。

他起身需要離開這裡,卻是迎面走來一位大漢。

是個外國黑人,一米九的個頭,五大三粗,上圍壯碩,讓人驚悚。

此人來到葉飛面前二話不說就是一拳對著葉飛打去。

雖然不知為何,但葉飛不是什麼任人欺負的慫蛋。

他冷哼一聲,同樣是一拳向前轟去。

拳拳相撞,就是聽到咔嚓一聲。

眾人愣了一下,看著這身材比例完全不成正比的兩人,想不通為什麼葉飛會選擇硬碰硬。

可是隨著喀嚓聲響傳出,眾人驚詫的看到,那名黑人大漢手腕彎曲的角度讓人心裡一涼!

這大漢痛叫著捧著手腕往後倒退,葉飛跟進一步,然後一腳對著他的腦袋甩過去!

轟的一聲!

這一腳速度極快,力道也是奇大!

那大漢腦袋被踢中后,龐大的身軀直接就是啪的一聲摔在了地上!

在這一腳的勁力下,地面直接碎裂開來,甚至出現了一個人形的大坑!

眾人倒吸一口涼氣,神色驚恐的看向葉飛。

他們想不通為什麼葉飛看上去如此瘦小的一個人,會有如此恐怖的力量!

大漢被踢暈過去,就算不死,也得在病床上躺上幾個月。

這裡的動靜頓時吸引了整間酒吧的目光。

之前躁動的音樂也是戛然而止!

從一樓角落的房間里呼啦衝出來十多人,一個個面目兇狠,手裡拿著木棍酒瓶什麼的,一眨眼全都是來到了葉飛面前。

下一剎那,就是一句話不說的將葉飛團團圍住。

二樓上雲若海在之前那黑人大漢被輕鬆制服之後,出現了稍微的一抹愕然。

可隨即他冷笑起來。

「我倒真沒想到這小子還有點本事,不過也到此為止了。」

他看向面色平淡的梁雲蘇說道:「我是真不知道你對這人是從哪裡來的自信,不就是一個無名小卒嗎?放在江南,這樣的人,一抓一大把,這你都看得上,不得不說你的眼光是真的差。」

梁雲蘇呵呵一笑,他決絕的看了旁邊楊帆一眼,然後對雲若海說道:「眼光差這一點你是說對了,不然我當初怎麼會喜歡上楊帆呢。」

楊帆聞言眉頭皺起來,本來看向梁雲蘇不善的目光,此時變得愈發惡毒!

雲若海同樣呵呵一笑,對他這話不置可否。

「你看著吧,這麼多人,待會兒動起手來,我就不信這小子不求饒。」

梁雲蘇在旁邊打起了電話。

「喂!江南市立醫院嗎?夜色酒吧需要你們出個急救。」

梁雲蘇電話還沒有打完,雲若海在旁邊笑道:「梁少爺有先見之明啊!這麼早打醫院電話,是怕你這小兄弟沒命啊!」

梁雲蘇一邊打著電話,一邊不屑的看向雲若海。

「救護車希望能多來幾輛,因為待會兒流血的可能會有點多。」

梁雲蘇說完掛掉電話,然後沖著雲若海冷笑一聲,「雲少爺可能是誤會了,我是替你這兄弟幾個擔心啊!因為待會兒動起手來,得看那位心情怎樣。」

「心情不好的話,這裡可能就沒活人了。」梁雲蘇如是說道。

雲若海冷哼一聲,其他人也是面色譏諷。

「你就吹吧,等一下我看你還能不能這樣雲淡風輕!」

他們二樓這般勾心鬥角著,一樓葉飛那裡,卻是一通劍拔弩張的緊張氛圍。

十幾人將葉飛圍住,然後一人擠進來,穿著西裝制服,看上去像是酒吧經理的人物。

此人笑眯眯的對葉飛說道:「小兄弟脾氣有些暴躁啊!敢在我夜色酒吧鬧事?是嫌命長了是吧?」

葉飛盯著此人,沒有要解釋的意思。

「你們若是想動手,那便來吧,我正好心情有些不太好。」葉飛如是說道。

「呦呵!看來還是哪家的大少爺啊!心情不好就來隨意鬧事,這麼任性的話,那我可看不下去了啊!」

這經理說完,就隨意的擺擺手說道:「打一頓,約摸著斷條胳膊扔出去吧。」

「小人物,隨意一點。」

這經理說完之後,十幾名打手都是來勁了,一股腦的就是對著葉飛衝上去。

十幾人圍毆一人的景象,可以說是很壯觀了。

再加上那十幾名打手平均都是比葉飛高出一頭來,這樣一來,當他們往前沖的時候,人們已經看不到葉飛影子了。

正在人們以為會最後看到鼻青臉腫倒地不起的葉飛時,驚人的一幕出現了!

十幾名打手圍成一團,人們看不清裡面的景象。

可是突然有一個人往後飛了出來!

這人身子拋飛到三四米的高度,空中滑行十幾米后,轟然墜地!

壓碎了幾張桌子!

此人倒地不起,兩條胳膊直接摔斷!

森白的骨碴刺破血肉,露在外面!

這只是人們震驚的開始!

接下來,才是最讓人震撼的一幕!

只見到那圍成一團的十幾人,突然就像是開花一般,全部散開了!

並不是自己散開的,看上去更像是被什麼東西沖開的一般!

十幾人身形不受控制的往後倒退,面上是震驚的神色。

人們看到,之前被圍住的相比較來說瘦弱不堪的葉飛,此時如同一尊魔神!

他在那十幾人倒退之時,身子前沖,雙臂一張,雙手一抓,便是一手一個人頭!

兩個人腦袋被葉飛抓在手裡,掙脫不掉,他們面色猛然發白!

人們瞠目結舌的看到,葉飛抓著這兩人的腦袋,然後身子不動,雙臂揮舞起來!

兩名一百七十多斤的打手,在葉飛手中,就像是兩條小蛇,甩動起來,輕鬆異常!

將這兩人揮舞了幾圈,然後葉飛把他們甩飛出去!

兩人轟然墜地,依然是砸碎了桌椅板凳,酒水灑了一地!

在這之後,葉飛依然不停,再往前踏出一步,一手抓住一個發愣的打手,然後手臂用力,往上一扔!

這人身子頓時被拋飛到了半空!

這人眨眼間就是到了二樓的高度!

他眼睛大睜,神色驚恐,面龐扭曲!

他甚至還跟二樓看熱鬧的雲若海對視了一眼。

這一眼剛一對上,這人就是瞬間掉了下去! 二樓雲若海面色驚恐。

他看著樓下。

十幾名打手,在極短的時間內,被葉飛一手一個的扔飛了!

輕鬆的就好像他們是什麼一樣。

一般來講,哪裡有人會這樣的?

把人不當人?

拋來拋去的?!

十幾名打手全被葉飛給扔飛,每一個人都沒有好下場,不是斷只手,就是斷條腿!

甚至最厲害的直接就是四肢全部斷掉,只能躺在地上疼的嗚咽起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