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畢生的修為,甚至是他的生命,隨著那道光芒,瞬間消散……

「砰!!!」

他的身後響起了巨大的震響,無數冰柱被那股強大力量震碎,灑落在地。

「啊!」

東方烈頹然地從半空中跌落在冰冷的地步上,難以置信的看著蘇靜兮和龍子祺二人。

「你們居然,破了我的第九重幻影傀儡術?」

「是你高看了自己!」龍子祺冰冷的解釋。

「高看了自己?」

東方烈目光慘白的望著上空,目光里,泛起了從未有過的悲傷。

原來,努力了這麼久,還是不行啊!

付出了一切,還是得不到他想要的。

「努力了這麼久,我還是不能實現母妃的願望。」

蒼白的眸子里悲傷越濃,冰冷的淚水從眼角滑落。

百度快速搜索:本名+

… 「母親最大的願望,是希望我的孩子以後能好好地活下去,以後不再看人臉色,不再被人欺負,不再壓抑自己,可以做自己想做的,過自己想要的生活。」

一聲悠遠而充滿期盼的聲音在東方烈的腦海里響起,東方烈抬頭,空茫的上空漸漸幻化出一張絕美的女子面龐。

「母妃……」

他一瞬不瞬的望著上空那張絕美的臉龐,狹長的眸子里籠罩著巨大的悲傷。

「對不起……,我沒有完成對你的承諾……不過,我很快,很快就可以前往黃泉地府,與你相見了……」

東方烈冰冷的嘴角漸漸揚起了一抹微笑,那一抹笑,是從未有過的釋然,從未有過的喜悅,從未有過的欣慰……

「喂,東方烈,如果沒死的話,快站起來我們繼續打!」

蘇靜兮緊握承影神劍,目光冰冷的望著躺在一地碎冰里的東方烈。

然而,面對蘇靜兮冰冷挑釁的話語,一向自傲的東方烈卻沒有絲毫反應,甚至動也沒有動一下。

一分鐘過去了……

十五分鐘過去了……

半個小時過去了……

躺在一地碎冰里的東方烈依然沒有動。

「難道,真是死了?」

蘇靜兮和龍子祺對視一眼,隨即大步上前,卻見東方烈仰望著上方,唇角帶著無比欣慰的笑容。

這樣的表情讓二人有些不解。

「看來,是已經掛了。」

凝視片刻,蘇靜兮長長的舒了口氣,東方烈這個大惡棍,終於掛了。

不過,看他笑得如此欣慰,不知他臨死前看見了什麼。

不過,不管他看見了什麼,臨死前還打著什麼壞主意,都與她無關了。

「禍患已除,我們快離開這裡吧。」

龍子祺轉身橫抱起受傷的龍子語,大步朝大殿外行去。

蘇靜兮立刻跟上,在她三人離開大殿的那刻,整個大殿漸漸消失,最後化作一道漩渦,消失在白霧的盡頭。

……

平京城,太子府。

此時,已經是第二天的清晨時分,一輪金日緩緩從東方升起,一縷縷金色的晨曦透過華麗的鏤花窗戶,灑落在東方晨的房間里。

火鳳凰勉強犧牲了三滴血,為東方晨療傷完畢后,迫不及待的要奔出太子府去找尋蘇靜兮,卻再次被劍十三拽住了胳膊。

「您還不能走,我家太子傷勢還沒有痊癒呢。」劍十三焦急的說。

「我已經給過他三滴血,而且已經為他調息了一整晚,他死不了的。還有,麻煩你別再碰我,再不放開,可別怪我不客氣。」

火鳳凰瞪著劍十三,這個傢伙,昨天傍晚那麼曖昧的將他撲倒在地,害的他被東方晨誤會他有龍陽之癖,這事要是傳了出去,他還怎麼在三界混吶。

他還沒有找這個傢伙算賬,他倒是又來攔住他了,要是惹毛了他,他立馬將他烤得外焦里嫩,丟到荒山野嶺去喂烏鴉。

「不治好我家太子,我絕不會讓你走的。」

劍十三一臉倔強的抬起頭,心想,這次他已經有了防範,如果他再敢燒他的衣服,他就先一步點了他的穴,讓他無法動彈。

百度快速搜索:本名+

… 「十三,你別攔他,我已無大礙了。我也正想去找靜兮,就跟他一起吧。」

這時,正在調息的東方晨起身,走到二人跟前。

神魔蘇靜兮突然不見身影,而且一整晚都沒有回來,想必是發生了什麼事情,他也正擔心呢。

「可是,殿下,您的傷勢?」

劍十三一臉擔憂的看著他胸口的傷口,他的傷口才剛剛結痂,可不能亂動,更不能動武。

「已經無大礙!」

比起身上的傷,蘇靜兮的安危更讓他擔心。

「要不然,殿下您在府里休息,屬下帶著人同火鳳凰大人一起去尋找五小姐吧。」劍十三提議說。

「哼,誰要跟你們一起去!」

不等東方晨開口,火鳳凰冷哼一聲,一把甩開劍十三,閃電般飛掠上對面的屋頂,化作一道火光,迅速消失在天際。

「……速度可真快!」

看著轉眼消失的火鳳凰,劍十三發出一聲驚嘆。

「事不宜遲,快去找她吧。」

東方晨大步踏出房門,卻見一個婢女面帶喜悅之色,急匆匆而來。

「殿下,殿下,五小姐回來了!」

「什麼,靜兮回來了?那她在哪裡?」東方晨一喜。

「五小姐在大廳里等您。」

「那好,我去找她。」

東方晨急忙朝大廳的方向飛奔而去。

「殿下,您別跑那麼快,小心您的傷啊!」

劍十三見狀,焦急的追了上去。

東方晨不顧傷勢,步履如飛地奔到大廳,卻看見蘇靜兮正坐在椅子上滿面悲傷的哭泣。

「靜兮……,你怎麼了?」



東方晨見她哭泣,心沉了一沉,快步走上前,溫柔的握了她的手,柔聲問。

「快告訴我,到底發生什麼事了?」

「殿下……」

蘇靜兮淚眼婆娑的抬頭望著東方晨,無盡悲傷的說:「子祺……,他死了!」


「啊!!!」

東方晨和剛剛踏進大廳的劍十三震驚呆了。

「龍……龍將軍……死了?」

劍十三難以置信的看著蘇靜兮。

蘇靜兮含淚點頭。

「快告訴我,到底發生什麼事了?」

東方晨焦急的問。

「是這樣的,剛剛我感應到子祺有危險,所以就趕去救他,可是,當我趕到的時候,他已經死在東方烈的刀下……」

說到此處,蘇靜兮已經泣不成聲。

「殿下,殿下,現在子祺死了……死了……,他死了,我該怎麼辦?」

蘇靜兮緊握住東方晨的手,悲傷的神情彷彿一個失去父母庇護的孩童,無比的孤獨害怕。

彷彿龍子祺的死,徹底的擊潰了她。

「靜兮,別傷心,有我在,一切都有我呢。」

東方晨心疼的將蘇靜兮摟進懷裡。

「殿下……」

蘇靜兮靠在東方晨溫暖的懷裡,無盡悲傷的痛哭起來,然而,在這一聲聲悲傷的哭泣聲中,蘇靜兮淚眼朦朧的眸子里掠過一絲寒芒,下一秒,一道寒光倏地的一閃,一把鋒利的匕首朝東方晨的胸口狠狠的紮下……

「太子……!!!」

一聲尖叫聲在大廳里響起,一道鮮紅的血液濺落在地……

……


百度快速搜索:本名+

… 晌午時分,蘇靜兮和龍子祺,龍子語三人來到太子府。

可三人還沒有踏進太子府,就聽得府里傳來一聲聲悲戚的哭泣聲,好像是發生了什麼特別悲慘的事情。

蘇靜兮三人對視一眼,迅速跑進太子府。

「快告訴我,到底發生什麼事了?」

蘇靜兮隨手抓住一個婢女,焦急的問。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