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很想要她,瘋狂的想要她,可不是在這樣的情況下。

“馨兒。”他輕聲呼喊着他,看着她微顫的睫毛如同蝶翼般漂亮,美麗的臉龐上透着一股潮紅,綻放出迷人的光澤,嬌豔欲滴的紅脣,更是引人入勝。

沒想到,還是沒能等到他們的洞房花燭夜。

他不能看着她這樣難受,得不到解脫,那種生不如死的感覺,他不忍心讓她去承受。

嶽桐梓壓着她的身子,緩緩倒在牀榻上。

懷中的柔軟令他的手臂漸漸的在她纖細的腰上收緊。

女子身上散發出來的淡淡清香,和溫熱的氣息,讓他心頭盪漾。

她對他的誘惑力一向很大,他的呼吸變得緊促困難。

嶽桐梓低頭,帶着一股霸道的力量,淺嘗輒止,漸漸的變得纏綿,掠奪屬於她的每一寸甜蜜。

盡情的索取,強烈的男性氣息侵略着馨兒身上的每一個角落。

令她無力的癱軟在他懷裏。

經過幾日的相處,嶽桐梓吻早已經不在生澀,馨兒漸漸的沉淪於其中。

纏綿而深情的吻,勾起兩人身體最深處的熱切渴望,空氣中持續的升溫着。

馨兒身上的衣服,已經在他的攻勢之下逐漸褪盡。

在接觸到她柔如膚若凝脂般的肌膚,他變得異常貪婪,帶着炙熱和狂野也的力量,漸漸淹沒一切。

嶽桐梓微微擡眸看着懷中的女人,她臉蛋酡紅,透着剔透的光澤,美眸迷離,美得動人心魄。

嶽桐梓嘴角不由自主的勾了勾,眼底帶着深深的笑意。

迷人的小東西!

隨即,他低頭,賦予女人渴望的一切。 馨兒感覺自己整個身體都要燃燒起來了。

尤其是男人的大手,有意無意的碰着她的肌膚的時候,她整個人都在顫慄着。

“嗯……”輕輕的申銀聲,讓嶽桐梓的眼神變得更加的幽暗,呼吸也越發的混濁。

懷中的柔軟令岳桐梓達了忘我的禁地。

“馨兒。”嶽桐梓低醇好聽的嗓音動情迷人。

馨兒早已經迷失在他的柔情裏。

酡紅的身子散發出藕般誘人的光澤。

嶽桐梓貪婪的享受着她的美好。

這是他最心愛的人,在他心中如仙女一般的存在。

看着懷裏的柔軟已經準備得差不多的時候,嶽桐梓睜開眼眸,嘴角邊緩緩勾起一抹幸福的笑意。

他快速地低頭,吮吸着她柔軟的脣瓣。

輕輕的闖入那柔軟的世界裏。

“嗯!”撕裂的疼痛讓馨兒的理智恢復了很多。

“嶽哥哥……痛!”

軟綿綿的聲音,還有那微微緊張的身子,讓嶽桐梓忍不住低吼一聲。

“馨兒,一會就好了。”柔軟的聲音,讓馨兒漸漸放鬆了自己。

嶽桐梓感受着她的變化,俊美無雙的臉上,柔光晶瑩剔透,呈現出了他最溫柔似水的柔情。

不是每一個人都能遇見愛,但是他遇見了,不是每一個字都能解讀感情,但是愛做到了,不是每一個人都能讓我傾心,但是你做到了,馨兒,我愛你!

房間裏,譜寫着愛的旋律,幸福在不斷的蔓延。

……..……………………

當嶽桐梓這次出現在宴會的時候。

客人早已經走得差不多了。

看到跪在地上的江蘭欣,他的眼底充滿了陰鷙的光芒。

江子墨上前一步,目光深深的看着嶽桐梓。

淡淡地說道:“是蘭欣想嫁給你,派人在飯菜裏動手腳,這是本世子的錯,沒有做到面面俱到,讓馨兒中了毒。”

江蘭欣聽到嶽公子三個字。

她猛然的回頭,帶着楚楚動人的淚光。

“嶽公子,我不是故意,我只是想嫁給你而已!”

嶽桐梓聽着,心裏毫無一點憐惜之意。

他冰冷的聲音如一道利刀,狠狠地刺入江蘭欣的心臟裏:“如果知道有今日,本公子當天就不會救你,死在那些強盜手中,可能更適合你。”

江蘭欣的哭聲,戛然而止!

瞪大眼睛怔怔的看着他,好一個無情的男子。

彷彿自己見到的溫柔的嶽公子,都是錯覺一樣。

嶽桐梓看向江子墨,:“這件事你們必須給雲城一個交代,否則,這件事情不會善罷甘休!”

江子墨目光冰冷的看着他:“我們會讓蘭欣得到應有的懲罰的。”

嶽桐梓一聽,目光越發的冰冷無情。

手中甩出一道勁氣,划向江蘭欣的手臂。

“啊!”江蘭欣手臂上傳來劇痛,頓時鮮血淋漓。

看着男子臉上都無情,她瞬間驚醒了,這樣的男人,溫柔只會給他心愛的女人。

只是,她明白得太遲了。

她面如死灰的癱坐在地上眉宇之間透着前所未有的絕望。

“她的懲罰,會由我的人上報到雲城,如果你們西北王府敢包庇,你們自己也是自己後果的。” 嶽桐梓說完,轉身離開。

那個女人已經被他廢了一條手臂,也算是爲馨兒報了仇。

他很想殺了她,可是他知道善良的馨兒一定不忍心這樣做。

他夢想着的洞房花燭夜,硬生生地被人給破壞了。

“嶽公子,請等一下!”江子墨上前一步。

嶽桐梓停下了腳步,沒有回過頭來,只是溫潤的眸子變得幽深。

“馨兒她……”江子墨不放心馨兒。

可是,他現在還有什麼資格去關心她,都是因爲他,馨兒纔會受到這樣的傷害。

“馨兒沒事!”嶽桐梓說完,決然的離去。

江子墨看着他的背影,雙拳不由自主的緊握在一起。

這段難以割捨的緣分,也在今夜劃上了句號。

馨兒,對不起!真的非常對不起!

江子墨在心底說話這句話後,猛然地轉身。

冷眼看着江蘭欣,無情的聲音貫穿江蘭欣的耳膜:“來人,將這個惡毒的女人關入大牢中。”

“是,世子。”寧武得令,讓人拖着絕望的江蘭欣離開。

江子墨轉身看着漆黑的夜空,心裏一片孤寂於蒼涼。

看着那若有若無的月光,馨兒,祝你幸福。

江子墨突然也幸福的笑了笑。

很多年以後,他開始相信,所謂愛情,都是因爲寂寞,在那個瞬間,很多年以後,開始相信,有些事情或者有些人,永遠都是心底的想念。

馨兒,最後想對你說一句話,馨兒,我愛你!

江子墨轉身,孤獨的背影漸漸消失在夜空裏。

……………………

十天以後,嶽桐梓帶着馨兒回到了雲城。

而嶽桐梓帶着馨兒,在當天就取得了蘇紫陌和沐雲軒的同意。

兩人的婚期定於六月十六日。

沐雲軒的要求,婚後,兩人必須在雲城居住。

對於沐雲軒來說,是想把女兒放到眼皮子底下疼愛。

嶽桐梓本就喜歡和他們一家人住在一起,也欣然的答應了沐雲軒的要求。

雲城接二連三的喜事,可謂是喜事不斷。

六月十六日,雲城張燈結綵,賓客滿座,依然一片喜氣洋洋。

嶽桐梓只有他自己一人,很多事情都是默孃親手爲他操辦的。

而所有的一切,也由雲城準備。

少了討親這一環節,到是省了不少事情。

一對新人只要等到吉時到了去拜天地即可!

馨兒的房間裏。

只有蘇紫陌和馨兒。

馨兒一身大紅色喜裙,眼底帶着濃濃的幸福。

“馨兒,看你,都笑得快合不攏嘴了。”蘇紫陌看着女兒也要嫁人了,心裏非常的捨不得。

在自己孃親面前,馨兒也很放的開。

“孃親,嶽哥哥是馨兒一直想要嫁的男子,當然開心啦。”

“嗯!只要你幸福就好!”蘇紫陌輕輕拉過她的手,目光慈愛的看着女兒,“馨兒,孃親這一輩子最幸福的事情就是嫁給了你爹爹,孃親也希望你一輩子幸福下去。”

馨兒快速地點了點頭:“孃親,馨兒會的。”

蘇紫陌起身,將女兒擁在懷裏。

心裏有着太多的不捨。

前段時間,爹爹在忽然之間找到了鳳絕吟的史記。

也許,在過幾十年,她又會應了鳳絕吟的劫。 “孃親,馨兒一定會很幸福的,嶽哥哥很愛很愛馨兒。”馨而仰頭,笑吟吟地看着孃親。

蘇紫陌眼底一片柔軟,腦海裏回想起小時候柔柔弱弱的馨兒,如今已經長得亭亭玉立,今日,將是她一生最幸福的時候。

今日的馨兒,美得動人心魄。

這時,門口出現了一抹高大的身影。

沐雲軒含笑的走了進來,一張俊美無雙的容顏,依然微有一絲歲月的痕跡,反而成熟而又有魅力。

看着她們母女二人,他的眼底一片溫柔。

“怎麼了,馨兒,捨不得你孃親嗎?”

馨兒快速地擡頭,開心地說道:“爹爹,馨兒都捨不得你們,不過以後能和爹爹和孃親生活在一起,馨兒一想想就覺得很幸福,很幸運。”

“你這小丫頭。”沐雲軒笑了笑,最捨不得就是女兒了。

他走過去,擁着妻子,看着女兒,幸福在一家三口之間蔓延。

吉時一到,沐雲軒和蘇紫陌親自送馨兒去了凌霄殿。

親手交給一身大紅色喜袍,俊逸得人神共憤的嶽桐梓手上。

這一次的主婚人,一樣的是沐雲寒。

當幸福的鞭炮響徹雲霄的時候,在滿座賓客們的笑聲裏。

穿着一身紅色喜衣的沐雲寒高聲大喊。

“一拜天地!”

一對新人跟着他的喊聲行禮!

“二拜高堂!”

兩人對着主位上的沐雲軒和蘇紫陌恭恭敬敬的一拜。

“夫妻對拜!”

嶽桐梓看着馨兒幸福的笑了笑,那笑容美的令人心醉。

在最好的年紀,最好的時光裏,他們收穫了一份真愛!

也將愛着彼此,直到天荒地老。

兩人對着彼此深深的一拜。

“送入洞房!”

嶽桐梓牽着馨兒的手,在大家的恭賀聲中,緩緩往新房走去。

蘇齊和蘇櫟相視一笑,都希望妹妹從此以後能幸福!

兄弟二人也起身招呼賓客。

有了兩個了不起的兒子,蘇紫陌和沐雲軒和客人們打招呼之後,也回房休息。

嶽桐梓和馨兒的新房,也在雲霄殿裏。

新房裏,燭火幽暖,喜氣洋洋。

嶽桐梓看着坐到牀榻上的新娘子。

他一步一步走過去,薄脣勾起一抹幸福的笑容。

他,終於娶到馨兒了。

他,終於和心愛的人成婚了。

他白皙的手指,一點一點的將紅蓋頭掀開。

一張美的動人心魄的容顏,緩緩的出現在他的眼裏。

嶽桐梓看着如此誘人的人兒,心狠狠地一抽,眼神也變得越發的炙熱。

他的馨兒真美!

馨兒美眸看着他,緩緩一笑。

她,終於嫁給她的嶽哥哥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