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拿起庄哲手上的小碗仔細地看著。

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樂天的身上。

「有點意思……」

樂天嘟囔。

他伸出手指在血裡面沾了沾,然後看了看自己的手指。

「老莊……你來看。」樂天招呼。

庄哲過來看了看。

「你看到了什麼?」樂天伸著自己的手指。

庄哲看了看,一隻帶血的手指唄,還能有什麼?

「你的手指……」他回答。

「我讓你看血。」樂天瞥了他一眼。

庄哲仔細的看著樂天的手指,他終於發現了什麼。

「血裡面有藍色的東西!這是什麼?」他驚訝的問。

樂天嘿嘿一笑,他去洗了洗手。

「這位……呃,我該怎麼稱呼您?」一旁的女人看到樂天的笑容,她突然精神一振,急忙詢問。

「我叫樂天,您就喊我樂天就行了……我是山海市警局的顧問,對了,這位大哥是蘇紫影的師父?我是蘇紫影的姐夫……嫂子你也不用和我客氣。」樂天介紹道。

「你是紫影的姐夫?」床上的男人看著樂天。

「是的。」樂天點點頭。

這個男人看了看庄哲,庄哲點點頭,肯定了樂天的說法。

「樂天……那我就不和你客氣,你是不是有什麼辦法可以治好老李?」女人急忙問道。

樂天點點頭。

「真的?你真的有辦法治好我?」

女人還沒來得及激動,床上的男人倒是先激動了。

「有啊,其實很簡單……你只是被一道邪氣侵染了而已,只要將這道邪氣驅離你的身體,你自然不藥而癒。」樂天說道。

「邪氣?」庄哲一愣。

樂天點點頭。

「按照我的估計……當時李法醫你在癱瘓之前一定接觸過某種東西,正是這個東西導致了你的癱瘓!」他說道。

「什麼東西?」庄哲下意識的追問。

樂天搖搖頭。

「不好說……可能是某種生物,也可能是某種邪器!李法醫……老莊說你是在解剖屍體的時候突然暈倒?」他看著床上的老李。

李法醫點了點頭。

逆行的白衣天使 「說起來也奇怪,原本那具屍體的死因就非常詭異,我在解剖的時候已經是萬分的小心了,沒想到還是出了事!」他說道。

「那具屍體呢?」樂天問。

李法醫看了看庄哲。

庄哲一愣。

「你說的三年前那起懸案?那屍體到現在還在警局的冷庫裡面放著呢!」他說道。

樂天點點頭。

「等回去的時候,帶我去看看……」

庄哲無所謂的點點頭。

「樂天,你快點給老李治病吧……」一旁的女人忍不住催促。

樂天點點頭。

「把人抬到樓下。」他指著庄哲說道。

庄哲一愣,所有人都看著他,他也只好馬上走到床前,將李法醫背在身後快速的出了門。

「樂天,我需要準備什麼東西嗎?」女人詢問。

「唔……不需要準備什麼,家裡有熱水吧?沒有的話現在就燒一點。」樂天想了想。

「有的,家裡一直有熱水,老李大小便失禁,一直要用到熱水的……」女人點點頭。

「那就夠了,我們一起下樓去吧。」

樂天帶頭走了,女人鎖上了門跟在樂天的後面。

庄哲累得不行,雖然李法醫現在的體重也不足百斤了,但是這畢竟是五樓,他還要小心不要碰著李法醫,走的很慢……

樂天四下看了看,今天的陽光很不錯,溫度已經開始慢慢的逼近三十度了。

「把人放在地上就可以了。」樂天吩咐。

「你不是開玩笑吧?這地上曬了一個大中午,燙得很。」庄哲看著樂天。

「是你治病還是我治?你治的話你來!」樂天瞪著庄哲。

庄哲馬上不說話了。

這個王八蛋……本事大不大自己還不知道,這脾氣倒是不小!自己也真的是賤,明知道這傢伙不會和自己客氣,還特么去找不自在…… 張叔說他們調查糖糖哥哥的時候,發現了其中有很多的疑點。比如當時死的時候就非常的可疑。基本上可以說死因不明。當年的那家醫院裏也調查過了。前一天送進來的時候,各種特徵都正常。就是昏迷不醒。

但是第二天晚上,人就毫無徵兆的死了,而且從屍體的程度來看。竟然是死了一個星期以上的樣子。

聽到這兒的時候,我立刻想到了之前在楊家墳的那種情況。

果然,張叔他們也跟我有了一樣的判斷。 昭和貴妃 就是糖糖的哥哥在被送到醫院的時候“命”已經沒了。

更讓人費解的是,糖糖的哥哥是正在上課的時候趴在了桌上,本來同學都還以爲他只是上課睡覺而已。可是沒想到這一睡,就再也沒有醒來。

還有就是,最後的屍體。糖糖的家裏人把屍體送到了火葬場。而且火葬場也把骨灰給了糖糖的家人。但是讓人張叔他們調查的結果卻是,糖糖哥哥的屍體,就在送到火葬場當天就神祕失蹤,而火葬場送回去的屍體,只不過是臨時湊數的。

聽完張叔說的這些之後,我更加的好奇了,糖糖的哥哥到底是怎麼回事兒。

“其中有些事情還沒有調查清楚,不過可以肯定的是,也和那個神祕勢力有關係,甚至可能和一些養屍人有關。”張叔臉色有些嚴肅的朝着我說道。

“這些事情,那個丫頭應該清楚,葉子,這個任務就交給你了,去從那個丫頭嘴裏套話,把所有的真相全部套出來。”楊老爺子看了我一眼說道。

他們和我的想法一樣,糖糖肯定是知道一些事情的,所以現在想要了解更多的話,就只能從糖糖那裏當突破口了。

這些事情基本上都已經有了定論,但是還有一點不太清楚的,就是那個ktv到底是怎麼回事兒。現在基本上能夠肯定,之前從抓到的那個鬼,是聽從老王和一個山羊鬍子老頭的決定,收集一些能夠看到它的人的“命”的。

山羊鬍子老頭是冷叔的仇家,算得上是組織內部的人,看來組織裏面的人也在這裏有摻和,和之前的事情基本如出一轍。但是老王到底是誰,這也讓我有些好奇。

“那個人的身份我們還在查,不過葉子,你現在的任務就是去找那個丫頭問清真相,至於其他事情,我們來就行。”方大師拍了拍我的肩膀,讓我先行回去,至於羊駝子本來是想跟我一起走的,卻被楊老爺子給留了下來。

我知道楊老爺子把羊駝子留下來,肯定是要問這幾天的事情,人家爺爺管孫子的事情,我也沒有辦法摻和,所以只好獨自回去。

回到房子裏的時候,沫寒她們幾個都百無聊賴的在看電視,看我回來就趕緊問我們是不是能出去,她們今天都要上課的。

我也不知道是不是該把這些事情告訴她們,到最後,還是選擇沒有告訴她們,只是說楊老爺子讓她們最好還是待在房子裏,那邊正在想辦法讓她們好起來。

“糖糖,跟我過來一下,我有些事兒要問你。”在所有人奇怪的眼神中,我帶着糖糖走進了房間裏,本來林萌也跟着一起過來的,不過還沒等我說話呢,林萌就被糖糖自己給勸了出去,看上去糖糖好像已經知道了我要問什麼。

進入房間之後,我就跟糖糖面對面坐着,一時之間,我還真的不知道該從何問起。

“你是想問我哥的事情吧?”沒想到,最後竟然是糖糖先開口朝着我問道。

既然她開口了,那麼我也就不再猶豫,直接開口朝着她說道:“我想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關於你哥哥所有的事情。”

聽完我的話之後,糖糖就擡起頭來很仔細的盯着我,好像是在想什麼問題,好半天之後,才聽到糖糖嘆了一口氣,開始說起當年的事情。

糖糖的哥哥比糖糖也大不了多少歲,糖糖的哥哥從小就很照顧她,不管她有什麼事兒哥哥都會第一時間出來保護她,那個時候她會感覺她哥哥是天下最好的人,那時候也沒有人敢來欺負她。

但是就在那天,所有的事情全部發生了變化。在聽到哥哥生病的時候,她還沒有覺得有什麼事兒,尤其是醫生說,他哥哥一切身體機能都正常,就像是睡着了一般,她還在期待着哥哥能夠醒過來。

可是第二天從學校回來的時候,卻聽到哥哥已經死了,這讓她根本就沒有辦法接受。接下來的幾年時間裏,她幾乎都處於這種狀態。

不過就在一年前,正在她緊張的準備高考的時候,同學說有個親戚在外面找她。當時她也沒有在意,出去之後,就看到了一個穿着黑色衣服的人站在學校外面。當那個人轉過身之後,她一眼就認出來了那個黑衣人就是她的哥哥。

她哥哥已經死了幾年時間了,每年都會去掃墓,所以她不太相信眼前的這個就是她的哥哥。

但是眼前的那個人,跟她說了很多很多隻有她們兄妹兩個人知道的祕密,這才讓她不得不相信她的哥哥還“活着”,用另外一種方式活着。

“她說,只要我能夠考上大學,就能夠想辦法讓我也永遠的活下去,像他一樣,不畏懼死亡。”糖糖擡起頭來朝着我甜甜的笑了笑。

看到她這笑容,我感覺糖糖估計腦子有點問題了,她可能以爲之哥哥是因爲寵愛她,纔會有這個想法。

不過當她想要把哥哥帶回家的時候,哥哥卻沒有跟她一起走。

從那天之後,糖糖的哥哥就不再出現了,即使糖糖很想再見他一面。不過糖糖也沒有把那天的事情告訴父母,甚至有時候生活歸於平靜之後,她都會以爲上次的見面只是一場夢而已。

就這樣過了整整一年時間,當她來學校報到的第一天,再一次見到了自己的哥哥。這次的哥哥,看上去比之前不太一樣了,甚至讓她覺得有些害怕,雖然同樣是在對她笑,但是以前哥哥對她笑的時候,都是充滿了溫暖的,可是這回的笑,卻帶着詭異。

“那次她見你之後,說了些什麼?”我趕緊朝着糖糖問道。

“他說,快了,讓我再等幾天就可以了。”

“什麼快了?”我立刻繼續問道。

糖糖也搖了搖頭,當時哥哥就只是跟她說了這一句話,然後轉身就走了,當時見面的地方,正是在醫學院的那個假山上。

這也是爲什麼之後很長時間,糖糖都會站在窗戶口上往窗外看的原因。

幾天過後,糖糖的哥哥再一次來看她了,這次竟然直接來了宿舍,只不過剛進入宿舍之後,就立刻退了出去,甚至看向糖糖的眼神有些怨憤。 周宋 因爲他進入宿舍之後,看到了我在糖糖宿舍佈置的那些東西。

也是從那一刻起,糖糖才覺得,眼前的哥哥,真的不是以前的那個哥哥了,這也讓她非常的傷心。

“那天半夜你出去,也是被他帶走的嗎,發生了什麼?”我開口朝着她問道。

“是的,她說時間到了,讓我出去。”

糖糖說,當時自己就好像是被控制了一樣,根本腿腳就不聽使喚,雖然看到哥哥是在窗外的假山上,但是就好像是站在自己的身邊一樣,自己腦子也開始陷入了空白,接下來就什麼都不知道了。

等再次醒來的時候,就發現自己在一個教室裏,教室裏有很多的學生看着他和哥哥倆人。那些學生看上去十分的詭異,而且朝着他們兩個圍了過來。

接下來,她看到了這輩子最爲恐怖的一幕,自己的哥哥也不知道從那兒撿起來一把刀,朝着那些學生裏衝了過去橫七豎八的亂砍了一陣,血都濺到了她的臉上。

這還不算是最爲恐怖的,最讓她接受不了的是,那些學生全部都倒下之後,自己的哥哥竟然伸手把那些血往自己的身上在抹。

就當哥哥轉過身來的時候,她看到自己的哥哥已經完全變了樣子,整個人的臉都腐爛了,半張臉吊在空中,還有不少的蛆蟲來回的爬着。

也就在這時候,她被嚇的直接暈了過去。

而再等醒來的時候,整個人就已經在醫院了,當時因爲驚嚇過度,所以才很不配合也不敢說出來自己的情況到底怎麼樣。 神豪從實名認證開始 當時她不吃飯,並不是想要絕食,也不是身體情況不吃飯,而是因爲看到了那麼噁心的場面,根本就不敢吃飯。

“葉子,你知道嗎,我能感受得到,它就在某個角落盯着我,隨時準備出手。他不是我哥哥,我哥哥已近死了。”說到這兒的時候,糖糖整個人都快要崩潰了,雙手抱着頭坐在我對面顯得特別的無助。

看她這樣,我知道再問下去也只是白問,只好趕緊讓林萌她們進來吧糖糖帶出去好好安慰一番。林萌進來看到糖糖那樣子,很不爽的瞪了我一眼,然後把糖糖帶了出去。

糖糖的話,也引起了我的警覺,看來確實有人在暗中盯着我們。 我被穢土轉生出來了 李法醫被放在地上,好在這下午兩點多鐘正是睡午覺的時間,小區里一個路人都沒有。

樂天快速的在李法醫的身邊擺了一排銅錢。

庄哲一看到樂天在用銅錢,他一下心就提了起來。

「等等!我說……你這個銅錢不會也要錢吧?」他壓低聲音問樂天。

樂天笑呵呵的看著庄哲,這傢伙……東海市警局有這麼窮的嗎?

「不要……」

庄哲長長的鬆了口氣,示意樂天繼續。

樂天擺了一排銅錢,然後又在銅錢的上面擺上了柳葉。

樂天看了看陽光,他滿意的很。

「啪!」

樂天突然雙手合十,他的口中奇怪的念叨這一些聽起來讓人莫名其妙的話。

「手提金鞭倒騎牛,唱得黃河水倒流,一口吸盡川江水,運動人身血脈流,南斗六星,北斗七星!巫神再世驅邪鎮魔!」

樂天突然張開口,他做出了一個吐水的姿勢。

庄哲的眼睛突然瞪大!

開什麼國際玩笑!

李法醫身上的衣服突然濕了……

庄哲揉了揉眼睛,李法醫身上的衣服真的迅速的被打濕,看到這個情況的不止是庄哲,一旁李法醫的老婆也看到了,她的臉上同樣掛著不可思議。

「小庄……這是……」她拉著庄哲的胳膊小聲的問道。

樂天一直保持這個噴水姿勢,看起來還要噴很久的樣子。

庄哲也是看的莫名其妙。

「嫂子,這個人是一個大仙!就是那種電視里會法術的那種人!醫院對李法醫的病沒有什麼辦法,我就想著讓他來試一試,這個人是山海市人……很難請到的。」他小聲的解釋。

女人的臉上露出了驚訝的神色。

她的鼻子突然聞到了一股奇臭的味道。

庄哲面色一變,他很明顯也是聞到了。

「這是……」

他看著李法醫,李法醫身上的水跡在不斷的被蒸干,天氣的炎熱和地面的溫度,都讓他身上的水不能停留很長時間。

隨著這些水汽的蒸發,濃郁的臭味也四下散開。

樂天突然扭頭就跑,庄哲一看急忙追了上去。

李法醫的老婆愣住了,這是什麼情況?她看了看自己的老公又看了看跑開的樂天和庄哲,不知道是留下來還是跟著樂天。

「跑啊!這臭味粘在身上很難洗的。」樂天吼道。

女人一聽,這才跟著樂天跑開了。

三個人站在遠處看著地上的李法醫。

「這是……怎麼回事?」庄哲看著樂天。

「這些臭味就是李法醫身上的邪氣了!這個東西在李法醫的體內呆的太久,所以才會這麼臭!我現在大體知道是什麼東西導致李法醫癱瘓了。」樂天說道。

「小庄……你看!」

一旁李法醫的老婆突然大喊。

庄哲一愣,急忙看過去,他驚訝的發現,李法醫居然自己從地上坐了起來。

李法醫正在看著自己的舉起來的雙手,他的臉上滿是疑惑……

自己看了無數的醫院,花光了自己和老婆的所有積蓄,卻比不上人家的一口口水?

「別急著過去,讓臭味再散一散!」

樂天急忙拉住李法醫的老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