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從試煉大陣之內,帶出的那些異獸,可不是帶出來玩玩的,那傅蒼天布置那片原始叢林,葉飛可謂極其看重,此人與他的想法不謀而合。

「轟隆!」

就在葉飛思索之時,莊園的前院內,陡然傳來一聲悶響。

葉飛眉頭微皺,在他的感知之下,此刻四周空氣中的溫度,頓時下降了數倍不止。

「這股力量…」葉飛靈識攤開,在查探清楚之後,他臉上的表情不禁有些哭笑不得。

輕輕搖了搖之後,葉飛身形一晃,他的身形隨即消失在了原地,向著前院的方向閃動而去。

此時葉家莊園,前院的那處空地之上,陣陣幽藍色的光芒閃動,四周空氣中寒意迫人,半空之中一位妙齡少女,手持一把月牙形的彎刀,正一臉的笑容發動攻擊。

「虎子叔,你別跑!」

「青木道長說你的實力最近精進了不少,想要找人切磋,靈兒這不是在陪你嘛。」半空之中的少女,正是葉靈無疑。

自從她的哥哥為她改造身體之後,可謂是個這個小丫頭,打開了一道新世界的大門在。

一天到晚並沒有發心思放在修鍊上,不知是不是與葉飛血脈相連的關係,這丫頭越來越喜歡武道切磋了,沒事就追著崔虎滿莊園跑。

「我的姑奶奶您行行好,收了您拿把彎刀吧。」

「青木那個蠢貨,等虎爺躲過這一劫,定要拔了你的皮!」崔虎一年的苦悶之色,身形連連閃動,帶出數道血紅色的虛影。

此時的他為了為了躲避巫刀之力,已然運轉起來體內的氣血之力,他與葉靈雖然實力差不多,但靈器之威絕不是同等境界下能一直一戰的。

「不行…沒這把刀,靈兒打不過你,你皮太厚了。」葉靈臉上的笑容,帶著幾分調皮之色,手中的彎刀同時揮下。

她這一刀之力,可謂是威力不俗,巫刀上的寒氣再度暴漲。

只見一道幽藍色的刀刃,瞬間有如劃破了天空一般,其內隱約可見一條奇異的怪魚若隱若現,向著下方之人襲卷而來。

「又是這招,等葉小爺出關,虎爺說什麼也要討要一件靈器。」崔虎忍不住咬了咬牙,他之前面對先天強者,都沒有這麼憋屈過。

那把詭異的彎刀內,似乎蘊含著一股奇異之力,能夠破開他的血氣防禦,使得他根本無法與葉靈一戰。

而且這姑奶奶是身份特殊,崔虎哪裡敢真正動手,只能每天被追著滿莊園亂竄。

此時的葉飛站在半空之中,看到院中的情景,他臉上的笑容,也是忍不住更盛了幾分,看了他不在的這段日子,崔虎顯然是吃了不少苦頭。

就在葉飛準備出手制止之時,他的目光忽然一閃,抬頭望向前方的半空之中,。

隨著他的目光望去,只見一道漆黑的劍芒陡現,以極快的速度在半空之中劃一道長虹,可謂是瞬間擋在了那崔虎的跟前。

空氣中隱約多了幾分陰煞之氣,這道黑色的劍芒速度之快,趕在葉靈的攻擊落下之時,與碰撞在了一切。

「砰…轟隆!」伴隨著一聲震耳的巨響,無形的反震之力,向著四周橫掃開來。

半空之中的葉飛,此時忍不住眼前一亮,臉上的笑容多了幾分溫和之色。

「藍菲么,這一劍之力,足以斬殺築基中期的武道中人。」葉飛感受著那道黑色劍氣內的力量,臉上不免露出欣慰之色。

華東武道大會過後,他就葉家之人分開,這才過去短短一個多月,藍菲居然直接突破了築基初期。

這樣的速度,比起葉飛來說,可謂是不遑多讓。

隨著空氣中狂暴的力量散去,崔虎此時額頭不免冒出冷汗,在反應過來之後,他的心中暗自慶幸那小丫頭的一擊之力,要是真的砸在他的身上,他還真有些吃不消。

「靈兒,別在胡鬧了,你哥還在家呢。」遠處一道溫柔的聲音傳來,隨即出現的是藍菲的身影。

那一襲白色的緊身衣裙,似乎始終如一,臉上帶著溫柔的微笑,動身的身姿落在前院地面之上,正緩步向著前方走來。

藍菲依舊是那麼的美麗動人,許是因為修鍊功法與黑色短劍的關係,在她那柔情似水的身形下,隱約透著一股奇異的氣質,讓人望之矚目。

「菲兒姐姐,我哥一回來就躲地底下去了。」

「這都三天了,哼,也不知道出來陪我玩…」葉靈輕撅著小嘴,身形也是隨之落在了地面之上,乖巧地站在了藍菲的身旁。

藍菲微微一笑,如同葉飛一眼,輕輕地搖了搖眼前這個小丫頭的腦袋,滿臉的溺愛之色。

「崔虎多謝大嫂救命之恩,您要是晚來一步,虎子今日估計要栽在這小丫頭手中。」崔虎連忙走上前來,開口的同時可謂是一臉的委屈之色。

藍菲臉上的笑容不變,是轉頭頭來看了崔虎一眼,隨即開口笑道:「你修鍊的功法特殊,受點傷對你的修鍊有好處的。」

關於對出的修鍊之法,葉飛之前曾與藍菲談起過,在葉家這崔虎算是極為特殊的一個。

他修鍊的戰神訣,可是葉飛記憶傳承中的原版,與隱龍成員的有些不同,可以說是要高出一個層次,待突破築基境的限制之後,戰力可謂極其恐怖。

「這個…」崔虎下意識地抓了抓額頭,隨即咧嘴一笑沒有多說什麼。

半空之中的葉飛,望著前院內的情景,微笑著點了點頭,他不在的日子裡,藍菲將葉家打理的井井有條,葉靈那小丫頭,似乎也很依戀她。

這一點方葉飛極為放心,有藍菲在葉家,他今後可以把更多的精力都放在修鍊之上。

沉默片刻之後,葉飛臉上帶著淡笑,很快出現在了三人的視線之中,以他的實力若是主動散出氣息,憑藉葉家之人是完全感應不到的。

「菲兒。」葉飛臉上的表情溫和,緩步走到了藍菲跟前。

藍菲臉頰微紅,輕嗯一聲之後,抬頭望著眼前之人,她臉上的笑容帶著滿足之感,只要能夠看到葉飛平安歸來,對於她來說就以及足夠了。

此時的葉飛,深深地看了眼前之人一眼,隨即伸出雙臂,將其湧入了懷中。

這個女人為葉家付出了多少,他的心中極為清楚,二人之間無需多少言語,一個簡單的擁抱,似乎就能都詮釋一切。 「回家就好,葉家有我在,你不用過多的擔心。」藍菲輕靠在跟前人的胸膛之上,一臉的幸福之色,那輕柔的聲音讓人心神都為之平靜下來。

葉飛微微點頭,他輕撫著懷中人的長發,此時心中暗自發誓定要想辦法將葉家之人,全部帶入先天之列。

如若不然,到最後看著自己的最重要的人,在自己的眼皮底下老去,這種感覺葉飛絕不想去體會。

「羞羞臉,哥你就知道欺負菲兒姐姐。」葉靈撇著嘴唇,調皮地吐了吐舌頭之後,便是身形一晃,直接消失在了前院之內。

因為葉家的重建,葉靈內心深處那調皮的性格,慢慢彰顯出來,但她一直是個極為懂事的女孩。

「咳咳…咳。」崔虎乾咳兩聲,向著葉飛一抬手后,隨即也是轉身離去。

連那小丫頭都知道迴避,他儘管感應慢了些,但也是個明白人,也是很快消失在了前院之內。

不多時,整個莊園的前院,就剩下了藍菲與葉飛二人。

葉飛微微一笑,全身的靈力湧現之下,二人的身形慢慢升向了半空之中,很快整個葉家莊園,便是落入了二人的視線之中。

「我準備在莊園的後院,建造一座須彌大陣,將你的靈識融入其內,這座陣法今後也交給你來控制。」葉飛抱著懷中人,低聲開口笑道。

「什麼是須彌大陣?」藍菲臉上不免露出疑惑之色,隨即立刻開口問道。

葉飛微微一笑,隨即他的眉心之內,一縷青氣浮現而出,隨即融入了藍菲的體內。

藍菲整個人身形一顫,她的腦海之中,頓時多出了諸多奇異的陣法繪製符文印訣,已經一些陣法的領悟之道。

「這就是…陣法。」藍菲眼中閃過一道精光,感受著腦海中的印訣,她的心神忍不住有些微顫。

這些對於陣法的領悟之道,對於武道眾人來說,可以說是有著不可估量的價值,葉飛對於身旁之人,自然是毫無保留的傳授。

他知道藍菲的性格,若是二人之間實力相差太遠,藍菲心中定會產生一些想法。

在藍菲感受陣法之道的時候,葉飛同時緩緩抬起了手掌,一株當著靈光的奇異花草,出現在了他的掌心之中。

此物形如樹枝,有著六片泛著靈光的葉片,根枝呈淡青色,其上隱約有經體脈絡浮現,給人的感覺詭異無比,但又透著一股磅礴的生機之力。

「這株千年衫草,是我這次去燕京所得,可以助你踏入築基後期。」葉飛臉上的依舊,緩緩開口說道。

他自己的實力,已經踏入了先天中期,在服用這顆衫草,也不可能在短時間內踏入後期,不如將其交給藍菲,如此一來才能發揮出藥材的最大功效。

「我不要,千年藥草很難尋到的,你才是葉家唯一的支柱。」藍菲轉過頭來,臉上的表情露出認真之色。

她再也不是剛入葉家的那個小女孩了,踏入武道界之後,她也是深刻明白武道世家之間,表面上看似和睦但實則紛爭不斷。

藍菲能夠將葉家打理的井井有條,可見她是個顧全大局之人,這等靈物她自然不會輕易手下。

「我的實力剛剛突破,這株藥材對我無用。」

「而且有句話你說錯了,葉家的支柱不光只有我…」葉飛神情柔和,他的雙眸中閃動這微光,望著眼前之人輕聲開口說道。

他說完之後,便是抬手一揮,運用先天之力將千年衫草包裹,不等身邊之人在多說什麼,便是將其融入了藍菲的體內。

通過先天之力,葉飛能夠將千年衫草的藥力,在藍菲的體內慢慢分解,這樣一來可以使藥力不會流逝半點,讓其順利踏入築基中期。

藍菲心神一顫,那雙靈動的雙眸內,隱約有了些許的閃爍。

「嗯。」藍菲將頭再度埋進了身旁之人的胸膛,她此刻心中的感動,怕是唯有她自己才能深刻體會。

無論是剛入葉家之時,對於金陵集團的付出,還是在踏入武道界之後,她拚命地提升實力,這些都僅僅只是為了一個目的,那就是得到葉飛的認可。

藍菲是個聰明的女人,她知道該如何抓住一個人的心,這一刻她做到了。

葉飛淡笑一聲,隨即不在多言,他帶著藍菲向著莊園後院的方向閃動而去,不多時二人的身形,便是出現在了後院的半空之中。

「這裡今後就是我葉家之人今後的試煉之地,我們一同來完成它。」葉飛全身的靈力湧現,揮手之下無數的靈光,從他的指尖之內併發而出。

不下數十件先天法器,已經幾十件普通法器,此刻忽然浮現在了半空之中。

布置須彌大陣,就是是葉飛如今的實力,想要圈出一處如隱龍基地內的試煉之地一樣的空間,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不過他手中的法器不少,實力不夠法器來湊,只要給他一點時間,想要布置出須彌大陣問題不大。

「你怎麼有這麼多法器?」藍菲臉上不免閃過一絲吃驚之色,此時忍不住開口問道。

她知道葉飛手中的寶物不少,她自己的黑煞短劍,已經葉靈的巫刀,都是不可多得的至寶。

除去了這些之外,藍菲也是沒有想到,葉飛一出手就是大幾十件法器,她的太爺爺告訴過她,在武道界法器可謂儘管不少,但也是極為珍貴之物。

如今到了葉飛這裡,彷彿不要錢一般。

「這個…好心人送的。」葉飛面露靦腆之色,低聲回應了一句。

藍菲聞言不免輕捂著嘴唇,臉上忍不住露出了笑容,她記得藍家好像也送過葉飛不少法器。

儘管沒有解釋太多,藍菲心中也是心知肚明,她並沒有多問,無論葉飛做過什麼,她都會無條件地站在他身後支持他。

「將你的真氣,融入這些法器之內。」葉飛淡笑一聲,手中同時不斷掐訣,向著強的半空之中打出。

一旁的藍菲聞言,身上的氣息隨即凝聚,她的跟前一股無形的幽黑煞氣,在半空之中慢慢凝聚成型,化作了一把短劍的模樣。

此劍並非她體內的靈器,而是藍菲的真元所化。

幾乎沒有任何猶豫,藍菲抬起了玉手,向著前方一點而去,那把無形的黑色短劍,便是劃過一道黑芒,融入了最跟前了一件法器之內。

緊接著從法器的另一半,再度浮現如同穿過一般,向著另外一件法器襲卷而去。

短短不到數十秒中,藍菲凝聚的黑色短劍,在穿過最後一件法器之後,隨即消失在了半空之中。

「陣起。」葉飛忽然發出一聲低喝,掌中的符文隨即打出。

四周的空氣之中,傳來一陣無形的震動,整個葉家莊園的大地,此時都是為之一顫。

強悍的靈力威壓,在半空之中不斷擴散,原本凝聚在葉家上空的嗜靈陣,此時都隱約出現的不穩的情況,葉飛掌中的符文,將半空之中的法器全部鏈接在了一起。

如此大動靜,自然引起了葉家之人的注意,崔虎與葉靈二人,首先出現在了後院的邊緣,望著半空之中的二人,他們臉上露出了不解之色。

不多時,青木等人也是同時從遠處趕來,一番詢問之後也是一臉的疑惑之色。

「葉小爺,這是準備幹什麼?」

「不知道,這麼大的動靜,莊園的陣法好像承受不住了…」

「…」

崔虎抓了抓腦袋,此時望向身旁的幾人,眾人也是忍不住紛紛開口議論道。

唯有葉靈一臉的興奮之色,望著半空之中閃耀的靈光,看上去似乎很有興緻一般,如同看到了什麼好玩的東西。

「他在布置陣法。」後方一道輕盈的聲音,忽然在眾人的耳邊響起。

正是那藍蒼與朱時水二人,這說話之人正是朱時水無疑,他對於陣法之道還是有著一定的了解的,瞬間就明白了葉飛的舉動。

「朱兄,你可能看得出,他布置的是什麼陣法?」藍蒼也是一臉的好奇之色,看了身旁之人一眼后,隨即不禁低聲開口問道。

他的這話一出,崔虎,青木等人,也是不約而同地裝過頭來,把目光落在了朱時水的身上。

朱時水眼中閃過一道精光,抬頭望著半空之中,過了許久之後,才緩緩收回了目光,掃向跟前的眾人。

此時葉家眾人,見此情景都是一臉的期待之色,若是不知陣法的話,今後葉家莊園凝聚靈氣的效果,定是好超過現在,對於他們得修鍊也有著極大的好處。

「一陣極為不俗的大陣。」朱時水看了眾人一眼,隨即緩緩開口回應道。

聽到他的話語,葉家眾人不解微微一愣,在反應過來之後,崔虎頓時忍不住走上前來,狠瞪了朱時水一眼。

「誒,我說你這個娘娘腔,說話能不能說清楚,到底是個什麼樣的陣法,比起之前的嗜靈陣有什麼不同嗎?」崔虎盯著前方之人,大聲開口說道。

這些人一直打在葉家莊園之內,心中也都默認了自己是葉家之人,彼此之間的關係還算不錯。 朱時水並沒有動怒,只是輕瞥了崔虎一眼,那目光之中透著鄙視之色。

「本座要是知道這是什麼陣法,何必跟你在這廢話。」朱時水低喝一聲,隨即懶得理會崔虎,而是抬頭將目光凝聚在了半空之中。

他的性格向來如此,葉家之人也早就習慣了,而崔虎顯然是習慣不了。

「你…你這個。」崔虎面色一怔,一時間有些語塞。

一旁的眾人聞言,臉上此時都是忍不住有些憋笑。

後方的藍蒼隨即走山前來,向著二人擺了擺手,隨即抬頭望向了天空。

「雖不知是什麼陣法,他用了這麼多想他法器,陣成之後的效果,絕對在嗜靈陣之上。」藍蒼臉上帶著微笑,他的話語較為中肯。

葉家眾人也是紛紛點頭,一旁的崔虎在等了朱時水一眼之後,也是不在多問隨即望向半空。

此時的半空之中,葉飛全身的靈力,已然運轉到了極致,先天中期強者的壓迫之力,讓下方的葉家眾人,都是忍不住內心震撼。

「葉小爺,又變強了!」崔虎眼中露出狂熱之色,忍不住開口地低語道。

其他的幾人,臉上的表情各異,但眼中都閃過一絲堅韌之色,連葉飛都這般努力在提升實力,他們今後在修鍊斷然不能在怠慢了。

大家都是武道中人,青木等人深知,若是他們與葉主的實力相差太遠,也沒有臉在繼續留在葉家了。

半空之中葉飛嘴角泛起淡笑,他們看了下方的眾人一眼,向其微微點頭之後,再度手中掐訣,伴隨著身上散發出來的靈力,凝聚出一團泛著耀眼光芒的靈球。

這個奇異的靈力球體,立於法器的中間,開始不斷的旋轉壓縮起來。

四周法器之中的力量,更是伴隨著符文印記,瘋狂地向著光球之內湧入,使得這球體在壓縮的同時,慢慢的膨脹起來。

「壓縮空間之力,是須彌大陣的關鍵。」葉飛凝聚出靈力球之後,臉上的表情隨即變得嚴肅了幾分。

隨著他手中的印訣出手,此刻最為震撼的,當屬靠葉飛最近的藍菲無疑,因為法器內融入了她的真元之力,她能夠清晰地感受到,前方那個光球內蘊含的力量。

「這就陣法的力量嗎…」藍菲目光閃爍,全身的幽芒不免一顫,她的眼中閃過一道倔強之色。

對於方才葉飛融入她識海內陣法之道,此時的藍菲感受得更為深刻了一下,她心中暗自做下了決定,在努力修鍊的同時,一定要將陣法之道領悟到大成。

葉飛此時全部精力,都投入在了大陣的布置之上,他眉心的先天之力,更是毫無保留地向著四面八方擴散開來。

隨著時間的推移,莊園後院上空的靈力球,越發的壯大起來慢慢覆蓋了整個後院的天空。

「菲兒,用心感受這座大陣,此陣內蘊含的符文印訣,對於你今後領悟陣法有著很大的幫助。」葉飛望著前方的靈力球,此時不禁深吸一口氣道。

他轉過頭來,看了身旁的藍菲一眼,向其微微點了點頭之後,身形一晃之下便是直接融入了靈球之內。

藍菲站在半空之中,那張俏臉之上,此時露出了認真之色,隨即運轉體內真氣,直接在空中盤膝而坐,如同是在守護一般,默默地矗立在靈球的一旁。

下方的葉家眾人,此時不禁有些面面相覷,葉飛的忽然消失,更加讓眾人有些摸不著頭腦。

只是在看到藍菲的舉動之後,下方的藍蒼首先反應過來,隨即收回目光,掃了葉家眾人一眼。

「孫女婿這次所布置的大陣,應該是一道極強的陣法,可能需要一點時間,這期間絕不能讓外人進入陣內。」藍蒼說完之後,全身上的氣息凝聚,靈識隨即擴散至整個葉家莊園。

整個葉家除了葉飛與藍菲之外,在眾人心中分量最終的,當屬藍蒼無疑他的話自認無人反對。

在藍蒼的安排之下,崔虎等人紛紛退去,全部守在了莊園的門前,若是在這段時間,有人敢擅闖葉家若是沒有先天之力,估計是必死無疑。

後院之內,葉家眾人很快散去,唯有那朱時水,還留在了院內,他的目光一直緊盯半空之中的那顆靈力球,眼中忍不住閃爍著微光。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