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已看透一切,這由心魔而生的鯤鵬,自然也就對他構不成半點威脅。

看着鯤鵬近在咫尺,童言露出了淡淡的笑容。他這一笑,由幻象變成的鯤鵬立刻怦然破碎,直至化爲點點星光,消失的無影無蹤。

“大哥,你怎麼了?愣在這裏做什麼?大哥?”

聽到耳畔響起小黑的聲音,童言這才發現,他已經從幻境之中走了出來。

擡眼向前,前方哪裏有什麼神像,看樣子,從他踏入這房間的第一步時,他就已經被迷惑了。不過進入幻境其實也好,至少爲他解下了心結。

現在他可以勇敢的面對一切了,因爲他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麼,也知道有些事情根本無法逃避,想活得瀟瀟灑灑,那就直面相對。不翻過面前的幾座大山,就永遠看不到最美麗的風景!

他在心裏暗暗的下定決心,只等這裏的事情了結,他便着手對付鯤鵬。他與鯤鵬之間早該做個了斷了,無論勝敗,他都不再退縮!

然而他不知道的是,此刻的鯤鵬其實已經動身前來,至於鯤鵬爲何而來,答案很快就會揭曉! 「小白龍?」身後傳出了一陣腳踏樓梯的聲音。 法師喬安 不一會的功夫,這個急促的腳步聲便來到了沈飛的身後。

「小白龍,你要不要緊啊,你剛腦袋撞在玻璃門上面的,是不是很疼啊。」楚洛洛處著寬鬆的睡衣蹲在了沈飛的身旁,不時有這隱約的春光乍現。

但是,說來也奇怪,要是換做從前,沈飛對這些誘惑的畫面,肯定是大咽口水,但這也不知道是接觸的太平凡了,還是因為自己化身為了貓,而沾染了貓的貓格,自己對這些畫面,好像並沒有多大的興趣。反正此時,在沈飛的腦海中則只有那些誘人食物的畫面了。

「小……白龍……」楚洛洛伸出手,想要撫摸一下白貓,不過剛伸出去的手卻遲疑在半空中停了下來,表現得十分的小心翼翼,就好像十分害怕自己突然地舉動嚇到了這隻白貓,而惹得它逃開。

之所以會有這樣的一個場面,其實也是有著原因的。在這兩個多月的接觸中,沈飛雖然變化成了白貓來見楚洛洛,完成了與她的約定,但這兩個多月的時間裡,沈飛卻刻意的與楚洛洛保持著距離,因為自己之所以回來與他相見,也僅僅是因為作為人身的自己與她有了這麼一個約定而已,在沈飛的心中,他還是不想和這個女孩扯上太多的關係。當然,蹭吃蹭喝除外。

於是乎,在這樣的一個前提下,沈飛每次周末幻化為白貓前來與楚洛洛完成約定,陪伴時。每當楚洛洛靠近沈飛,想伸出手來撫摸他時,沈飛便會跳開,當沈飛蹭吃蹭喝完之後,有時便會突然消失,不見蹤影。以至於後來,楚洛洛與化身為小白龍的沈飛相處時,都變得格外的小心翼翼,深深擔心,因為自己的關係而使得小白龍討厭自己了。

「額……,額……。喵!」沈飛可沒太關注著楚洛洛的小動作,此時的他滿腦子的都想著那冰箱中儲存的食物,但,礙於這種幾乎乞討般的行為,沈飛還是說有些尷尬。

楚洛洛依然蹲立在沈飛的身邊,雙手撐著自己的下巴,一臉好奇的看著發出貓叫的小白龍:「小白龍你是剛才,把腦袋撞著了,現在還疼嗎?」

沈飛忍不住的翻了翻白眼,他用鼻子指了指冰箱的位置:「喵喵,喵喵。」

「很疼?那要不我馬上帶你去寵物醫院去看看?」楚洛洛變得有些緊張起來。

「……」沈飛很無語,這傢伙,怎麼就那麼不上道,懂不起呢!

「額,那個……,我肚子餓了。」沈飛無奈,只好以人類的語言開始與楚洛洛交談。

沈飛一般都很少與楚洛洛用人類語言交流的,更甚著說,沈飛幾乎很少與楚洛洛交流,大部分的情況,沈飛都只是以喵喵之聲來敷衍著她。

之所以這麼做,沈飛也是有著自己的一番考量的。第一,楚洛洛家,因為每天都會有人來送飯,所以沈飛並不想,一隻白貓會說話的這種詭異的事情,讓更多的人發現與知道。其二之因,俗話說得好,死於話多!很明顯,一個喜歡多話的人,這並不是什麼值得驕傲的事情,因為保不準什麼時候,就在自己還沒意識道的情況下,就說出了某些重要的東西。而且更何況自己是那種身懷秘密的人。

所以,話,能少說,就少說,能不說嗎,就不說。免得自己快口直言,直接將自己今天穿的什麼顏色的褲頭都給說出去了。在沈飛這樣的刻意為之之下,如果有人統計過,那麼他會知道,在這兩個月中,沈飛與楚洛洛用人類語言交流的的對話數,絕對沒超過十句。

乘著白貓不備,楚洛洛手疾眼快的用手擼了擼白貓毛茸茸的腦袋,然後她這才像得到了極大的滿足般反應回了沈飛的問話中:「你是餓了么?可是我已經吃過飯了,只還剩一些沒吃完的放在了冰箱中,等明天阿姨過來,換掉。」因為小白龍以前每天周末都會來自己家,所以楚洛洛每次吃飯之前都會等一下小白龍一起吃,但今天並非周末,楚洛洛完全沒有想到小白龍會來到自己的家中,所以就更不會等小白龍吃飯了。

沈飛也沒期望再和楚洛洛一起吃飯:「沒事的,你就將那些冷飯菜幫我熱一下吃就行了。」沈飛本不願多說話,不過這種需要請求別人的事情,不用語言好言相求,那還真是不好辦呢。

按理說吧,沈飛的這些小要求,楚洛洛應該輕而易舉的就可以滿足他,反正吃不完的剩菜飯,明天也是倒掉的,自己幫忙解決,節約光榮啊!不過讓沈飛沒想到的是,回應沈飛的卻是兩個堅定的字眼:「不行!」

「喵?」沈飛愣得發出了本音,他是真沒想到自己的這個要求竟然會被拒絕。難道是自己聽錯了,還是說,這傢伙是在刻意報復自己前一段時間,對她的冷漠回應?

「為……,為啥呀?你那些吃不完的,反正不是明天也會倒掉嗎?」沈飛有些暗暗生氣了。

覺察到了小白龍的變化,知道小白龍誤會了,楚洛洛趕緊出言解釋道:「不不不!不是你想得那樣的,我的意思是,隔夜菜是不能吃的,吃了隔夜菜容易致癌的,網上也說,隔夜菜會產生什麼亞硝酸鹽,那個吃多了會致癌的!」

「……」

沈飛無語了,自己幾乎可以說是,三不兩時,就會吃一頓隔夜飯菜。拿一周的時間來說吧,自己最少有兩天會吃到隔夜飯菜,畢竟自己一個人在家,有時候弄得菜總是吃不完的。那合著自己豈不已經走在患癌的前沿了?可自己周圍又有誰沒吃過隔夜菜的呢!也不見得,你癌,我癌,大家癌吧……。ok!姑且先不討論隔夜菜到底會不會致癌,現在時間是多少?還不到十二點吧,夜都還沒到,咋就隔夜了呢?

「沒事,又吃不死人的。」

「?不行!我現在就叫人重新做一份食物過來吧。」

「重新做?」卧槽!這也太任性了吧:「不用了,不用了,這麼太麻煩了,都這麼晚了,誰還做啊,我直接隨便吃一點就行了。」

不過,楚洛洛好像並沒有聽進去沈飛的話,只見他走出了廚房,然後從客廳起了電話,就直接撥通了號碼:「喂,是陳姨嗎。我是洛洛,我現在餓了,你幫我弄一點宵夜過來,多弄一點,嗯嗯~,對~,好的~,你快點!」

「……」

這……,有錢人的生活真腐敗!雖說,借著楚洛洛的光吃一頓熱騰騰的菜肴,沈飛的蹭飯臉皮是越來越厚,自然沒什麼心理負擔,不過關鍵是自己現在肚子真的好餓,原本熱一下冷盤飯,就能吃了。現在卻要等這麼長的時間,沈飛是欲哭無淚,但楚洛洛一副吃了秤砣鐵了心的態度,沈飛也是莫得辦法。唉,那就餓著肚子等吧! “小黑,我在這裏多久了?那惡賊呢?你看到他了嗎?”

小黑聽此,稍稍楞了一下,然後答道:“大哥,你在這兒應該也就一兩分鐘吧。我也是剛剛來這個房間,並沒有看到那個惡賊啊!”

童言聞此,輕舒了一口氣道:“這樣就好,我們繼續向前吧。對了,老道士和水一道士呢?他們人呢?”

小黑開口應道:“我把他們送出去了,他們只是普通人,留在這房子裏實在太危險了。除了會拖累我們,根本毫無幫助。怎麼?要不我再把他們帶回來?”

童言搖了搖頭道:“不用了,還是快點兒找到那惡賊吧。拖延了這麼久,也不知道那條火虺怎麼樣了。”

兩人不再耽擱,當即快步向前。

唯一值得慶幸的就是,幻境之中的時間與外面是不同的。因爲一切都是在大腦裏發生,所以一個念想可能就是一個小時或者一天。所謂的幻境,並非是人真的走了進去,而是大腦發生了錯覺,進而產生了一系列的幻象。而這也就是爲何童言感覺自己在幻境裏待了那麼久,而實際上纔剛剛過了一兩分鐘的緣故。

這個房間已經是裏屋,但在這裏屋之中還有一扇通往另一個房間的門。只不過此門有些特殊,不是木門也不是鐵門,竟然是一扇石門!

現代社會,哪裏還會有人在自己的房子裏裝石門呢?可在這裏卻偏偏見到了。

童言和小黑走到石門的前頭,盯着石門上的花紋看了幾眼。確定不是封印之類的機關之後,童言當即抽出泰山刃,“噌噌”便是兩刀。

兩刀劃過,石門立刻被切成四半兒。

小黑也不含糊,猛地一腳便踹了出去。只聽到“轟隆”一聲響,石門應聲被踹倒在地。

童言定睛向石門後看了看,遂才發現,這石門的背後竟然是一條延伸向下的臺階。

怪不得這惡賊在房間裏裝了扇石門,感情是不想讓人發現,他在這房子的下面挖了個暗室啊。不過可惜,他這次面對的可不是普通人,區區的石門又算得了什麼呢?

“小黑,走,我們下去看看。保不齊,那惡賊和火虺都在下面!”

小黑點了點頭,立刻搶先一步走了進去。這個時候,誰走在前頭,誰就越危險。這種危險的事情,他當然不會讓童言做,畢竟童言對他而言有再生之恩。

童言見此,有些無奈,可也沒辦法,小黑已經走進去了,他還是跟着吧。以小黑的實力,就算前方有危險,估計也傷不了他。

兩人沿着還算寬闊的臺階一步一步向下,沿途之上,倒也沒有遇到什麼機關陷阱。直到他們來到了下方的一個石室時,才發現有些不對勁兒了。

哪裏不對勁兒呢?臺階到了這裏就沒路了,而這石室也根本沒有可以繼續向前的門。

說的簡單點兒,這裏就像是一個死衚衕似的,裏面啥都沒有。

小黑在石室裏四下看了看,立刻向童言不解的道:“大哥,這是咋回事兒啊?咱們難道走錯了?還是說那惡賊根本就不在這裏?”

童言聽此,微微皺起了眉頭,同樣上下左右的看了個仔細。

“沒有妖氣,莫非那火虺並沒有被關押在這兒?小黑,我們仔細找找,說不定這些牆壁或者地面上有什麼機關。我覺得這裏不應該無路可走,要不那惡賊費這番功夫豈不是多餘嗎?”

小黑點了點頭,二話不說,立刻在石壁上左敲敲右敲敲了起來。

童言也沒閒着,而是對地面和頂棚進行了排查。可等兩人花費了十多分鐘找尋一遍後,卻仍舊沒有任何發現。

童言有些無語,這惡賊可真是老奸巨猾,竟弄了這麼一個假暗室,莫非也是爲了拖延時間?

“算了,也許我們找錯地方了,還是儘快離開這裏,去別處找找吧!”

而正當兩人轉身就要離開之際,沒想到,一聲震耳的嚎叫聲竟突然響起了。

童言循聲辨別,突然發現,那叫聲竟然是從臺階上傳來的。

他姥姥的,感情真正的機關是在臺階上,怪不得在這石室裏什麼都找不到。

官欲纏綿 “小黑,跟我來,我知道那惡賊藏在哪兒了!”說着,他快步登上臺階,小黑趕忙跟在其後。

走在臺階上,他一邊敲擊着左右的石壁,一邊仔細的盯着腳下。

就這麼走了十幾步,他突然停了下來。

在這臺階上,他看到了一個圓形的花紋,而在其他臺階上是並不存在的。這花紋肯定不僅僅是爲了裝飾用,或許就是那惡賊給自己刻意留下的記號。

童言低頭看了幾眼,手握泰山刃猛地就是一刀。只聽到“噌”的一聲響,泰山刃輕而易舉的便這圓形花紋劈成兩半。而與此同時,臺階的下方響起了“咔咔”的聲響,整個臺階也因此而微微的顫抖起來。

就看這刻有花紋的臺階慢慢下沉,很快,另一條反方向的臺階出現了。

童言向臺階下看了一眼,二話不說,彎身便鑽了進去。

小黑可不願意彎腰,用力的向那當頭的臺階就是一爪。這一爪下去,那臺階直接被拍得粉碎,他這纔跟着童言也走了下去。

剛向下走了沒幾步,童言便看到了散落在空氣中的妖氣。雖然十分的微弱,但卻沒有逃過他的眼睛。

看樣子那火虺就在下面了,而那惡賊或許也在這裏。

又向下走了幾步,一陣陰風突然從童言的腳下向他襲來。

他冷哼一聲,迅速拍出一掌迎向陰風。

陰風被他的掌風一撞,直接被壓了回去,而他也趁此機會加快腳步,直到順利抵達了下方暗室。

凝神一看,他不由得皺起了眉頭。只見一條足有三米多長的火紅色大蛇正被鐵鎖吊在離地一米多的位置,蛇腹部位明顯被人用刀刃割開過,又重新縫合。很奇怪的是,這大蛇的肚子很鼓,就好像吞了一個比它還粗的東西似的。

不用猜,這應該就是聖水池中那條被捕捉的火虺了。可是它的肚子裏到底裝着什麼東西呢?

童言沒有隻盯着火虺看,還將周圍的一切看個仔細。

這暗室的角落裏不僅躲着幾隻張着大嘴的惡鬼,還直挺挺的立着二十多具身着鎧甲的死屍。除了這些之外,他還看到了一個木櫃子,以及沾有血跡的木桌子,和用來畫符的黃紙、硃砂等物。

在這暗室的牆壁上,刻着很多符咒,應該不是正統的符咒,不然童言也不會無法辨別。

但什麼都看到了,卻唯獨沒有看到那個捕捉火虺的惡賊。難道這惡賊是藏在這些死屍之中了?還是說,他早在童言等人抵達之前,就已經悄然離開了?

正在童言暗自思量之際,沒想到那火虺的肚子竟莫名的蠕動起來。

那肚子裏到底裝着什麼呢?童言提着泰山刃緩步向前,只要把這火虺的肚子剖開,自然也就真相大白了! 半小時之後,隨著門外的敲門聲響起,陳姨總算是將做好的飯菜送過來了。

看著還熱氣騰騰的飯菜,顯然這是才出鍋的菜肴,從楚洛洛打電話到食物送到家,這期間不過半個小時而已,顯然做的這頓夜宵是十分的有效率的。

陳姨送來的夜宵種類繁多,加上來大概有著五六個菜品吧,什麼土豆肉塊,皮蛋瘦肉粥粥,芹菜香乾肉絲,冬瓜蛋湯……,估計是因為夜宵,所以大部分都是以清淡為主的。

將食物全部擺放在了餐桌上,一下子就佔了一大片桌面,這麼大一桌子菜,估計都不足夠四五個人吃了吧。沈飛汗顏不止。

「大小姐,你的朋友呢?」陳姨做完了,好奇的打量了周圍的房間,整個房間除了一隻兩眼發光看著桌上的菜肴的白貓外,就再也見不到一個人影了,這不禁令陳姨有些疑惑。

「我沒有朋友在這。」楚洛洛拿起一雙筷子,桌上的肉塊被全部夾進了一個小碗之中,不一會的時間這個小碗就盛滿了垂涎欲滴的肉塊了。

「沒……,沒朋友?那這麼多的……」陳姨好奇道。

「陳姨!你可以回去了!」楚洛洛將手中的筷子,用力的拍在了桌子上,同時眼神狠狠的瞪了陳姨一眼。

陳姨被嚇了一跳,早知道這楚大小姐不好伺候,這不在自己已經睡了的時候居然還打電話來要吃宵夜,要不是看在對方開出的工資還算可觀,她才不願來伺候這個脾氣古怪的大小姐。

「對不起!大小姐,我這就走!」陳姨低下頭,一副做錯了事的樣子,然後退身離開了別墅。不過在陳姨即將關上大門的時候,沈飛還是聽到了陳姨喃喃低語的抱怨:「神氣什麼啊!還不是仗著有位有錢的父母,一個人還吃那麼多菜,能吃完?一點都不知道節約糧食!」這話是她輕聲低喃出來的,要不是因為沈飛變成了貓之後,聽力增進了許多,還真沒有人能發現陳姨離開前的抱怨。

沈飛雖然完整的聽到了陳毅的抱怨,但他並沒有要將這些聽到的話告訴楚洛洛的想法,對於這麼晚還叫別人做了夜宵送過來,沈飛也是並不贊同的,哪怕楚洛洛叫夜宵也是因為送來給自己吃。當然,若是沈飛將自己聽到的那些話,告訴了楚洛洛之後,依著楚洛洛的性格,難免不會直接將那位陳姨給辭退掉,現在這個社會,誰活著都不輕鬆,沈飛沒必要因為一些小事,而讓對方失去這麼一個工作的機會。

好在,剛才那一小段不愉快的事情,楚洛洛也並未放在心上,此時她將那碗盛滿了肉塊的碗端到了沈飛的面前:「小白龍,你快吃吧。這些我都是給你叫的。」

看著面前碗中猶如堆著一小座肉塊山的食物,沈飛百感交集。這楚洛洛吧,說實在的,有時候是真的讓人生厭,脾氣不好,沒有感恩之心,還將自己給弄進了派出所,也沒有體諒之心(額……,雖然這麼說好像有些不夠意思,畢竟之所以這麼晚叫夜宵都是因為自己。)但是呢,對於自己所化身的小白龍,她卻是全心全意的付出,即使自己表現得對她的冷淡與不予接近,但她卻依然將自己看得十分的重要。如此衝突的兩面,使得沈飛都不太知道到底應該怎麼去面對她了。

「唉,管他呢!先吃飽了再糾結!」管他啥事,能有首先填飽自己的肚子更重要的事?

沈飛真的是餓得太久了,因為工作方面的事情,沈飛一整天都是沒啥精神的,所以除了今天早上出發的時候,沈飛在路邊吃了幾個包子之外,整整一天,沈飛都沒有再吃一點東西。之前的他其實還沒有感覺到十分的餓,不過現在,看著這一桌子滿滿的美食,味蕾徹底被激發出了食慾,如果一頭大象是可以吃的話,他甚至覺得自己是可以吃下一頭大象的!

一頓狼吞虎咽,沈飛三兩下便將楚洛洛給自己夾的肉塊吃得乾乾淨淨,然而這麼一大碗肉塊下肚,沈飛卻感覺飢餓的肚子一點反應都沒有,不過好在這時,楚洛洛又夾了一小碗肉塊來到了小白龍的面前。沈飛才懶得講究什麼禮儀,雙手抱著肉碗便有是一頓狼吞虎咽,不一會的功夫,這一碗肉塊又見底了。

又一碗肉塊下肚,沈飛感覺自己的肚子就像是一個無底洞一般,還是沒啥感覺,就在他看向旁邊一盤那什麼芹菜肉絲,準備再次狼吞虎咽時,忽然他像感覺到了什麼,周圍一片寧靜。他扭頭看向一旁的楚洛洛,只見他唇齒微張,雙眼大瞪,一副被驚嚇到的樣子。

「你……,你又吃完了?」

沈飛是真的餓啊,雖然感覺到自己現在的狀態應該有些駭人,但他也懶得去理會楚洛洛的震驚,因為他已經伸出了自己罪惡的雙爪,面向了那份散發出陣陣濃郁鮮香的炒肉絲上面了。

楚洛洛十分『上道』的將身下的菜品全部推倒了小白龍的面前,不過看見小白龍猶如餓死鬼投胎,狼吞虎咽的樣子,楚洛洛卻暗暗生氣了。

看著桌上除了自己手中還端著一碗皮蛋瘦肉粥之外,桌上的菜品已去十之七八。楚洛洛嘖嘖稱奇,因為她發現即使吃了這麼多食物的小白龍,除了肚子變得有些圓鼓鼓之外,竟然沒有任何的異樣。要知道,這些菜可是相當於四五個人的飯量啊,別說一個人即使撐死也不見得能吃完,更何況一隻體型還比人小太多的貓?

楚洛洛用著勺子小口淺嘗起了手中這碗皮蛋瘦肉粥,她今天晚上的時候,其實並沒有吃什麼,之所以叫這麼多的夜宵,其實也是想自己也吃一點的想法,不過他是真沒想到這隻可愛的小白龍竟然有這麼強大的戰鬥力,滿滿一桌子菜,能夠吃得這麼一個精光,這還哪是貓啊!簡直對得起自己給他起的這個名字,小白龍!這傢伙是一條披著貓皮的龍吧!!

小白龍風捲殘雲般的狂吃,讓楚洛洛以為自己今晚估計會餓一會肚子,好在她發現這小白龍好像對其他的菜品表現出強大的食慾,卻惟獨對自己面前這碗皮蛋瘦肉粥不感冒,她不禁心中暗暗鬆了一口氣:「估計它,不喜歡喝粥,看來今晚自己也不至於餓肚子了!」

但楚洛洛其實不知道的事,這傢伙,其實是因為蹭吃蹭喝,一個人吃了那麼多難得的不好意思,故意給楚洛洛留了那麼一碗粥的…… 眼看童言走向火虺,小黑當即開口道:“大哥,你要幹什麼?”

童言聽此,扭頭答道:“我要看看這火虺的肚子裏到底裝着什麼,不用擔心,我不會有事兒的。 ”

小黑一聽,趕忙快步上前道:“大哥,還是我來吧。如果這火虺的肚子裏有毒呢?我百毒不侵,比你要安全的多。”

童言對小黑真的有點兒無語了,什麼事兒他都搶着做,倘若出了什麼意外,童言又該如何自處?

“小黑,還是我來吧。這等小事兒,還需要爭搶嗎?”

小黑嘿嘿笑道:“正是因爲是小事兒,才應該我來做。趁我走之前,我只想多幫你做些事情!”

“走之前?你要走了嗎?”

小黑點頭笑道:“是啊,處理完這裏的事兒,我就得先走了,不過我很快就會回來。之所以沒有提前告訴你,是怕你捨不得我。嘿嘿……”

是啊,童言當然捨不得他。畢竟他們一起經歷了很多事情,但童言也不會阻止他,因爲童言知道,他是想回去看看寒玉靈了。

“好吧,那就交給你了。記得不要傷到那條火虺,把它肚子上的線挑開就行了。”

小黑點了點頭,隨即快步走到火虺的跟前。這火虺雖然還沒有死,可也徹底的昏迷了。

也不知道那惡賊究竟對它做了什麼,實在令人憤怒。

六宮無妃 小黑在火虺的面前站定,稍稍彎下腰,就要用自己鋒利的指甲去挑開火虺肚子上的線。

而就在這時,躲在角落裏的惡鬼們突然瘋狂的向他撲了過去。

童言見此,趕忙左右連續拍掌。惡鬼雖然數量不少,可在童言的面前實在不堪一擊。

掌風襲至,惡鬼紛紛震退,哪裏還敢再上前一步,除非是不想活了。

小黑沒有理會這些,直接挑斷了幾條線,緊接着,就看到如墨一般的黑氣直接從縫隙之中涌了出來。

童言一看,立刻提醒道:“小黑,多加小心。”

小黑眉頭一皺,當即加快速度,隨着他挑開的線越來越多,那火虺圓鼓鼓的肚子也隱隱有了漲裂之勢。

隨着最後一根線挑斷,只聽到“嘩啦”一聲,一個巨大的黑色蠶蛹竟從這火虺的肚子裏掉落下來。

黑色的蠶蛹上滿是黑色的黏液,還散發出濃重的黑氣,與其說是蠶蛹,更像是活胎。

在這黑色蠶蛹掉下來的一瞬間,小黑及時的向後跳開,可那從蠶蛹上溢出的黑氣還是將他包裹在其中。

雖不知道那黑氣是否有毒,可是臭氣熏天。童言隔着這麼遠,都能聞到。

小黑是冰龍,當然不在乎這些。可童言就不同了,他是人,所以他第一時間摒住了呼吸,並將天行罡氣施展出來,用以阻隔那些正四下擴散的黑氣瀰漫而來。

小黑盯着那黑色蠶蛹看了看,立刻向童言問道:“大哥,怎麼處置這東西?”

童言可沒有心情去看這蠶蛹裏到底裝着什麼,他來此的目的主要就是爲了搭救那條火虺。至於這泛着惡臭的黑色東西,當然是毀便毀。

“直接用你的冰焰燒了,以絕後患!”

小黑聽此,也不含糊,一口藍色冰焰當即被他噴了出來。小黑的冰焰可不簡單,比尋常的火焰強的太多。正常的火焰都是以高溫而焚燬東西,而這冰焰是以極致的寒氣凍毀東西。哪個更高級,不用說也知道。

隨着小黑這一口冰焰噴出,地上黑色蠶蛹冒出的黑氣更濃了。估計這孽障是想用黑氣抵擋藍色冰焰,但很可惜,那黑氣根本無法抵擋。藍色冰焰迅速的便將黑色蟬蛹包裹其中,而那些黑色也在此時停止了溢出。

小黑沒有耽擱,噴完冰焰就是一腳。只聽到“砰”的一聲響,黑色蠶蛹的外殼怦然破碎。可沒想到的是,這裏面的東西竟然毫髮無損。

凝神一看,好傢伙,這黑色蠶蛹之中怎麼是這樣的一個東西?這他孃的到底是什麼啊?

只見此物,長得很像小孩兒,但也僅僅是上半身,而它的下半身則是一條長着肉鱗的蛇尾。這東西全身都是紅色的,在它的額頭上還有一根只有拇指大的尖角,兩顆鋒利的獠牙從它的嘴中冒出,臉上黑不溜秋,一看就非善類。

可小黑看過之後,卻一下子愣住了,一時間也忘記了再次噴火。

緋聞天后:王牌總裁慢慢來 那東西閉着雙眼,好像還在沉睡,可童言知道,此物絕不能留,若是被它長大,估計免不了貽害世人。

“小黑,你還愣着幹什麼? 一婚二嫁 快點兒用冰焰燒了它!”

豈料這小黑聽過之後,竟然有些於心不忍的道:“大哥,這不是妖孽,這是蛟啊!我就是黑蛟成龍,現在你又怎能讓我傷害同類呢?”

童言一聽此言,突然想到了陳瞎子之前說過的活屍化蛟之法。難不成這就是活屍化蛟之法的產物?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