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未感受到無名與陳皇的修鍊者氣息,斷定無名二人是普通人,雖然修士不能對普通人出手,但被兩個普通人如此反問,身為修鍊者,他是忍不了的。

「快滾!」

一聲怒喝。

先前被奪取靈草就算了,如今還被兩個普通人如此盤問,怒意早就想爆發了。

他的怒吼中,還有絲絲玄氣波動,如果是普通人被波及,不是當場死亡就是身中暗傷,終生不可治癒。

紫衣道袍中年似是已經看到無名二人被自己玄氣傷到的樣子,怒氣轉變為冷笑。

然而,當那摻雜玄氣波動的怒吼聲在無名與陳皇面前悄無聲息地消失后,他那臉上的冷笑轉變成了驚色。

無名臉上依舊帶着笑意:「你未感受到我二人的修鍊氣息卻還用摻雜玄氣的喊聲攻擊我二人,如果我二人是普通人,恐怕此刻已經生死道消了吧!」

此刻的無名與陳皇心中皆是嘆息,感到無比的失望。

修鍊者不能對普通人下手,不能涉足凡俗之事,這條規定從遠古,甚至是上古時代,上古之前就已流傳至今,但還是有修士不知廉恥地對普通人出手。

這是悲哀,也是無奈,更是一種恥辱。

見無名二人並未被自己的玄氣所傷,紫衣道袍中年雖感到吃驚,但並未驚慌失措,別無他想,只因他並未感受到無名與陳皇的修鍊氣息。

不是普通人,就是有些許微末道行的修士,不足為據。這是紫衣道袍中年的心中所想。

一聲冷哼,五六人中一名身穿青衣道袍的青年冷笑道:「不管你二人是誰,現在!立刻滾蛋!」

他的語氣不容置疑,囂張至極。

無名轉頭看去,「猖狂,聒噪!就先殺你!」

話音一落,場中幾人只覺眼前有一道紫光閃過,撲通一聲,那個無比囂張,身穿青衣道袍的青年便筆直的倒了下去,生息全無。

一瞬間,場中頓時安靜了下來。

「你竟敢殺我崑崙弟子,你死定了,還有你老頭,你們兩個定會被我崑崙誅殺殆盡!」

見自己的師弟被殺,紫衣道袍青年並未因此有任何憐憫,更未有同門之情的表露,臉上除了陰沉的笑,還有一絲得意。

「殺我崑崙之人皆該去死!」

紫衣道袍中年冷笑,手中出現一張紅體黃紙的符籙,兩指一夾,輕輕搖動便燃燒了起來。

「快走,這是傳音符,他在通知崑崙!」

見符籙燃燒,那被其餘幾人束縛的木軒在地上大吼起來,面如死灰,驚恐萬分。

「完蛋了!」

這是木軒心中的第一想法。

而那紫衣道袍中年則是冷笑連連,在他師弟被莫名其妙殺害的時候,他已經知道,眼前二人不是他能對付的。

未能感受到無名二人的修鍊氣息,能秒殺他師弟,這足以說明問題,他師弟雖然在崑崙派不怎麼出眾,但好歹也是一位半步御氣境的強者。

被毫無修鍊氣息的人秒殺,不是修為比他高就是身有驚天寶物,這便使他毫不猶豫的催發了傳音符。

反觀無名,對眼前的一幕幕有些魂不守舍,陳皇老頭更是滿不在乎的找了個乾淨的石塊靠了上去,從他那有些破爛的布包中拿出一個酒壺,漫不經心地喝了起來。

傳音符,利用道法加持玄氣,普通傳音符可傳百里,中級傳音符可傳千餘里,高級的傳音符更可忽視空間與時間,瞬隙間傳音百萬餘里。

紫衣道袍中年在崑崙派只不過是一個不大不小的內門弟子,但他剛剛燃燒的傳音符是中級傳音符。

不為別的,只因在崑崙派中有一個長老級別的叔叔。

今日正是幾個人隨他叔叔到川蜀各地尋覓靈藥,不巧他們幾人看中了一顆百年靈草,可惜被木軒捷足先得,因此一路追殺到此,才發生了這一幕。

此刻的木軒已經不再言語,傳音符一出,用不了多久就有崑崙派的強者趕到。

「哎!我本只是一介散修,貪戀靈草被殺也是罪有應得,貪戀使然,可如今卻還要帶上兩個無關之人,心何安啊!」

木軒心中怒喊,悲嘆。

此刻的無名也不再言語,靜靜等著,用紅衫衣角擦掉鴻蒙劍上的鮮血。

剛入悟劍境,正好拿面前這幾人練練劍。

「大膽,誰敢殺我崑崙派的弟子!」

一聲怒喝從古樹林另一邊傳來,喝聲浩瀚,震得樹葉紛飛,天邊的雲彩也散開了,很顯然,來者很強。

喝聲剛至,一名老者便來到了幾人面前。

老者身穿黃衫道袍,鬚髮皆白,氣勢震天,略顯老態的身軀不乏一股老林謫仙的氣勢。

「誰敢殺我崑崙派的弟子,給老夫站出來。」

老者喝問場中幾人。

「叔叔,就是那兩人?」

紫衣道袍中年回答著,一指無名與陳皇所在的地方。

黃衫道袍老者聞言,眉頭微微皺起,他並未感受到無名與陳皇的修鍊氣息,更別提境界。

這時,一旁的紫衣道袍中年小聲說道:「叔叔,那個小子可能有至寶,他沒有修鍊氣息和境界,卻能秒殺我師弟,你看這……!」

說到這裏,紫衣道袍中年不再言語。

至寶?!

黃衫老者聞言,眼中閃出一絲貪婪的目光看向無名:「交出你身上的寶物,老夫可饒你二人不死!!」

「哈哈哈!可笑至極啊!」

無名笑了,這果真是臭味相投,不是一類人不進一家門。

見無名肆無忌憚的大笑,黃衫老者眉頭微皺,目露凶光。

「真是聒噪!崑崙的修士都是狗屁!」

無名哈哈大笑怒喊,手握鴻蒙劍一步往前踏去。

「你!你找死!」

黃衫老者面帶寒霜,也是一步往無名走了過去。

「雖然我不知你用何至寶擊殺我崑崙派弟子,但就這一條,老夫殺了就殺了!」

此話一出,場中安靜了下來,黃衫老者的殺氣如寒霜凍結四周古葉。

無名動了,已無話可說,說白了就是依附崑崙派的威勢,在這外面作威作虎。

正如黃衫道袍老者所言,殺了也就殺了!

「嗡~!」

劍鳴震天,踏入悟劍境的無名,劍氣如一個小型龍捲風自他周身散開,這次他必須全力以赴。

陳皇告訴他眼前老者是渡劫境後期的強者,自不會輕敵。

「劍來!」

無名一聲怒喝,由劍氣形成的小型龍捲風剎那間便開始形成一柄柄紫劍環繞,如同一個攪拌機往老者刺去。

殺!

老者大喝。

「小主,讓我來,讓我來!」

一道聲音自無名腦中響起,顯得無比渴望。

魔界第一劍修的佩劍,他彷彿已經聞到了鮮血的味道。

迫不及待,很是貪婪,邪惡。 而隨着藍發少女這一記直拳轟出,光芒閃爍中,一道黃金龍首從她拳頭上呼嘯而出,在擊穿馬紅俊的鳳凰火線之後去勢不減,又接着撞上隨後跟來的白虎烈光波。

連續兩個魂技被她以一拳摧毀,少女靜立原處,黃金龍槍被她緊緊握在掌中,身後一襲飄逸的粉藍色長發隨風起舞。

這一刻的她威風凜凜,便像是從天而降的絕世女戰神一般,如此颯爽英姿,讓對面的戴沐白三人微愣了下,也讓在場圍觀的眾人都瞪大了眼睛。

「她好帥呀~」

小舞眼中星芒微閃,怔怔看向藍發少女所在的方向,儼然已經成為她的迷妹。

一旁寧榮榮也跟着點頭,水藍色的大眼睛一閃一閃的,心中又是嚮往又是敬佩。

在場大多數人的反應都與小舞和寧榮榮一般,就是星河,也不由自主的將藍發少女這威風赫赫的模樣印在了腦海。

而此時此刻的唐三已經調整好身形,去到距離藍發少女二十米開外的地方。

他的目光很是凝重的看向前方,沉沉吐了一口氣后,原本黑亮的雙眸變為深邃的紫色。

在那瑩白如玉的十指之間,似乎有着淡淡的氣流流轉。

玄玉手,紫極魔瞳。

這是唐三來到這斗羅大陸后,第二次使出他真正的本領,暗器。

「胖子,戴老大,你們躲遠一點。」

出聲提醒一下后,唐三懸在身前的雙手猶如鬼影一般探出,「嗖」的一下從他腰間掠過。

接着只聽「嗖嗖嗖嗖」一陣窸窣的聲響,唐三不停揮手,十餘道寒光便隨着唐三揮動的雙手猛地迸發而出,直往藍發少女身上的要害部位打去。

刺耳的破空聲驟然響起,只用了眨眼不到的時間便來到少女身前。

少女微微皺起了眉頭,將手中黃金龍槍左右幾次揮舞,便有數道金色長線在虛空之中突兀劃過。

只聽「鏘鏘」幾聲輕響,金鐵交加,唐三全力發出的數十道暗器,皆被少女手中的黃金龍槍擋了下來。

眼見自己甩出的暗器被對手輕而易舉的擋下,唐三臉上並沒有浮現出一絲半點的驚慌之色。

暗器發出之後會是這樣的結果,他在出手之前便已有了預料,只憑簡簡單單的幾十枚暗器,是不可能將遠處那名手握龍槍的絕世女武神擊敗的。

所以在將自身暗器揮舞出去的同時,他的身體也絲毫沒有停留,腳踏鬼影迷蹤,飛快的向後退出數丈。

他的雙手仍在連續不停地自腰間揮舞,一道又一道攝人的寒光接連射出。

這是唐門暗器最常用的戰鬥方法,也如他的武魂藍銀草一般,是鋪天蓋地的數量攻勢。

又是數十枚奇奇怪怪的武器迎面而來,藍發少女冷哼了聲,將手腕輕輕一抖,璀璨奪目的黃金龍槍再次抬起。

接下來便是一陣連綿不斷叮叮噹噹的脆響,唐三將手中暗器不停拋出,絕美少女輕抖雙手,只一人一槍,便將唐三密不透風的暗器攻勢盡數擋下。

全長七尺的黃金龍槍被她舞得虎虎生風,光影閃動間,在藍發少女的身體四周,竟似出現一個淡金色的圓盾虛影。

唐三仍在連續不停的拋出暗器,在暗器出手的同時,也在接連變化著自己的身形。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