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狠狠瞪著陸司寒一眼,他們這是將他打了一個措手不及。

餐桌上,戰錚樺收起原先的壞脾氣,整個人都變的和顏悅色。

「咳咳。」

「江姨,吃飯很重要,但是正事也要提提。」

陸司寒夾起一塊魚肉遞到姜南初的碗中說。

「對,兩孩子在一起有段時間了。」

「似乎是錚樺是不太支持這門親事?」

江安放下筷子詢問道。

「哪有的事,孩子年紀都還小,所以結婚不急。」

「我們南初這麼好的孩子,你們不抓緊點下手,將來可就錯過了。」

「江姨,說的對!」

陸司寒出聲支持道。

「依照我看,孩子的事情,大人還是少干預比較好。」

「他們想結婚,我們要做的就是成全。」

「就是不知道議長閣下,看不看得上我們明家了。」

江安這招先發制人,陸司寒都要拍手稱絕,她完全斷了戰錚樺的後路!

「我怎麼會看不上明家呢,明老師手下門徒眾多——」

「那就是同意咯?」

「是,我能不同意嗎,你們都已經親自過來了。」

戰錚樺僵著臉笑,他主要是沒想到姜南初居然會入明肅的眼。

明家看似都是江安在說話,但實際上背後操控人是明肅。

也罷,他一開始看不上的就是姜南初的身世,現在她有明家做靠山,自然是水漲船高。

餐桌上戰材昱今天沒有出門,他好像是隱形人一般聽著大家講話。

談好要緊事,等晚餐結束后,四人一同離開。

妻寶無價,總裁大叔超完美 回家路上,姜南初的心情顯然很好,都忍不住的哼著小曲。

「終於可以順利無阻的嫁給我了,你就這麼開心?」

「誰——誰說我是因為要嫁給你,所以開心了。」

「我是因為今天看到戰錚樺吃癟,所以覺得痛快。」

「你少自作多情了。」

姜南初將臉轉到窗外口是心非的說。

「但我很開心,我終於要娶到你了。」

陸司寒靠近姜南初,一把將她的小身體圈入懷中,愉悅的說。

姜南初感覺渾身上下都沾染陸司寒的冷冽味道,她嘴角忍不住的上揚。

「其實我也是。」

「雖然這麼說會很不矜持,但我也很開心能夠嫁給你。」

陸司寒開口后,姜南初很快害羞的坦白了心意。

兩人濃情蜜意,註定會有人夜不能寐。

松本葉子在家中養傷,原本已經早早睡下。

但是突然口渴,她準備下樓倒杯水喝。

結果意外聽到書房內,松本青山正在撥打電話的聲音。

「你說的當真?」

「姜南初成為了明肅的乾女兒?」

諸天萬界大輪迴 「看來我們的計劃必須提前啟動了。」

……

松本葉子還想繼續往下聽,她需要知道是什麼計劃,以及計劃實施的具體時間。

但是那邊似乎已經掛斷電話。

松本葉子帶著無數問題回房。

和松本青山撥打電話的人是誰?

他們的計劃具體是想要針對誰?

看來接下來幾天時間,她必須處處留意起來。

姜南初與陸司寒絲毫沒有感覺到危險的降臨。

完成學校的考試后,姜南初徹底空下來,這段時間她最常去的地方就是明家。

中午,姜南初在別墅廚房做了香酥的曲奇餅乾和熱乎乎的蛋撻,帶著前往明家。

明肅與江安一共還有三個兒子,他們知道爸媽認了乾女兒同樣很開心。

明家客廳內,江安吃下一口蛋撻十分的滿足。

「果然還是女兒好,不像我那三個兒子,完全就是雙手不沾陽春水。」

「媽,你這麼說,就不怕傷了大哥,二哥和我的心嗎?」

明津顏不滿的開口說道,他今年二十,原本在國外留學,今天才剛剛回來。

「津顏哥哥,你別吃醋,車上還有餅乾,我去拿過來。」

姜南初甜甜的笑著,往外跑。

明津顏痴痴的望著,完全不知道該作何反應。

「再看,口水都要流下來了。」

明津顏立刻擦了擦嘴角,發覺什麼都沒有。

「媽,你戲弄我!」

「是提醒,南初是陸司寒的女人,不是你可以肖想的。」

「知道了嗎?」

「我心中有數,只會將她當做妹妹看待。」

明津顏的心事被母親戳破,有些不好意思。

姜南初樂呵呵的出門,看到門口圍了不少手臂刺紋身,凶神惡煞的男人。

「臭老頭,說多少次了,再不把錢交出來,小心我砍你兒子手指頭!」

「錢,我會還。」

「但是你們也不能這麼做,當初小寶只是欠十萬,現在你們卻要我還三百萬,哪裡來這麼多錢?」

「我不管,總之一個禮拜的時間!」

「不行,我做不到,我求求你們了。」

老管家說著就要跪下來。

「少觸老子霉頭,信不信一腳踹死你?」

「我再警告你,少裝可憐,在錦都明家做管家,工資會少嗎?」

男人惡狠狠的說道。

「你們在做什麼,勒索敲詐嗎?」

「信不信我報警!」

姜南初拿出手機,她沒有聽清楚事情的具體情況,只知道三百萬。

赤裸裸的吃人血饅頭吶,普通家庭一下子怎麼拿的出三百萬存款!

「頭,是從明家走出來的人,我們趕緊走。」

一旁的小嘍啰勸說道。

「總是臭老頭,你給我記住了,一個禮拜的時間!」

男人說完吹了個口哨,轉身離開。

「大叔,你沒事吧?」

「你是不是得罪了什麼人,需要我幫忙嗎?」

姜南初扶起管家大叔詢問道。

「不用的,我沒什麼事情。」

管家大叔露出一個慘淡的笑容,沒將實情說出來。

他唯一的兒子還在那群人手上,絕對不可以報警。 “開門~”

“開門~”

門外傳來了烏央烏央村民的聲音。

兩人進門後還沒走遠,這時小八聽到這聲音,嘴角慢慢勾勒起了一個詭異的笑容。轉身回去,慢慢的打開了門。

見這時,門外烏央烏央接連衝進來了十幾個人,手上都提着大包小包的東西。全都簡單的和小八打了個招呼就直奔主屋去了。

見到這兒,小八一陣疑惑的看向了蘇夢妍。在小八心裏,這些人應該是來找找他的呀。怎麼奔屋裏去了?

這時,蘇夢妍朝小八神祕一笑,眼神朝着主屋示意了一眼,意思是“看好戲吧”。

見到這兒,小八帶着疑惑兩人走進了主屋。

見那些人全都圍在了蘇夢妍奶奶身邊,一臉討好的樣子。

“哎呀,夢妍奶奶喲,你可真是有福氣呦~”

“是啊,是啊真是有福氣啊!”

這話說得蘇夢妍的奶奶一頭霧水,坐在炕上一臉茫然的看着炕下的十幾個人,不知所措。

“什麼福氣啊?你們在說什麼?”

蘇夢妍奶奶疑惑的問道。

這時,先前領頭說話的那個婦女一副假裝生氣的樣子說道:“哎呀!夢妍奶奶啊,你就別裝了~我們都知道了!”

“對啊,別裝了!這麼大的事兒,我們這些鄉里鄉親都不知道呢!”

“就是~”

衆人跟着起鬨。

這你一言我一句的把蘇夢妍的奶奶徹底說懵了,更加不知所措了。

重生之隨愛而安 這時,蘇夢妍和小八從屋外走了進來。

“哎,來拉來啦!”

他們說這,就推推拉拉的將兩人推到了屋內。

“就是他呀~”

領頭那婦女手搭在小八的肩膀上,呈現着說道。

“什麼?什麼意思?小八怎麼了?”蘇夢妍奶奶依舊不懂。

見這時,村民們都有些掃興了。

那婦女又道:“咳~夢妍奶奶,您老糊塗啦?!夢妍什麼時候找了這麼一個好女婿呀?我們這些鄉里鄉親的都不知道呢!”

“是啊~都不告訴我們!”

“就是就是~太不把鄰居當街坊拉!”

聽到這,蘇夢妍奶奶先是一愣,然後恍然大悟的笑了起來。

“噢~呵呵呵~鄉親們吶,夢妍還沒過門呢!”

聽到這話,本來就有些忍不住的蘇夢妍頓時爆發了。

“奶奶~你在說什麼呀~!”

蘇夢妍哀怨的看着她的奶奶道。

“哎呀~還害羞了呢!”

“哈哈,夢妍長大了~”

“是啊成大姑娘了~”

村民們誤以爲蘇夢妍害羞,紛紛起鬨道。

小八在一旁心裏早已經是笑的人仰馬翻。這等同於趕鴨子上架啊,自己在這坐享其成,簡直美滋滋。

“你,你們~”蘇夢妍看着背後的村民滿臉無奈,最後又看見在偷偷發笑的小八,着急的推了他一下說道:“小八!你快跟他們解釋一下啊!”

蘇夢妍急的都要跳起來了。

小八偷笑,聽到蘇夢妍的話這纔回過頭看向了衆人,笑說道:“額,大家的確誤會了~我和夢妍的確沒結婚呢!”

“噢~那你們打算什麼時候結婚呢?”

“是啊,你們也老大不小了!”

“快點結吧,讓我們這些鄉親們也跟着沾沾光。”

“哈哈哈…是啊….”

聽到小八這話,還有村民的心領神會,蘇夢妍瞬間急了。

朝着小八的腰間就來了一招“禿鷲覓食”,疼的小八嗷嗷叫。

轉瞬間小八就告饒了,連連投降。然後背過身和村民們再次解釋起來。

“鄉親們呢,是這樣,我是夢妍的同學,不是男朋友,更不是未婚夫!這次只是陪夢妍回來,所以請大家不要誤會啊!”

小八笑着說着,聽到這話蘇夢妍纔是長長舒了一口氣。

而那些村民聽到這話,就有些失落了。

“啊~不是男女朋友啊~”

“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